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1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39:2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下也不多言,凝神细听。 [ .

“我新弄到了一种药物,给人注射了,便可以让他神智迷糊,暂时听命于我们,只要把这药打进夏小鬼身体,何愁大事不成?”

“这么好用?那何必多此一举,你直接搞定苏家兄弟,不是更好?”

“不瞒你说,这药太贵,我也没试过。”巴闭惭愧笑道:“说不准会有什么副作用,要是把人给弄废了,苏家兄弟我可担当不起,那夏小鬼平民出身,死了就死了,闹起来也不怕。”

听他说得头头是道,我颇为意动,再被他连续劝说几回,终于答应帮他实施这奸计。

假如目标是苏氏兄弟,就算我们暗算成功,事后追究仍要担老大干系,不过假如是藉那小鬼的手,那就与我们无关。瞧巴闭的脸色,多半不只是想打赢,肯定想让那小鬼宰了苏氏兄弟,一劳永逸。

这么便宜的好事,为何要拉我入伙呢,原来那药粉真的不便宜,巴闭那死鬼付不出钱来,当然要找个大金主。

仔细想想,这计划真烂,花那么多钱还得亲自动手,去云隐之乡买忍者不是更快一点吗?只是这种事需要保密,想想还是自己做算了。

万事具备,我们约在三天后,伏击夏小鬼,把他搞定。

计划很简单,老伎俩一向是好伎俩,巴闭探知那小鬼每日下午会到已经废置的练功塔,在地下室练功,我们就算准时间,在那边动手。

对方拳脚功夫了得,只是偷袭岂非送死?这等事又不好呼朋引伴,我准备多时,在地下画了个大大的魔法阵。得到那本魔法书也有数月了,内中的召唤术我有下过功夫,现在正好验收。

巴闭设了些捆人机关,这家伙对于暗算人的鬼把戏实在有一手,我日后实在该多小心他一点。

约那小鬼来的借口,是挑战书。根据巴闭的打听,这小鬼是个怪人,对升官发财全不在意,反而整天兴致勃勃地想找人动手。虽说我国尚武风气极盛,但是像这样的战斗狂,却也是很少见的。

“巴闭,我们这么做真的好吗?会不会太狠毒了点?”

“约翰,你搞清楚,我们现在是要作大事,不心狠手辣怎么叫大丈夫?”

巴闭对我胡吹大气,不巧我便是看过他所有丑事的见证者,不管他怎么说,我都不会把他当作大丈夫。

比约定的时间早一些,夏小鬼到了,他的身材比想象中瘦小得多,实在看不出有那样惊人的身手,周遭光线不佳,看不清他的脸孔,不过,似乎还称得上清秀就是了。

左看右看,发现没人,他似乎打算离去,我们哪肯罢休,我依照魔法书的记载,努力平稳着自己的呼吸,低声吟唱起来:“古老的性欲的精灵们啊,我以约翰。法雷尔的名义与你们签订契约,我将毕生服从于性爱的冲动并为你们提供性欲的能量。所以借予我你们的力量,服从于我。出来吧,淫兽!”

我曾经在家里密室试过几次,不过叫出来的,只有外表像粉红色蠕动团块的淫虫,攻击敌人没什么效果,不过拿来床上助兴却大见威力,比什么春宫图都有效。

不过这次或许是走运了,我们很幸运,夏小鬼就走了八辈子霉运。当咒文吟唱完毕,一个两人高的硕大巨影,缓缓摇晃着现形。

那只淫兽的模样颇怪:大约有两人高,身上十几条触角,就像是个大号的章鱼,但却没有了那个令人做呕的头,周身不住冒着腥臭绿浆,古怪地吼叫着,黏液弄得到处都是。

夏小鬼明显吃了一惊,当淫兽舞动触手向他卷去,他也立刻灵敏地闪躲开,反拳攻击。

这小鬼的身手真是好得惊人,淫兽十几条触手,雨点般疯狂抬落攻击,他就像只猴子般灵活,总以些微之差,闪躲过触手的卷抓,还趁隙发拳攻击。

根据我后来的了解,淫兽可以说是淫欲生物中最强大的类型,也是最常用的攻击形召唤生物。无论是床上还是床下,攻击还是防守,淫兽都是有着优良表现的物种,可以轻易消灭一个小队的士兵。问题是,召唤它们出现时,耗损的精力也是无与伦比的,甚至,除非有某些特别辅助,世上很少有人能养的起他们超过一小时,而这还不包括再次封印它们的力量。

巴闭瞪大眼睛看着我,显然惊讶于我的这手本事。我报以一个苦笑,体内就像被忽然掏空了一样,因为召唤的剧烈耗损发着冷汗。

夏小鬼有着以一敌百的实力,这点淫兽也差不多,但是对一具软趴趴的肉块聚合体上,就算每秒出拳三次,除了沾上满手黏液,并没什么其它效果而已。而夏小鬼更笨得和淫兽比速度,两只手和十多只触手,熟胜熟负?

