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210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45:0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的演变,但勉强安慰自己一下,起码人质已经被抢救带走,唯一遗憾的就是我本人被留下,要负责阻止九鬼鹰魔与他四名同伙的追杀。 [ .

“住、住手!我要告诉你一个大秘密,如果你没听完就动手,你一定会后悔一辈子。”

“除了法米特的淫术魔法要诀,我没兴趣听别的东西,嘿,难道你是要把你今日每战必胜的鬼话再说一次?”

“没错,我今天是不可能输、不可能会死的,你知道是为什么吗?因为我和你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人,我、我是从未来回来的。”

趾高气昂的九鬼鹰魔,听了我的话后当场呆住,而我则趁机把我的理论告诉他,表示我是从十二年后的未来回到过去,但十二年后的未来萨拉,并没有水都十虎,也没有九鬼鹰魔的存在,换句话说,水都十虎会在这十二年之间被消灭,甚至死伤殆尽。

“知道吗?所以,在我眼里,你根本就是一个死人了。我会生还回到未来,因此在过去所打的每一仗都是必胜,如果你还要坚持与我发生战斗,那么保证你今天就死,绝无宽贷。”

一番话洋洋洒洒地说完,听得九鬼鹰魔和他的同伙目瞪口呆,但似乎不是被我的话给吓到,而是惊讶于眼前这个蒙面人居然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临死还要胡言乱语一番。

“嘿,胡言乱语的本事倒是不小,既然你是由未来来的,那就使出你的本领让我见识一下未来的魔法,见识看看你有什么必胜的本钱。”

“哼,你要看我就先给你好看。”

在鬼话连篇的时候,我早已偷偷蓄劲,这时一扬手,粉红色的璀璨火球由掌心发出,攻向离我最近的九鬼鹰魔。这枚淫气弹,是在心里激起炽烈欲火,利用那强大的生命能源增幅本身力量,将魔力化作物理击力的技巧,与召唤术比起来堪称是淫术魔法书的入门技,杀伤力更是小得令人叹息,不过有时候却有意外效果。

“玄武真功的十方明器!”

与碧安卡交手时,我就隐约有所察觉了。淫气弹这个技巧,似乎与我家传武学中的一个绝技型态相类,乍然使出,敌人往往搞错,很有扰敌的效果。水都四虎的惊叫,恰好证明了这一点,就连实力最强的九鬼鹰魔都不禁退了一步。

被人团团包围,想要偷跑是很困难的,所以我一发射淫气弹后,第一件作的事就是再次施放淫欲结界,因为只有藉着淫欲结界的辅助,我召唤出来的东西才会威力倍增,也才有与这五名极恶凶徒顽抗的本钱。

可是,这也冒了很大的风险。对魔法师来说,使用咒语的技术是决定实战的关键,因为我们吟唱一句咒语的时间,足够武者出上好几招,如果浪费时间吟唱一句不需要或没有用的咒语,可能魔法还没发动,就被武者给大切八块了,我决定先使用淫欲结界,才来召唤生物,这可以说是一个很大的赌注。

“太古的性欲精灵们啊,我以约翰。法雷尔之名,与你们签订契约,请借予我你们的力量,服从于我,具体而现形,出来吧,水火魔蛛!”

九鬼鹰魔的实力明显远胜于我,要靠淫兽、淫精灵来取胜,那是万万无望了我唯有把所有生存期望单压一铺,赌在最后的法宝上。地狱淫神的威力,远在淫兽与淫精灵之上,有可能扭转干坤,而树林这样的环境对血蜂不利,让我决定召唤水火魔蛛出来。

新型态的召唤兽出现,一头一人半高的巨大蜘蛛,色彩斑斓,八只蛛爪锋锐如刃,生着獠牙的巨口交相喷着白色毒气,一下地上结出白霜,一下却又将所有草堆烧得枯黄,无色无味的毒气,在敌人察觉以前悄悄外散,当他们察觉到除了那褐色催情浓雾外,另有毒素被吸进他们肺中,已经迟了一步。

在接下来约莫一刻钟的时间里,我操控着水火魔蛛,与敌人激烈对战。被淫欲结界倍增威力后,水火魔蛛的战力激增,虽然速度上相对偏慢,可是每一下冲撞、舞爪,力道大增,即使有树木阻挡,它的蛛爪挥过,轻而易举将树木打成两截;面对敌人的武器攻击,它的表面鳞甲硬逾钢铁,喷出来的毒炎、冻气,也让意图逼近的敌人一再吃上大亏。

“卑鄙,这个狗贼只会用毒,算什么英雄好……哎呀!”

