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311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47:5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我一开始就发动狂猛攻势,除了冲刺,也贪婪地爱抚李华梅光泽白嫩、凹凸有致的胴体,细细地欣赏着。 [ .

“唔……如果反抗军里的其它人,看到我趴在你身上,这样子操他们的领导人,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想?”

狂野甩着碧玉似的绿发,李华梅搂住我的脖子,圆润的乳房上下跳动,雪白的屁股前后地挺动着,使肉茎在龙女的美肉里进进出出,发出一阵阵撩人的拍肉声。惊人的充沛体力,让她像是一头雌豹般难以驯服,不只在欢好动作上,就连在合体交欢中,她的机智仍没有丝毫逊色。

“要问吗……啊……如果你那头美丽的小狐狸……看见你这样和我亲热……不知道她会不会忌妒……啊……会不会……啊……伤你的心……”

真是厉害的反击,我在言语上输了一城,就只能在肉体上加倍努力,正面打赢这场肉搏战。

挺动腰部,我把李华梅双腿向两旁分开,猛力的抽动,带着红嫩的阴肉翻进翻出,汗水混合着淫蜜,由她的腿间流到沙滩,更把泳装的下半截整个打湿,贴在雪嫩肌肤上。

“啊……小情人……再用力些……像你以前那样……哦……”

我双手伸进泳衣,翻弄把玩着一双坚实美乳,把美丽的龙女压在身下恣意侵犯。她抬起双腿,紧紧夹住我的粗腰,让我一次次深深插入她体内。

或许是因为之前在海中已经激战过一场,我们这次搞了一刻钟左右,就把她带到了快乐的极点,察觉她喘气凝重,玉体微颤,花房连同膣肉一起哆嗦着吸吮着我的肉茎,令我就此失控,一股股的火热白浆喷向她花房深处。

“呜……”

高潮中,李华梅紧紧抱住我的背,两条雪白的大腿分到最大限度,玉户紧紧贴着我下身,没有一丝间隙,下体青嫩如玉的耻毛,由于沾满淫蜜而变得杂乱,贴在玉户附近,至于这件专门准备的银色泳装,则是被玷污得一塌糊涂。

“怎么样?虽然不敢向别人夸耀,但应该还可以喂饱你吧?”

“哈哈哈,别太嚣张喔,小情人,你还没真正看到东海女儿家的热情呢。”

李华梅脸色红润,美目紧闭,在喘息中轻声说话,嘴角还略带一丝满足的笑意,似乎还在回味刚才激动的时刻。

“是吗?我很富有好奇心,就让我好好见识一下吧,反正……太阳还没下山应该不会有不识相的人来打扰吧?”

我笑着扶李华梅起身,想要换个姿势,再继续下一轮的亲热,但却听见她的轻声软语。“小情人。”

“嗯?”

“你愿不愿意……留在东海?”

轻轻的话语,却如雷贯耳,让我亲吻她胸口的唇,一瞬间停顿下来。

************在来到东海之前,我只把这定位成一次短期的旅程,所以直到李华梅对我提起为止,我都以为自己做完该做的事之后,便会离去。

这件事,李华梅只向我提过一次,之后就像是从未提过一样,绝口不提,只是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不住与我秘密幽会,每晚同食、同笑、同寝,亲密一如新婚夫妻。

不过我知道,她一直在等我的回答。

李华梅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女人,再重要的事情,她也只会拜托人一次,绝不会反复说废话。她要求我留下,与她一同对抗黑龙会,这已经是她生命中难得的主动请托,显示了她对此事的在意,不过,我却迟迟作不出回答。

其实仔细想想,就算答应李华梅也没什么,她很重视我,愿意与我共创事业与分享未来,阿雪也很喜欢火奴鲁鲁的环境,我又刚刚成为这里的人民英雄,备受尊敬,一切都往好的方向发展,我留在东海,前途肯定比到处流浪寻宝要看好得多。

只是,或许是因为加藤鹰带我所见识到的那些“真实”,令我产生了动摇,我还需要更多的思考时间。我的犹豫,李华梅一定看得出来,但她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依旧维持着与我的秘密交往,每当夜色渐浓,我们两人就易容改扮,私下相会,像是把一生的爱恋用尽于一夜般,疯狂地合体交欢,在火奴鲁鲁岛上留下无数想到都会脸红的热情痕迹。“约翰,你真是我的幸运星,有你陪着我,我就觉得一切都会不一样!”

