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265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46:3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体贴善良的女孩,当我让她明白情势已不能逃避的时候,她就不会只顾着自己的感受,不过,当我表示要随她回房,亲自“指点”她如何穿戴时,阿雪很害羞地推拒着。 [ .

“人家换衣服的时候,只穿内衣裤,师父你在旁边,人家会不好意思啦。”

“神经病,你屁股光溜溜的样子,我都不知道看过多少次,那时候不害羞,现在穿一条内裤反而害羞?”

在应该要强迫的事情上,我采取强势态度,阿雪拗我不过,羞红着脸进了房间。在我带着些许逼迫、炽热的目光下,打开了封藏许久的包袱,开始换上织芝为她量身打造的法师袍。

褪下了身上的女仆制服,阿雪感受到我的视线,一张红扑扑的粉脸上像是烧着两团火,臊的几乎无地自容般;低着头,看似专心的在分辨这些衣服、配件的穿着方式,其实却用眼角余光不停地向我这边注意着。

我发现,在这种视线骚扰下,阿雪竟然有点兴奋起来。除了一条细带内裤外便是寸缕不着的她,先是数次不由自主地夹紧了大腿,再来胸前的一对嫩红蓓蕾也逐渐硬挺起来,相信此时只要双手朝她股间一捏,便能挤出许多的蜜汁吧?

但是,我仅仅是翘起了嘴角,用观赏物件般的神情,继续看着这场更衣秀。

这种姿态令阿雪更为窘迫,有些慌乱地左翻右看,一样样衣饰配件被她拿起又放下,害羞加上慌乱急躁,她雪白的肌肤开始泌出细密汗珠。

“不要急,不要急,黑龙王不会马上杀出来,你还有时间,好好把衣服换上吧。”

在我的揶揄之下,阿雪笨拙地转过头去,拿起了第一件装束,滚着金边的白皮低胸马甲,开始在腰上包裹起来。

蛇族对阿雪的肉体改造中,其中一个非人道的步骤,就是移去她一排肋骨,缩小腰围,让她的浑圆巨乳在细腰衬托下,更显得肥硕,这一点全被马甲给突显出来。

织芝编制的那件马甲,具有束腰的功用,将阿雪的腰身绑出一种特殊味道,并控制了腰身到胸部之间的曲线,显现出更具协调性的整体感。马甲上方抵着她那浑圆肥硕的高耸巨乳;在她胸部的下缘,则以不规则的弧状剪裁,让白皙乳肉更为集中,让原本就深不见底的乳沟,被挤得犹如无底深渊般,更具诱惑。

马甲上连着数条网状的金丝布片,被用来缠绕在胸部边缘,让两颗圆滚滚的裸露乳球,透过金色布网的缠绕,压迫出更为旖靡的曲线;紧缚的布料,确实让那对巨乳中的巨乳看来更为抢眼。

那片几乎将男人理性引爆的雪白胸脯、那对让任何雄性生物一见便起生理反应的美乳、那两颗引人遐思的激突,高耸骄傲的挺立着,似乎只要轻轻一捏,便可喷射出如涌泉般的乳汁,美丽完美的流线乳型,似若一种高价艺术品般的存在于我眼前。

“阿雪,来到东海以后,你好像吃得不错,连胸uushop部都发育得更好了,快点过来,让师父帮你量量看,有没有变得更重手一点?”

看得心头一片火热,我忍不住对阿雪出声调笑,但她却嘟起了可爱的小嘴巴向我哼了一声,把无理要求置之不顾,转头在床上的衣物堆中,拿出一小团的丝绸,扬手一抖。

“这是……”

展开之后,才看出其实是件薄丝编织的外衣,金丝白绸的料子是又轻又薄,上头滚满着蕾丝。但我仔细端详,发现这些看似蕾丝的纹路,其实是许多防御、辅助的符文。而那些蕾丝花纹让这件丝袍透光看去,有如透明一般,将它所遮掩的部位,衬托的有如雾中之花,让人看不真切,却又似乎看到了什么。

(织芝真是能干,要把符文封入衣袍,不是普通匠师作得到的。即使是她,要做到这样,也花了很多手工与巧思吧……)念及美人深恩,我越发想念起身在精灵之国的织芝,不知道何时才能与她再碰头,一时间精神有些恍惚,直到阿雪略带嗔怪的声音,将我唤醒。

“师父!醒来了啦,人家把衣服换好了喔。”

