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105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42:3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让她给跑了!”

“跑不了的,楼城已经被我们团团包围,她在你我联手下受了伤,不怕她飞到天上去!”

是白澜熊和奇里斯。 [ . 无怪一直没有看到豹族和熊族的高手,从他们的话意来推断,多半是两人刚才联手,已经击伤了娜塔莎。

对于一个城府深沉的蛇女,大概没什么人会愿意和她讲武德和武者精神,所以两族首领毫不犹豫地联手,说不定还用了偷袭战术,快手快脚地把蛇女打倒。

只要先干掉了娜塔莎,蛇族在这边的势力再不足惧。

只听得他们两人的声音,在后头大批兽人的呼喝中不住传来。

“哈,她是蛇啊,你当她是羽族那班不可燃废柴吗?又没翅膀,怎么飞?”

“在床上飞啊,老大你不是一向自夸搞得女奴满床飞吗?”

“你去和她飞!”

大概不把与蛇女性交当成乐事,白澜熊的声音听来有些火光。这时,他们从一座废墟的墙角走绕了过来,刚好与我们打了个照面。

两边究竟是谁比较吃惊,这就难说了,白澜熊认出了我们,挥手先拦住了要立刻冲杀过来的兽人们,但一时间双方气氛剑拔弩张,只要一声呼喝,立刻就是一场死斗。

羽虹握紧拳头,周身火光大炽,缓缓流转,显然心情甚是激动。自身和族人所受到的屈辱,我想她不会把白澜熊当成友方的,然而,白澜熊的实力她亲眼目睹,即使她现在武功大进,也未必能胜过这头深藏不露的北极熊霸,自然是踌躇不前。

两名虎人指着羽虹,向白澜熊和奇里斯说话,想也知道,是诉说刚才武兹和雅兰迦落败受伤的事。以兽人们重道义的作风,应该会立刻冲过来为友报仇,但白澜熊既然有心要帮助我们,羽虹的实力应该反而变成有利的因子,让他劝服同伴,把目标集中在蛇族,今晚不要节外生枝,改天再讨回这笔帐。

从白澜熊的神色,我知道自己没有猜错,而当他朝我使眼色,我也立刻明白该做些什么。

“不要冲动,现在不是你报仇的时候,如果你要杀人来复仇,第一顺位应该是我,不用找兽人发泄。”

用这个略嫌惊险的比喻方式,我成功引起了羽虹的注意,低声道:“你在回复力量前,最想做的是什么?现在回复力量了,就只是在这里乱打一通泄愤吗?

趁着他们起内哄,主力集中在这里,大营空虚,你飞下去奇袭,大有机会把羽族人解放出来,明白吗?”

被我一句话点醒,羽虹身躯一震,杀气减弱了下来。本以为她会立即采取行动,怎料她却背着身子,对后头的我低声问了一句。

“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怎么办?”

她有此一问,我满惊讶的,却仍是道:“雅兰迦被你伤了,娜塔莎也自身难保,我跟着这头死豹子,普通蛇族我不放在眼里的。”

锁住阿雪的咒练是个麻烦,不过有紫罗兰帮手,相信可以解决。它正在用爪子抓着我的小腿,看来也是希望我早点去把阿雪弄出来。

羽虹似乎仍在犹豫什么,我道:“你管我作什么?管你的族人比较要紧吧?

我是你的仇人,如果我被兽人撕成碎片,你还应该要谢谢他们。”

看着白澜熊那边开始往其他方向走,避免与我们冲突,兽人们虽然露出恨恨的眼神,却没有冲过来,让我心中一安。

“我不会说谢谢……你对我作过的那些事,我要亲手来讨这笔债,所以,你好好保住你那条命。”

回复力量后,说话果然狂妄不少,我没再答话,羽虹鼓动翅膀,就要破空而去,蓦地,一声震天巨响,让所有人都停下动作。

“发生什么事了?”

