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261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46:3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原本我对李华梅的敬仰与佩服,在我心中能用同等高度直视她之后,发生了改变。 [ . 我发现她似乎有点过度执着于反抗黑龙会的圣战,为了能让反抗军获胜,不惜一切付出,以堂堂五大最强者之尊,竟然愿意在小酒馆内,对一名不认识的陌生男人献出肉体,尽管这是因为过去的因缘影响了她,但长此以往下去,实在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李华梅对我的劝说不置可否,微笑着转头不语,看到她这表现,我只有转换话题,把刚才睡梦中守护精灵的警告,对她提出。

“……果然是这样,我就一直觉得那幽灵船有古怪,所以亲自来看,想不到黑龙会居然狡猾若此……”

李华梅眼中闪动着智慧的光芒,却无怒意,她本来就是极具军略长才的女提督,率领舰队连战皆捷,只要把正确情报告诉她,马上就可以策划出辛辣战术,给敌人迎头痛击。

只不过,当她说出了她的作战计划,希望我能配合时,我们却发生了冲突。

“等等,照你这战法打下去,不光是黑龙会,连邪莲……我是说连那个女吸血鬼也会被消灭了?”

“当然。把敌人引诱出来后,用最强实力一次消灭,这是最快也最直接的战法,所以我秘密前来,连目前反抗军中最强的空战队伍也随行,就是要在蓬莱岛战线出现问题前,把幽灵船一举扫荡掉。”

李华梅道:“虽然你说那位吸血女是被操纵洗脑的无辜受害者,但是在黑龙会的计划中,她无疑已经成为唤醒幽灵船的关键,如果让她继续生存下去,太危险了。”

讲述着预备的战术,如何诱敌,如何分兵包围,由谁去对付天海幻僧,用什么阵形去格杀武奸异魔,李华梅的眼中闪着决断光彩,完全散发着一军之主的气魄,但我却听得背后发汗,因为如果照她这么执行下去,邪莲就必死无疑,李华梅甚至把敌方最强的武奸异魔交给旁人围攻,自己亲自去格杀邪莲。

“如果是真正的幽灵船,那就麻烦了,但在她真正得到幽灵船的邪力之前,目前的能耐不过尔尔,我有九成把握在三招内杀她……你的脸色看来似乎不是很好,伤势还很重吗?”

我的脸色会好才有鬼。如果真的被你在三招之内杀了邪莲,那我这边就要完蛋啦!就算邪莲对我再怎么不重要,我也希望她能好好活下去,毕竟大家怎样都有一份露水春情,不想看她莫名冤死啊。

李华梅聪明绝顶,单纯用谎话,肯定是骗不过她,所以我只好有什么说什么用略为隐讳的说法,把当初我与邪莲的相识、交往,简单快速地说了一遍,并且婉转地请她手下留情,放邪莲一条生路。

“哦,很有意思,你对她这么有情有义,真让人羡慕呢。”

李华梅目光流转,一双明眸似笑非笑,若有深意地看着我,看得我头皮发麻明知道不该在一个女人面前,提起另一个女人,却又不得不向她求助。

“你这么深恩重意,是件好事。但是我的小情人啊,你身边有一个美如天仙的小狐女;又夺羽二小姐的珍贵红丸,连她姐姐都没能逃出你的魔掌,现在心里还记挂一个吸血艳女……真是琳琅满目,你的情意到底对谁多一点呢?”

“你漏算了一个,在我面前还有一个倾国倾城,只手操控东海局势的龙女提督,当我眼睛看着她的时候,我对她的情意最多。”

与其说示爱,这句话更像是轻薄。李华梅不是霓虹能比,我并不想讨口舌便宜,但现在正在与她争取谈判,如果男女之间的地位落在下风,会非常吃亏。

幸好,李华梅的人格本质,是一个军事统帅,不是江湖名侠。一般的善恶观念,她并不是很执着讲究,否则光为了我对羽虹作的奸辱,她在南蛮就把我给宰了。

单纯讲究善恶观念,那就没有得谈,只能直接摊牌两瞪眼,但如果大家撇开善恶观念,只讲利益,这世上就没有不能谈的东西。

“唔,说起来,你在诱里出生入死,我都没有回报你什么,这次是该还你人情。”

喂!喂!喂!你这女人太诈了吧,我出生入死的报酬,你一次人情就抵帐了吗?