清醒过来,我望向阿雪,她把袍子穿上之后,整个剪裁清晰出来,是件开高叉的连身短裙。下半身以一条细带子,绕过大腿边缘固定着前后两片,长度约略到膝盖上方的薄布,让她肥白的臀肉大片暴露出来。

上半身则以左右两边的薄纱丝带,由腰间开始,沿着双乳而上,穿过胸尖那两团圆硕,向上直到颈部,最后,在脖子上缠一圈,便成个项圈般的衣领,而自腰间到颈部,中间留下了一大片的圆形缕空,毫不吝啬的向人展露阿雪那充满弹性,更被马甲挤压出危险曲线的乳肉。

“漂亮,不愧是亲自量过尺寸的,织芝还真是懂得我的喜好,知道该把哪些地方特别突出。不过,我想她也忽视不了啦,近距离看过又摸过,你那些太突出的地方,她无法忽视的,哈。”

阿雪对我的玩笑娇嗔不已,但换上华丽新衣后,她似乎也对自己的漂亮模样欣喜不已,喜孜孜地拿起包袱中最后几件饰品,项链、手镯、脚环等等,开始穿戴。织芝也不愧是大师手笔,几样饰品上都看的出手工不凡,无论造型、雕工、配色都是极其精巧,而且不仅美观,更是具实用性。

琳琅满目的饰品穿戴完毕后,便是最后。只见阿雪套上一件有如星空般的墨蓝色披风,披风闪耀着无数如同星星般的光芒,散着深邃的魅力。

披风的上沿部分自衣领后方固定于颈部。再分左右缠绕在双臂之上作为辅助固定。不消说,这披风也非俗品,里头充满了也不知道是什么的奇异的能量。

在这夜色般的披风衬托下,身着白衣马甲的阿雪,就像是传说中的星夜女神犹如一场星空下的邂逅,让我感受到了一阵惊艳。

“阿雪,你好美啊……”

只能用这贫乏言词,我衷心地赞叹着冬雪天女的美丽。但在我神驰目眩的同时,我也确实感觉到,一股强大却不明显的魔力波动,正在阿雪周身缓慢流转,这正是顶级魔法装备所产生的特徵,织芝她没有辜负我的期望,确实送了件好东西给阿雪。

时间是傍晚时分,换上新衣,揽镜自照的阿雪,羞赧地拒绝了我的求欢,想要出去给人看看自己的新衣,这时外头突然传来骚动,我们匆忙抢到外头一看,只见加藤鹰站在船头,威风凛凛的姿态,一双虎目却眺望着海面,似乎在搜寻着什么东西。

“前头有些古怪,海鸟们一直在骚动,吹来气息也不是单纯的海风……水手扬帆!全速前进。”

不知道加藤鹰究竟发现了什么,但巨头龙指引我们航向这里,那个理由显然就在前方,众水手扬帆下桨,加速朝前方行进,片刻之后,眼盲的千藏、身为死灵法师的阿雪,早其他人一步,分别嗅到空气中的血腥味,感受到海上阴魂的骚动。

“师……哥哥,前面那边有……”

“别叫了,我自己看得见,够清楚了。”

确实是非常清楚,偌大的海面上,飘满了船体残骸与死尸,到处都是浮木与未散的血渍,一看就知道,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惨烈杀伐。

普通的一些死尸,甚至是断成两截的残尸,都不会把我们吓倒,但真正令我们感到吃惊的东西,是漂浮在那众多尸首中的一个少女,一个我很熟悉的少女。

“师父!”

在我身旁的阿雪发出一声惊呼。

“那是羽虹妹妹!”

第9卷第2章幻海古梦严格说起来,那真是一幕不怎么好看,甚至可以说是让人不想看下去的凄惨光景。

破碎的浮木,泛红的海面,横七竖八的尸首,就横散在我们前方的海面上,多数的尸首都是伤痕累累,不少甚至是肢体分离,可以想见战斗的惨烈、敌人的辣手。

死者有反抗军的水手,也有黑龙会的士兵,看来我们要追的那群船队,应当就是黑龙会的舰队无疑。但最引我们注意的,则是那几名背生羽翼的羽族女战士同样战死在这远离故乡的海洋,愿她们的灵魂能够得到安宁。

安抚灵魂的任务,是阿雪的专职,她在船上舞动魔杖,神情哀戚,口中念念有词,开始了招灵与送魂的工作。我没有打扰她,只是和紫罗兰一起离开,到后舱去探看那场海战的唯一生还者。

