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14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39:5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里应外合,把城拿下。 [ .

行色匆匆,两日后,我们赶到了马丁列斯要塞。

守门士兵露出明显的敌意,但当翠萼出示了身份证明后,我终于成功进了这数百年来,除了俘虏与死尸之外,再没有其它人类进入的宏伟要塞。

在这一路上,翠萼曾数次向我们提起,她老公是索蓝西亚数一数二的硬功高手。什么是硬功,老实说我并不熟悉,但是听邪莲的说法,那似是种可以拿刀子往身上乱砍,最后刀子折断,身体却没事,用以夸耀自己比刀子还硬的笨功夫。

大体来说,精灵们长于灵力、感知力,在斗体力的项目上,却非其所长,所以很少听说有哪个精灵,能练成武学高手。以这结论为大前提,我们实在不怎么相信这臭婊子的话。再说,邪莲的魔鬼右手,除了极少数的特殊合金,几乎没什么东西弄不断,有此为恃,我想是没什么好怕的。

可惜,许久以来,事实一向与我所想相差甚远!

卫兵们将我们领到将军府的广场,我们目睹了一幕惊人奇景。

十多名军官,手持长枪,枪头闪着雪亮蓝光,那种独特光泽,正是一种高硬度的特殊金属,Z合金,也正是邪莲的魔鬼右手无法弄断的材质,用这金属做枪头,便是厚重山石,也可以像豆腐一样刺进去。

军官们高喝一声,同时将枪刺下。在他们的中心,是一个身材壮硕的精灵壮汉,不闪不避,凭肉体硬接枪尖,只见他怒眉一扬,浑身骤发刺眼金光,竟没一柄长枪能刺进他体内,再听他一声震耳大吼,Z合金精练的枪尖,硬生生被震成钝铁。

这时军官们纷纷走避,上方高台推下一块小山似的巨岩。光看大小,我实在难以想象是怎么运到那么高的,重量加速度,砸将下来,就算大象也成肉饼了。

可是,那壮汉手不动、身不移,仅凭身上一股凌厉罡气,就此将那巨岩托在半空,内劲再吐,巨岩爆成无数细小石块,四散纷飞。

当翠萼狂呼着“约伯”,飞奔出去,我和邪莲的脸色,自然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邪莲!你的手会比那些合金还硬吗?”

“不会!”

“你认为你的牙,能咬穿那家伙的喉咙吗?”

“我想……不行吧!”

“那……我们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不用多言,我们一起转身,想要立刻离开。可是,厄运往往是接二连三来,我们才一回头,就看到将军府那两扇厚重的大铁门,像切断我们所有希望似的,在轰然巨响中,缓缓关上。

翠萼的将军老公,约伯・希恩,是索蓝西亚亲王,手握重兵,出任马丁列斯的驻守大将,这事我们早已知晓。但是,我们却不知道,约伯同时也以“拳圣”

之号,名扬大地,传闻他少年时,曾至海外学艺,得异人传授,以精灵之身练成了一身骇人绝学。

值得庆幸的,是这位好好先生的爽朗个性,他对妻子遇到盗匪,随从惨遭杀害的惨祸又惊又怒,立刻就要点兵,扫荡盗贼团。不过,对于身为妻子恩人的我们,他半点怀疑也没有,百般礼遇,着实亲热。

邪莲和我数度讨论,约伯的身体坚硬若此,恐怕只有拿百鬼丸硬攻,才有希望伤他;但他武功练到了这等地步,我们纵有宝剑,也讨不了什么好处,最聪明的方法,还是尽早开溜了事。

可是,约伯坚持要招待我们,又说妻子惊魂未定,希望我们多陪陪她,等翠萼精神稳定了,再行离开。太过坚持,可能会露出破绽,我一时间莫可奈何,只好接受他的好意。

我曾唤出魔苓,商议对策,她说,她发现有高人在约伯的身上,下了一个超强力的神圣结界,再配合他本身的功力,纵是百鬼丸也砍不进去,万魂幡中的鬼魅,更是近不了他的身。至于要如何破去,魔苓一时间也想不出办法来。

回想血魇秘录,内中只有记载,这类以神圣结界加持过的高手,最忌讳男女交媾,就像修练童子功,只要一射精,那结界立即化为乌有。

我们以这为大原则,让邪莲去引诱约伯。哪知道,尽管大批索蓝西亚人,被邪莲的艳色迷得神魂颠倒,约伯却偏生视而不见。据手下人的说法,约伯当年也是一位风流人物,婚后与妻相爱甚笃,但为了驻守马丁列斯要塞,他奉命戒绝女色,是以绝不会对任何女子动心。