“这个人情虽然不大,但我想你应该不会拒绝,对吗?”

女人,这叫做趁火打劫!你十二年前没这么奸诈啊。

无视我的感叹,李华梅说出她的条件。军情紧急,她不能给我太多的时间与机会,所以从现在开始的十五日之内,她会回蓬莱准备攻击,如果到时候我还不能把邪莲救出,她将会亲自率军,把邪莲给彻底消灭,以防幽灵船重现。

十五天,时间不算长,但也算是合理,因为这件事并不是时间充裕就能完成如果十五天之内无法做到,那就算延长一年也没意义,当然,如果能延长一年也是不错啦,因为说到底,反抗军的兴亡与我又没什么关系……“但是,在这个约定生效之前,你要先做到一件事,不然的话这个约定就不存在。”

“什么约定?”

“单单凭你一个人的力量,不足以从黑龙会手中抢人,就算加上你身边那个漂亮的小狐女,也敌不过武奸异魔。想要成事,除非能请动我大师兄出马。”

“你要我请加藤鹰出山?”

李华梅向我解释,黄金龙族的镇族神功,上天下地至尊功,共分为三部份:最深奥精妙的天罡气诀、刚柔并济的地霸气诀,还有入门的至尊功。加藤鹰虽然未获传授天罡气诀,但却得到重宝斩龙刃,使刀弄剑的修为犹在李华梅之上,若是他能出山,不只我的行动胜算大增,对反抗军也是大有好处。

加藤鹰退隐多年,甘心当一名小厨师,没没无闻,想要让他再披战袍,那真是谈何容易,不过李华梅教我一套说法,凭此与加藤鹰交涉,成功可能性大大提高,只是……“不但要料理掉幽灵船,还要帮你请大师兄出山,画眉,你真是一箭双雕,占尽了好处啊!”

“我李华梅所中意的男人,不是看身家地位,而是看本事。小情人你来东海不就是为了干一番事业,让我刮目相看吗?这就是你表现的时候。”

李华梅傲然笑语,激励似的在我背心拍了两记,我身体往前一倾,视线居高临下,从她薄绢丝袍的领口望进去,清楚瞧见两座饱满雪白的乳球,在乳兜内摇晃,把那丰腴的荡漾看得一清二楚,实在是非常性感。

如果单单只是言词激将,我可能嗤之以鼻,不会受这种小技俩所激,但是,当眼前出现了这样挑逗人的美乳春波,诱惑摆荡,这却由不得我不热血激昂,甚至要往上直喷脑门了!

阔别十二年的坚挺雪乳,不知道发育成了何等美态,我很自然地调整位置,想看个仔细,不过却给一只遮在胸前的玉掌给拦个正着。

“可以了,再看就要收钱了!”

带有女性成熟风韵的盈盈笑语,恩威并施,让我只能垂首拜服,一口答应了李华梅的赌约。

缔结约定后,李华梅不惜大耗真气,为我虚弱的身体固本培元,让一股雄浑气劲在我体内运行,使我能够凭之回复行动力。

我本身因为莫名怪病,无法修练武功,一运气就会呕血,所以不能自行运气但是从兽王拳的经验看来,我运使外来真气倒还无碍,只是要把我从这样严重的气血亏损状态中救回,纵是五大最强者级数的她,也得要耗损大量元气,起码半个月才能回复。

而在这样的动作中,我有一丝感动,因为这也是李华梅在向我表示,她对我并非毫无付出;事实上,在我们的交谈里,我不时从她的眼角眉梢,阅读出这样的讯息:……十二年来,我能稳稳站在这位置,其实也做过很多不为人知的隐事所以你怎么把那些女孩弄上手,我并不在意,因为我们是一样的人。可是,我有我的坚持与自尊,不想像那些小女孩一样绕着你,小情人,在你心里深处的那个女人,到底是谁呢?

这个问题,我答不出,显然我和李华梅都需要一段时间去寻找答案,在那之前,我们的关系暂时是只能这样了。

“对了,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临走之前,李华梅又扔来一个大问题,这问题真是弄得我灰头土脸。

“昨晚武奸异魔奇袭火奴鲁鲁,我迟来一步,来不及阻止那妖女伤你,也来不及阻止他绑走羽霓。”

“什么?”

