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262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46:3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膀,一面为我打气。 [ .

“别担心,梅兄弟……武奸异魔自从修练伊斯塔的赤毛鸟手后,已经不能人道,你无须为此感到不快。”

他妈的!为什么每个人都知道我最在意的事!

第8卷第8章义军义旗武奸异魔的赤毛鸟手,是伊斯塔独门秘技,阴邪歹毒,最是厉害不过,但是那天武奸异魔却吃了空手的亏,被加藤鹰的斩龙刃所伤,急急突围而走。

地霸气诀配合斩龙刃,威力非凡,武奸异魔这个亏吃得不小,需要相当时间疗伤,这点就给了我们机会。

要在茫茫大海中,找到黑龙会舰队,然后再杀进去抢人;除了要面对敌方的千军万马与众高手外,我们要抢救的目标也会激烈反抗,想来实在不是什么简单任务,如果敌方多派几个海将军过来,又或是撞上黑巫天女,甚至是黑龙王本人那此行实在与送死没多大分别。

“应该不用担心黑龙王的问题,近几年来,黑龙王闭关潜修,从不亲自在战斗中出手,这点是我们的运气。”

十藏黑鬼提出了这个分析,而我刚刚才知道,原来他以前也是反抗军的重将追随主帅加藤鹰一起退隐,本身颇具军略长才,这次有他规划战术,增添了不少成功机会。

整个行动的情报,完全忽视反抗军军部提供的消息,十藏的独眼根本看不起那些后辈,只是向第三势力购买情报。“海商王”丹罗不愧是加藤鹰的生死之交在加藤鹰提出要求后,很快就送来了黑龙会几只舰队的位置与移动路线。

我本身积极作着各种准备,至于调动船只一事,交给四大金刚去设法。果然他们完全不信任反抗军的船舰装备,同样是从第三势力调度,看来在十藏这名军方前辈的眼中,现在的反抗军真是差劲得可以。

除了整备工作,我也同时面对一些问题,其中最让我感到困惑的,就是卡翠娜带给我的疑问。

扪心自问,我与这位羽族新主实在没什么交情,虽然曾经在兽人大营中干过她几次,但那种强暴奸淫,她事后不找我报仇雪恨,就已经很宽宏大量,哪有可能还帮我隐瞒迷奸羽霓时的破绽?

之前卡翠娜约我私下见面,但是昨天晚上,我被邪莲给绊住,卡翠娜也率众与武奸异魔作战,都没有机会见面。本来我打算开溜,不用与她见面,但既然现在情势有变,出发前又还有点时间,与她碰头一下也好。

怀着疑问,我在没有任何人发现的情形下,悄悄拜访了卡翠娜,问她到底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卡翠娜的脸色看来很疲倦,显然昨晚一战,内伤让她付了不轻的代价,但是看到我出现,她还是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很客气地请我入屋坐下。

卸下戎装盔甲,换上华贵丝袍,盘起长发的卡翠娜,看着就象是一名高贵的美妇人,那件开着长长高衩的银色丝裙,随步伐而掀动,不时露出穿着束腰丝袜的修长玉腿,有意展示着羽族女性最傲人的焦点。

白玉似的粉腿,穿上银白色的丝袜,无疑突显出玉腿的美妙曲线;偶尔显露出来的长裙末端,深紫色的亵裤,让人对那圆滚滚的翘臀充满遐想,不由自主地回忆起曾发生在南蛮红帐内的香艳景象。

“之前在南蛮的时候,我曾经对你说过,要你小心茅延安老师……那个理由我现在要和你解释一下。”

卡翠娜正色道:“想必你也知道,过去茅老师曾经组织乐团,在南蛮一带享有盛名。”

我心不在焉地听着,大半精神仍花在偷瞥卡翠娜的美腿上。之前在南蛮的时候,她只是一名落难女战士,如今却是堂堂一族之主,自然有一番威仪风范在;想到自己曾经占有过这名美妇人的熟艳肉体,这确实是一件很让男人骄傲的事。

卡翠娜回忆自己小时候的光景,讲到她曾亲眼目睹,“巴萨拉乐团”受邀到凤凰岛上演唱的盛况。当时,那三个各具不同特色的美青年,在凤凰岛掀起了滔天巨浪,迷倒了岛上众多羽族女性,就连凤凰天女都特别垂青,对主唱那名青眼有加。

“哦?听起来很厉害嘛!连凤凰天女都泡得上,那个主唱长得很帅?”我随口回答,眼睛只是不停地尝试变动位置,多往那丝裙深处看上一眼。

“帅与不帅,这点就是个人认知了,但当时整个凤凰岛上,起码有半数的女性为了他而痴迷,如果说那是帅的话,至少你该觉得荣幸?”