敌人阵营中的惨叫怒骂频传,可能是平常习惯偷袭、暗算敌人,却很少被人暗算的关系,水都五虎很不擅长对上这种毒物阵仗,被水火魔蛛逼得节节后退。

我固然感到欣喜,但身为召唤者的我,却必须持续耗损魔力,维持魔蛛的出现,这是我平时不太愿意召唤淫神的理由,因为以我如今的魔力,作这种事情实在不轻松。

可是,能有命运、因果律来当战斗后盾,实在是一件好事。如果照我应有的实力来战,像这种一面操控魔蛛、一面维持淫欲结界的剧烈消耗,早就让我气力不支地躺下,但如今我却越打越顺手,魔力虽然一直维持在低档,但却好像源源不尽一般涌出,每当我觉得气空力尽,心跳加速,即将要耗竭的魔力突然就获得补充,频频输往魔蛛,让它大发神威,用连串的冰火毒雾与蛛丝,一再地给予敌人迎头痛击。

水都众虎彼此间的道义大概很有限,战斗占上风时,所有人合围群殴,那真是无懈可击;但局势趋为不利时,自私自利的本性表露无遗,从九鬼鹰魔开始,每个人都暗自扣起几分力,希望由同伴承受魔蛛的攻击,自己保留体力,随时准备逃跑,然而,面对大敌还暗藏实力,这是很危险的一件事,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在大敌前保留力量的。

“哇啊啊啊啊………”

凄厉的惨叫声中,又一名敌人在水火魔蛛的烈火赤毒下溃烂而亡,算一算我已经独力搏杀水都十虎之三,那是三名第五级修为的好手,该是很棒的成就了。

这么一来,敌人剩下一名持钢盾的巨汉、一名持双匕首的美妇人、一名使用钢爪的豹头女,还有趁着我魔力虚弱的空档,冷里飞来一刀,将水火魔蛛斩去三足、开膛剖腹,令魔蛛在嚎叫中喷着墨绿体液,仆倒在地的九鬼鹰魔。

“哈哈哈,终于让老子找到破绽,废了你这头怪物,还有什么本事,你尽管使出来!”

成功斩杀魔蛛,九鬼鹰魔的狞笑格外得意,就连他那只独眼都闪着寒光,尽管如此,他仅存的三名战友却高兴不起来,还简直就是脸如土色,因为刚才大家都看得很清楚,在水火魔蛛成功破去他防御刀网,要发出玄冰毒气时,这凶残狂人居然反手一掌拉过身旁战友,移形换位,让他丧命于水火魔蛛的一击之下,自身则趁魔蛛攻击后妖力降低,我补充不及的空档,以第六级力量催动刚柔刀劲,终于成功重创魔蛛。

“笑什么?有什么好得意的?你们几个别以为自己赢了,这家伙这么阴险,今天可以这样找替死鬼,下次也一样能牺牲你们,你们几个死到临头啦!识相的还不赶快改邪归正,帮我干掉这家伙!

自古以来,试图唤醒敌人良知的伟大革命家,九成九都是如我这般面对失败的下场。水火魔蛛被重创,九鬼鹰魔的刀还插在上头,魔蛛身影逐渐淡化,马上就会彻底消失,而我连手上最后一张王牌都失败,除了立刻拔腿逃命外,就只有被杀与自杀两个选项。

“呜……”

拔腿狂奔的我,马上被剥夺了选择的机会,几乎是我才一转身,小腿就传来剧痛,被人用暗器打进小腿,力道沉重,险些连骨头也一起打断,脚下一软,整个人滚倒在地。

“满口胡言乱语,鬼扯什么必胜必胜,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原来不过这点本事……兄弟们,他的魔法被破光,已是黔驴技穷,把他擒下吧,我今晚会好好拷问。”

九鬼鹰魔又是一声大笑,告诉他几名伤痕累累的战友,为了以防术者有什么狡猾的小把戏,最好先把手脚筋先挑断,这样就万无一失。

万无一失?就算我能保住性命,但如果变成一个手脚筋尽断的废人回到未来那岂非生不如死?被他这么一讲,正考虑投降招供的我,马上激起熊熊的战斗意志,再次凝聚魔力,暗自吟唱召唤咒语。

“九鬼鹰魔,你不要得意,我还有最后的绝招没有用,现在就让你见识法米特的召唤兽,出来吧,血蜂……呃!”

