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176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44:1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刻等好久了,不趁现在多抱一下,岂不是便宜你老公了?”

以亲昵男女之间的调笑话语来看,这一句不算什么,特别是我们才刚交媾欢好,什么亲密笑话都很正常。 [ .

然而,月樱在闻言刹那,瞳孔骤缩,失去了焦距,脸色变得苍白如雪,像是看见什么极可怕的事物般,露出骇然欲绝的神情,这还真吓了我一跳,连忙出声探问。

“姐姐,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伯、伯父……源堂大人告诉诉你了吗……”

声音在颤抖中说出,听来不像是对我说话,反而像是呓语,这下子连我也被吓到,赶忙把月樱扶着坐下,也不管外头莱恩是生是死、那些巨怪会不会立刻攻进来,都要先顾好月樱再说。

可是,事情变化却连接而来,当月樱坐在椅子上,表情稍微缓和,回过神来门外却突然响起急促的敲门声。

“法雷尔万骑长?你在里面吗?月樱第一夫人在吗?”

声音陌生,但叫门的同时,却有许多脚步声,显示不少人来到门外。我握着月樱冰冷玉掌的右手,刹那间也是冷汗涔涔,猜不透是什么人物来捉奸了。

第2卷第7章祸起萧墙门外的急促敲门声,催得人心乱如麻,看来奸夫淫妇果真是不好当,随便偷情一下,都有一堆人来打扰。

我正想出声应门问话,但敲门声却忽然远去,敲门人开始敲起隔壁房间的门似乎不能肯定哪间房间有人。这个诡异情形,加上另一件不寻常事,让我觉得事情不对劲。

虽然烟雾弥漫,但是窗外此刻正在剧斗,我隐约可以听到各种喧闹的声音,不过,有一个很重要的应有声音,我却没有听到。

……我脚下应有的人声!

这里是临时指挥处,塔楼一共有九层,七楼以下是人员办事处,九楼是被我画为禁区的专属办公室。

在我们脚下的八楼,连带茅延安在内,最起码有几十个军务人员。在我和月樱合体欢好的时候,下头一直传来种种声音,但在这串急促敲门声响起时,底下却变成一片死寂,半点声音都听不见,简直就好像……底下已经没有活人了。

不合理的情形,我本能地回头望向月樱姐姐,脑里闪过几个念头。

如果有阴谋份子发动恐怖攻击,目标一定是重要人物,而金雀花联邦的第一夫人,肯定是当前萨拉城中重要人物的前五名。月樱姐姐现在落单在此,旁边没有护卫人员,正是最好的下手时机,如果我是敌人,会不会浪费这个机会?

不会!

底下的几十个军务人员,不乏武技优异的高阶军官,还有一个狡猾多诈的茅延安,敌人能够在短短时间内,不动声息地将他们制住,甚至宰掉,这么强大的实力,肯定是某个类似冶翎兰那样级数的高手,又或者是某个大国的特种部队。

想到情形的凶险,我心中一惊,满手都是冷汗,回头朝月樱一看,她立刻从我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对。

我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悄悄移到门边,从袖中抽出了百鬼丸。果然,隐约的血腥味瞒不过人,外面确实有了动静,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让月樱在这屋里藏好还是和我一起杀出去?

自己有几斤几两,我心里有数,要保护月樱姐姐冲杀出去,我毫无把握,但外头竞技场上十几万个人,只要惊动他们,有高手来援,那就什么都不用怕,问题是,这点是不是也在敌人计算中?

“小弟,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不用顾虑我。”

“姐姐你放心,我拚死也要保护你!”

说着连自己也觉得没信心的豪语,我从空气中的紧绷感,确认已经有人快要搜到这边来,当下不再多想,从旁边拿了一张椅子,打破窗户扔出去,自己牵着月樱由另一边踹门而出。

“走!”

这种小伎俩,我没预期会有效,在破门而出的刹那,我心头转过许多念头,猜测敌人的身分,伊斯塔的巫师群、黑龙会的忍军部队,都是最可能出现的敌人然而,出现在我们眼前的,却是一个莫名其妙的景象。

十几个身穿祭师形式的白袍人,全部都以怪异的三角头套遮面,只露出一双双满是恶意的眼睛,完全就是一副邪教徒的打扮。他们的袍服上以红线滚边,好像绣了什么文字,看不清楚,我正想睁大眼睛去看,哪知道这些家伙看到我们出来,不约而同地大喊,然后朝我们冲来。

“地球是我的故乡!我要拥抱地球!”

