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206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45:0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有些让人不解,语气中大有遭到黑吃黑的愤慨,我甚至不知道这群盗贼的目标究竟是什么,难道那两个小鬼是他们的目标,而那名红衣少女则抢先他们一步吗?

想不出答案,我陡然惊醒过来,连忙三步并两步地跑回爵府,掘出了掩埋的黄晶石,再匆匆赶回去,刚好就撞上水都十虎群贼会聚的场面。 [ . 那真是人强马壮的一幕,不但有武者、弓箭手,连僧侣与巫师都群聚在一起,这样子多元化、全面性的盗贼集团,阵容强大不是普通小编制的正规军能相提并论,即使是十二年后都不多见,无怪此时能够在阿里布达境内畅行无阻。

携带黄晶石在身,我不再是隐身状态,稍微现形露出,被这群凶徒发现,就会召致杀身之祸,所以屏气凝息,从角落窥看他们的动作。

我不能对此事毫不关心,因为那两个小鬼与我关系匪浅,尤其是从今天起可以不用穿女装的那个。我对这段绑架回忆没有半点回忆,照理说被美女绑架,我不该没有印象,但月樱离去后那段时期的印象,刚好是我整个记忆里头最模糊的一段,让我没有半点回忆。

水都十虎的首领,九鬼鹰魔,是一个国字脸的壮硕男性,左右腰间配着两把厚背长刀,坦露出古铜色的胸膛,一身雄壮肌肉满布着各种伤痕,尤其是左眼的一道毁目伤疤,让他看来满面煞气,显示出他的不好惹。

从交谈的语气听来,他们已经跟踪那两个小鬼数月,只是一直碍于法雷尔爵府的戒备森严,所以难以得手,好不容易决定今天下手,却被那名红衣少女给捷足先登,功败垂成。

红衣少女似乎是九鬼鹰魔的旧仇家,所以才会有这黑吃黑的举动。九鬼鹰魔紧握着刀柄,似乎是非常愤怒,只是没有大声咒骂,紧绷表情要手下兄弟做事,由那名巫师施法,一个淡红色的魔法阵圈漂浮显现,像是某种指标罗盘似的,指向西方。

有了方位,水都十虎群起而去,由于十个人擅长的技艺不尽相同,各展神通起来,那确实是浩浩荡荡。我在后头穷追不舍,可是修为与他们有一段不小距离眼看就要被抛下,灵机一动,从路旁边抢了一头马来,将黄晶石系在马尾上,然后策马狂奔。

我不知道这个方法是否有效,亦或只是掩耳盗铃,但是整个奔驰的过程中,水都十虎的成员虽然注意到后头这匹狂奔疯马,几次回头探看,最后却都不做反应,把头转了回去,对马背上的我视而不见,由此看来,我的想法应该成功了。

水都十虎并非每个人修为一致,特别是那两个带着长炼重锤、钉刺钢盾的巨汉,跑起来的速度落在马匹之后,所以我放慢速度,小心跟踪,一时间还能维持不落于后。

目标地点是萨拉城外的一处山谷,劫走那两名小鬼的红衣少女在那边停了下来,没有继续移动,似乎在等候着他们的到来。

我抵达的时间已经慢了一步,战斗进行了一段时间,山谷中真是尸横遍地,一堆死尸堆满了进入山谷的狭窄通道,每个死尸的头上都裹着白布,显然是来自同一个团体,本来设埋伏在山谷上方,想趁水都十虎被诱来通过时,由上至下奇袭,但却因为实力悬殊,反被水都十虎杀得乱七八糟。

(搞什么鬼,这伙人的数目还不少啊,是什么盗贼团过来黑吃黑?还是来复仇的?)横躺在峡谷里头的尸体,虽然四分五裂,散落各处,但怎么算一下也有近百具,萨拉城内的军队真是无能到极点,居然让这么庞大的一个盗贼团潜入到附近却没有任何反应与反制措施。

为了安全,我在峡谷外头就下了马,等着水都十虎的所有人都进入峡谷后,才缓慢收回黄晶石,悄悄跟进峡谷里头,沿途看到的尸体惨不忍睹,有被火焰焚烧焦黑;有被奇形兵器与弓箭透体而过,留下一个血洞;也有被重型兵器整个打得稀烂的。

那两个使用钢盾和重锤的巨汉,像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把对方的防御阵线彻底摧毁,不过远远从后头看去,那批头缠白巾的汉子虽然明知不敌,但反抗仍然非常激烈,甚至是以同归于尽的战法,绑上火药或魔力结晶,以自爆的形式扑冲上去,与水都十虎战斗。他们的那种战法,甚至让我感受到一种悲壮,从这个感觉里,我不禁开始思考,这是不是一件单纯的黑吃黑行动?