咒语吟唱完毕,我召唤着凰血牝蜂现形,可是体内涌出的魔力虽然依旧澎湃我却莫名其妙地开始吐血,头晕脑胀,眼看敌人走近,身上却半点力气也提不起来。

(怎、怎么搞的?难道……我的身体承受不住了吗?魔力虽然还很强,但肉体已经不堪负荷,这股魔力……不是来自我本身吗?可恶,怎么偏偏在这种时候倒下……)敌人逼近,我急得满头大汗,却只能虚弱地吐着血,什么都没法作,然而,就在这关键一刻,我看到左侧林中有一道红影。

是画眉。我以为她远远地逃开了,想不到她偷偷又潜回来,隐藏在旁伺机下手,预备奇袭敌人,看到我发现了她,她向我使着眼色,询问是否该出手助我逃逸。

答案是当然的,因为我再也没有其他办法逆转局势,只能靠她救命。不过,当我正要朝她使眼色求救时,我身上骤然盛放夺目亮光。

(这是……)红黄色的琥珀光亮,从我身上骤亮起来,一股大力挣断了我腰间的衣带,缓缓冒升上来,赫然就是那枚法米特遗留的黄晶石,我下意识地伸手一抓,在掌心与黄晶石接触的那一刻,黄晶石所绽放的光与热,以百倍耀眼递增。

“嚎………”

在强烈的琥珀光辉照映下,本来形影慢慢透明化的水火魔蛛,突然重获维持的魔力,再次凝聚现形;而附近褐色的淫欲雾气,更是急遽浓烈堆聚,像海潮一样一波一波翻涌起来,恍惚中好像有一道透明的苍白虚影,从天空中飘降下来,落入水火魔蛛的体内,尽管时间很短,但身为魔导师的经验告诉我,那是某种灵体。

水都众虎对于这串异变显得很吃惊,毕竟在之前的战斗里头,他们都已经伤痕累累,连九鬼鹰魔的独眼中都流露着疲惫,没有多少战意,听到召唤兽的嚎叫声音,每个人都好像被吓了一跳,惊悚地往回看。

不过,也难怪他们会吓到,就连身为召唤者的我,都被水火魔蛛的变形给看傻了眼,万万想不到水火魔蛛在回复过来的同时,连型态也发生剧烈变化。

不再是单纯的蜘蛛身躯,水火魔蛛的躯干部分延伸变化,从本来的蜘蛛型态渐渐变成了一具白皙赤裸的女体。

成熟而性感的女性身躯,红黑相间的毛色,化成了披垂于胸前的红黑长发,肌肤雪嫩滑腻,胸前的双乳浑圆白皙,无不散发着媚惑人心的性感,但……却也只有如此而已,因为这具女体的双手,仍是那毛茸茸的蛛爪,腹部以下化作蛛体的红黑尾囊,剩余三对蛛爪整齐分布在体侧与尾囊,整体看来,是一具人形蜘蛛的完美结合。

化为半人形的龙蛛,在一声高频率的刺耳鸣叫中抬起了头,露出一张令我全然陌生,却不得不为之赞叹的绝美容颜,然而,这一切在与她目光相触的瞬间,化作一阵冰冷的寒意。

她的眼睛很奇怪,整个圆圆的杏眼不见眼瞳,漆黑一片,就像是镶了两个明亮的黑珍珠在眼框里;在这黑沉的眼眶中,有三个呈倒三角形的金点,发着幽幽的寒光,像是在黑珍珠上镶了金子,但却更像是蜘蛛的复眼。凝望着这双妖异的眼睛,我无法从中看出一丝情绪波动。

漆黑如墨的黑瞳与过于白皙的身体,绝对深沉的黑与几近透明的白,两种色调所造成的反差,让眼前女体有一种不属于人间的诡艳……如果有人愿意承认这种女体蜘蛛的妖异美的话。

我并没有太多的想法,反而回忆起了那天在竞技场上出现的召唤兽,人身蛇尾,满是阴森邪毒的感觉,与眼前这头人形蜘蛛极其相似,难道……这就是法米特六大暗黑召唤兽的真面目?

在我身上,感觉不出什么对这头召唤兽的惧意,可是在水都十虎的身上,就绝对是另一回事了。直接面对着这头魔女龙蛛的他们,分外感觉到这头召唤兽所拥有的无穷力量,更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亲身证实了这一点。

整体的战斗过程其实不长,说得正确一点,甚至没有战斗过程可言。

两方面的实力根本不是在一个层次上,魔女龙蛛仰抬起头,黑晶似的复眼中映出敌人身影,跟着,它发出一声高频率的嚎叫,超越人们的听觉,虽然我们听不见,但强烈痛楚却直袭脑中,好几声忍耐不住的惨叫同时响起,尤其是那名听觉胜于人类的半兽豹女,痛得滚倒在地上,双耳、双目都往外流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