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234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45:4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顺着美白屁股的浑圆曲线,慢慢地流入臀沟,汇集在一处,而后顺着流过修长的雪白大腿,一直落到那条紧身的热裤里头。 [ .

第6卷第8章幽灵鬼船与菲妮克丝在了望塔上的偷情,算是一次满特殊的经验,不过我们并没有能够多享受一刻,因为海面上突然升起的浓雾,让海盗们嚷了起来,菲妮克丝必须要下去处理。

我趁机会问过了海盗们,如无意外,再过一个晚上,我们就会抵达反抗军的集合港口。考虑到有些东西必须要事先说好,所以我回到船舱后,让阿雪去请来茅延安,商讨抵达之后的状况。

“贤侄,雪丫头说,你是李提督的姘……呃,我是说奸夫,喔,不对,是旧识。你是李提督的旧识,这一趟会面了,肯定有些好处可捞,说不定还能在她那里当个什么将军元帅的,到时候可别忘记照顾我们啊。”

“捞捞捞,你是个画家,满脑子想着捞好处,算什么狗屁艺术人?”

“别这么说嘛!再伟大的艺术家,也是要吃饭的,贤侄你还不是一有空就去掏死人钱包?”

“那不一样啦。总之,做人要有志气,我们如果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走进去,利用旧识来讨关系、要好处,那人家会怎么看我们?一定把我们当成趋炎附势的卑鄙之徒!”

“但……我们不就是吗?”

“混帐,就算是也不可以给人看出来,什么都要告诉人家,难道你要在额头写上我是老淫虫、阿雪写上我是大奶妞的字样吗?我已经想过了,我们到达以后先不用表明身分,要混在人群里头,一切从最基层做起,直到建功立业,手上有了实际成绩,才堂堂正正说出名字,显出英雄的本事。”

一如往常那样,当我义正严词地拍桌说话,剩下的两个人通通都没有意见,只是全部都拍手鼓掌,至于那头豹子……我从厨房捡了块带肉骨头给它,它就自然没有意见了。

当然,我不是很在意什么英雄形象,比起摆出英雄气概,我更希望能更早点与华梅见到面。只不过,和华梅见面未必要公开,但要找机会亲近霓虹,一定得要暗中进行,如果我公开现身,霓虹她们肯定会有防备,我要和她们姐妹亲近就难了。

想个假名,弄个假身分,偷偷混进去,当个最基层的小兵,这样子最有混水摸鱼的空间,也最能够让人没得提防。而我之所以作出这决定的另一个重大理由就是因为……“更何况,有一点你们别忘记了,我们现在可是通缉犯啊。”

“说、说得也是啊。”

阿雪倒是还好,但是在逃离萨拉前,公开踢了国王下体一脚的我;还有事后终于被查出“欧伦只是书中人物,并不存在”的茅延安,都被阿里布达列为通缉犯,要求各国协助捉拿。

茅延安还好一点,冷翎兰虽然记熟他的样子,亲自绘了通缉图样,但终究不晓得他是何方神圣,没名没姓,无从捉拿起。但我这边可就不一样了,说我意图谋反,弑主谋逆未遂,还可能勾结刺杀金雀花联邦大总统的凶手,希望各国协助捉拿我这叛国贼,送回去剥皮处死。

(狠心的婊子,还没上床就急着谋杀亲夫……)火大虽然是火大,但目前也拿这性冷感泼妇没有办法,而被她这么大张旗鼓地通缉捉拿,如果我们堂堂正正以本来身分来到东海,会受到什么对待可是难说得很。反抗军现在人力、物资奇缺,正需要争取大地上其他强国的支援,阿里布达可是一个不容得罪的势力,说不准为了争取阿里布达的援助,我们一进去就被反抗军给绑了。

华梅啊华梅,不只是女人聪明,男人也是会用头脑的。

“对了,贤侄,我还有一个问题。”

“一条老狗,问题这么多,有话快问吧。”

“我们这一趟来到东海,有没有具体目标啊?虽然说这里是机会多多,但如果我们没有主要目标,很容易搞到最后一场空的。”

不得不承认,茅延安的这句话点中事情核心,所以我们就略为整理了一下打算。原本来这边是想找机会的,但是目前线索已经逐渐清晰,所谓的机会不再是虚幻名词,而有了确切目标。