李华梅总是这么对我说,就差没有明白说出“留下来吧”,而我也彷佛真的带给她好运,不但毁灭幽灵船,引导反抗军败中求胜,甚至在战后不久,同样在这场战争中元气大伤的黑龙会,主动派使者缔结和平契约。

黑龙王伤在李华梅手下,黑巫天女重伤,武间异魔战死,天海幻僧阵亡,加上舰队与士兵的死伤,黑龙会的主战力大受打击,所以与反抗军缔结契约,双方十年内互不侵犯。尽管大家都认为,顶多两年,这个合约就会被撕破,不过能有两年的平静时间,对反抗军、对东海都是好事。

和平约定在火奴鲁鲁岛上缔结,黑龙会一方所派出的使者,是刚刚接替天海幻僧职位的新任海将军,当阿巫与担任公证人的我相互握手时,在这狡猾老友的眼中,我看到了彼此心照不宣的喜悦与得意。

“老友,你要小心两件事。第一,你这次破坏龙王陛下的大计,他再次将你列为必杀对象,虽然你本来就是前三名,不过现在赏金更高,会派来刺杀你的人力更多。”

趁着人们不注意的时候,我与阿巫短暂交谈了几句,得到黑龙会的消息。

“第二,这次我除了缔结和约,还带了一份密件给李提督,听说是一些证据可以用来指认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你留心一点,最近反抗军这边一定有变化。”

我简单祝福老友升官,但却也遗憾他没能告知我最想知道的秘密,为何鬼魅夕会出来救我?

对于和平约定,李华梅表面上虽然无动于衷,但私底下却着实欢喜,缔结和平约定的当晚,我们在一间僻静的小木屋里,听着屋外隐约的海潮声,肆无忌惮地激情交欢后,她贴在枕边,对我说着她的种种理想,还有对未来的展望,在消灭黑龙会之后,如何以龙神族为骨干,重建东海地方的秩序。

“约翰……和我一起消灭黑龙会吧!之后,我们可以一起治理东海,你不是很喜欢这里女孩子的热情奔放吗?东海是最适合你的地方……”

我微笑不语,温柔地吻上李华梅的唇,她的小舌灵活地钻进我嘴里,手也搭在我的背上,将我拉近,让两具发热的躯体紧紧相贴,再次结合在一起。

“别说这个,画眉,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会帮你把这些烦恼都忘掉……”

吻着花朵般的唇,抚着白腻的臀,我用最狂暴的节奏,激烈地在龙女的体内抽送,李华梅痉挛似的摇摆着头,让我吻她的脸蛋、嘴唇、耳珠、颈项,发出媚人的呼吸声。

“嗯……小情人,作你想做的事吧,今晚……我是你的画眉……”

李华梅微微娇喘,香汗遍体,扭动着雪白的胴体,一双修长的玉臂勾住我脖子,粉嫩双腿更是缠着我的腰,唇又被我吻住,两条舌头反复纠缠,津液满口,依稀之间,只见她动人双眸中,满是深刻的情感。

漫漫良夜,我们在木屋里纵情欢好,直到她满足地闭目睡去,我才在她饱满的玉乳上亲吻一记,不甘不愿地外出赴茅延安的约会。

其实茅延安已经找了我几天,要我晚上出来,有重要的事情与我商量,但每天晚上我都有龙女可干,谁要听一个不良中年说话?直到今天被烦得受不了,我才答应说如果干完李华梅还有空的话,就与他碰面。

(妈的,该不会惹了什么麻烦,要我来摆平吧?)我踱步到约定的海边,只见沙滩上堆了一个柴圈,正在炽烈燃烧;约我出来密谈的茅延安,看上去好像满怀心事,愁眉不展,背负着双手,绕着火圈踱步,连我到了身边都没发现。“喂!老鬼,莫名其妙把我找出来作什么?”