(奇怪,不太像是利益冲突,难道真是为了某种复仇?)像水都十虎这样的盗贼团,手底下累积的枉死冤魂肯定过千,大地上到处都是仇家,以这点来说,他们就算被什么仇家追杀,这也一点都不奇怪。

当我一面这么思考,一面走出峡谷,另一边的战斗也已经到了尾声。那还真是很惨烈的画面,人群分成两方对峙,其中一方的成员过半都成了尸首,仅余的五个人里头,有四个人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其中一个的半边身体已经被砸扁,只有那名红衣少女还能昂首站立,虽然浑身鲜血淋漓,染湿衣裳,但眉目间的朗然英气却未因此而稍减。

另一方的水都十虎,如今只剩下七虎。在红衣少女那伙人的拼命搏斗下,他们承受了相当的创伤,弓箭手、白魔法师,还有一名魔剑士,都已经横尸就地、身首异处,剩下的人没有一个不身上带伤,有几个人甚至伤可见骨,靠着同伴的搀扶才辛苦站立,可是,他们仍然保有战斗力,看那两名巨汉挥舞重型武器,虎虎生风的样子,我毫不怀疑他们的战力,更何况还有那名目露凶光的九鬼鹰魔。

光看这个情形,双方胜负之数已经相当明显,水都七虎一方获得了胜利,而任谁也可以看出,这群被鲜血与怒意给激愤的凶徒,要如何报复敌人。

“嘿,画眉死丫头,想为你那没用的死鬼老爹复仇吗?可惜你最后还是枉费心机,不过你不用担心自己会与你那死鬼父亲同一命运,因为在我们将你大泄八块,裸尸示众前,一定会好好把你给玩个够。”

面上沾满鲜血,九鬼鹰魔的独眼看来格外狰狞,而当他大声发出狂笑,旁边的几个同伙也都一同发啸助兴,相形之下,那个名叫画眉的红衣少女,就处于逃生无门的劣势。

“九鬼鹰魔,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狗种,暗算我父亲,今天就算我死在这里,我族的族民也会记着这笔血债,总有一天会向你讨回!”

画眉环顾周围死难族人的尸骸,紧抿着艳红的朱唇,明亮眼瞳中闪着仇恨之火,表情满是悲愤,但她这样慷慨激昂的英烈之色,却让人眼前一亮,不由自主地起了爱慕之心,我甚至觉得一股热流快速在胯间汇聚。

“哈哈哈,难道我会怕吗?你们一族过来更好,省得我日后还要远奔千里,把你们给彻底亡族灭种,我……”

似是因为胜券在握,又想象着等一下恣意蹂躏眼前美人的绝妙感受,九鬼鹰魔笑得极为得意。

在之后的短暂时间里,从这两边的对话,我大概理解了画眉与九鬼鹰魔的关系。

以前九鬼鹰魔武功未成时,流亡于边境地带,被画眉的父亲所收留、重用,还传授独门武功,谁知道九鬼鹰魔狼子野心,在某个晚上骤施暗算,先对画眉的父亲与族中长老下毒,等到毒发,再冷不防地出手,将人一一杀死,更夺走画眉父亲身上的秘笈,当晚便即远扬。

九鬼鹰魔修练秘笈,武功日高,凶暴本性暴露无遗,更成为肆虐诸国的强横盗贼,但画眉率领族人,千里追凶,终于在阿里布达找到仇人,埋伏报仇,只是料不到九鬼鹰魔与过往已不可同日而语,更得到一众同伙相助,一场血战下来,同行的族人死伤殆尽,连自己也不能幸免。

在他们的谈话中,有些部分是我不能理解的,因为当时的风向不对,他们的一段话我听得断断续续,没有很清楚,只听见画眉说九鬼鹰魔是来萨拉投奔某个强人,还是某个势力的,至于到底是什么,我并没有听清楚。

除了这些,我另外还在担忧一个问题,就是那两个小鬼的安危。照理说,我的人就在这里,如果过去的我当真出过什么事,我不可能后来还好端端的,然而道理是这样子没错,但我心中的不安却很难释怀。

(万一那两个小鬼真的有事,那我该怎么办?该动手做些什么吗?)君子不近危墙之下,我并不想靠近危险的所在,然而,如果真的遇到了什么事,我可以袖手不理吗?被害的不是别人,是我自己啊,我并不是什么魔法学者不敢保证过去的时空轴发生了什么变化,会否影响未来。

想想实在不安,我往旁边看看,从一名死尸的身上撕下白布,把脸反复缠上了几层。

“等一等,住手!”