“那个小白脸长得帅,我要觉得荣幸?你可能弄错了一些东西,我是不搞基的!”

“你应该觉得荣幸的理由是……那个男人与你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啊?什么?”

本来只是坐着看美腿的我,一下子被吓得差点跳起来。长得和我很像?我相信卡翠娜不会认为这是个巧合,而是意有所指。

巴萨拉乐团风靡南蛮的时间,是二十多年前,当时的年轻主唱,长得又与我一模一样,照时间来算,那岂非是我变态的老爸?

变态老爸到底长得什么模样,我还真是没什么印象,因为他的脸总是被盖在大胡子下头,有时候连看清楚他的表情都不容易,更别说我们分别多年,对他的脸我只剩下模糊印象。

不过,既然我和爷爷的长相很相似,证实是法雷尔家的子孙,那么变态老爸的样子与我相近,好像也是很合理的事。

“你告诉我这些,有什么用意?”

卡翠娜回避了我的问题,只说她觉得应该让我知道这件事情。或许,连她自己都不能肯定为什么要告诉我。

“我都能够认出你来,茅老师也一定认得,但你对此却一无所知,所以在南蛮的时候,我要你小心这一点……当然,我并不是说茅老师有什么问题……”

这句话就是越描越黑了,可是茅延安一向鬼鬼祟祟,也难怪所有人看到他就像看到贼一样。

卡翠娜欲言又止,好像想对我说些什么,可是外头的羽族女战士进来报告,说是作战司令部请她过去,我们的谈话也就这样被中断。

我在回饭堂的路上思索这问题,脑里隐约浮现了一些模糊念头,可是还没法清晰掌握,正当我想着茅延安的问题时,那个不良中年就大笑着出现在我面前。

“哎呀!贤侄,为了找你真是让我跑断腿了,你到底躲去什么狗洞?我在岛上跑来跑去都找不到你。”

茅延安气喘吁吁地抢奔过来,一到我面前,不由分说就抓住我的手,我方自一奇,就觉得手腕一凉,被他套了一个东西上去。

“喂,你搞什么?”

我朝手腕看去,只见自己手腕上被套了一个怪模怪样的金属环,材质似乎是某种合金,形态是两条相互缠绕的五爪龙,一金一银,两个威武挺拔的龙头在手背交会,四颗龙目则是镶着不同颜色的宝石,紫、红、青、蓝,衬着金银双色的龙鳞手环,看上去就知道价值不菲,如果拿去珠宝店估价,那个数字想必会很漂亮。

但我还没来得及问他,为何没事送我高价珠宝,一股异常沉重的灵压,就从手腕开始传遍全身,不但手腕又酸又软,几乎抬不起来,整个身体更被一种麻痹感所压迫,手脚僵硬,胸口沉闷。

“这是……魔法器?”

只有蕴含魔法异能的神器,才会对魔法师的肉体产生如此灵压,灵压越大,就代表神器的威能越强,一旦正式运作起来,就会大量而迅速地汲取使用者的魔力;若是使用者的修为太差,甚至可能瞬间就将使用者给吸成人干。

经过连番际遇,我的魔力并不算差,已经超越了普通的见习术士,拥有媲美正式魔法师的魔力,但这手环所给予我的灵压却仍如此沉重,这就显示它并非凡品,肯定是在追迹者中名气很大的高等珍宝。

“说对了,你把这个东西戴好,别随便让人看见,这东西是你好不容易弄来的,千万别搞丢了。”

“我搞来的?”

“是啊,当初我们和莱恩大总统打赌,本来人一死,赌的东西就收不到,幸好月樱夫人和你的交情非比寻常,特别用快递把东西送到东海,使者今天清早才把东西送来,我就忙着找你了。”

听到茅延安这么说,我呆了一下,还记得当初我们与莱恩携手合作,以国际和平会谈为赌约,那时候莱恩所提出的赌注,就是巴菲特门阀的家主证明,贤者手环。

贤者手环,是茅延安向莱恩提出的要求,我却始终搞不清楚贤者手环的贵重意义,但既然能成为巴菲特一族的家主证明,至少在传承意义上,这是非比寻常的重要珍宝。而当莱恩遇刺过世,这个约定自然就随之作废,因为除了他本人,谁有那么大权力拿家主证明来当礼物?