“地、地球教?搞什么鬼?”

我给这乱七八糟的情景,弄得瞠目结舌。之前心灯居士提过,在金雀花联邦的新兴宗教里,有一个走火入魔的地球教,深信大地上的所有人类,都是来自天上一个名叫地球的星体,所以应该把灵魂回归母星,才能得到救赎。由于要争取宗教自由,发动武力叛乱,被金雀花联邦判为邪教,大力镇压,已经冰消瓦解,但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满脑子的疑惑不解,却已经顾不得这许多,当这群危险的邪教徒高喊“拥抱地球”,朝这边冲杀过来,我也只有挥动百鬼丸,抢先往这些地球教徒迎去。

教我诧异的是,当我与地球教徒一接触,他们的武功赫然低得吓人,几乎是以跑上来自杀的拙劣方式,攻击还没递出来,就被我以锋锐无匹的短剑,削去了手臂与脑袋。

有勇气是一件可贵的事,但徒有勇气就是种悲哀了。前后没有几下子功夫,我就把这群不知所谓的东西给摆平,之间我有点担心,月樱会不会给这样的场面吓到,但却发现这想法多虑了。

月樱是个柔弱的女人,但却不代表她可以随便被欺负,在金雀花联邦的时候她没有练武,却向高侩学习回复咒文,还有勤练基本的防身术。当我飞快斩杀这些暴徒,有几个重伤的漏网之鱼,拚着最后一口气向她扑击过去,却给她轻巧地闪躲过去,反手抄起一张椅子,将他们打倒在地,蝴蝶翩飞般的美妙姿势,看得人心旷神怡。

明明是那么凶险的场面,鲜血四溅,横尸遍地,但月樱姐姐的眉目里,只有淡淡的不忍与担忧,浑然看不见惊恐的痕迹,没有寻常女子遇到这种场面的慌乱尖叫。这点让我不由得体悟到,她不愧是金雀花联邦的第一夫人,十二年来见惯了大场面,不管有什么突发状况,她都能那么优雅地镇定处理。

几下子功夫,刺客已经被切菜切瓜般料理干净,我甚至不用向竞技场中的高手求援,一个人就占尽了所有锋头与功绩。

月樱轻拂了拂鬓乱的发丝,又红着脸按了按臀后的裙子,这才悄声问道:“楼下的人……出事了吗?”

“不晓得,最坏的打算,可能已经被干光了。”

“怎么会呢?就算其他人……啊!茅老师该不会有事吧?”

这问题只有天晓得了,假如传奇故事中的那位欧伦真是在这里,没有动员几个第六级高手,是杀不进来的,无奈茅延安的实力与他笔下人物相去太多,别立刻给人宰掉就不错了。

怪异的情形,令我皱皱眉头,让她先待在九楼,由我下去查探一下。

到了八楼,那里的情形真是凄惨,不过倒与这边有些类似,都是死尸遍地,横七竖八地倒着,只不过这边倒满地球教徒,那边倒着我方的军部人员。

敌人的下手很重,这些军官个个不是残肢就是碎体,我看得暗暗心惊,刚好发现一个只多剩一口气的生还者,立刻问他。

“喂!怎么这么凄惨?茅……欧伦先生呢?”

被我一问,那人睁开目光涣散的眼睛,吃力地抬起手,慢慢指向右方的一个窗口,整个窗子完全破裂,看得见窗外的浓烟与火光。

“……敌、敌人一出现……他……他……他……”

“他怎么样?”

“……他、他就跳窗落跑了!”

一句话才说完,这个只剩半截身体的不幸军官,就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我快速为死者祈福两句,抬头看窗,那里确实有一个大破洞,看来大叔见机很快,一惊觉情形不对,马上跳窗逃跑,不过这里是八楼,他这么要帅跳出去,倒楣的话,现在下场不会比这些咽气的尸体好到哪去。

但奇怪的事情仍有一点,就是我不认为以这些暴徒的实力,可以奇袭这处临时指挥处成功。事情的发生太怪异,这些人的存在,倒像是被放在这里,用来转移目光的。

转移目光?

