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19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40:0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这五千金币关系到上万人的生死,和我东海近百万同胞的幸福,您肯慷慨解囊,实在是我族的大恩人……”那女子轻声道:“我曾有一名夫婿,年前战死沙场,我誓言为他守贞三年,所以不能陪您真个销魂,但在天明之前,我会尽量地满足您,好吗?”

被人摆了一道,照理说我该十分愤怒,但这位龙女的一言一字中,恍若统御万军的大将军,自有股让人不得不听从的魅力,我楞楞地点着头,方要开口问她姓名,已被一只柔嫩手掌按在嘴边。 [ .

“别问。我们的缘份只有今晚,我不是我,你也不是你!今晚,我是与你共度一宿的女人。”

这段浪漫至极的话语,令我心迷神醉,而我也立即会意,这位女性必是大有来头,不愿被认出身份,随即点头道。“那我就叫你龙女姊姊。”

她的声音低沉有磁性,听起来绝不超过二十七岁,称她姊姊正合适。

“小情人真乖!”

手往下移,龙女姊姊轻轻解开我的裤带,在阵阵腥臭中,露出了一根因为蛟毒而肿胀粗大,却生满脓泡的狰狞肉茎,那也就是为何没有妓女肯接我这客人的理由。

虽然光线不清晰,但我肯定她可以看清我阴茎的怪模怪样,也因此,当她沉默着,呼吸变得粗重,我开始担心,她是否后悔了?

毕竟任何一个正常女性,都会对这条儿臂粗的巨蟒肉茎退避三舍。

“对不起,我……”

我的心陡然往下一沉。

“我……我以前没有这么做过,你可以教我一下怎么做吗?”

轻柔嗓音中有股坚决,显示她绝不后悔的坚持,光是这样,我就感动得几乎要跳起来,说道:“其实你不做也无所谓,我知道我这条烂吊……”

龙女姊姊的回应,是一声轻笑。

“没关系,是我想试试看,只要你不讨厌,就拜托让我试试。”

真悲哀,就算中毒发胀成巨阳,毕竟还是有男人的反应,我的两腿间,阴茎开始蠢蠢欲动。阴茎不顾我的意识,期待着被龙女姊姊的唇包住的感觉,而自己开始慢慢抬起头来。

我苦笑着,然后向龙女姊姊坦白说。

“对不起!大概是想象到被姊姊含住的样子,这个居然又开始翘起来了。”

“唔!是要我含住它吗?”

好象对那儿臂巨阳没有恐惧,龙女姊姊轻轻地握住它,动作中有着轻微的羞涩。从她的毅然作风,龙女姊姊必是一位不让须眉的巾帼女子,但显然没有多少性经验,对于口交动作全然陌生。

“嗯……如果姊姊真愿意的话……其实如果只是为了那五千金币,你大可不必……”

真奇怪,我忽然觉得让这么一位温柔的女性,含我的烂吊,是一种莫大的耻辱与作贱,实在不愿她为此而牺牲。但龙女姊姊显然是那种一旦决定,就不轻易改变的个性。

“请你教我该怎么做?”

到底是欲望占了上风,我吞了口口水,慢慢道:“姊姊觉得怎样方便,就怎样做,先抓住它的根部,然后从前面含进嘴里,那些……那些我知道的女性,都是这么做的。”

本来想说妓女的,但把龙女姊姊比作妓女,实在是太亵渎了,因而我急忙改口,看这显然也瞒不过聪慧的她。

龙女姊姊摇摇头,彷佛有些自嘲地一笑,轻声道:“我做做看。”

我仰躺着,龙女姊姊则移向下半身,然后用五只手指轻轻地抓起阴茎。

“嗯嗯……龙女姊姊……”

“嗯……好硬!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因为……因为一想到龙女姊姊要吹它……就太兴奋了……”

“真是个小坏东西……”

接下来,龙女姊姊微启朱唇,将那腥臭的肉茎含了进去。味道必然很糟,这点白疑也想得到,但她却没有什么退缩的意思,轻皱着眉头,虽然不熟练,但也开始慢慢地晃动起头部。

我感动得快要掉下泪来,不过,许久之后的某次闲聊,她才告诉我一个恐怖的事实。

在她早年长期潜伏海中,率队与敌人打游击战时,粮食缺乏,为了有力气打仗,什么恶心发臭的海蛇、海虫,还不是得拿起来一口吞掉,因此忍受力非比寻常,才能忍住羞耻,含住我满是腥味的巨阳,还得提醒自己,别一口吞了下去。

