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106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42:3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我说的话九成是信口胡诌。 [ .

问题是,这些事是我那变态老爸亲口说的。身为阿里布达的一级军事领袖,又是当世五大最强者之一,这些情报就绝对有份量。

好在,不需要我太过饶舌,娜塔莎已经为我证明了巨神兵的威力。一同以第五级力量施展兽王诀联手的白澜熊和奇里斯,在巨大石像的攻击下,甫一照面就落在下风。

和他们的敏捷动作相比,巨神兵显得迟缓许多,运转之间不甚灵便,但每当白澜熊、奇里斯跳到石像上头,想要跃起攻击石像额头顶的娜塔莎,巨神兵握拳一震,通体立刻发出一股往外暴冲的罡劲,令得两兽人嚎叫震飞,在空中身形不稳,破绽大露。

巨神兵的重拳雷霆万钧地轰了出去。数棵大树合捆般粗硕的石臂,巨大的拳头,加上万灵血珠所催发的无上魔力,这一记真是名符其实的重拳。

勉强只臂一封,试着挡架的白澜熊,硬接一记,倒飞了出去,而奇里斯更是不济,在爆出了一声震响后,地面上出现了一个黑黝黝的深洞,整个人被轰沉下去,不见踪影了。

两名首领人物惨败之快,几乎是毫无抵抗之力。在娜塔莎的得意邪笑中,兽人们军心涣散,主动撤退奔逃起来,却是已经太迟,被从后赶上的巨神兵重击踩杀,刹那间血染大地。

“不对,这个巨神兵一定是不完全体……”

我这么说的时候,羽虹和紫罗兰都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我。她们好像都无法理解,为什么我总是爱和眼前场面唱反调?当巨大石像刚出现,斗志高昂的兽族预备合力击破时,只有我一个人几乎发起抖来;但是当巨神兵发挥可怕杀伤力,我却反而又能镇定下来。

很无奈,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但是武功不成、魔法又不强的我,想要在连串的生死关头中存下来,就必须比别人看远了一刻钟。

巨神兵很强,能够这样轻易挫败两名第五级高手,不愧是石像兵器的王者。

但仅有这种程度的话,与它的盛名并不相符,只不过是靠着巨大的魔力和动能,压倒性地凌驾在兽族之上。对付诸兽族是绰绰有余,但若蛇族想靠这种东西去对抗最强者的第八级力量,她们的脑子一定有问题。

“娜塔莎不是笨蛋,不可能把这种连动作都嫌慢的东西当谋反本钱。又不会放电,又不会喷火,连紫罗兰都比不上,哪可能破坏半个都城?开这种东西去战万兽尊者,必死无疑啊。”

我道:“以娜塔莎的谨慎,巨神兵应该是真货,但是兽族这次的奇袭成功,她仓促间结合巨神兵使用,本来的魔法程序没完成,这东西一定在什么地方有弱点。”

“弱点在什么地方?”被我的冷静分析所感染,羽虹的发问也显得急切。

“我们逃吧!”

“什么?”

“就算知道有弱点,我们也没时间去找,即使找到了,第六级力量不是天下无敌,你要冒险去试吗?”

被我一语点醒,羽虹记起了身上使命,便要振翅飞行下山,但却已经迟上一步,被娜塔莎注意到我们的存在,更注意到羽虹振翅时的凤凰之焰,便放弃追杀兽人,改朝这边大步奔来。

如果执意要往山下飞,就要有硬挨巨神兵一击的觉悟,羽虹神色一凝,只翼反向振拍,身形灵活回翔,身上骤然窜起烈焰,以第六级力量硬攻向巨神兵。

“臭蛇婊,要在南蛮逆天称王,你还未够班啊!”

一道身影破风激射而来,重新振作起来的白澜熊,再也没有保留余地,同样是运起了第六级力量,配合羽虹的角度,一起攻向巨神兵。

两人这一合力,威力就比刚才白澜熊和奇里斯的联手强得多。气劲激荡,烈焰飞腾,巨神兵动作迟缓的缺点则暴露出来,在两人灵活的攻势下,所有反击尽皆落空,一时间只有挨打的份。

我很想学场上那些兽人一样,大声叫好,但是在察觉两股第六级力量连续轰击下,巨神兵表面赫然毫发无伤后,对战局判断顿趋保守。

没让我再细想,旁边传来了密集的破风声,一阵密集箭雨裂空而至,猝不及防的兽人们个个中箭受伤。因为娜塔莎阻住敌人,受伤的雅兰迦会同族人后,带着那些受l来的奴隶兵,发动了配合攻击,以十字弓弩射出的利箭,奇袭成功,再次创伤了兽人们。