没多久,夏小鬼的拳脚犹自夹带劲风,速度却慢了下来,终于露出破绽,被淫兽缠住左腕,动作一窒,十多条触手疯狂涌上,将他包裹得密不透风。

“得手了!”巴闭喜呼一声,但惊喜的声音却嘎然而止。

一道雪亮厉芒从淫兽的触手间透出,虽然隔得老远,我们仍是感到了一阵寒意,脊椎发凉。清亮白光乍现,淫兽的巨体竟给从中破开,连带断碎触手,轰然坠地。

夏小子手持一柄闪着红光的袖中剑,几下挥舞,便将淫兽的身体割得支离破碎。

那剑招往复如电,神妙无方,假如苏氏兄弟碰到,肯定眨眼功夫就会血溅五步。

我和巴闭看得头皮发麻,哪想到这小鬼武功精强至此,更有这么一把削铁如泥的利器。

巴闭苍白着脸,拉着我想要逃走,我本来也做此打算,转念一想,道:“不行,事情已经干了,要是这小鬼闹起来,队上一追查,发现是我们搞得鬼,后果你担当得起吗?”

“那……那该怎么办?”

“不管如何,今日非放倒他不可。你不是有机关吗?趁他现在全神对付那淫兽,我们放手一搏,他不完蛋,我们就完蛋定了。”

商议既定,巴闭准备发动机关,我则再次开始念诵咒文。

淫兽除了攻击力强,生命力也是一绝,饶是已经被斩开八段,还愤怒挥舞着再生的触手,攻向敌人。

夏小鬼挥起快剑,将迎面触手一一截断,逮着一个空隙,对着淫兽头部瞬间连斩三记,破开厚重的保护肉团,跟着便是一剑,刺破了淫兽的动力心脏。

淫兽发出震天悲鸣,整个身体沉寂不动,开始缓缓腐化。夏小鬼力战之后,身疲神倦,方才吸了口气,脚底忽然一空,整个人往下落去,摔进巴闭发动的机关之中。

他功力好高,百忙中还想跃起,这时我已把咒文唱诵完毕,淫兽是叫不出来了,掉三五十条淫虫来阻敌却没问题。淫虫落在身上,立刻往衣服里层钻去,还透过肌肤开始刺激当事人的性欲,夏小鬼大吃一惊,一时顾不得脱出陷阱,只是忙着拨开淫虫。

这时,巴闭准备的迷药足足有三大箱(他是想对付大象吗?)全数倒下,只听见坑洞里喷嚏连连,过了一会儿,终于变成熟睡的鼾声。我连忙收回淫虫,免得反而将他刺激醒来。

没想到十拿九稳的差事,变成了最难啃的硬骨头,就是暗算苏氏兄弟也不见得需要如此。我和巴闭对望一眼,无力地喘气。

************将人从地坑中捞起来,连带那柄利剑。看不出这么瘦小的个子,居然能发出这么大的力量,我们如果与他正面对上,肯定尸骨无存。

我将那柄袖中剑捧在手里,反复把玩,暗自惊叹如此利器。巴闭则将那小鬼平放在地上,拿出针筒,预备注射。忽然,巴闭惊叫道:“约翰,你……你过来看看,这小鬼是……是个女的。”

凑近一看,还真被这巴闭家伙说对了,夏小鬼真的是个漂亮小妞。年纪大约十三四岁,帽子下藏着俏丽金发,煤灰、泥巴刻意弄污了脸,但仍看得出雪肤樱唇的清秀面容,穿著过大军服的身体虽然纤瘦,却玲珑有致……他妈的,不但是个女人,还是个罕见的上等货色。我嫖院多年,可难得碰到这样的好货,而且凭我多年经验,她肯定还是处子之身!

“巴闭!你先出去。”

“你要做什么?约翰?”

“我受不了了,我要骑她。”

“这里?现在吗?”巴闭吓了一大跳,“办正事要紧,不如先让我把针打了吧!”

