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11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39:4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我是你的女奴……”

“这样怎么行?要说自己的名字,说详细一点,还要向我表示忠诚……”

“我……邪莲……是……约翰。 [ . 法雷尔大人的女奴,我的身体,我的灵魂都属于约翰。法雷尔大人,请约翰。法雷尔大人操我这个女奴吧……”邪莲倒很精乖,知道现在自己已经没有抵抗的能力,索性放弃抵抗,大声说出屈服于我的话语。

我伸出手去轻轻抚摸邪莲的耻丘,故意说道:“也不知道这个洞插进去舒不舒服?”

“一定舒服……”邪莲呼吸急促地催促道:“快进来试试看吧……”

“嘿嘿……真没见过像你这么淫秽的女人……”我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紧跟着我的性虐待狂,使我在插入阴户前,又用大头针刺穿邪莲的两个脆弱的乳头。

这么一来,邪莲胸前立刻流出鲜血。

“啊啊啊……”邪莲痛苦地叫着,但马上便被我一口气全部插入。

“啊……”邪莲发出悲鸣的声音。

此时她的乳头流血,再加上阴户被巨大无比的阳具刺入,巨大的冲击使她脸色发白。

“痛……痛……呜……那样……用力……插……会痛的……啊……呜……”

邪莲断断续续地哭喊着。

“呵呵,你的穴穴真紧啊……喔……”已不是第一次享受她阴户的我,仍感到呼吸急促。

“进去了……进去了……好深……插到最里头了……啊……好象碰到子宫了喔……”

我不断喃喃叫吼,身体也冒出汗珠。

“啊……我的东西在你的身体里……噢……”

“进来了……插得好深……”

斗室之内,充斥着这样淫秽的叫喊。

“啊……好大啊……喔……”邪莲洞口和里面都非常湿润,淫秽且湿润的粘膜紧紧围绕住我的肉棒,顺着阴茎渗出刚才被大头针刺穿的鲜血。

“好……好舒服……我要疯狂地摩擦……啊……”我开始用大阳具在淫穴里抽插。

“痛!你的那根实在太粗大了……啊……不要动……好象裂开了……啊……痛……”

我才刚动几下,邪莲只觉阴穴快被撑破了。

“邪莲……扭屁股……”我说着伸手拍打邪莲的侧臀。

“太……太痛了……不行呀……”

“快扭动这个屁股……”

邪莲高抬的屁股又受到我的拍打。

“啊……”虽然几乎无法动弹,但邪莲洞内剧烈的收缩,却弥补了这一点不足,我的肉棒像是在波涛汹涌大海中航行的船一样颠簸着。

这么一来,沾上鲜血的巨大肉棒插刺得更深入了,同时马眼自动开始吸取邪莲体内的精华,令我精力勃发。

“喔……好舒服……”

我不顾邪莲的疼痛,拼命拍打她的屁股,腰肢、小腹。

“啊……呀……”被打得疼痛难忍的吸血女妖忍不住发出了痛苦的哭声。

但这对丧失理智的我,产生不了任何作用,而由于越插越深的关系,邪莲湿润的淫穴,好象要把里面的肉棒完全吞进去似的,不仅如此,她的屁股也像在跳淫舞般的不断痉挛着。

“扭屁股!扭屁股!”我越看越爽,不由得再三催促。

“我扭!我扭……啊……别打了……我扭屁股就是了……别再打了……”邪莲吃力的把身体弯曲成最大的角度,勉强使屁股悬空后开始扭动,手上脚上的铁链都被蹦得紧紧的,撞击铁床发出“哗啦啦”的响声。

“再来!再用力扭……快!”我越发不能停手,拼命拍打她的屁股。

“饶了我吧……啊……”在邪莲一声比一声凄惨的哀嚎声中,我依旧毫不留情地拍打她的屁股。

“不要打了……”

美丽吸血女妖的屁股染成柿红色。而在阴户里猛烈进行活塞运动的巨大肉棒则冒出血管,沾上吸血女妖的蜜汁和鲜血发出淫邪的光泽。

“不行了……啊……我不行了……我的……要溶化了……”邪莲在惨暴的凌辱下,精神有一点错乱。可是在这种错乱的感觉中,我能感觉到她也体会到未曾经历过的快感。

“好大……好粗啊……啊……再深入……啊……刺到子宫里了……啊……”