“龙女姊姊!”心理加上肉体刺激,我兴奋地喊着。

为了不弄破伤口,她刻意用香舌生硬却温柔地舔过,细腻的作法,比什么华丽技巧都感动人,不久,我也就产生射精的欲望。

(难得的机会,也让姊姊享受一下吧!)虽然是受了恩惠,但肯这么不嫌脏地,将我的巨吊放入口中,细心照顾,这样的恩情让我仿佛被圣母救赎了一般,想要做出一些回报。而性爱的欢愉,该是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事。

“龙女姊姊,也让我帮你口交吧!”

我的话,让龙女姊姊抖动了一下,嘴巴移开了阴茎,然后抬起头来。

“你……不觉得脏吗?”

“哈哈!怎么会脏呢!姊姊还不是舔了我身上最脏的地方。”

“那是因为你有恩于我族,所以我应该……”

“如果你不讨厌的话,就让我舔吧!不行吗?”

龙女姊姊露出一副怅然的微笑,轻声说道:“也对,既然我不能完全履行承诺,你是有资格要求碰触我肌肤的……”

她个性坚强,既然有了决定,纵使羞赧,也就绝不迟疑,当下我听见一阵哆嗦的轻解衣裳声,跟着身上穴道解开,四肢一阵轻松,一具丰腴温莹的女儿家胴体,爬到了我身侧。

“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可以教我一下怎么做吗?”

真可怜,姊姊的死鬼老公肯定是个没脑子的大白痴!

“这才是我该说的,那请姊姊把身体往这里转过来,跨在我的脸上。”

“真不好意思,不过,我试试看。”

龙女姊姊一百八十度将身体回转,依照我所说的,跨在我的脸上,然后继续含住肉棒。

我用两手抱住龙女姊姊的大腿,观看着眼前的秘处,虽然月光不是很亮,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仍能看出阴唇的形状,嗅到一股与海潮相同的芬芳。

或许是因为练武所致,大腿的弹力让我感觉很舒服。

我沿着臀部摸向大腿,然后抬起头贴近阴部,用舌尖舔着肿胀阴唇,趁与她肌肤接触的空档,我偷偷念出咒文,施放了我的拿手好戏,粉红色的淫欲结界。

施法过百次,这个淫欲结界实在是我的得意之作,才念出没多久,粉红色淡雾便弥漫了整个房间。

“嗯……呜呜……”受到结界的催情效果影响,含着肉棒的小嘴中发出轻哼声,但能有这样迅速的效果,除了结界,大概也是因为她平日生活太过紧绷,所有性欲被强行抑制下来,现在一经引发,自然敏感度奇佳。

我伸长舌尖找寻着阴核,薄薄的包皮下,肉蕾已开始充血。

舔着肉芽时,龙女姊姊那弹性十足的大腿,一阵阵地抽动着,配合着我的舔吮,龙女姊姊也加快头部摆动的速度。

虽然不是很顺畅的动作,但仍努力地吹着,并且发出啾啾的声音。

(这样下去可能会先射精,但为了姊姊好,应该要让她更有感觉……)是否能让龙女姊姊得到高潮,我并没有自信。但是,当看到龙女姊姊对我舔吮的反应,不由得想试试看带领她达到高潮。

(看姊姊的样子,大概没多少性经验吧!这样的美人,却没有相配的男人来疼爱,真是太可怜了!)或许是受到她气质的魅惑,尽管我始终看不清她的面目,却毫不怀疑龙女姊姊是个绝世美人儿。

这时,我朝舌尖集中火力,鼻头顶在淫缝,虽然有点呼吸困难,但却使命地攻击着肉芽。另一方面,我的左手则离开大腿,来到龙女姊姊坚挺的乳房。整个手掌包住乳房,拇指及小指慢慢开始搓揉起乳头。

“嗯……呜呜……”

在我的搓揉下,龙女姊姊的反应愈来愈强烈,震动延展至全身,对肉棒的爱抚也愈来愈激烈。

(这么下去,一定是我先受不了的!)我这么想后,就加强对乳房及肉芽的攻击,淫水不断地涌出来,把我的脸都沾湿了。但是,我毫不在意,继续加快舌头的速度,同时更用力搓揉已勃起的乳头。

