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223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45:2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能够杀掉其他人,胆敢夸言本身修为更胜莱恩一筹的,当今世上可能不足十人。 [ .

茅延安与我事后多次讨论,都觉得黑龙会的手法深谋远虑,肯定是从国际大会一开始举行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行动。

莱恩。巴菲特的武学修为,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第七级境界,又兼修“碎梦刀”神技,武功之高,比年轻一辈的天河雪琼、方青书都要更高,除了五大最强者那级数的高手外,任何人都无法稳胜过他。

鬼魅夕虽然号称天下第一刺客,忍术变化无双,但终究是年轻少女,修为不过是第六级境界,如果正面交锋动手,绝没可能赢过莱恩,即使是刺杀,可能性也不高,除非莱恩不能以完全状态应战。

在刺杀之前,反覆削弱目标对手的力量,这本来就是一流刺客会作的事,所以鬼魅夕在演武校场上对莱恩的首次刺杀,用意不在杀敌,而是放在杀伤敌人、让伤势拖累敌人的目的上。

那一刀给莱恩的伤势并不重,反倒是莱恩反击的雄浑一掌,估计是重创了鬼魅夕那个巨乳妞。可是,莱恩的伤势在之后几天迅速恶化,在他二次遇刺的那个晚上,更糟到咳嗽吐血,这种不寻常的状况,无形中已经给了我们某种暗示。

莱恩身上只怕不只负伤,还中了毒!正是因为两种拖累交相影响,这才削弱了莱恩的力量,让鬼魅夕的第二次刺杀一举得手,把这位堪称大地前十名之内强人当场格杀。

黑龙会势力无孔不入,就算驿馆内的仆役、侍卫中有黑龙会奸细,伺机下毒办事,那也不足为奇,又或者鬼魅夕的刀剑上本就带毒,这也是情理之内的事,只不过我们现在逃亡出境,没法再去查证这些事。

金雀花联邦大总统骤薨,原本在他强势主导下成立的国际联盟,马上就处于权力真空,如果任由其余四大会员国开始争权夺利,那么国际联盟不用成立,就要自行崩溃了。幸好,有一个让旁人没异议可说的继承人选,及时出现,这才保住了刚刚成立的联盟组织。

阿里布达的长公主、莱恩大总统的遗孀,冷月樱,在回国后宣布将参加年底的议员大选,并且在慈航静殿、巴菲特家族的全面支持下,被推举暂代丈夫的职务,要以未亡人的身分,继承丈夫未了的大志。

如果让人知道,第一夫人在总统遇刺的当晚不告而别,偷偷潜逃回国,那事情就严重了,这不仅会惹人非议,也会让人猜测,是否金雀花联邦不信任阿里布达?甚至怀疑阿里布达就是幕后凶手?

这种情形之所以没有发生,是因为回休楚比我们更为深思熟虑。在他亲身掩护月樱离开阿里布达时,就找了一个体态、身高都与月樱相似的替身,作为掩饰在大总统遇刺噩耗爆发后,扮作受不了震惊而晕倒,随着使节团火速返国,一路上不见外客,这才把事情遮掩过去。

在我们一路往东逃跑的旅程中,我们从一张过期的报纸上,阅读到月樱宣布参选的消息,上头还有月樱穿着套装,誓言要在选举中获胜,继承丈夫政治理念的画像。

看到那个报导,我感到安心与喜悦,月樱已经在金雀花联邦站稳脚步,现在的她,并不是一个娇弱孤苦的可怜遗孀,而是一个声望日隆的女政治家。拥有光之神宫、巴菲特家族的支持,再继承了丈夫全部的政治资源,她很快就会变成金雀花联邦内举足轻重的人物,谁也没法再对她怎样,不能逼她做她不愿作的事。

我承诺过要让月樱幸福。这样子还算不上是幸福,但应该是朝幸福之路迈进了,从这点说来,我确实很高兴。

除此之外,如果月樱能够一步步掌握政治实权,将来也会对我大有帮助,尤其是在我离国流亡的此刻,很需要建立一些其他的安身立命资本。

基于当初重新闯荡天下的心愿,我们一行人朝着东海出发。动乱的地方,常常是英雄崭露头角的机会所在,而目前正处于战乱状态的东海,就是我们寻找梦想的最佳地点。

日前,在我们进行联盟会谈的时候,传来了东海反抗军大败的消息,黑龙会的一把火,烧尽了反抗军的无数船只,如果不是黄金提督李华梅及时回援,独立挡住了敌方六名大将,那么与黑龙会对抗多年的反抗军,可能因此就从东海上被抹除了。