一直紧绷着神经的我向四周望去,但除了羽虹,我在白澜熊、奇里斯面上,也看到了同样茫然的神情。

而那种巨响更连接不断地出现。夹杂着土石崩毁、爆裂的杂音,这种莫名沉重的闷响,透过大气,震汤着我们的腑肺,不但脚下地面感觉得到明显摇晃,就连耳朵也在连续重震后,脑里有些嗡嗡的晕眩感。

寻常的兽人们还弄不清楚事态,但是我、羽虹、白澜熊、奇里斯却一起变了脸色。这等声响绝非寻常,是有某个巨大物体正在行动的声音,不管是什么,肯定对我们相当不妙。

答案很快便揭晓,一个十数尺高的巨硕身影,踏着撼动大地的脚步,在轰然声响中,出现在我们眼前。

那是一个通体由石材所建造的魔神像,龙头人身,巨口獠牙,五爪利指,周身似乎布满细密的鳞甲,背脊上生满长长尖刺,如同被强风吹动一般向后倾斜。

和这尊巨大的魔神石像相比,就连壮硕的白澜熊,都像个婴儿般软弱,随着它每一步踏裂地面,踩扁房屋建筑,兽人们的脸色就似蜡般苍白。而更让我们心情沉落谷底的是,在那石像的额头,一张熟悉的人脸正镶嵌在那里:娜塔莎。

“这是什么鬼东西啊?”

“为什么又是蛇又是石像?蛇族婊子把自己当作是神,已经疯掉了吗?”

兽人们指着巨石像,大呼小叫,朝石像射箭,有一些为了表示自身勇猛的,甚至还猛冲过去,挥起了狼牙棒与铁锤,重重砸打巨石像。见到这一幕的我,因为察觉了某事,险些脚底发软。

“住手!快回来!”

白澜熊叫得实在是晚了一声,巨石像对于那些攻击根本不痛不痒,随意抬起了脚,往下一踹,长声惨呼中,几个兽人已经被踏成一团模糊血肉,惨不忍睹。

“哈哈哈……”

石像顶上,娜塔莎的脸发出了刺耳尖笑,睁开了双眼,如妖如魔地俯视着我们,纵是相隔遥远,眼神中的那种怨毒之色,仍是让人不寒而栗。

“臭蛇婊,别以为躲在石头里就死不掉,你杀伤我族人,又私造这种……这种武器,图谋不轨,我们今天就代替武尊给你教训!”

白澜熊的叫声响亮,配合身后兽人的齐声呼喊,确实颇具威势。他们似乎是用蛇族意存不轨的理由发动了奇袭,先攻上山再找证据,说不定还做好了栽赃准备,现在发现证物,万兽尊者前站得住脚,口气登时强硬许多。

“你们这些卑贱的东西!死到临头还不知道。”

娜塔莎的愤怒话语中,有着一丝仓皇。这是可以理解的,本来蛇族是打算奇袭三兽族,但今晚却被三大兽族先发制人,逼她在准备不全的情形下应战受伤,还动用了这不该于此时显露的秘密武器,气愤程度可想而知。

居高临下,放眼眺望,看着从山腰关卡上一路横倒在地的族人残尸,娜塔莎尖啸起来,巨石像跺脚重震,地动山摇,除了白澜熊和奇里斯,所有兽人都被震倒在地。

“杀我族人的血债,今天就要你们这群卑贱的畜生填命!”

巨石像以雷霆万钧的威势,疾冲入兽人阵营中,巨大的足迹印在地上,立刻又让几名走避不及的兽人碎尸惨死。白澜熊大声呼喝,率领族人与巨石像交手,一场双方体积悬殊的恶斗爆发了。

似乎是对蛇族更有恶感,兼之对第六级力量充满信心,羽虹双拳一握,就要飞上天去,夹击巨石像,先取娜塔莎性命。

“你疯啦?”

我一把抓住羽虹的手,不让她振翅离地,急道:“你别以为那个脸露在石像额顶,飞上去打一下就可以击中要害,轻易取胜,你知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那个是……”

“区区一个魔力石像,几百年前的旧玩意儿,古墓里头常常见到,用不着这么大惊小怪。”

“你不信我?你用你的兽魔,射那蛇婊子一箭。”

带着几分疑惑的表情,羽虹召唤兽魔,雷羽星矢化作一道银光,笔直射向巨石像额头娜塔莎的脸。箭风呼啸,发出尖响,在即将要射中的前一刻,石像微微侧过巨躯,银箭射在石像手臂上,炸出一片火花。

当火花消失,惊见石像毫无损伤的羽虹,不由得惊呼出声。

“怎么会……一点事情都没有?”

随着宿主的力量增强,兽魔的威力也是倍增,这么凌厉的一箭,居然造成不了任何伤害,羽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如果换做是一名武者或是术者,要在这一箭下不死,起码也要第五级力量;至于说能够这样硬接一箭,毫发无伤,那肯定是第六级顶峰,甚至可能是第七级力量了。

“那些兽人攻击的时候,我就发现到不对了……古墓里头使用的魔力石偶,虽然体积没这么大,但是基本构造都一样是石材,兽人们的力气很大,又拿着重兵器,敲砸在石头上,应该可以把石头打裂吧?可是那些重兵器一敲下去全碎开了,石像连粉屑刮痕都没有,这不是很奇怪吗?”