海上众多飘零的尸首中,我们发现了羽虹。理应跟随着卡翠娜、羽族女战士一同搜寻姐姐下落的她,被我们从海上打捞上来时,伤势沉重,不醒人事,背部有一个乌沉沉的掌印,如果不是她本身修为极佳,承受住直摧心脉的敌劲;凤凰血又让她不至于在冰冷海水中失温,那么她早就在海里毙命没顶了。

话虽如此,羽虹的运气也实在不坏,能够遇到一个第七级的绝顶武者,为她运气镇伤。假使这艘船上没有加藤鹰,没有他及时运起地霸气诀,为羽虹尽驱入体掌劲寒伤,那么羽虹就算能保住性命,一身武功恐怕也要废了。

“这位羽二捕头的武功很好啊,放眼东海,别说是女人,就算是男子汉也没几个是她对手,是谁把她打成这样的?”

四大金刚曾经和羽虹交手过,纵使是最正经拘谨的十藏,也对她的武功有很高评价,更讶异于黑龙会的高手辈出,短短几天内,掠劫输送船队、重创心灯居士、攻破火奴鲁鲁军部,连在外搜索的羽虹船队都被袭击,真是把神出鬼没的游击战术发挥到极致,各个击破所有敌人。

我们曾经在海上搜索过,撇开水手船员不算,卡翠娜应该带了十多名羽族女战士上船,但我们只找到三名羽族女战士的尸首,剩下的人,看来不是突围逃跑就是受伤被擒。除此之外,我们也没找到茅延安,这个向来逃跑本事一流的男人看来这次也一样好运,希望卡翠娜她们与这家伙一起,沾到不良中年的好运,那平安无事的机率就高得多了。

从手边线索来推算,敌人可能是出动压倒性兵力强攻,以我们那天看到的强猛火力,都能够对付巨头龙,卡翠娜她们自然抵挡不住,在这种情形之下,便由羽虹负责断后,掩护其他人逃跑。只有这个理由,羽虹才会被绊住,无法离开战场,否则以她的武功,就算遇到打不过的敌人,双翅一飞,没有理由跑不掉的;然而,这推论却被加藤鹰给否定。

“这位羽二小姐背上的伤,是遭受偷袭所印下。她本身的真气灼烫炽热,敌人若非趁她不备偷袭,寒毒不会这么容易就入侵心脉。”

帮羽虹运气镇伤,颇损真元,加藤鹰的语气有些疲惫,但他说出来的话却没人敢忽视。照这样看来,羽虹那艘船肯定也出了奸细,骤施暗算,才让羽虹失手重伤,说不定还暗中下毒,那样有心算无心,就算卡翠娜她们实力再强,也要给人一网打尽。

“前路多险难,总之大家多多提防,既然我们是一起出来的,那就要一个不少地平安回去。”

担忧出现内奸的不安,多少影响了我们的情绪,可是加藤鹰不愧是大当家,一句话就让我们的动摇稳住,大家各自散去,作各自的准备。

我们和羽虹等若是兵分两路,分别出海搜寻羽虹和邪莲,现在羽虹那边被击破,甚至几乎可以说是全军覆没,我们这边自然也感到庞大压力,只觉得敌人的下一个目标,应该就是我们了。

为了安全起见,十藏提议向羽虹问问,究竟她是如何被偷袭得手,这样让我们也好有个防备。无奈,羽虹的伤势虽然稳住,但体内剩余的一丝毒素,却让她发起高烧,意识不清,问也问不出来,四大金刚同感扼腕,说是如果女神医还在东海,那就有办法可试了。

记得我被邪莲偷袭受伤时,也听他们提过什么女神医,现在又听到这号人物我赶忙追问,想知道那是何方神圣。

“哦?梅兄弟你不知道吗?白大神医是东海地方最有名的医生,宅心仁厚,医道过人,曾经在东海救过很多的人,是本地响当当的大人物啊!”

千藏与万藏的解释,很符合一个神医该有的形象,但我对那些拯救大众的仁心义行没什么兴趣,反而对那位女神医的相貌很好奇,因为根据我听到的说法,她虽然年近四十,但却天生丽质,容貌甚美,是东海很出名的美人。

美人,这两个字勾起了我的兴趣。环顾我身边,当世四大天女我见过三个,也与她们关系匪浅,李华梅、月樱、阿雪,都是各具不同特色的人间绝艳,但以年纪来说,最年长的也不过是三十出头,并没有接近四十的美艳熟女。本来邪莲具有那样的熟艳,可是在肉体蜕变之后,她看来年轻许多,所以我现在对于那年纪的中年女性,充满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