诱敌深入,示敌以弱,这是很成功的一次包围战,不过当我们接近东海时,却听到了奇怪的传闻。来自东海的武器商人,告诉我们在那场大战中,海域上忽然升起大雾,笼罩四面八方,让反抗军的船舰不辨东西,而黑龙会的舰队趁机发动火攻,这才导致反抗军死伤惨重,兵败如山倒。

这里好歹是魔法世界,对于那种突如其来的大雾,没有人会认为这是上天的偶然,都猜测是黑龙会那边作的手脚。从那名商人的口中,我们得知黑龙会还有一名厉害角色,一名位阶更在九名海将军之上的大祭师,黑巫天女,传闻就是这名备受黑龙王宠信的巫师亲自登坛做法,才施放出这场绵延数十里的大雾,让反抗军在满天火箭中被杀得丢盔弃甲而逃。

反抗军的大败,元气大伤,本来应该是一个重大危机,但危机却迅速变成转机。由于我在国际会议期间拼命说黑龙会坏话,将其威胁夸大,使得大地诸国都对这群野心份子戒慎恐惧,而莱恩的遇刺、反抗军的大败,就像是导火线般把问题炸开。

各国的军部并没有作出明显动作,却都暗中向东海的反抗军提供物资援助,而在民间,无数骑士、剑侠纷纷朝东海出发,希望以仗义援助的义勇军形式,帮助东海反抗军一臂之力,共同剿灭海上的罪恶渊薮,黑龙会。

所以,大量的人才反而一下子涌入东海,当然不是每个人都这么侠义英勇,其中也一定有许多像我一样,想藉着战乱来闯出名号、捞到好处的野心份子,而走投无路、来此作最后一搏的投机客,肯定也不乏其人。但可以肯定的是,前来东海的各路人马中,不少都是各国的贵族或豪门第二代,当这些金枝玉叶身的人物大量聚集于东海,他们的母国就会因此感受压力,甚至让政策转弯。

我们就是在这样的人潮中来到东海。对于即将在东海见到的人,内中有着我的旧识,用鄙视目光看待我与天下其他男人的羽霓、与我有肌肤之亲却恨我如仇寇的羽虹,还有……龙女姐姐李华梅。

回到过去,与她发生的那段情缘,至今仍是历历在目,让我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她。我见过在战场上无敌、英姿抖擞的女武神,也见过那个犹带善良纯真、强忍悲痛的少女,两个她是如此不同,但在感觉上,我好像见证了她两种人生的转变,陪她走过了这一段岁月。

在南蛮发生过的事,成为她细密布局中的一枚棋子,我很心服气服,但终究是存有芥蒂,因此,我要在这个芥蒂扩大之前,去见见她,从她口中听到一些答案。

不论那是不是我想要听到的,我想这是我该做的事。

茅延安很赞同我的想法,当我们到了海岸边的时候,曾来此旅游过多次的他拍胸保证能够找到可靠的船只与船家。

不良中年并没有胡吹大气,船家老练的操舵、巧妙地运舟,确实都是水准以上的技术,船的本身也是中等吨位、材质札实的好船,就只是没有料到我们运气如此不佳,才到了东海,就碰上这等恶劣天气与怪兽,然后……落得如此下场。

唉……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鸟地方啊?就连昏迷过去还一直觉得脸上好湿不得安息……湿腻腻的感觉,让我从昏迷中醒来。

满身酸痛的感觉,还有肌肤上所感受到的湿腻,让我几乎错以为自己刚刚经历了一场激烈的男女欢好,正如往常般在哪个女人的身边醒来,尤其是睁眼看见正上方的东西,一对雪白肥硕,几乎像是奶牛般的浑圆豪乳,老实不客气地压在我眼前猛摇晃,用那性感的乳波抖荡,遮蔽了我的视线。

这样的巨乳,不是每个女人都能拥有,所以我立刻认出了她的主人,庆幸自己在船难后没有与阿雪分散,醒来就能看到这头美丽的小狐女。

“喂,阿雪,你一直用胸部压着我做什么?唔,让开啦。”

一直看不清眼前景象,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照着平时习惯的模式,伸手抓向那奶牛般的豪硕巨乳,预备用这方法叫醒阿雪,让她起身移开。

哪知道,入手的触感有点不对,先是一阵温热液体直喷脸上,跟着就听到一下长长的“哞”声传入耳里。

哞?

