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295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47:2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就在我们仍为了自己的发现而震惊时,藏身在这里的我们却受到攻击。 [ .

发动攻击的,全都是岛上本来就有的生物,但却又与之前有所不同,它们的生命型态已经发生了异变,说得正确一点,它们全都已经“死了”。那些本来外形狰狞的巨兽,现在发出痛苦的嘶嚎,不住朝着周围撕打冲撞,外表的鳞甲或是硬壳,都逐渐失去本来的色泽,斑驳剥落,露出了内里的血肉,不但腐臭发黑,而且正流着乌黑的脓水,可畏可怖之至。

这种场面我曾经看过一次,那是一名巫师将生人炼成活尸,让其感染尸毒,将其不死生物化,那时候实验体眼中的神情,就与此刻外头那些生物的眼神一模一样,既有对于生存的依恋与渴望,也有对于生者的忌妒与愤怒,更有对于血肉的疯狂欲望。

由于体型巨大,尸毒尚未行遍全身,它们目前仍算保有性命,但却正在迅速死去,当尸毒完全入体,整个性命被剥夺,它们会在那一刻死去,也在那一刻开始“不死”,灵魂永附于腐朽的尸骸上,理智尽失,照着本能去渴求血肉,攻击生者。

藏身在山洞中的我们三人,首当其冲地受到了攻击。要对付不死生物并不容易,普通的物理攻击根本没有效果,但我们却是有一些好运道,羽虹全力催发的凤凰血焰,高温炽烈,正是不死系生物所畏惧的克星,炎劲焚烧而过,一些体型较小的不死生物顿时成灰。

这样炽烈的火焰,我和加藤鹰自然是没有,但我们却有不死系生物同样避之唯恐不及的武器,那就是我们手中的武器。

我的袖中短剑百鬼丸,是来自慈航静殿的重量级珍宝,号称大地五大名剑之一,经过长时间的祝福与诵经,专斩邪魔妖佞,在属性上占了很大的便宜;加藤鹰的斩龙刃,那更是七大创世圣器之一,别说以光明属性破邪斩魂,我甚至怀疑那把神兵能够自由变换属性,随着使用者的意思来操作。

比起寻常的剑客、武者,对于不死系生物束手无策,我们倒是占了些便宜。

尤其是我,那些变种异兽在生前不是力大无穷,就是动作奇速,或是拥有其他的危险能耐,我自问没有把握连对付多少头,但当它们变成半死半活的丧尸凶兽后百鬼丸剑上的光明属性对它们等若剧毒,有一头独眼巨人才被百鬼丸斩过,伤处就冒出大量黑烟,倒地不起,让我有若身入无人之境,来去自如,无人能挡。

但与不死生物作战,除了它们的不死性之外,另外一样令人棘手的麻烦,就是数量。

基本上,别在坟场与不死系生物作战,这是常识。幽灵船的封印即将解开,正在大量释放尸毒,吸纳岛上的生命作为牺牲品,这里等于是一个大坟场,越来越多的生物变成了活尸,力大无穷,无伤无痛,我们杀得虽然快,但却又哪杀得完这许多?

那些体型庞大的亚龙、野牙豪猪、独眼巨人、装甲蜘蛛,这些已经是不好对付,但在混战之中,一些体型细小的蛛蛇、矮蜂,还有那些令人防不胜防的食肉植物,却让我们疲于奔命,险些伤在下头,而当我们好不容易扫荡完近身的一批又有一批渴求鲜血的活尸野兽冲来,但在它们的身后,隐隐约约好像有什么。

“不好!你们快坐下!”

加藤鹰最是见多识广,立刻看出了端倪,让我和羽虹盘膝坐下,他提起斩龙刃,旋臂猛斩,剑气破空纵横,把逼近过来的首批活尸野兽砍倒,自己则是双掌抵在我和羽虹的背心。

很快地,一阵极度腐臭的黑雾涌了过来,那股难言的酸臭气味,彷佛令人置身于荒冢破坟之间,中人欲呕,但因为天色黑暗,这股黑雾目光几乎不可见,如果不是因为加藤鹰先有警觉,让我们抢先作防备,我们就会被这股尸毒雾岚碰个正着,后果肯定非常惨重。

“闭住呼吸,不要吸入尸毒,否则非常棘手。”

尽管加藤鹰说自己尚未吸化至善秃驴的内力,但他所施展出的力量却已非常强横,组出了一层气罩,把尸毒雾岚挡在我们周身两尺外;我和羽虹明明闭住了呼吸,但一股温热内劲自他掌心运往我们体内,竟然一点都不觉得气闷。