不过,听茅延安的说法,似乎是月樱统合巴菲特家族势力后,记得当初的赌约,特别命使者万里追踪,把贤者手环送到我们的手上。

“奇怪,月樱怎么会知道我们在这里?”

“你这小白脸又吃又玩,甩了人家不联络,但我常常会和心灯写信聊天,托他替我向月樱夫人传递消息,别死了老公就当赌约不存在……然后东西就送过来了。”

茅延安说,因为听阿雪透露,我们马上就要出危险任务,他怕我死于非命,所以才特别把这东西让给我护身。

“哦?有这么好心?那你自己呢?这次你不像以前那样,死跟着我一起出发吗?”

“你少臭美了,大叔我跟着一群臭男人作什么?平时跟你们一起行动,是因为小阿雪的巨乳百看不厌,屁股摇摇晃晃,非常好看,这次既然有了更好的选择为什么还要和你们一起走?”

“什么更好的选择?”

透过茅延安的解释,我才知道一件事,原来就在不久之前,羽虹秘密面见李华梅,希望能够借一艘船出海,找寻与救援姐姐;李华梅虽然认为太过危险,并且成功可能很低,但因为心灯居士这两天就会抵达东海,届时反抗军如果对羽霓被掳漠不关心,将对心灯居士无法交代,所以不但答应羽虹的要求,还找来卡翠娜,请她率领羽族女战士协助。

我和羽虹,两个队伍分别执行相同任务,一明一暗,这其中会不会有人成为台面上的诱饵,藉以掩护另外一队的任务呢?这恐怕只有李华梅自己才知道了。

“之前在南蛮的时候啊,我就觉得卡翠娜族主风韵艳美,比起那些小丫头片子,别具成熟风味,现在终于有了机会和她亲近亲近,说不定可以藉机来场艳遇喔。”

茅延安笑得很得意,那种志得意满的样子,就差没有大声喊“为什么这里没有人能打败我”,否则就像足了武奸异魔。不过,对于他的泡妞雄心,我个人不觉得反感,只是满脑子都在想一个问题。

茅延安年轻的时候,造访凤凰岛,当时的卡翠娜只是个小姑娘,如今卡翠娜已经是一名成熟贵艳的美妇,茅延安看来却还相当年轻,是一个活蹦乱跳的不良中年,他平常到底是怎么保养的?

由于太过在意这个问题,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茅延安已经跑得不见人影,让我没机会去问他,到底当初和他一起组乐团的两个男人中,有没有我的变态老爸?

“浑蛋,就这么跑了,也不告诉我怎么使用这个手环,那有个屁护身功能?

当举重道具吗?”

不知道如何使用贤者手环的异能,就算它是个A级的魔法珍宝,遇到敌人的时候也不过是块废铁,不但派不上用场,就连平时都还嫌累赘,因为那巨大的灵压,至今仍让我觉得呼吸困难,难以适应。

“妈的,回来以后一定要把话问清楚才行……”

出海的时间已经很紧迫了,我放弃寻找茅延安问话的打算,急急赶向码头,与我的冒险组员会合。

就时间上来说,我们比羽虹那艘船要早两个时辰出发,这固然是因为我们准备快速,但也是加藤鹰刻意为之。尽管没说出来,但我觉得这位大当家似乎不想羽虹成为诱饵,所以抢先一步出发。

出海之后,并不像我之前所想的那般平顺,本来以为我们悄悄出发,或许能够不惊动黑龙会,给那边来个奇袭,但从我们出海的隔日,黑龙会的船舰就发现我们,只是双方隔得老远,没有发生冲突就各自航行错开。

之后的两天,黑龙会的警哨船似乎盯上了我们,偶尔我们会与之发生零星冲突,很快就把对方击破与歼灭,不过从对方的行动与战力来看,我们所击破的几艘快艇队伍,只是用来测量我们实力的饵食,并不具有什么意义。

我对海上战术不熟,为此特别请教十藏,没有方法瞒过黑龙会的耳目吗?那个黑色的大块头,用他的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