调虎离山?

我蓦地一惊,赶跑回九楼,却刚好看到几道黑影闪电般在月樱身旁出现,而她则软软地倒了下去。

那几个人也一样穿着地球教徒的白袍与三角头套,但却没有狂乱的感觉,反而隐隐散出一种高手的气派。从这个气势,我就知道,他们才是袭击军部的主使刚才被宰掉的那些杂鱼,不过是乱人耳目的诱饵而已。

对付这样的高手,当然不是单单拿剑冲上去,就能摆平了事的,不过我却没有选择,因为如果我像平时一样转身逃跑,让月樱姐姐被他们掳走绑架,我一辈子都会遗憾。

“站住!把人留下!”

徒具勇气,没有相应的实力,这是一种悲哀;但是明知事不可为,还向老天祈求奇迹,这却是一种更大的悲惨。有时候连我自己都痛恨,自己料事为何如此之准……声音才刚刚一喊出来,那群人中的一个手臂一扬,猛烈劲风袭来,正朝他们冲去的我陡觉胸口一痛,脚下立足不稳,一个筋斗后栽出去,连续撞倒几个桌子摔瘫在地上,全身骨痛欲裂,险些就晕了过去。

这么容易就把我打倒,似乎连出手的那人都大感意外,我就断断续续地听到他和同伙说了几句话。

“……真想不到……法雷尔家当年……这厮却如此脓包……”

“……传闻法雷尔家的玄武真功……源堂的恐怖,让人怀疑他简直不是这世上的人……这小子……根本是绣花枕头……”

“……血魇居然死在他手里……倒楣……”

“……长公主……”

距离隔得远了,他们说些什么,听来并不是很清楚,但还是可以理解意思。

我撑着昏沉的脑袋,拚命地想要找个逆转局势的方法。

刚才那一掌,劲道不是非常凌厉,至少没法一掌就把人打死,不过可以这样凌空出掌,那至少已经是第四级的修为,相当于获授正式资格的骑士、魔导师,当这样的敌人不只一个,四周又孤立无援,我该怎么办?

多少有点后悔,如果昨天回休楚要传我绝学的时候,我学上两手,现在说不定就有御敌之力了。但既然武功不行,就只有把希望赌在另一项技能上。屈指算来,现在距离上一次使用地狱淫神仍不满三次月圆,但上次使用的情形特殊,没有完成应有程序,所以魔力回复得快,如今已经可以运使魔力了。

短暂片刻内,我拟定好一个连环战术,但敌人会否中我设计,并无把握,只有行险拚一拚了。

“站住!该死的恶贼,居然敢在萨拉皇城内撒野!”

外头怎么说也有十余万人,莱恩、回休楚、冶翎兰等人都不是庸手,虽然被混乱状态给耽搁住,但只要我能拖上一段时间,相信就会有人察觉这里的不妥,赶来救援。

想到这里,我站起来大喝一声,在敌人再次攻击前,率先动手。

“古老的淫欲之神啊,我以约翰。法雷尔之名向你们祈愿,引导淫邪之力,出来吧!淫虫!”

法雷尔家的子孙不用武功,却使用魔法,这对他们而言,似乎相当不可思议更何况我使用的还是六色魔法体系之外,从所未见的淫术魔法,当我把几十尾淫虫召唤出来,散落在他们身上,登时掀起了一阵骚动。

我不能召唤威力更强一个层次的淫兽,正确一点来说,是不敢。一直到现在我还没有办法控制召唤出来的淫术生物,而被召唤出来的东西,会照本能去搜寻雌性生物。如果我召唤出淫兽,有很大的可能会波及月樱,相形之下,召唤出淫虫,收拾起来较为容易。

“什么东西?”

“小心!”

几十条淫虫近距离掉落下来,敌人根本无从防备,大乱中被我欺近身旁,靠着百鬼丸的锋利,杀伤一人,趁他吃痛缩手,抢了月樱就跑。

即使是内家真气的高手,要抵抗淫虫的效果也绝不容易,当初羽虹拥有第五级力量,但仍是给淫虫折磨得死去活来,所以当淫虫成功掉落在他们身上,往衣服里钻,我对局面抱持乐观看法。

然而,这情形却不长久,就在我沿着阶梯跑到八楼,只感到楼上传来几声大喝,手上微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