一坪的海岸线,那座满是金银财宝的海神宫殿,大概没有人能够轻易忘怀,虽然说要怎么再找路下去,还有要怎么才能突破那个罗汉大阵,这些都是棘手问题,但我却已经立下决心,离开东海之前,一定要再进一次宝山,抓些好东西回来。

男人不能满脑子只想钱,千里迢迢来到东海,如果什么威风都没立下就走,一定会被华梅给看不起,所以我想要帮反抗军打一场漂亮的仗,让黑龙会大大吃鳖。像黑龙会这么大规模的组织,不可能一仗就把它给瓦解,更何况它现在还稳稳占着上风,但如果藉由一些连续的小胜利,来削弱它的力量,击败它并非全无可能。

这些是可以对茅延安与阿雪坦白的东西,至于秘密一点的部分,就是女人。

我是个脑袋正常的男人,当然不会蠢得说什么与羽虹重修旧好,依照我们之间的恶劣关系,她不一见面就把我砍成八块,就算对我很客气了,但是人无害虎心,虎有伤人意,这次大老远跑来,其中一半目的,就是为了她小辣椒般叛逆而狂野的雪白肉体,要是不狠狠地和她干个十次八次,怎么够过瘾呢?

财富、名利、女人,说起来三样之中,我最有兴趣的还是第三样,就可惜除了菲妮克丝之外,一般人问我来东海干什么的时候,我不能直接回答说干女人,从这点说来,菲妮克丝和茅延安或许还真算是我的知音咧。

浓雾对我们所造成的影响,就是持续到了第二天,我们都弄不清楚东西南北听那些海盗忧心忡忡地说话,由于距离已经靠近,他们很担心如果航线错误,那么不但没办法把我们送到目的地,还可能被卷入战场。

这个推测似乎与事实不远,在我们一路航行,越来越接近反抗军总部的那天傍晚,大雾依旧浓烈,我们虽然知道应该是傍晚时分,但却看不见天空颜色。

“贤侄,情形有点不太对,你还记不记得我们来的路上曾经听过,上次黑龙会大败反抗军的理由是什么?”

“你是指……反抗军撤退时候的那场浓雾?”

“东海气候诡异,变化无常,一场雾可以持续浓上数天,你不觉得太怪异了吗?”

“难道又是那个什么黑巫天女在登坛做法?”

茅延安的话让我有所警觉,正想跑上去对水手们作些警告,突然一阵悠扬的歌声传入耳中,我整个意识也开始模糊起来。

那是一种很妖媚的声音,回旋绕梁,转折间的细腻近似男女交媾的喘息,逗人遐思,让听到的人不由自主地情欲亢奋,血行加速。

或许是自己有魔法修为的关系,尽管我脑里昏昏沉沉,意识不清,但心中却仍发出一丝警讯,告诉我事情的不寻常,让我极力提振起心中的一点清醒,不让这缠绵悱恻的歌声夺去意识。

相较之下,我身边那个没有魔力护身的男人,实在是让我羞愧得想找个地洞钻下去。几乎是歌声才一响起,茅延安的眼神马上就改变,理性荡然无存,赤红的眼睛像是发情野兽,跟着他整个人就扑向床柱,一把抱住之后,开始上上下下激烈摩擦。

“阿……鲁巴……阿……鲁巴……阿……喔喔喔喔喔!”

我不知道他口中喊的那些声音是什么意思,也完全没兴趣知道,因为看一个男人在眼前发情,实在不是什么悦目景象,尤其是他紧抱床柱,开始发出高亢的喔喔叫声时,我浑身冷汗直流,鸡皮疙瘩狂冒,差一点就从歌声的控制中惊醒过来。

但最后歌声的影响力仍是控制住我,让我像是坠入一个悠久深遂的梦境,意识不断地往下沉去,完全感觉不到身外事物,直到一股恐怖的寒冷感觉袭来,我浑身奇冻彻骨,像是每一根骨头都被冰封;鼻端则嗅到一股腐臭的血腥味,彷佛整个身体被浸入血池,难过得快要疯掉。

接着,一声来自地狱深处的凄厉惨叫,像是无数怨魂的痛楚宣,让听到声音的我似若惨遭千刀割体,痛不欲生,一下子就清醒过来。

“哇……”

“师父,你还好吗?对不起,我一时之间只能用这个方法,你……”

“不……不用担心……我想我没事。”