(奇怪,时间过了多久了?天还这么暗,怎么没破晓吗?)时间飞快流逝,我心里很是纳闷。尸毒之雾越来越浓,而周围狂吹起的风也是越来越强,只是吹不散这股腐臭之雾;远近雾中的活尸野兽不断想要攻进来,加藤鹰让我和羽虹双掌相抵,他一手按在我背心,一手挥舞斩龙刃,剑风横扫四面八方,斩物断生,但见无数残肢碎躯在周围堆高,单手横挥纵斩的加藤鹰,威武有若天神,竟无一头妖物能越雷池一步。

就在连串鬼哭神嚎的惨呼中,空中乍然响起霹雳,一声响亮的狂笑轰然直传耳来。

“哇哈哈哈,没人能打败我!加藤鹰,来来来,我们再斗三百回合,看看你的斩龙刃还破不破得了本座魔躯!”

“武间异魔!”

加藤鹰和我都吃了一惊,因为较诸武间异魔的再次强化,加藤鹰现在仍是伤重之躯,只不过勉强把伤势压下,久战之下,肯定是输面居高,更何况加藤鹰还得护住我和羽虹,把尸毒浓雾抗诸于外,武间异魔喊得虽然豪气,但这作为却不啻是趁人之危。

“要与我一战,怎不现身?”

加藤鹰沉声冷喝,因为武间异魔虽是声若洪雷,但却并未现身,而是藏身浓雾之内,伺机奇袭,这对我们来说,自然更加不利。

这时,我感到加藤鹰输入我和羽虹体内的真气,一下子加倍狂猛涌进,知道他想制造机会,短暂离开我们,与武间异魔速战速决,当下我也和羽虹不动声色等待武间异魔的出手。

“哼!”

我们的动作,似乎没有能够瞒过武间异魔的眼睛,当黑雾又一次涌了过来,加藤鹰似有所觉,雪亮的刃锋无声挥斩出去,爆出一连串火花与金铁声响,黑雾中一只狰狞可怖的黑鳞左爪突出,与加藤鹰的斩龙刃正面相撼。

“哈哈哈,加藤鹰,斩龙刃不是没有斩不掉的东西吗?为何斩不掉本座的手啦?”

武间异魔的狂妄大笑,正令我心中骇然,暗忖最糟的可能终于出现,但加藤鹰却淡淡还以七个字。

“你没有血,却有伤。”

定睛一看,果然如同加藤鹰所言,斩龙刃确实有切入肉里,只是没有出血,看来武间异魔的钢躯虽然有飞跃性强化,并用某种手法阻住出血,但终究没有强到能硬抗斩龙刃的程度。

发现了这一点,武间异魔脸色大变,被加藤鹰一轮提气猛攻,逼得手忙脚乱全靠他强化后的魔鬼左爪才挡住攻势。

“走!趁现在离开尸毒范围!”

加藤鹰神威凛凛,敌住武间异魔,呼喝我们离开,表面上是要我们躲避尸毒浓雾,但实际上却是要我们趁机找寻幽灵船的发动枢纽。

我和羽虹怎敢浪费他的这番苦心,马上就要抢冲出去,但就在我们举步同时一道冷冽白光飞射而来,体积虽然不大,气势却有若排山倒海,破空呼啸而至,射入斩龙刃挥舞的空隙,命中武间异魔的胸口。

“呜!”

武间异魔的钢铁雄躯,让他没有在这一击下伤筋断骨,但却不代表他能够挺得住,那瞬间的撞击力量,让他在虎吼痛嚎声中狂退数步,明显吃了亏,而我们看得仔细,那飞掷而来、击退武间异魔的物体,赫然是一截剑鞘。

加藤鹰和武间异魔是何等武功,能用一截剑鞘将他们击退,那个力量之强,只有五大最强者级数方能做到,而当我们一起回过头去,只见在无边的黑暗中,碧绿色的秀发,在龙角的象牙白芒中闪动,美丽而英武的龙女,手握长剑,由黑暗森林中缓步而来。

“武间异魔,你自负了得,要不要试试看能否挡下我与师兄联手?”

第2卷第7章最难一战在我们正处于危机的紧要关头,最强的帮手神奇出现,刹那间我几乎鼓掌叫好,因为李华梅明显不是什么讲究侠义规矩的人,在她眼中,武间异魔不是败类或魔物,只是一个敌人,而身为反抗军统帅的她,就只需要作该作的事。

一瞬间,李华梅眼中进发出惊人的锐气与压迫感,雪亮的透明剑刃,在空中划出一道美如新月的弧线,斜斜地斩向武间异魔的脖子。

“乓!”