我站得很远,不在弩箭的范围,几枝斜射过来的流箭,被紫罗兰及时喷出火焰,给焚烧阻断,逃过一劫。

弩箭之后是蛇只、毒虫,雅兰迦好像施放了什么可以控御大批毒虫的兽魔,一大群的蝎子、蜈蚣、毒蛇,像是虫虫之潮般的涌来,井然有序,迅速地从外层包围住兽人群。

如果继续待在这里,连我自己也要跑不掉了,靠着紫罗兰的喷火放电,我们从毒虫阵边缘杀出一条路来,顾不了后头的激战,没命地向红楼跑去。

我衷心为白澜熊和羽虹祈祷,他们若是战败,我等若是连最后一记筹码都输掉,除了在自杀和向女恶魔许愿这两个黑暗选项中选一个外,就没有别的路好走了。

如果只是要对付娜塔莎,两个第六级高手合力,几回合内就把她给毙了。但是巨神兵坚固难伤,下头又多了增援人手和毒虫阵,他们两人的情势着实在不乐观,更何况我还顾虑一件事……娜塔莎在实战中掌握到操作要诀,开始发挥出巨神兵真正威力的可能。

在我和紫罗兰快要奔入红楼时,背后忽然像是音爆一样,先是耳边什么声音都听不到,跟着一股几乎炸聋耳朵的骤然轰响,飙撼着我的听觉和脑子,狂猛而灼热的冲击气流由背后如浪撞来,我和紫罗兰甚至站立不住,被气流轰得离地而起,空中飘了一段后,摔落在地上,跌撞成一堆,狼狈不堪的滚着b斗,翻扑进了红楼。

最不愿意面对的事情大有可能已经发生,我连滚带爬地冲下楼,抢在紫罗兰前头,希望能尽快把阿雪救出来,脱离此地。

虽然知道这样想很不恰当,但我还真的有点w慕阿雪。

我们在外头打生打死,又是巨神兵又是毒虫,险些连命也没有了,她倒是只要在这里昏迷就好了,省事得很,下次有机会,我们两个对调看看,她去打巨神兵,我来泡血池温泉!

上趟因为太过仓促,我没有办法砍去那几根咒缚锁链,但这次就不同了。在帮羽虹实行淫神咒法前,我将天人之血涂在百鬼丸剑刃上,增加神兵本身的纯阳正气,再让紫罗兰对着咒链喷火,当锁链开始变色,挥剑就是一斩。

“当锒”一声,锁链应声而断,再用同样方法削去另一边的锁链,阿雪赤裸的身体就落了下来。

我抱住阿雪,两个人在血池里沾了一身的红色。满身血@的必然后果,我没法仔细看清阿雪的样子,但满手的毛茸茸感觉,可以想见血@之下定是一具半兽人少女的健美香躯,然而,那瘦得出奇的纤细腰肢、浑圆肥硕的滑嫩乳瓜,却是令我几乎屏息地起了遐想。

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紫罗兰从旁边叼来一块布,那本来好像是遮盖在旁边的大铁笼上,现在一被扯开,就看见铁笼中扭曲变形的羽族童尸。惨不忍睹的景象,紫罗兰发出哀鸣,就连我都忍不住f心,别过头去。

“阿雪,阿雪,你醒一醒。”我在她苍白的脸上轻轻拍打,叫唤着她。

“师、师父……我……”

“不要多说废话,阿雪,你别往旁边看,直接把这块布披在身上,跟着师父走。”

如果让她看见旁边的大铁笼,可能会情绪失控,相当不妙,所以有必要趁着她神智还不太清醒的时候,尽速离开。

眼神朦胧,阿雪把那块布围遮在身上,聊以蔽体,但是遮住这边,又露了那边,而裹上布幔后虽然掩住肌肤,但却更彰显出那身火辣辣的傲人曲线,如果不是反覆提醒自己身在险地,我真想上前扯开布幔,看看下头那具惹火胴体是如何地性感诱人?

“呜……”

紫罗兰低咆一声,我顿时惊醒过来,拉着阿雪就要找阶梯冲出去,却愕然惊见一道黑影拦在不远处的前方,而我们竟然对这人的出现毫无所觉!

