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104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42:2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下来,碰在身上,竟是灼痛难当,衣服立刻燃烧起来,我骇然击掌扑灭,往后退离火羽缤洒的范围,背脊撞在后头墙上。 [ .

一具白皙的少女胴体,笼罩在一层淡淡的红芒之中,像是一个光源般散发着光与热。张开在背后的羽翼,赫然有着惊人的改变,洁白羽毛不但全变成朱红,羽翼也从一对变成了两对,当她从空中翩然下降时,周身萦绕的火光在身后摇摆抖荡,看上去就像是拖着一双艳丽的火尾,凤凰的火尾巴!

高速的俯冲,变成了一道闪电弧线,我心头才叫不妙,一道大力涌来,我的身体撞塌墙壁,摔飞出去,痛叫声还没喊出来,一只手已经掐住我脖子,把我硬生生地提举起来,热烫高温烧得喉头剧痛。

手劲之强,还有掌心的热度,告诉我对方的认真,而眼前那双几乎要燃烧起来的眼眸,完全显示了少女的羞愤与怨毒。回想起这些天来发生的一切,当羽二捕头回复了力量,我实在想不出什么理由,可以让她不把我撕成碎片?

“你……”

但为了保命,我仍然是得想出一个理由来,而且要抢在我已经发出骨骼异响的咽喉被正式掐断、燃烧前……“你要杀我……什么时候都可以杀,你都已经这么强了……我能跑到什么地方去?”

嘴里已经开始咳出血沫,我争取着最后机会,说道:“可是外面的敌人那么多,你一个人力量再强,敌得过吗?就算、就算可以……你一双手抱得走那么多蛋吗?”

这句话起了作用。羽虹的个性我大概摸熟,已经惯于牺牲的她,是一个很会为大局考虑的人,在留我一命可以对产生帮助时,她不会为了自己的私怨杀我,要不然,她直接在球赛上向兽人揭发我,这份大仇就报了。

外头的杀伐声,为我的话作了完美注解。四族的混战似乎已经进入白热化,从那阵阵的虎吼熊鸣,我知道三族联军已经找藉口杀上山来,正与蛇族打得不可开交,想要混水摸鱼,再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机会了。

激愤的眼神,慢慢回复了理智,手劲也松弱了下来,羽虹终于放弃了立刻复仇的打算,而将恨意内藏。

“我不会放过你的,只要事情一了,我立刻会找你算帐。”

冰冷地撂下这句话,羽虹放开手,掉头朝外头走去。

能够暂时解除危机,这点当然是上上大喜,只可惜刚才她回神蜕变时,神智多半不太清醒,不然只要有稍稍听见菲妮克丝的话,对我也就非常有利,说不定还可以把大半责任都推给那女恶魔。

让一个能从各国官府得到资源,善于追踪,拥有第六级力量的女人,对我恨之入骨,未来还真是一片黑暗,菲妮克丝确实是下了一记妙着。

藏身的房间已经垮了,但是要朝外头走去的羽虹,却忽然停下步子,像是在迟疑些什么。

看出了她的犹豫,我脱下了身上的袍子,只剩下贴肉短裤,将外袍交给她。

从刚才到现在,羽虹一直是赤身裸体,未着寸缕,之前那是莫可奈何,但回复力量与尊严后,要她这么光溜溜地出去,自然不愿。尽管不想再与我有牵扯,但迟疑片刻后,她还是从我手中接过袍子。

“哼,真是好威风啊。”

想到不久前她还泪眼汪汪地像我求恳,回复力量后却翻脸如翻书,尽管这是我咎由自取,但在羽虹接过袍子时,我还是忍不住冷哼了一句。

之前她说的那些,诚然让人心生怜惜,但其实是有点问题的……作着不得不作的梦,是很悲哀,但之前她们姐妹对阿雪的态度,又算是什么呢?只因为出身有问题,就对她毫不留情地歧视和鄙夷,这又何从解释?