火一般灼热的肉洞,第一波蜜液还在顺着肉棒流淌,第二波花蜜又在冲击着紫黑色的龟头,过剧的快感使邪莲产生几欲昏迷的高潮。而就在我粗硬的伞状最后一次刺入子宫时,邪莲扭动的屁股突然停止不动,被我抱住的身体全身开始痉挛。

“呀……啊……”

邪莲大声淫叫了两声之后,翻起了白眼,一动不动了,但她那里的收缩频率之快、力量之大,是我从未在任何一个女人身上体会过的感觉。

“邪莲……啊……邪莲……”

随着肉棒被急速夹缩,我也达到了高潮。在这瞬间,我得到了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凌辱和征服的快感。

“吱……滋……”咻咻射出的精液量连我自己都感到惊讶不已,而飘上云霄的无比快感更是持续了很久。

等到当我把肉棒从邪莲体内抽离,我惊讶的看到,在大量淫水喷出以后,从那桃花洞中,一股紫色的透明粘稠液体缓缓顺着臀沟流到了铁台上,接触到空气后,这紫色液体很快凝固成紫色的透明结晶,在粉红灯光下发出璀璨的光芒。

“天啊!紫涎香。”

我惊叫道,没想到从邪莲体内,竟然流出了紫涎香。这东西珍贵无比,向来只有大陆各国宫廷之中才能见到,据说这紫涎香焚烧之后,不但香气馥郁,其烟持久不散,更有壮阳奇效。

我那变态老爸在某次战役中因为救驾有功,国君为表彰抚慰,赏赐了他一块紫涎香,结果变态老爸将其藏于密室,从不示人,连我都只见过那一次,记得我当时曾问他这是怎么来的,反挨了他老大一阵训斥,结果最后还是不知道紫涎香的来历。

现在我当然知道,紫涎香原来是吸血族女性在最高潮时性器的分泌物,难怪能够壮阳,邪莲这块紫涎香比变态老爸的那块还要大,还要紫,看来她刚才的高潮程度确实骇人听闻。

我对于征服邪莲,更有信心了。

趁着邪莲昏厥的时候,我把绑住她的铁链解开,然后就坐在一旁等着她的苏醒,放开她当然是有一定危险,但是她现在体力衰微,我又有万魂幡在手,应该没有问题,何况这样做,也能减低邪莲对我的防备心理,为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扫清障碍。

过了好半天,邪莲才悠悠醒转,睁开眼睛看到我,她并没有再露出先前那种愤怒的目光,只是静静的躺在铁床上。看得出来她很疲惫,偶尔动一动,就痛苦的皱起眉头,这痛苦既是因为我刚才的大力拍打和铁链拉扯,也因为过度兴奋而造成肌肉的酸痛。

我拿起那块紫涎香在她眼前晃动。

“看到没有?这可是你淫荡的证明哦!如果你答应我做我的属下,永远服从我的命令,我就让你天天享受像刚才这样的美妙滋味。”

出乎我的意料,邪莲看到这块紫涎香以后,眼中射出了复杂难言的神采。没有正面回答我的提议,却讲起一段遥远的故事。

二十二年前,曾有个少妇刚与丈夫新婚,恩爱非常;某次与丈夫出游,却遇上了一只异形恶魔,就在她与恶魔展开殊死搏斗,以便让丈夫独自逃生的时候,没想到她的丈夫却将爱妻献给恶魔,好换取自己的苟且偷生。

恶魔奸辱少妇之后,跟着便拿她做种种生体实验。恶魔的双手有种神奇的魔力,能自由接合不同的物质,它将少妇腹中的婴儿取出,更对她的肉体做出种种改造,过了整整三个月的非人生活。

少妇没有崩溃,在其它被掳来的女性死亡殆尽,四肢不全的她,仍冷静地想着抵抗,最后终于被她找着机会,发动偷袭。恶魔被她杀成重伤,仓皇逃逸,只留下一只被斩断的右手。

少妇将恶魔的右腕接在自己身上,发誓要向仇人报复,同时也因为男人的出卖,她恨透了天下的男人。靠着那恶魔遗留下来的手札,她练成了许多黑魔法的秘咒,实力大增,更组成了盗贼团,一面劫掠,一面查询仇人下落。

她很快找到她曾经深爱,但却被之抛弃的丈夫,并亲手把他杀死,但是那个恶魔却始终没有找到。恶魔曾对少妇下了淫靡的诅咒:只要她三天之内没有与雄性交媾,就会血脉爆裂而死!