我连忙伸手抹去脸上的腥热液体,定睛一看,登时给吓了一跳,只见一头刚刚被我贼手骚扰的母牛,发出“哞哞”的不满叫声,后蹄在我肩上踹了一下,很愤怒地摇尾巴走开。

“吓,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原来真的是头乳牛……”

揉了揉被踢痛的肩膀,我惊魂甫定地站起来,朝四周打量,看看这个我抵达东海后的首个落脚点。

第6卷第2章犬族孤岛一波一波的海潮声涌来,提醒我目前应该身在海岸边附近,举头张望,前方离岛数里后,天空布满霹雳雷电,狂轰击向海面,而大海上的怒涛掀动,一波一波,蔽日遮天,即使相隔数里,我也感受得到那种非同凡响的末日之威,看来暴风雨仍未结束,不必急着出海送死。

往后看,我似乎身在某个岛屿的海岸上,后头尽是一大片浓密森林,构成树林的树种异常高大,都是我在大地上不曾见到过的物种;森林后方有几座层叠相连的山丘,看上去颇为森郁苍翠,至于里头有没有藏着人工建筑,这些一时间却看不出来。

景色不错,但我并不是来这里渡假,所以先要弄清楚的,就是我到底身在何处,阿雪和不良中年又去了哪里……唔,这个问题似乎是多此一举,因为答案已经出现在我面前,还是一个最让人不快的形式。

如果我是看到茅延安的无头尸身,或是看到他正被土着乱刀砍斩,大概都不会有现在的感觉。可是,当看到他精赤着上身、穿着一条性感的短裤,十足阳光式的开朗大笑,两手还各搂抱一个美女,得意洋洋地朝这边走过来,我就觉得一股火气猛往上冲。

“啊,贤侄,看到你实在太好了,大概不知道自己已经昏迷两天两夜了吧?

一醒来就跑到沙滩……啊,是被牛给拖到沙滩来的?哎呀,贤侄啊,你的魅力真是无远弗届,连母牛都对你动了春心。”

如果在这个时候对他动怒,那我就未免太过短视,所以尽管我仍弄不清楚身在何处、是何处境,但我还是大笑着张开双臂,很亲热地朝茅延安走去。

“哎呀呀呀,大叔,几天不见,非常想念你啊,外头狂风暴雨,世界末日似的,亏你还能在这里贼笑兮兮。看看你皮笑肉不笑的,气色很不坏啊,咦,你两边手里抱着的是什么啊,好像是两个金发美女……”

我的话忽然停住,发现茅延安双臂一手抱一个的娇小美人儿,虽然身上只用布条缠胸、短裙套腰,俨然一副比基尼的性感打扮,但却不是什么金发美人,而是金毛美人。

直竖的耳朵,手臂与躯干上的兽毛,尽管这两名美人儿的五官秀丽,容颜姣好,但她们的外在特徵已经告诉我,她们并不是人类,而是混有人类血统的犬科半兽人。

居然在远离内陆的东海之上,遇到犬科的半兽人,这点让我有些许讶异,但仍不妨碍我要做的事。在即将与茅延安接触,搂抱入怀的那一刻,我毫无徵兆地突然转向,一手一个,把刚才他抱着的两名犬族少女搂过,更顺势把手探入她们缠胸的布条里,搓揉起圆润结实的香乳。

“啊,贤侄,大好人生,何必这么急色呢,一个人独吞太不够意思啦。”

“大叔,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你不是说淫不风流枉少年吗?我当然是有便宜就尽量占啦,可别怪我没义气啊,如果真的没义气,刚才那一脚就不是把你踢开了。”

刚刚在出手抢抱美人的时候,我本来是踢出一脚直踹茅延安胯间的,只不过他闪得够快,那一脚踢在他小腿上,只是把人给踢开,否则这一脚下去,后果肯定很精彩。

两名犬族少女的年纪不大,个子娇小,但或许是因为活动充足的缘故,胸前双丸丰腴紧润,入手颇有份量,一对结实的乳房挤出浅沟,在我的指头拨弄下,柔嫩的乳蕾又尖又翘,很快就在缠胸薄布上撑出两粒葡萄似的突起。

牛刀小试,就成功挑起了这两名犬族少女的春情,虽说彼此都尚未交谈一言一语,但是看见她们两双圆哞中的野性春情,我胸口的欲望不禁骚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