我哂道:“你自己也说用针可能有问题,要是你一针把这小妞打死了,难道要我奸尸啊!等我玩完你再打。”

争论一会儿,巴闭就像以往那样争不过我,加上我又答应把那柄袖中剑送给他,便喜孜孜地跑出去,帮忙把风。不过,出门时他吞吞吐吐的问一句:“约翰……你干完以后……可不可以让我也搞她一炮?”

妈的!有色无胆!我一脚把这巴闭东西踢出去。

回过头来,我开始剥除少女身上的军服,逐步裸裎她的玉体。

胸口用白绫紧紧缠着,卸开之后,是一双玉琢般的小巧乳房。尚未发育丰满的胸部,呈现乳鸽般的柔和曲线,虽然不大,却惹人怜爱,我忍不住将手覆盖上去。

“嗯……”少女发出了难过的闷哼,我吓了一跳,连忙闪到一旁。过了好一会儿,确定她没有醒来,这才重又靠近过去。

巴闭的迷药使得极重,豹子也昏了过去,何况是个怯生生的小女孩。不过我仍不敢大意,用我事先预备的金丝索,将她两手牢牢地反绑在背后。

我注视着她的身体,一副快要流出口水的样子。

刚才的动作中,她的帽子掉下来,满头金发披散开来,衬着雪白肌肤,模样真像那些神官口中的天使、妖精!

吞几口馋沫,我的手不安分地拂过了少女柔细的颈项、肩头以及腋下,在抚遍她上半身的同时,军裤底下所包裹着的曼妙身材已被我的指尖游移殆尽。

“嗯……不要摸啦……好痒喔!”在熟睡中仍有反应,少女羞红了脸,忍不住想要扭腰闪躲。

我却彷佛嘲弄她一般,不停用手掌攀上她那小鸽般的乳峰,在她椒乳上作圆圈运动。由于动作既精确而熟练,少女不由得发出了低沉的呻吟。

“唔……啊……”

虽然在熟睡中,但少女终究还是敌不过我出神入化的爱抚,当然,早先格斗时淫虫对她的刺激,也是一大原因。

我见抚摸奏效,继续忽轻忽重地玩弄着少女的乳房,手指或大或小地在乳尖上画着圆圈,甚至不时突然在乳首上轻轻捏弄。

“不……不要……”

一阵阵强烈的欲潮,开始侵袭少女。而她正如所有身处被动的女孩一般,本能地扭动着丰满的身体,拼命想要挣脱开。但由于性欲渐渐升起的缘故,她的脸上开始泛起两朵红潮。

“真是上等货……这么容易就兴奋了吗?”我忍不住兴奋,双指用力一捏,将指缝间的乳首使劲往上提。

“呜……痛……”强烈的痛楚立刻冲上少女的脑部,虽然仍在熟睡,但仍使她痛得连眼泪都窜了出来,然而,我立即搓揉起她两颗柔嫩的乳球。

霎时,剧痛转变为强烈的快感,令少女的感觉开始混乱,因此她的身体呈现出最忠实的反应,不住地抽动着,过没多久,她那粉红色的乳峰开始变硬,同时嘴里不停发出喘息。

“嗯啊……啊……不要……快受不了了……”

少女拼命想挣扎,但全身却失去了气力。因此她死命地想缩紧身体,同时大腿用力向中间靠拢。可惜我的反应非常快,立刻就固定住她的手脚。这么一来,少女便失去了可以反抗的机会。

“真是好货。好好调教,操起来肯定比那些婊子更过瘾!”

这种美貌,加上那种清纯味道,虽然尚算年幼,但我生平所见的妓馆美人可没几个比得上。

“唰……”

一阵丝帛撕裂声划过了宁静的空气。少女的军裤被撕成了两半,露出里头白皙的美腿。跟着,将我目标转移到少女那条雪白丝质的小内裤。由于实在太美丽了,因此我根本懒得斯文地将它褪下来,索性直接用劲扯碎,让少女无瑕的私处绽放出来。

当最后一件蔽体物成了地上的碎屑,少女一身白皙晶莹的雪肤,就此完整暴露在我饥渴的眼前。虽未醒来,少女幼嫩的肌肤一接触到空气时,立刻不自主地打了个寒颤,全身的汗毛都直立了起来。

我微微侧着头,让微光可以照映在少女的身体上。

(哇……真美啊……)我静心欣赏着这件几近完美的艺术品,股间的肉棒开始起了自然的反应。

单单只是少女身上那精巧的颈脖曲线和小而坚挺的双峰,就够令人看得直流口水了!更遑论她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