为了保命,也为了报复男人,少妇开始过着纵欲放荡的生活。在仇恨的驱使下,她的作为越来越血腥,一天比一天更变态……这么烂的故事,白痴也晓得是这妖妇过去的伤心史,不过看到她讲述时面无表情,语气中却蕴含着难言痛楚,我还是得配合做做样子,于是伸手抚摸着她的身体表示安慰。

“如果你同意我的三项条件,我愿意把身体和灵魂都交给你,终生奉你为主人,决不违抗你的任何命令。”

“那三项条件?”

“首先要帮我找到我的仇人并杀了他;再就是最多每隔三天就要和我欢好至少半天。”

第一个条件我觉得有些棘手,不过想到邪莲找了这么久都没有找到,说不定这恶魔逃跑以后,早就因为伤重不治了。至于第二个条件,根据血魇秘录中的记载,我有把握将这诅咒解掉,于是都爽快的答应了。

“第三个条件呢?”

“你一定要好好善待我为你生下来的孩子。”

“孩子?呃……”

看着我惊讶到极点的目光,邪莲淡淡解释,原来吸血族的女性和别的种族都不同,她们和男性做爱时,就算男性在她们体内射精,她们也不会怀孕,除非是那个男人让她流出紫涎香,换言之,只有受孕的吸血族女性,才会泄出紫涎香。

“没想到我竟然要做爸爸?”这个难以置信的消息震得我一时半刻回不过神来,不由得想起常见到的已婚男人那种悲惨的生活场景。

幸好邪莲接着说到,虽然吸血族女性是可以和别的种族男性结合生子的,但是这种混血孩子在母体内的生长极其缓慢,所以她很遗憾要过至少三年才能为我生下这个孩子。

这个补充总算让我松了一口气,我连忙对邪莲表示我不会在意孩子出生的早晚,同时对她要挺这么久的大肚子表示心疼,这番话说得邪莲眼中异光闪动,感动得泪水涔涔流下,看来是把我当成了天下少有的好男人。

条件谈妥,为了表示忠心,邪莲自愿把自己三魂七魄中的一魂一魄,扣在万魂幡中,如果她有什么不轨的企图,只要我用万魂幡焚烧她的生魂,她就如堕炼狱。

于是我唤出魔苓,让她收去邪莲做扣押的生魂。

现在魔苓和邪莲都站在我的面前,看着她们对我的谦卑模样,想到她们一个是神通广大的魔法精灵,一个是残暴的黑暗女王,现在却都驯服在我脚下,我心中一种满足的征服感油然而生。

“事情办完了吗?现在我们三个一起去洗个澡吧!”我这样说着,抱起又痛又累,已经无法行走的邪莲,和喜笑颜开的魔苓一起,走向旁边的浴室。

邪莲的浴室很大。所谓浴室,其实就是一眼温泉,热气腾腾的泉水集满小小的浅潭之后,再顺着石缝流出。

我把邪莲的身体放在潭边的山石之上,用水瓢舀起温泉,为她冲洗伤痕累累的身体。

原本雪白细嫩的肌肤如今青一块,紫一块,刚才被我反复用力拍打的地方已经红肿隆起,想到这些全是出于我的杰作,我也不由得对邪莲心生愧疚,手上的动作放得轻柔。当发烫泉水冲刷到这些地方时,邪莲的身体微微颤抖一下以后,就坦然接受我对她的冲洗。

魔苓则泡在我身旁的温泉里,饶有兴致的看着我和邪莲,忽然开心的抱住我说:“主人你真是了不起,居然这么快就把莲姐这个女魔头给降服了。”

邪莲的脸红了,没有否认魔苓的话,但是却用怨尤的目光横了我一眼,一只手──当然是那只雪白的左手,在我的大腿上捏了一下,疼得我差点叫出声来。

为了报复,我用压在邪莲黑色皮翼上的右腿轻碰了一下她的伤口,邪莲的眉头也皱起,眼睛里却满是温馨。

完全没有注意我和邪莲之间的小动作,魔苓接着问我:“主人你是怎么把莲姐变成这样的呢?我感觉到刚才好象经历过非常激烈的……”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邪莲一下子滑到水里,一把把魔苓举了起来。

“臭丫头,问这么详细,你是不是也想试一试?咦!”

被举起来的魔苓,一只手夹在两腿之间,一根手指还插在粉红色的肉洞里,看来她刚才泡在温泉里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