当初翠萼因为不想丑事外扬,只对她丈夫约伯说,自己遇匪,从人被杀,她被关了两天后,给我和邪莲救出来,对于轮奸、凌辱等事,只字不提。

但她进城时那副狼狈样,白痴也可以看出有问题,军中四下流传,言语当然不干不净,几次加油添醋后,进入我耳里的版本,几乎把翠萼形容成荡妇一般。

军队向来是多事之地,军官们被邪莲撩拨得欲火焚身,翠萼又是索蓝西亚有名的美人,现在流言喧嚣,士兵们看她的眼神,鄙夷中更带三分垂涎,一双眼直盯着她的淫乳浪臀,饥渴得像是要喷出火来,要不是顾忌她老公是要塞大将,怕早就一拥而上,将这婊子奸得不成人形。

这情形久了,当然会出事。

这天,我和邪莲午后散步,她蝙蝠般的听觉,忽然听见前方的女性呜叫。赶去一看,只见两名军官将翠萼剥得赤条条的,想要强奸。发现我们到来,那两人慌忙逃逸,我懒得多生事端,故意追了几下,就装作追不上。

翠萼惊魂交加,只求我们别张扬出去。我嘴上答应,心里却越来越烦,这婊子如此多事,心总是定不下来,要是她一直这样,我们岂非永远都不用走了!事后,我索性向邪莲提议,找个理由就此离开。邪莲表示赞同,但希望走之前,再奸淫那婊子一次。

女人家的报复心态,我有点不太能理解,不过翠萼那婊子长得的确不错,奶大肥臀,没干过她就走,实在是可惜,于是便同意邪莲的提议。

当天深夜,我们蒙面闯进那婊子的闺房,在她回过神之前,将她制住,蒙上双眼。

“出来混要讲信用,讲过要奸你就是要奸你,早上被你这臭婊逃过,我们晚上就加倍干回来。不过你放心,我们可不会白玩你的!这样好了!我们干大你的肚子,留个种给你做纪念,便宜你了……”事先服用过改变声音的药草,我滔滔不绝地说着。

“不……我不要……”被邪莲牢牢制住,翠萼惊得花容失色,拼命摇着头。

“不管你要不要,反正你现在插翅也难飞了!”

我说着欺近翠萼的面前,掏出一条绳子,粗暴地将她双手绑在身后。

“啊……放开我……”翠萼失去了抵抗的能力,只能不住哀求着。

“谁叫你生得这么漂亮呢?你短命老公死了,将来横竖也是要便宜别人的,那不如便宜我们算了,哈哈……”我大笑过后,一把将翠萼推倒在桌子上。

“别这样……求求你们……”翠萼猛烈摇着头,一头秀发随着四处飞扬。

“嘿嘿嘿……”看着眼前脆弱的小绵羊,我发出了得意的微笑。

“放开我……求求你们……”翠萼无助地喊叫着。

此时我和邪莲互看一眼,默契似地点了点头。

“先让我干她的淫穴吧……”我说完之后,便走到翠萼的后面,把长裙和里头的亵裤一把扯去,露出隐密的淫秽溪谷。

“啊……不要啊……”翠萼拼命挣扎着,可惜发挥不了任何作用。

桌上晃动的油灯,灯光正好照在翠萼下体龟裂的肉缝上。

我脱去了裤子,勃起的肉棒从里头跳了出来,龟头在空气中摇摆着,散发出骇人的虎威。

“很期待吧……”我说着用手握住肉棒,凑到翠萼的阴户上。

“不……不要啊……”

翠萼拼命扭动着身体,想要逃开即将入侵自己身体的凶器;然而我只用另一手压在她的腰上,登时就令她再也动弹不得。跟着,在她还反应不过来的时候,粗大的肉棒便一口气插入最深处。

“啊……”由于阴道缺乏润滑,因此翠萼痛得眼泪夺眶而出。

“喔……干干的,不过还是很紧呢!”我边说边残忍地抽插起来。

“唔……住手……”

翠萼不时发出杀猪般的哀嚎声,身体不停地颠动着,企图想要减缓我插顶她阴户的速度。可惜这对我来说,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我反而一次比一次顶得更深更用力,有意和翠萼作对。