当两方人马对峙,情势一触即发时,两个满身血污的汉子从画眉一方身后十数尺处出现,那里本来是一个短木丛,这两个汉子就是躲在那里。属于画眉一方的他们,没有什么改变局势的力量,但却掌握到了一个关键,就是两个嘴巴被塞上、脖子上架着刀、拼命踢打挣扎的小鬼。

那两个汉子喊了一些话,我听不见,但是从水都七虎慢慢后退的动作,可以看出他们是以人质为要胁,逼迫这群凶徒退开,让他们仅存的族长之女逃出。

其实一直到现在,我还有点疑惑,水都七虎到底追着那两个小鬼要做什么?

听起来他们好象已经盯了那两个小鬼一段时间,只是忌惮着法雷尔爵府隐藏的力量,这才没有动手。

冷翎兰怎么说也是公主之尊,如果绑架了她要求赎款,确实是有利可图,不过,这时候的阿里布达民生雕弊,并不富裕,能支付多少赎金,我会很怀疑,除非是看在刚刚嫁给金雀花联邦望族的月樱份上,从那边调来大笔金币,否则怎能满足这群凶徒的胃口?

我屏气凝神,远远地看着一切情势的演变,水都七虎慢慢地往后退,红衣少女则缓慢往另一边退去,那两名身上有伤的汉子紧抓着人质,一点都不敢怠慢。

正当情形顺利推演,水都七虎之中突然传出一声尖锐高音,听在耳里,震得脑部发疼,而那名仅剩的魔法师念动咒文,两名制住人质的汉子脚下土地骤生异变,趁着他们被那尖响给弄得心神失守,短暂变成泥沼的地面,令他们双腿笔直沉入地面。

“水池、龙崎!”

画眉在那声爆音响起的时候,并没有为了耳内的剧痛而停顿动作,反倒抢先窥破了敌人的计划,挥舞手中那柄快要折断的腰刀,想抢去援救同伴。但是她的反应快,敌人动作更快,两名手持重型武器的巨汉虎吼一声,一下子便抢跃至她面前,重锤、钢盾同时砸下,封死她的去路。

“当!”

金铁相鸣,画眉手中的腰刀迸碎片片,细嫩的玉手虎口破裂出血,在这两道巨力合击之下,只要退得再迟半分,恐怕整条手腕都会被打得扭曲变形;而画眉的身形轻巧灵动,趁着腰刀迸碎的短暂刹那逃开,在地上连滚了几圈,泄去承受力道,立刻扑向她的两名同伴。

可是九鬼鹰魔已经抢在前头。黑红色的披风翻飞,九鬼鹰魔在魔法师念动咒文的同时,就飞身飙出,像是一只离弦之箭般射向敌人,两手分从腰间抽出一把厚背长刀,挥舞成一个螺旋,斜斜地往前斩出。

那两名挟持人质的汉子,好象想要举起手中人质威胁,哪知道一股无形的潜劲骤然涌来,他们抱住人质的手臂,连同手中人质,一起向上方飞去;尚未感觉到痛楚的他们,不由自主地顺势往上方看去,这时另一道刀劲力重千钧,狠狠砸在他们的身体上,两具动弹不得的躯体立刻被打成稀烂。

这一手刚柔并济,两种截然相反的力量,运用得妙到颠峰,委实不易,让我大大吃了一惊,看不出这名盗贼团头子手底如此强悍,一般如果有这样的武艺,无论到哪个大国都可以受封高等军职,根本不用沦为盗贼。不过,这样一手兼容刚柔的武技,大地上好象有另一门神通更加有名,那是……“卑鄙,我父亲的地霸气诀是这样用的吗?”

“哈哈,只要好用,这世上有什么卑鄙不卑鄙?就算苦练到了你那死鬼父亲的程度,最后还不是身首异处?如今我以双刀分使刚柔,发劲比他原先更快,老鬼若是复生,必会大大地佩服我。”

九鬼鹰魔长笑声中,收起双刀,展臂接下那两个由空中坠下的小鬼。由于劲力震荡,那两个小鬼在半空中就已经昏迷了,九鬼鹰魔接住冷翎兰,便传抛给身后的同伙,然后伸手要接那个让我尴尬的小子,只不过一面伸手去接,一面拔刀出鞘,看来似乎有着将之一刀两段的打算。

(太不公平了,这是什么差别待遇?)惊见到这一幕,我背后吓出了一身冷汗,不过另一个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