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298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47:2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在逐渐退散的尸毒黑雾中,传来了兽群奔驰的踏地声,有某些强悍的凶兽朝我们来了。 [ .

“少主人你要千万记住,这几块当年法米特大人留下的麂力结晶,固然能够驱散尸毒,形成护身光罩,但是一经使用,幽灵船马上就会有所反应,届时守护幽灵船的强力魔兽,将会主动向你们攻击。”

因此,使用这几块晶体是两面刃,虽然能短暂帮到我们,但却也令得幽灵船主动向我们攻击,战斗的钟声无疑是已经敲响,但这究竟是谁的丧钟,就要看我们能否在光罩效果消失前,成功杀上山巅,登上幽灵船了。“是黑武士!”抢在前头的羽虹看得清楚,失声叫了出来。

向我们高速急冲过来的,非人非兽,而是两者的合体。近似雄狮的黑亮头颅,狰狞可怖;顶上无发,而是生着野马似的鬃毛,皮肤黝黑,四肢骨节突出,凶猛的体形仿佛钢铁铸成,一对尖长的獠牙由口中突出,看上去比他们手中的三叉戟、狼牙棒更具成势,正发着摧人肝胆的凶恶吼声,狂暴飙来。

如果说巫妖是由破戒僧侣或黑魔法术者所化,那么黑武士的原形就是兽人,但这绝非自然形成的异种邪物,早已在大地的历史上绝迹数百年,是早期南鸾的兽人们为了与其他种族抗衡,不擅长使用魇法的他们与部分术者合作,挑选自愿的牺牲者接受血誓诅咒,把具有强健体魄的兽人高手,活生生炼成近似巫妖的不死邪物。

黑武士力大无穷,狂猛无惧,同时兼具狂战士与不死生物两者之长,是当时最强的生物兵器,在战争中令其他种族大大吃了苦头,直到兽魔术在南奎盛行,有所依恃的兽人们才不再使用这邪魅之法,想来连加藤鹰都不曾亲眼见过。

“螳螂问心环!”

兽王拳的猛招,配合凤凰血焰的热力,璀璨地击发出去,组成一片炽烈火网颠峰的第六级力量,将为首一名黑武士烧成焦炭,更把最前头的黑武士卷入火网之中。但是当年名动天下的黑武士,却委实不容许小看,特别是那股由深刻怨毒化成的战意!即使是那团被烧成焦炭的东西,也还悍然挥了一刀,这才嗉叫着化作灰烬,剩下几名被卷入火网的黑武士,甚至不顾身上还烧着火焰,狂吼着舞戟挥狼牙棒,冲杀而来。

刹那之间,黑武士的疯狂兽吼震动天地;转眼一瞬,斩龙刃的绝世锋芒切割天空!

“吼………”

连环三斩,以肉眼难赔的高速挥出,将三名黑武士连人带兵器斩作两段,疯狂嘶吼与不死生命瞬间被摧毁,蕴含极刚至柔的无匹气劲,随着斩龙刃的挥动,扫向四面八方。

仅仅是双方接触的一瞬,尽复昔日勇悍的加藤鹰,就抢过羽虹,率先在敌人阵营打出缺口,更趁势直闯了进去,斩龙刃的冷冽锋芒每次一闪动,就是黑血飞溅,一名黑武士被斩杀倒地。

其实,这些黑武士的运道很是不好。普通经过僧侣祝福或加持的神圣兵器,能够克制死灵战士,却对黑武士强横的铜皮钢骨没有多大影响,如果不是顶级的神圣兵器,根本无法对它们产生伤害;但加藤鹰手中的斩龙刃,却是创世七圣器之一,当其转化为神圣系效果时,世上任何神圣兵器都无法与之相较,更绝对是不死系妖物的克星。

只有神兵的异能与锋锐,没有超卓武功配合,斩龙刃顶多挥出几击,使用者就会气血枯竭,倒地暴毙,但加藤鹰的地霸气诀配上斩龙刃,唯有完美两字能够形容的搭配,令他在黑武士之中所向无敌,即使是数百年前最强的生物兵器,也没有任何黑武士能接他一招。不过,预备一开始就将敌阵闯出缺口,趁机杀上山去的人,并非只有加藤鹰一个,在羽虹与黑武士短兵相接时,我也有了动作。

“太古的性欲精灵们啊,我以约翰。法雷尔之名,与你们签订契约,请借予我你们的力量,服从壬裁广具体而现形,出来吧,地狱淫神!”

论战力,能够飞行的凰血牝蜂自然胜过水火魔蛛,但身为凰血牝蜂宿主的羽虹近在咫尺,我随意召唤凰血牝蜂,不晓得会否对她产生影响,若是一下子将她的力量抽空,那反而弄巧称作拙,为了慎重起见,我决定还是召唤水火魔蛛。

“水火魔蛛!”