“哎呀!贤侄,我等你好久了,快点过来坐下,我有重要的事对你说。”

语音愁苦,茅延安的脸几乎皱成一团,那个样子看起来,像是便秘多过心情忧郁,让我一看就想掉头走,不过仍然是被他一句话给拦住。

“贤侄别急着走啊,大叔有重要的话要说,是一件有关别人的事……我要先说明,这是别人的事,不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喔。”

似曾相识的一句话,像是一盆冷水从头上浇下。当初在雾谷村,茅延安也是用这样的方式,向我揭露了雾谷村的大秘密,只不过因为我个人的误解,没有搞清楚里头的意思,现在他又用这样的口气说话,看来果然是有重大秘密要对我泄漏。(不可能是他自己的事,难道他要抖出谁的秘密来?)我纳闷起来,也就不再多扯,在火堆旁坐了下来。

“好吧,有什么话就快说吧。”

“话说在前头,这件事是我朋友的秘密,我答应过他不告诉别人的,现在告诉你,你不能告诉别的人喔。”

“吵死了,再不说我就走了。”

“好啦好啦,事情是这样,以前有一个男人,他本来是个武将,战功彪炳,威震敌我双方,但后来他又不作武将了……嗯,我这么说,并不表示他后来改当厨师了喔。”

……真是够了,你对这个朋友的暗示也未免太清楚了吧?多几个像你这样的朋友,这个世上就不需要敌人了。

“这个朋友虽然属于正义的一方,但他其实不认同正义的理念,和邪恶阵营有牵扯,还搞过妖女……有网民私下透露给我,那个妖女真的很妖,脸俏奶圆屁股大,曲线火辣辣……”

茅延安所透露的东西,正是我在这趟旅程中,由加藤鹰所带我看过的东西,假如我不是事先得知那些东西,现在听茅延安说了,必然会怒火中烧,然而现在却不同了。知道得越多,我越难对反抗军的立场作出判断,黑龙会与反抗军,到底孰善孰恶,这点颇难界定,但至少我能肯定,加藤鹰不想当好人,也不想当坏人。

他只想当一个……早日把战争结束的人。

“……如果只是想想那也就算了,但我这个朋友作出了不得了的事,他表面上整天煮饭烧菜,事实上却把正义军团这边的情报,持续送给黑龙……哦,不对是邪恶的一方。因为有他不断泄漏军情,正义的士兵受到了很大打击,也累积了许多的死伤。”

“什么?哪可能有这种事?你胡……”

惊怒交集,我本想直斥茅延安胡说,因为加藤鹰不管再怎么不满反抗军,也绝不会与黑龙会连手,出卖自己过去的同志,然而,在我要出口反驳茅延安的时候,一幕幕与加藤鹰相处的画面,从我眼前闪电掠过。

向我解释东海海民真正心声的加藤鹰、用凄凉口气说自己也是自小被抓入伍的加藤鹰、回忆自己那段悔疚之恋的加藤鹰,还有那晚在大海之上,被黑龙王暗算而怒吼的加藤鹰……“黑泽一夫!你不守……”当时加藤鹰没有喊完的话是什么?是指责黑泽一夫不守信约?两个为敌多年的人为何会有信约?那声喝问中的怒意,无形中已经说明一切。

加藤鹰……确实与黑龙会勾结,长年泄漏军情予敌。

不知道为什么,得知这件事情的我,除了震惊之外,还感觉到一丝惋惜,因为如果这件事情传了出去,加藤鹰的处境会非常不妙,反抗军绝不可能让这样一个心腹大患活下去,一定要他的命,而茅延安大概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劝我有所动作。

“我特别把这秘密告诉你,够义气吧,只要你去揭露这件事情,那马上又是一件大功啊。”

“你动不动就拿自己的朋友去领功?”

我淡淡回答了一句,心里感到很烦,尽管知道茅延安所说的没错,但却没兴趣这么做,而且胸中还有着一股不快。

“大叔,这件事情你没告诉别人吧?”

“没有啊,我一知道这件事,马上就跑来让你第一个晓得。”

“是吗?那就好。”

我举脚将火圈踢散,无数火星四冒,周围一下子暗了下去。

“这件事情你不要对任何人说起,把秘密保守成秘密。这是东海海民的事,我们始终是外人,过两天离开后,再也不关我们的事,你不要多管闲事。”

“呃……可是……”

“没有可是。你如果不答应,我现在就拿火把毁你的容,让你没有嘴巴去泄密。”

这个恐吓不知道能否摆平茅延安,我担忧之余,脑里忽然冒出了一个疑惑。

“等等,是谁把这情报告诉你的?你不可能自己查得到!”

如果不把源头给毁灭,这个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