“嗯……呜呜……嗯嗯嗯……”龙女姊姊全身颤动着,从鼻中发出近乎悲鸣的哼声。不用怀疑这就是高潮要来的前兆。

“龙女姊姊,我要去了,你也去,啊啊……不过,我……”虽然忍着不要射精,但是已经到达极限。

(已经不行了!结果是我输了,要射了……)我的阴茎终于解放,脉动的同时,几乎是恶臭至极的精液,就开始喷向龙女姊姊的口中。

就在这时,龙女姊姊的身体立刻开始痉挛,也到达高潮的顶端。但是龙女姊姊却没有离开肉棒。像是察觉了什么,待射精结束后,她慢慢地吮动口腔,将残留在阴茎中的精液,一滴一滴的吸出,居然开始吞了下去。

片刻之后,龙女姊姊才转回身体,躺在我的身旁,整个面颊泛红,眼中闪烁着光芒望着我。

“龙女姊姊……真……真是太对不起你了……我……我居然对你做了那么亵渎的事……射在你……”

“嗯,没关系,我答应过,今晚要尽力让你满足,所以你并不用特别向我道歉。”

龙女姊姊拿起了她的黑袍,细心地擦着我的脸。

我抱着龙女姊姊的腰,深深喘息着。

“我好感动,没想到你会把它喝下去。”

“那也是有原因的,明天一早你就知道了。”身旁的声音轻轻道:“不过,最后那是怎么回事,脑袋中一片空白,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呢?”

“姊姊以前从没这种感觉吗?”

“从没有,顶多只是……呵!从来没有。”

“是吗?那这就是姊姊的第一次高潮罗!”

我放心了。

让龙女姊姊委屈地帮着吸下精液时,心里有很大的罪恶感,但是,现在知道这是她第一次尝到高潮的滋味时,心中觉得至少也算是回报她了吧!

“我很感谢老天,让我在人生最后路程中,能遇上龙女姊姊这样的美人。”

“我也要谢谢你,给了我的族人光明与生命,也让我……有了一段很美好的回忆。”

“我……”

龙女姊姊忽地一笑,翻身迭附在我身上,轻笑出声来。

“天还没亮,刚才的那种感觉,我想要再来一次,好吗?”

我感动地勾住她颈项,嗅着那独特的海风发香,两人双腿交缠,开始互拥亲吻着。

第二章水火魔蛟一夜狂欢,我倦极睡去,待得醒来,已是日上三竿,刺眼的阳光不住照射进来,耀眼生辉。能看到阳光,这就代表我还没死,怎么会这样?

仔细审查,我不但没死,身上毒患的麻痒感亦不翼而飞,而溃烂的伤口亦结疤、生出新肉,一切征兆都诉说同样的事实,我身上的剧毒消褪了。

这时我才记起那与我共度一夜,虽无合体之缘,却有肌肤之亲的龙女姊姊,举目一望,佳人早已芳踪杳然,却在床头发现一张纸条,炭笔写下的字迹,清秀婉约,却又有英武之气,正是那龙女姊姊的手笔。

小情人大鉴:│蒙君不弃,致有一夜之缘,重金三万,今宵暂借,他朝十倍奉还君。君所中之蛟毒,已为愚姊吸尽化去,依下列药方调养七日,自可痊愈无虞,唯望贵体康健,以待日后相逢。兹将药方附载于下:……东海李华梅顿首整封信明白地告诉我,体内蛟毒已然解去,而我身上的三万金币,也已被人全部“借走”,但最使我震骇的,则是信末端的署名。

东海李华梅!

四大天女中的夏华(花)天女;也是七卉中的龙女帝梅,号称百年来天下第一奇女子的李华梅!

她的容貌,位列四大天女之一,但她所修练的“上天下地至尊功”,又使她晋身当今天下五大最强者,便是因此,李华梅之名,同时列入七朵名花、四大天女,使得她成为十大美女中最具传奇色彩的一人。

谣传龙神一族,辅佐数十年前被谋朝窜位的金氏王朝,一直对抗现今东南海上最大的实权,黑龙会的主席,暴虐不仁的黑泽一夫。

李华梅便是这届龙神族首领,带领族人与邦联军作战,保护东海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