金属敲击的闷响,李华梅雷霆万钧的一剑,赫然比加藤鹰更不如,连破皮入肉都做不到;我在这时终于明白,武间异魔的钢铁妖躯有多厉害,加藤鹰手中的斩龙刃又是何等旷世神兵,因为纵然李华梅催运起惊天动地的第八级力量,竟也无法斩破武间异魔的钢躯,看来连续几次的进化,己经让武间异魔提升到一个匪夷所思的程度。

“嘿嘿嘿嘿,没有人能杀我!李华梅,你的剑伤不了我第二次了”

武间异魔大声狂笑,魔鬼左爪闪电突出,抓向李华梅白嫩的颈项,若这一爪能够成功伤敌,他将正式成为黑龙王魔下的第一海将。只是武间异魔的自信未免过剩了些,尽管李华梅破不了他的钢躯,但这却不代表他己有向最强者级数挑战的能耐。

“哼!”

李华梅手腕微动,也不提腕,贴斩在武间异魔粗厚脖子上的剑刃,骤发无侍大力,武间异魔的肌肉表面凹陷下去,整个人发出一声狂嚎,站立不稳地被抛滚出去,跌出七八尺外,撞凹进一头活尸亚龙的身体去,狼狈不堪。

“龙卷八方,散!”

起手一剑劈退武间异魔,李华梅回剑扫绕,剑气扫往四面八方,适才强风吹不散的尸毒浓雾,竟然被她的剑气给逼开,雪亮剑芒到处,黑雾都被驱散得干干净净,这时武间异魔从那活尸的身体中破开跳出,李华梅的长剑片刻不停留,流星赶月般斩向武间异魔。

一剑接着一剑,或斩或刺,将武间异魔攻得节节败退,不住发出愤怒的怪叫纵使有着勇悍斗心,不住想要扳回一城,但却被逼得根本还不出手来。

那些斩击与挑刺,虽不能破皮入肉,也没有对武间异魔造成痛楚,但却仍是累积出伤害,当那不知是第几下刺中咽喉,我甚至看到武间异魔口中溢出血来,若非他是黑龙会为了战斗而制造出的魔物,战意无穷,越处困境越是凶悍,早就被李华梅打得抱头鼠窜了。

武间异魔之前曾分别伤在李华梅、加藤鹰手中,对于李华梅的内力、斩龙刃的锋锐,钢躯都己经适应并且进化,但假如李华梅手执斩龙刃,绝世锋锐配上无匹内力,应该可以再次重创武间异魔,并且制他死命,然而,自从李华梅对上武间异魔,加藤鹰就不知道是自重身分,还是顾虑伤势,闪身退开到一旁,既没有联手合战的打算,也没有把斩龙刃交给李华梅的意思,而李华梅居然也不开口要求。

嗯,我想就连身旁的羽虹都看得出来,这对师兄妹之间,有一些地方很不对劲啊……“哈哈哈,黄金提督,我们后会有期!”

武间异魔或许是发现到,他打不赢敌人,敌人也杀不了他,而双方都没有时间浪费在缠斗上,所以在他又一次被李华梅打退后,背后的巨大蝠翼蓦地展开,迎风振翅飞起,一下子就飘到半空中,在狂笑中飘翔而走。

“……脑袋长肌肉的蠢材,撇开他的狂妄不谈,他倒是一个每次都在笑声中出现的吉祥物啊。”

放弃无意义的追击,李华梅收剑回鞘,向我们微微一笑,首先向加藤鹰欠身问好。看这两师兄妹生疏的样子,不晓得多久没有见过面,看来我的猜测果然是没有错。

李华梅简单几句话,说明了自己来到这里的经过。她本来在蓬莱岛上整备军队,因为火奴鲁鲁岛、光之神宫的船队先后遇袭,知道黑龙会动作频频,就亲自出海,率领着少数精英,在茫茫大海上搜索我们的踪迹,也凭靠个人灵感去搜寻黑龙会的实验场,因此到了封灵岛的附近海域,恰巧岛上妖气冲天,她立生感应甩开随身的军士,只身踏海急掠,抢上封灵岛来,及时逐走了武间异魔。

“这么大的能量变化,幽灵船的封印提早开启了吗?”

以李华梅的见识,天象异变的理由自然瞒不过她慧眼,我把整件事飞快说了一次,她目中厉芒大盛,仰首望天,看着满空不见星月的乌云,道:“己经是辰时,天早该亮了,如今还不见日光,可见传说所言非虚,若是让幽灵船为黑龙会所得,东海将永远陷入黑暗。小情人,这次要向你说声对不起了……”

东海的黄金提督是何等身分,自李华梅现身以后,一身惹火打扮的羽虹像是自惭形秽,一直沉默着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