这人的打扮十分奇怪,有点像是伊斯塔的邪恶巫师,穿着一件极为宽大的黑色斗篷,两手收拢在黑色袖子里,头上用黑色绷布密密麻麻地缠住,从头发直到脖子,没有露出半点皮肤,就只有一只左眼没有遮蔽在黑色绷布下。

一般人类的眼睛,都是椭圆形的,但这人的眼睛,却是一个完整的圆形,而且没有眼瞳,就只是一个绿色的眼球,闪烁着妖异碧芒,身上更散发一阵阵腐尸般的臭味,和身后血池的腥味混参在一起,我险些当场就吐了出来如果不是身在南蛮,我一定会把他当成是巫妖,一种修习巫法的黑术者死后冤魂不散,尸首凝聚阴森怨气而变成的邪恶生物。但现在,我一时间甚至无法判断,这东西到底是不是人类?

“喂!你……”

经过多日折磨与改造,阿雪的体力还很虚弱,我抢在她身前,亮出百鬼丸,希望能有些许阻吓作用,却怎知那怪物一看见百鬼丸,绿目中碧芒大盛,左袖忽地一拂,强烈腥风骤然扑面,我脑中登时一晕,胸口烦恶欲吐,脚步一下踉跄就往后头倒去,但虽是如此,我昏沉的脑子仍在思考。

(奇怪……这不是黑魔法,是毒掌那一类的武功,巫妖不会用武术,他是什么人?为什么故意扮成这样子?)一声愤怒兽咆,紫罗兰张口吐出了炽烈火焰,从旁截断了毒风,让我和身后的阿雪逃过一劫,不然只要再慢一下,我们两个就真要中毒倒地了。

熊熊火焰,向那个怪人喷烧过去,焚尽他挥出的毒气,紫罗兰逐步逼过去,似乎打算伺机近身攻击。

怪人往后退一步,好像做了些什么,跟着大袖一挥,紫罗兰所喷出的炽盛烈火,刹那间便烟消云散,没有半点余迹,而一道猛烈罡风顺势激射出去,把紫罗兰打得横空飞起,重重地撞在墙上,石屑土块纷坠而下,我方的最大战力已经昏死在地上,动也不动了。

露了这一手,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人正是武学高手,功力深浅看不出来,但大有可能不输给白澜熊和羽虹,如果他肯去打巨神兵,倒是天大帮手,可惜情形似乎往反方向发展。

“紫罗兰!”

阿雪惊呼一声,就要跑去探看那头昏迷的豹子,但却被我一把拉住,不让她去冒险。这个动作引起了怪人的注意,绿眼中再次闪起了碧芒,朝这边看来。我心惊胆颤,只能与阿雪一步一步地后退。

“师、师父……那是什么东西啊?”

“天晓得?你这么想知道,怎么不去问他?”

黑色斗篷飞扬拂动,那碧目怪人再次挥起了袍袖,我和阿雪急往后退,只听得一声轰然巨响,上方已经残破不堪的石质壁板整个炸裂散开。

爆炸的力量源头来自正上方,一道美丽的烈火倩影急飙而至,夹在无数的细小碎石、烟尘当中,烈焰燃成璀璨凤尾,一掌就往那碧目怪人拍去。

“太好了……”

我的惊喜实在很短暂,因为那怪人忽然后退了一步,露出了缠满黑咒布的左手,毫无章法地在空中乱挥了几下,羽虹射出的火焰就骤然消失,跟着两人一记重掌对拍,巨响声中,激荡的气劲往四面横扫,把本来就已经残破不堪的地室,轰得一塌糊涂,而羽虹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像是断线风筝一样向后摔去。

胜负这等分明?我的一颗心笔直往下坠去,只不过立刻就明白,羽虹的受创非战之罪,因为在我险些滚倒地硬接住她,却发现她的粉嫩裸背上,嵌插了几十片细小碎石,犹自淌着鲜血,显然在外头与巨神兵的作战失利,已经负伤在先。

而我这次更看得清楚,那个怪人拆解羽虹攻击的那一记,正是刚刚他化去紫罗兰火焰,顺势反击的手法。靠着家学渊源培养出的几分眼力,让我认出了那怪人施展的上乘武学。(……慈航静殿的光明化劫手!)刹那间,很多事情都在我脑里一闪而过。

巨神兵的制造技术,是黑魔法的极度杰作,更是伊斯塔的最高机密,各国情治单位多年探查不得,为什么反而是僻处南蛮、连黑魔法都无法修习的蛇族,重现了巨神兵?

传说中,巨神兵的能量来源,是牺牲一万两千五百条性命所炼祭而成的万灵血珠。但是小小一个蛇族,说是有一千名族人怕都太高估了,从哪里找到一万多条性命炼祭血珠?即使说是利用各族战争,做得这么夸张,肯定早就被发现了。

外面那堆奴隶兵是从哪来的?照理说不该有什么奴隶商人进入兽人们的封锁范围,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