“痛……住手……啊!”翠萼发疯似地哭闹着。

就在这个时候,在一旁看得欲火焚身的邪莲也脱去了下裳。

“我也来参加吧……”邪莲说着来到翠萼的面前。霎时,一根特意预备的巨大假阳具,绽放在翠萼面前。

“啊……”

尽管看不到,但从脸上的触感,仍可感觉到肉棒的规模,翠萼一时间忘了下体传来的疼痛,直被这大肉棒吓傻了。

此时,翠萼是仰躺在桌子上,在张开的双腿间有着我在那儿不断做着活塞运动;而邪莲则站在她的头旁边,用手猛力捉住头发,硬将她的嘴巴往胯下巨大的假阳具强行压了下去。

“唔……”

翠萼的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呻吟,已然失去抗拒能力的她,不由得顺势将肉棒含在嘴里。

由于肉棒实在太粗了,因此翠萼的下颚不断传来强烈的酸痛。而邪莲又不时配合着我的动作,将翠萼的嘴巴当成女人的阴户,粗暴地在里头抽插着肉棒。这么一来,粗长的假阳具好几次都猛烈顶入喉咙里,使翠萼阵阵恶心,好几次差点喘不过气来。

“嘿嘿……好好吸吧……待会有你好看的!”邪莲露出了邪淫的笑容。

可怜的翠萼,前后同时受到攻击,嘴里夹杂着酸咸味的性臭,更令她感到阵阵反胃,身体不停抽搐着,鼻孔也一张一合的呼吸。

“嘿嘿……女人的身体可真奇怪啊!”在后头的我突然开口这么说道。

原来翠萼原本干燥的阴道,居然因为被肉棒抽插,而开始分泌出淫水来。这当然不是说我如何了得,而是一个月来的奸辱调教有了作用。

“你这个淫娃……被强暴了还会泄出淫水……哈哈……”

我用尽方法羞辱着翠萼,又过了一会,我突然将肉棒拔离了翠萼的阴道,由于沾满了淫蜜,因此我粗黑的龟头在灯光下散发出骇人的淫威。

“喂……我可以帮她转个身吗?”我对在前头的邪莲这么问道。

“嗯……”

在征得邪莲的同意后,我伸手捉住翠萼的屁股,用力将她翻转过来,让她的屁股朝上抬起。

“唔……”强大的力量使得她几乎要松口脱离嘴中的肉棒,然而邪莲却硬往前挺,不让假阳具从她口中掉出来。

“不准离开肉棒,不然有你好受的!”邪莲威胁着翠萼。

就在此时,翠萼已被翻转过来,变成屁股朝向我高高抬起;但她的嘴中依然含着邪莲的伪具,丝毫没有喘息的机会。

“让我来玩玩你的屁股。”

我用双手将翠萼的屁股用力分开,出奇不意地伸出温湿的舌头,在她那迷人的菊花上用舌尖轻轻上下地舔动着。

“唔……”由于屁股从没被人这样玩过,含住肉棒的翠萼喉咙里发出了怪异的呻吟。

“哦……这就是你屁股的味道呢!”

我啧啧地品尝着翠萼屁眼的味道,一边开口嘲笑着她。听我这样说,翠萼羞愤得满脸通红。

“唔……”趁着翠萼失去防备的时候,我突然将舌尖塞进了她的屁眼里面。

“啊……”翠萼抵挡不住强烈的电流,不由得松开肉棒大叫出来。

“啪!”说时迟那时快,邪莲狠狠赏了她一记耳光。

“谁叫你离开我的大吊的?”邪莲边骂边又把阴茎强行塞入她的嘴里。

恰巧这个时候,我也拍舌头抽离了翠萼的肛门。

“注意……我要把手指塞进你的蜜穴里了!”我说完,便把食指和中指放进了翠萼湿淋淋的阴道。

“唔……啊……”翠萼空虚的阴道被手指给填满,立刻发出了满足的浪叫。

随着阴道里传来的快感,翠萼不自主扭动起了她雪白的屁股。

“喂……谁叫你乱动的……”

我斥责着翠萼,跟着用左手固定住她的屁股。待她的屁股不再左右摇晃时,我又将舌头塞入她屁眼里。霎时,狭窄的菊肛立刻被那肥大的舌头给撑了开来。

“哦……”翠萼的阴道和屁眼同时被攻击,舒服得浪叫声不断。此时我突然将食指和中指从翠萼泄满淫水的阴道里抽了出来。

“来看看你的阴道能不能容纳三个手指。”说着我便将食指中指和无名指硬塞进了翠萼的阴道里。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