回应我的呼唤。两尺半长的黑红魔蛛由虚空中浮现,甫一在我脚底具现化完成,立刻八爪齐动,朝前方高速奔驰。

“护身神光只有一炷香的时间,以冲跑的距离来算,顶多只能护你百尺,所以不能太早使用。至于怎样在一炷香的时间内登上幽灵船,那就要靠少主人的智慧了。”武藤兰的告诚,我心中有数,路上也早就想了一些变化策略,如果要一面与敌人作战,一面杀出去了――我的力量定然讨不了好,既然如此就赌在速度上,全力搏搏看。

“天之云,地之风,腾空而动,化作千里之神足!”

得自黄晶石的咒语,对所有种类的地狱淫神都能起作用,本来速度不算很快的水火魔蛛经过持咒,八爪连环点地,腾驰速度疾逾奔马,两旁景物不住飞快倒退,让我一下子抢过加藤鹰,成为最领先的一个人。

水火魔蛛的八爪飞快挥舞,不住将黑武士撞开,左窜右闪,如风驰电掣般飙冲上山,黑武士的愤怒吼叫在耳边连续响起,狼牙棒、三叉戟交相刺来,但体积笨重的水火魔蛛在咒文驱策下,身形滑若游鱼,轻巧从黑武士的包围网中窜出。

“啪!”

“啪哒!”

些许异声在耳畔风声中响起,我心中诧异,一摸脸上染血,才发现有些体积小的不死生命体迎面冲来。噬血妖蝠、死魂蝶、咒怨蜂之类的小东西,迎风高速冲来,形同箭矢,是专门针对高速敌人的妙着,若非护身神光仍在作用,猝不及防下,我已因此被钻得满身是洞,死得不明不白了。

有翅膀可以飞行的羽虹,甩脱包围,飞在半空,见到我这边情势危急,本来要急急忙忙飞过来援手,但空中响起一声尖啸,无数噬血妖蝠开路,朝她激射而至,在层层蝠影乱舞中,有一道又邪又快的黑影,直指羽虹而射来。

羽虹正自鼓催火劲,在周身扬起熊熊烈火,将乱射而来的妖蝠群烧焦、烧死,但对于层层蝠影中的那各奇袭者,并非毫无准备,右指一翻,勾画几个弧形,螳螂问心环夹炎射出,凌厉地破开大气,将挡在前头的噬血妖蝠消灭,正要命中那人时,千百蝠影乍然分散,一条雪莹如玉的白骨邪鞭破风而出,快得让人不及防御,就套在羽虹的右腕上。

“邪莲?”

留心着天空战况的我,见状吃了一惊,因为以幽灵船解封的状态,身为人柱钥匙的邪莲没可能离开,而事实也证明我想得没错,因为当蝠影散去,握住白骨邪鞭另一端的,是和羽虹毫无分别的雪白手掌。

“姐姐,你终于来了!”

“虹儿,姐姐还是好舍不得你,你就陪着姐姐……一起到地狱去吧!”

一场不能逃避的战斗,姐妹两个缠斗在一起。得自邪莲的白骨鞭,似乎大幅度提升了羽霓的邪力,白骨鞭在她手里伸缩无定,变化莫测,像是一道白森森的人骨巨蟒,自各种匪夷所思的角度吞吐攻敌,把羽虹压在下风。

但相较之前的几次,羽虹却没有太多的激动,反而像是早已料到有此一战,一见到羽霓出现,整个精神马上沉着下来,火红的武斗袍服风中翻飞,环绕于雪嫩玉臂上的炽烈血焰刹时消失,转换为一种晶莹剔透的白洁光芒。

炽烈化为内敛,狂暴勇悍的善王拳气势开始升华,散去外在的兽形气势,进行元神的深度质变。当这过程在瞬间完成,缭绕羽虹身边的炽烈火焰,伴随着满天的拳影一同惊爆出去。炼精化气,炼气冲神,兽神变!“喔啦喔啦喔啦喔啦喔啦喔啦喔啦喔啦喔啦……”

拳头如雨点般漫空乱舞,刹那间,方圆十数尺内仿佛全都是拳影火光,高度密集的流星拳雨,轰溃了白骨邪鞭的鞭网,直击向羽霓,她一下子连挨十多拳,整个人远远地给轰飞出去。

兽王拳的高段绝学,当日白澜熊手中至刚至猛的白金之拳,羽虹也终于能够运用,流星拳雨纵横天边,将羽霓打得没有还手之力,节节败退,从天空的这一端打到另一端。

羽虹那边占了上风,但我这里的困境却没好转,在我感到迟疑时,身后传来加藤鹰的大喝。

“你们别管,继续往前冲!”