就像拿刀去砍修习横练功夫的硬身高手一样,可以轻易切开肌肉的刀子砍在肉上,却反而会崩折碎裂。这个巨石像已经不只是一大团会走路的岩石堆积体,而是一个有某种巨大能量在里头运行的魔导兵器了。

靠力气吃饭的兽人们,都是魔法的外行人,羽虹也仅是对兽魔术一知半解,所以只具备魔导兵器知识的我,留意到了这一点,最先察觉真相。听我这一说,羽虹如梦初醒,惊道:“你的意思是……”

“你以为那东西是娜塔莎被逼急了胡乱弄些石头堆在身上,跑出来乱打一通吗?错了,蛇族秘密准备那东西好多年,是要用来对抗万兽尊者的……这个东西两百年前一夜间毁了伊斯塔王都,你师父应该也向你提过吧?”

我颤声道:“那是欧贝利斯克的巨神兵啊!”

第7卷第8章巨神之兵冤枉惨死在我手中的血魇大巫师,他的祖国伊斯塔,是大地上最有名的黑魔法之国,因为王室刻意提倡,主动提供生体素材,保障黑魔法术者权益,许多的巫师都是在该国修行,完成血腥的祭礼与邪恶仪式。

所谓的黑魔法,基本上就是靠着与各种魔神、死灵打交道混饭吃。伊斯塔的死灵研究,堪称举世无只,血魇大巫师投注毕生心血完成的“万魂幡”,就是死灵研究物中的佼佼者。

然而,在伊斯塔的历史上,像他这样的优秀巫师并非绝无仅有。两百年前,一群巫师们以当时流传甚广的魔力石偶为基础,配合他们依照前人秘典重现的万灵血珠,开发出了令伊斯塔全国以引为傲的强力魔导兵器,命名为“巨神兵”。

构成巨神兵的能量中心,是一颗万灵血珠。即使以现在的标准来看,这颗耗费一万两千五百条人命炼制成的灵石,仍是一样极度血腥的邪物。其中有一万名成年人是作为炼制万灵血珠的基石,真正炼制用的材料是五百名童男童女和两千名处女的鲜血,以血为引,囚锁万名枉死怨魂于其中。

一切的开发、血祭、实验、组装,都是在一座锥形的三角石塔中完成,巫师们将这样魔导兵器命名为“欧贝利斯克的巨神兵”,依照巫术古语,也就是方尖塔之神。

在大地诸国的历史上,曾经存在过许多梦幻的生化凶兽与兵器,欧贝利斯克的巨神兵、索兰西亚的红色诺亚舰、东海蓬莱岛的巴哈姆特龙……这些东西被冠上梦幻之名,是因为他们远超出当时大地水平的恐怖威力,但也更是因为他们的存在一现即逝,成为大地上魔导师们口耳相传的虚幻逸事。

不幸的是,很多时候不但他们本身消失,还带了大量的死伤作为陪葬品,巨神兵就是这样的例子。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本来要使用巨神兵作为战争兵器的伊斯塔,某夜王都忽然发生了大爆炸,摧毁了大半都城,还有城中的数十万百姓,其中包括伊斯塔国王在内,六成的王室成员,以及一批当时伊斯塔最高明的巫师。

巨神兵就在这场爆炸中烟消云散,连带还造成了国内极度混乱,为了争夺王位,几名将军展开了D惨的血腥内战,当大局重定,伊斯塔为之元气大伤,巨神兵的相关资料,也被封入机密,使巨神兵成为了众多梦幻传说之一。

“巨神兵的故事,我相信心灯居士曾告诉过你。如果毁灭半个都城的结果,是实验失败的大爆炸,那倒没有什么,可是……我以前听人说过,伊斯塔都城的毁灭是因为巨神兵失控,在城中大肆破坏所造成,那场爆炸只不过是巫师们集体自灭,破坏万灵血珠时的影响。”

我急道:“一夜之间能毁掉大半个都城,如果代换成武者的级数,那已经是五大最强者那样的杀伤力……不,可能更厉害也说不定。和这种东西作战,你觉得有胜算吗?”

羽虹怀疑地看了我一眼,意思不问可知。巨神兵的资料,全是伊斯塔的最高机密,外人没可能会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