虽然羽族的际遇有可叹之处,但她们本身又做了什么?她们的种族歧视,对弱者的欺压,对自己是上位者的优越感,这些就是招致羽族今日收场的起因,可是在羽虹和其余族人的身上,我见不到这样的痛定思痛与反省。

羽虹看到阿雪为孩童们的付出,受到感动,一改之前对她的鄙弃,从另外角度来看,这只是单方面的利己考量而已。

所以,尽管从羽虹身上,我感受到一种高超的情操,但是却无法有太大的共鸣。毕竟,羽族人浅薄无聊的作风,让我没什么好评价。勇于牺牲不退缩,确实值得赞赏,但当面临实际环境时,不能客观理解环境,想出对策,而只是单方面牺牲,最后只会累死全族,令所有族人永不超生而已。

就是因为想到了这些,所以在羽虹态度改变时,我不自禁地说了这样一句。

照理说,我不该在这时刺激她,但反正现在她不会杀我,我们之间的恩怨也不差这一句小小讽刺,趁着还能说话时讨讨口头便宜也不错。

“谢谢……”出乎意料,对于我的讽刺,羽虹没有发作,反而是低声说了一句道谢后,拿起袍子穿上。

这是痛定思痛的开始吗?

我不知道,但似乎是一个不错的徵兆……“啊!”

穿上袍子,正要举步的羽虹,忽然尖叫一声,以最快速度把已经套上去的袍子脱下,甩到一旁。

“怎么又穿又脱的?”

同舟共济,也不管刚刚还说过什么,我过去察看羽虹的情形,才一碰到她的裸肩,这才发现她肌肤热得烫手。

“怎么会这么……你刚刚是觉得怎么样?”

“衣…服穿上去的时候,忽然觉得身体好烫,像是要烧起来了一样。”

羽虹不太想与我说话,但是远处杀伐声越来越近,像是战斗中的兽人们已经靠近这边,她只能向我这施法者求助。

穿上衣服后觉得身体像是要烧起来?为什么会有这种事?淫神法咒不该有这种后遗症,但这次施法一切不照常规来,所以也不能用常理去想……想遍诸般可能俱皆不对,一个念头忽然闪过脑海,我呆了一下,跟着就向羽虹解释。传闻中,某些修练火系武学的高手,在练功时内息沸腾如火,必须穿着短衫短裤,或是干脆赤裸,藉由毛孔散热,否则炽热真气被反逼入内息,立刻就是走火入魔的惊险局面。羽虹虽没有修练火系武学,但凤凰是火鸟,或许就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我不是很清楚,可是你现在的情形,很有这种可能……”

大声兽吼离这里已经很近,紧绷的杀气,越来越是明显,甚至还有紫罗兰的吼叫与电光,情形已经不能再拖,羽虹再次捡起长袍,一咬牙,将一件长袍撕扯成碎段。

“你干什么?拿衣服来泄……”

没有等我说完,羽虹将那些扯烂的碎布缠在身上。在胸口绕几圈,让布条勒住一双浑圆雪乳,避过翅膀,在背后打上死结,算是蔽体;下身就比较麻烦,最后只好用碎布条缠过胯间,做一条简陋的丁字裤。

“等一下。”

唤停了羽虹的动作,我拿起剩下的碎布,在她腰间缠上一圈,算是一件细碎短裙,不然就这么一件缠胯的丁字裤,雪白香臀整个露在外头,抛来汤去,要是打着打着忽然情欲高涨,被敌人看了出来,那可是很不妙。

“仓促之间没有其他办法,而且贴身的东西多了,恐怕你又受不了,就先这样吧……如果还觉得不行,那就蒙面好了。”

没有回答我的话,但羽虹眼中的敌意似乎减少了些,拿起一条碎布缠遮面容后,就与我一起往外头闯去。

和羽虹联手,是一个不错的经验。毕竟,有一个实力足以压倒诸兽人的第六级高手跟着,就是一样莫大的保障。

因为地狱淫神的后遗症,我一时间魔力全失,施展不出魔法,辛苦修练的兽王拳劲,又全送给了前头这个小辣妹,只能以低微的武技和神兵,与这些力大凶蛮的兽人作战。

这时候,有高手在前头冲锋的好处,就显露出来了。我们先是看到紫罗兰展开了背后的龙翼,喷火放电,不住扑跳,挡住了一众往这边冲的兽人,也幸好有它在阻拦,不然我和羽虹可能在施法的紧要关头,就被一堆兽人冲进来踏扁。

好畜生,只有这次,真的是要谢谢你了。

羽虹凌空飞越过紫罗兰,一冲入兽人阵中,就把这些时日以来受到的委屈与愤恨彻底发泄,与她遭遇到的兽人,无分哪一族,个个都是躺倒在地上哀嚎,一个照面就筋折骨断,没有了作战能力。对于那些与我享有一段欢乐时光的熊族弟兄,我默默地祝他们好运。