“没错,就像你听到的那样,羽霓昨晚被武奸异魔绑架带走了。”

这个意外消息,还真是出乎意料地重大,原来黑龙会计划周密,在邪莲暗算我的同时,武奸异魔也率队出动,奇袭火奴鲁鲁的主要军营,幸亏卡翠娜等羽族女战士,在当天稍早到来,那时协助作战,空陆夹击,这才没有造成重大死伤。

不过,武奸异魔的力量远超众人,背后又有蝠翼可空战,结果一场短暂厮杀被他击伤卡翠娜、羽虹,还连羽霓都给掳了去。与我们交战时,被他扛在肩头的那个昏迷少女,就是羽霓。

武奸异魔能够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上岸,固然是因为他武功高得无人能敌但是可以旁若无人地绕过各种警哨,险些连羽族都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包括李华梅在内的所有军方高层一致认为,是岛上出了内奸!

要彻查这工作,当然是要慢慢进行,不过暂时不关我的事情,李华梅的意思似乎是要我在救出邪莲之余,顺手也把羽霓救出来。

这个顺便真是顺得厉害,但我也不能否认,如果能救出羽霓,这件事对我好处多多,所以也不用一口推拒,就是要看情形而定。

我能够起身下床,接着就要开始进行我的救援大计,首要工作就是招募同伴其中理所当然的第一人选,就是我的乖乖好阿雪,她在昨晚的战斗中大显魔威,连刚完成最终进化的邪莲都被克得死死,但她强收诅咒,自己受到魔力反噬,我很担心她的状态,才一回复行动力,马上就去探看。

紫罗兰守在阿雪房前,一看我靠近便开始低吼;昨晚也就是靠这豹子贴身保护,阿雪才得以专心施法,遭到反噬后,又能全心消解反噬作用,现在已经能够下床行走。

“师父,我没事的,听说羽霓小姐被抓走了,我们应该设法把她救回来,你一定会这么做的吧?”

承蒙我的小美人儿徒弟这么看得起,真是愧不敢当,但反正便宜承诺不花钱我就先豪勇地拍胸担保,以后再慢慢看着办了。

“阿雪,你准备一下,顺利的话,我们很快就要动身去救人,现在我先去招募其他人手。”

确认完阿雪队员的状态平安后,我接着就是去招募其他队员。饭堂四大金刚还有背后的加藤鹰大头目,是火奴鲁鲁岛上的人间隐士,不参与俗务斗争,即使是李华梅亲自劝说,都请他们不动,但我却占了一个好处,那就是……敝人在下身为饭堂的伙计之一,而且……这个月薪水还没有领。

十藏、百藏、千藏、万藏,这四条怒汉其实都是好人,在我与他们混熟之后只要动之以情,请他们出手相助并不困难,真正的技术难关还是加藤鹰,如果不能请动他出手,单凭四大金刚与阿雪,根本就不够格与武奸异魔斗,更别说还有黑龙会的其他高手了。

我对自己的辩才有自信,但加藤鹰显然不是一个单靠言语能打动的人,所幸李华梅早已筹谋定计,教了我一套说辞,当他们问我为何要去黑龙会救人,那个妖女与我有何关系时,我几乎声泪俱下地回答。

“因为……因为她……她是我的结发妻子!”

坦白说,这句话的效果还真不是盖的,本来负手背对着我们,像尊铁塔般望着大海的加藤鹰,刹时间雄躯剧震,像头猛鹫般的急转回头,炯炯的目光直看过来。

“是真的,我们以前在阿里布达结发为夫妻,但她一心崇尚黑暗的强大,与我渐行渐远,最后割袍决裂,夫妻情断,没想到她竟然被黑龙会给吸收,还受到那般恶徒的利用!”

我把真话与谎言交杂,仔细娓娓道来,唱作俱佳地说着我与邪莲曾有多少甜蜜时光、我如何重视她、夫妻分离又有多心痛、如今虽然已走在不同道上,却不能袖手旁观,一定要将她救出的认真;当然,我没有忘记说出幽灵船的阴谋。

整个过程中,加藤鹰的大胡子遮掩住表情,但从他拳头骨节的隐约作响声,我知道他聆神细听的专注,还有内心的激动。最后,在四大金刚的眼神鼓励下,加藤鹰点了两下头,愿意协助我救出邪莲。

我不晓得这番言语哪里动听,但肯定与加藤鹰的过去往事有关,这才将他打动,不过,在他终于首肯协助我救人后,他所作的第一件事,却是用往常那样温和体贴的口吻,一面怜悯地轻拍我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