赶到我身后不远处的加藤鹰,斩龙刃的锋锐气劲分三道怒涌而来,自我耳畔狂擦过去,“刷刷刷”几声,再次为我开路,将身前数尺的细小生物全数清空。

(干得漂亮!大当家,你这招真是太帅了!)我暗自踏足一催,水火魔蛛的八爪重重一蹬,整个身躯腾空而起,自一群迎面杀来的黑武士头顶轻飘飘越过,才一落地,就再谈急速冲奔出去,百尺多的路程,转眼问就过了一半有余,在越来越近的山顶之上,通体由白骨组成的幽灵船形影也越来越清晰。

“糟了!”

当这咫尺天涯的百尺山路被我闯过一半,水火魔蛛像是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压力,疾行的动作为之一顿,我抬头往山顶上一望,只见理应稀有难得的黑武士,此刻竞仿佛山洪爆发般,大批从山顶奔冲下来,气壮山河的凶猛吼声响若霹雳,清楚地向四周宣示,它们要杀尽阻挡在前的一切,毁灭每一件看到的东西!

我驱策水火魔蛛往前冲去,但敌人阵容太过密集,高速战略已经发挥不出作用,我与水火魔蛛很快就陷入层层包围,周遭十多把重型兵器一起狂砸了下来,水火魔蛛扬动八爪挡架,躯体就很快出现伤痕。

黑武士频繁而狂暴的攻击,水火魔蛛明显承受不住,我虽然施放淫欲结界,增加水火魔蛛的抗击力,也往周围放射淫精灵还击,但对于这些不死系生物中的棘手货色,淫术魔法并无法产生什么针对性效果,还不如直接拿百鬼丸挥斩。

“看我的圣剑!”

百鬼丸割伤黑武士的身体,冒出了袅袅黑烟,这些早已没有痛觉的邪恶生命体却露出痛楚表情,那正是神圣兵器的克制效果,但我虽然手持高等的神圣兵器却没有加藤鹰那样的武功,百鬼丸的杀敌成力不强,黑武士只伤不倒,反而将水火魔蛛的蛛爪击断,眼看败亡危机就在眼前,我也没得选择。

“太古的性欲精灵们啊,我以约翰。法雷尔之名,与你们签订契约,请借予我你们的力量,服从于我,具体而现形,出来吧,地狱淫神。凰血牝蜂!”

糟糕的预期果然发生,就在我召唤出凰血牝蜂的那一刻,不远处正在和姐姐交战的羽虹,所挥出的拳影突然变慢,随着凰血牝蜂的具体成形,她身上的火光也迅速碱弱,仿佛全身的元气与力量急遽流失。

“为、为什么?”

羽虹露出了惊骇莫名的表情,被她压制在下风的羽霓,自然没有错过这个良机,右手一挥,吞吐不定的白骨邪鞭倏地回收,在一串骨骼压挤拼凑的爆响后,长长的邪鞭压缩成了一柄白骨妖刀,惨森森地散着寒气;羽霓展翅飞翔到妹妹身前,拼着连受了几拳的轻伤,刀锋迎风一推,鲜血喷散飞溅,锋锐轻薄的白骨妖刀没入了羽虹雪白的小腹。

“唔!”

羽虹眼中闪过痛楚,但作出的反应却很激烈,不顾腹中伤害,双手张开,牢牢搂住羽霓,两姐妹的身躯紧贴无间,刹那之间由体内透燃出一团烈火,将她们两姐妹化为一颗火焰流星,熊火焚身,一起从天上往海面坠下。

(这小婊子拼命了!)羽虹同归于尽的打法,让我大吃一惊,但看她是坠往海边,想来还为自己留下了后路,而我也没什么替人担心的余裕,因为就在那颗火焰流星落海的同时,壮烈牺牲的水火魇蛛惨被黑武士群给打爆,碎成一堆残破血肉,而黑武士跟着就把目标指向我。

“哪有这么容易!”

黑武士叉戟齐下,早有预备的我腾身跳起,抓住凰血牝蜂的足爪,随着它的振翅,我的身形陡然拔高,令所有叉戟全数落空,并且朝山顶飞去。

“吼!”

见我飞起,黑武士群有了动作,他们虽然不会飞行,但却能用托足底抛掷的方式,把同伴扔到空中;凰血牝蜂飞行不快,正要再度拔高,五个黑武士已在我左右出现,挥戟扔叉,势要将我一击杀毙。

斜眼望去,只见加藤鹰被过百名黑武士包围,兵凶战危,连多往这边望一眼的余裕都没有,而我身形腾空,两手抓着蜂足,全无抵御之能,眼看就要被这些三叉戟给命中,耳边突然一下子静了下来。

没有风声,因为斩天破空的剑气先疾风而至,刹那间,我眼前尽是一片闪亮的黄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