武学的王道,强大的力量,就像是一样厉害武器,要有相当的锻练、熟悉,才能发挥出应有的最大威力。突然暴增到第六级力量的羽虹,一动起手来,就露出了她不可避免的破绽。

如果她能充分发挥第六级力量,那些兽人应该在中掌同时,就被第六级力量破体碎身,当场惨死,而不是还能躺在地上呻吟,这显然羽虹对于自己力量还不能操控由心,招数运转间也未够圆滑。

但即使是如此,第六级力量已经足够让她在兽人群中横扫无阻,特别是当一条水桶粗的巨蟒,骤然缠上她,想要勒杀时,她抓住缠身巨蟒,十指忽然变得尖锐,运劲往旁一分,在漫天血雨中,赫然将那头巨蟒硬生生从中撕开。

这等神功对兽人们起了震慑作用,让他们知道,这个修罗鬼魅似的少女,并非他们能够匹敌的对手。向来自负勇悍的兽人们,开始主动退却,只有那些没脑子的巨蟒,还是扑上来阻敌。

而接下来发生的,是一场混战,因为不管是哪一个兽族,都是羽虹的敌人,所以连场恶斗就斗得乱七八糟。

值得一提的是,雅兰迦唤出的第一头兽魔,正是蛇族好不容易得到手的人面鸟。尽管我们都知道,只要身为宿主的兽魔使不死,即使兽魔被杀灭,仍然可以反覆召唤,但羽虹一见到人面鸟就出了重手,将那凶禽连头带颈打了个稀烂。

除了直接出手所造成的震撼,第二波的撼动效果也开始出现,在一段时间的交手后,尽管蒙着面,却还是有兽人认了出来。

不是认出羽虹的身分,而是认出了她周身萦绕的气劲。每当羽虹运劲出招,真气鼓汤时,一层淡淡的红芒,就在她周身出现,像火焰一样地闪动,特别是在她鼓动双翼,回翔攻击时,拖汤在身后的朱焰,彷佛就化成了凤凰的火尾。

也许年轻兽人不曾目睹,但却都听族中长辈描述过,这曾经令南蛮诸兽族又畏又羡的景象,而较为年长的兽人们则是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正是昔日凤凰天女自空降临时,周身缭绕的幻光火影,自从凤凰岛人间蒸发后,未曾一现于南蛮。

羽族的衰败,有很大的一个理由是群龙无首。掌握羽族最大力量的凤凰血裔断绝,诸般兽魔与奇功就此失传,现任族主卡翠娜是由族人推选,少了那种权能天授的命定向心力。一头鹿率领着一群绵羊,在虎狼环伺的环境中求生,羽族自此一蹶不振。

但是就在羽族已经全军覆没的当口,拥有凤凰血的正统传人重现人间,武功更是高得出奇,还兼通万兽武尊的兽王拳,这怎由得兽人们不大惊失色?

这个太过震惊的事实,有着很好的效果,把敌人全部都引到羽虹那边去,让我与紫罗兰得以清闲下来喘口气。

三大兽族与蛇族正在激战,对上羽虹时,更是一场胡乱大混战。除非是极度的战斗狂人,不然遇到这种一塌糊涂的泥沼战,任谁都会斗志全消。很快地,只要是羽虹经过的地方,兽人们和蛇族就主动撤走,不再与她交手。

与一般兽人的群战,我们取得绝对上风,但真正的考验却随之而来。

不知道是把第几个兽人打趴在地上吐血后,羽虹遇上了虎族少主武兹,与使着兽王诀的他激战。起初还维持着僵持局面,但羽虹的武学资质比我预计为高,在几个回合之后,开始懂得使用体内兽王拳劲的她,以“金刚猿臂”、“比蒙断腰破”两式混合,重创了力量与招数都逊她一筹的武兹。

之后我们遇上了蛇族的雅兰迦。虽然贵为祭师之妹,但拙于武术的她,并没有与我们正面交手,而是放出两头兽魔来攻击。

看她的动作,似乎还想召唤出第三头兽魔,但是却被羽虹抢先一步,兽王拳大展神威,先行破败一头兽魔,再用她的雷羽星矢,兽魔破兽魔,射杀了另一头后,还连带射穿雅兰迦左臂,令她仓皇败退。

顷刻间连挫两名强敌,一吐怨气的羽虹,看来真是神采飞扬,不过,当一阵兽吼由远而近,迅速地朝这边过来时,我们两人都变了脸色。

一声女子的长长惨呼响起。攻山的三大兽族中没有女人,所以肯定是哪个蛇女的濒死惨嚎。跟着,是两个熟悉的声音。

“又杀错了,娜塔莎这臭蛇婊子到底躲到哪里去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