宛如男女欢好的呻吟歌声,仍在耳边回荡,但是受过阿雪魔力刺激的我,却已经恢复清醒,暂时不受侵扰。

情形真的是很惊险,当我恢复意识,发现自己已经来到甲板上,上半身完全赤裸,下半身的裤子被拉到膝盖,胯间的硬挺赤裸暴露,左手正搓握在那里,前方三尺却是用来跳海的船板,而阿雪正站在我身旁不远处,一双妙目中满是担忧假如她再晚片刻把我弄醒,我也不知道自己会作出什么事来。

不想太过丢人,我急忙把裤子穿好;阿雪看了看我太过剑拔弩张的肉杵,脸上红了一下,跟着就蹲下身来,把发丝轻拂到耳后,为我轻轻张开樱唇小口。诱人的性感表情,还真是让我忍受不住,假如不是那一声轰然爆炸惊醒了我,我肯定会先把阿雪扑倒,作上一次再说。

“轰!”

震耳的爆炸声,让我急忙转头看去,这才发现情形不妙。我们所乘坐的船只不知何时已经来到战场之上,空中火矢利箭纷飞如雨,却都是从西边射向东边,不时还有猛烈炮火近距离轰击,震得海面喷出一道又一道的水柱;船只燃烧所灿发的烈火,就连周围的大雾都无法掩盖,战事正进行到最激烈的阶段。

但这场战事却是单方面的屠杀。那些媚惑人心的歌声,是从东边的舰队传出而西边的舰队却受到歌声所惑,整个处于挨打不还手的惨烈状态,至于他们船上是什么情形,这点光看我们的船就知道了。

所有的水手,不是目光呆滞地自渎,就是如同茅延安那样,双目通红地抱着柱状物体摩擦,当然也有人情形更糟,几个虎背熊腰的大汉搂作一团,你亲我,我插你的,所有人脸上全都挂着幸福美满的笑容,猥亵地呵呵笑着。如此丑态,那些被抢劫与杀害的人们在天有灵,大概也可以瞑目了吧?

我没看到菲妮克丝,不晓得她跑到哪里去了,但以她的奸险作风,碰上这种场面肯定早就开溜了。

“真是阴毒的诡计,黑龙会这一手当真是毒辣。”

“师父,为什么你知道哪边是黑龙会?哪边又是反抗军?雾还是很大,阿雪看不出来耶。”

“因为除了黑龙会以外,东海上不会有谁这么卑鄙,而且……你没看到东边的那些船舰全把自己漆成黑色吗?”

分辨了敌我,目前该作的就是实际进击,但要扭转这局面的当务之急,无非就是止住这诱惑人心的迷魂歌声,我问阿雪是否有能力再发出鬼哭嚎叫,像惊醒我那样惊醒西边的反叛军。

“做、做不到的……那个声音不是只有一个人,也不是只有魔法师而已,我还不知道那个声音的原理是什么……我的力量,没有强大到可以对抗那么一大群人。”

你有的,阿雪,当你是天河雪琼的时候,你有这份力量的。第七层的魔法修为,直追当世五大最强者,足以匹敌寻常的魔导师百人,只要你能使出自己真正的力量,这个场面难不倒你的。

这个声音,我只能在自己心里呐喊着,然后对满是歉意表情的阿雪轻轻拍头改为构思别的方法。

穷则变,变则通,在千军万马的战场上,想以一人之力改变大局,这点并非绝不可能,但我们却不是五大最强者那样的绝世强人,想要做到同样的事,就只有靠一颗脑了。

急智让我想出了一个险招,先让阿雪把船上的人给弄醒,这点倒是不难搞定阿雪释放出死灵,怨魂钻入人体再穿出,他们就一个个嚎叫着清醒过来。要面对自己失去清醒时所干过的荒唐事,想必是严重打击,但我没给他们调适时间,就要他们听从我的命令开船,趁着浓雾,把船驶绕到东边舰队的后方。

这等若是要他们直接参与两军的战争,任何头脑正常的人都不会答应,但是没有脑袋的人就不用烦恼这个问题了。我闪电出剑,杀了两名水手立威,然后向船员们威胁,说我身边这名漂亮的大奶妹,其实是阴狠凶残的黑魔法师,假使他们不听我的话,那我就把所有船员全部杀光,用黑魔法变成不死僵尸,也不怕他们不从命。

这个威胁还蛮有效的,不清楚阿雪其实心慈手软的海贼们,在见到她周身被点点幽灵碧光所环绕后,对我的话深信不疑,大声诅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