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322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48:1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脚处,反正羽霓别的本事没有,追踪很行,就算走散也能把我们找出来。 [ .

在我离去的时候,羽霓想要追上来,却被我一个眼神挡了回去,示意要她与夏绿蒂多多亲近。

曾经当面开罪我的人,哪这么容易就可以脱身?欠债肉偿,不是不报,只是时候还没到而已。

另外,一个人如果要成功,就要多与成功人士交流,我看夏绿蒂本身是有心人,搜集情报的能耐又好,说不定知道许多官方资源不晓得的秘辛。趁着还没对她动手前,透过羽霓套取她的资料,对于刚刚到金雀花联邦的我们很有好处。

到了人家的地头,最重要的就是先取得第一手情报,否则很容易就会被人随意宰割……当我和阿雪走出两条街外,回头一看,除了紫罗兰,茅延平并没有跟上来,阿雪说大叔一定是对记者小姐感兴趣,我点头表示同意,心里却怀疑以不良中年的老奸巨猾,多半也有和我相同的打算,如无料错,晚一点他回来的时候,我们就应该有许多东西可听。

而在那之前,我和阿雪便先找到了旅店投宿。尽管是一间富丽堂皇的星级旅店,但我却是刚刚从罗赛塔离开不久,看惯了矮人们巧心妙手的建筑,就觉得这间旅店庸俗而了无新意。

住店不需要想太多,趁着羽霓还没回来之前,我和阿雪有了独处的机会,用完晚餐,我突然把她急拉进房,反脚一踢,把紫罗兰给挡在外头,当我淫淫贼笑的邪眼恣意打量她全身上下,阿雪的俏脸上飞起红霞,明白了我的不良意图。

在重头戏来临之前洗个澡,这应该是所有男女共通的卫生准备,在这一点上阿雪向来的羞怯,就比不上羽霓的热情大胆,除非我采取强势态度,不然很难争取到鸳鸯共浴的机会。

不过,毕竟是长时间接受我的教导,阿雪也不是那种不懂情趣的木头美人,每当我们一起入浴的时候,她虽然用浴巾把全身裹得紧紧,像颗粽子一样整齐,但她惹火的性感身材却不是浴巾所遮掩得住的,往往这样一裹就造成反效果,两团肥白巨乳挤在一起,圆形高耸突出,纤细的柳腰、圆滚滚的肉臀,让人看了曲线就像一口吞下。

阿雪的害羞个性在成为高等魔法师后,随着自尊心的建立,越来越是矜持,要她脱光了挤进浴盆,那是非常不易,可是她却喜欢蹲在我的背后,拿着海绵刷布,一面帮我擦背,一面与我聊天说话。

比起真个合体交欢,阿雪似乎更喜欢这种所谓的“心灵交流”,但有时候我作了些讨她欢喜的事,她也会有大胆动作回应,悄悄解开浴巾,将胸前那双肥硕雪白的大乳房沾满肥皂泡沫,不轻不重地在我背上摩擦,柔软滑腻的温,是每个雄性动物梦寐以求的天堂。

这种时候,我通常什么话都不说,只要闭上眼睛,放松身体,享受阿雪的小小服务就好了,如果我急色得马上转过头来,想要毛手毛脚,阿雪就会像受惊的小兔般马上跑开,反而浪费了这一份温馨的情致。

其实我也真是不了解,明明都已经和我搞过那么多次,不但奶子随便我搓圆压扁,连屁股都被我干得又肥又翘,全身上下几乎没有我不曾探索过的地方,都已经是这么赤裸裸的枕边关系,还有什么好害羞的呢?

这点我确实是想不通,但想不通的事情别硬去想,这是我素来自负的优点,况且我渐渐发现,改造女性的身心确实让人有成就感,但顺着女性本身的特质,让其自然发展,那就像是栽培一朵美丽的鲜花,候其盛放,这样也另有一种等待之后的满足。

反正,当身边已经有了羽霓的热情如火,我大有余裕欣赏阿雪的羞怯,仿佛逗弄一朵青涩花苞,让她一次次在极乐狂喜中呻吟绽放,那两种截然不同的美丽纵使已经看了千百次,我却从不厌倦。

“喂,阿雪,你准备好了吗?我……”

今晚的休浴没有那么多特别服务,我急急洗完出来后,却看到她一个人裹着浴巾,独自站在落地窗前。

落地窗前的亚特兰大市政厅,巨大的魔法晶壁播映出种种画面,宣传着一级方程式大赛车的即将举办,丰富声光的炫目广告,看得人眼花撩乱,热血沸腾。

阿雪的眼眸映出那些彩光,悄悄凝望着玻璃外的世界。狐狸耳朵轻轻耸动,光线透过白色浴巾,把她凹凸有致的美好曲线展露无遗,随着身体不经意地轻轻摆动,更强调了她浑圆的双峰和不盈一握的小蛮腰,看得我口干舌燥,发不出声音来。但欲火却随即被另一股奇异的感觉所取代,从这角度凝视阿雪的背影,我突然感觉到一股寂寞与……哀愁。

“怎么了?心情不好吗?”

我来到阿雪身后,握着她的肩膀,问着她的心事。阿雪做出了一个想笑又笑不出的表情,低着声音道“人家……看到羽霓与她的朋友重逢的样子,很替她高兴,可是……我……”

我把握到阿雪话中的讯息,过去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一点,但比起霓虹,阿雪的生命其实非常孤独,失去记忆的她,除了我们之外就没有别的朋友,没有亲人。其他同年纪的少女,总有自己的亲密友人,可以说些悄悄话,但阿雪在这方面一直是孤独的,虽然认识羽霓后稍稍弥补了这个空缺,但是看到羽霓与夏绿蒂重逢的喜悦,她这方面的哀愁又被挑了起来。

生物通常都会有群聚的需求,我本身因为心理变态加上人格扭曲,早已习惯一个人的生活,多朋友反而多风险,但过去的阿雪是怎么样呢?长年居住在清冷孤峰上修持,天河雪琼的生活应该也非常单调而孤独,同样也没有朋友,那时的她是怎么习惯这种孤寂的?

“来到金雀花联邦以后,我觉得……这个地方有些熟悉,有些景象好像都曾经看过……师父,是不是我以前曾经来过这里呢?”

面对阿雪的疑问,我没有动摇。因为在我决定带她来金雀花联邦的时候,就知道会有这样的可能。

天河雪琼虽说是在孤峰上清修,但到底是生于金雀花联邦,阿雪对这里的景物感到熟悉,那也没有什么好奇怪。我检查过她的脑部,带她来到金雀花联邦是有风险,可是她最近对自己失落的过去甚感疑问,一直想要追寻那段记忆,尽管口中不说,但她望着天空,悄悄问紫罗兰自己是谁的种种,却全都落在我眼中。

与其让这颗未爆弹时时刻刻存在风险,还不如主动一点,把风险管控在手中之前我不敢这样冒险,但现在多少有了点自信,再加上天河雪琼离峰活动时,都是悬挂面纱,没什么人看过她真面目,危险性还算好,所以我大胆的带阿雪一同前来金雀花联邦,告诉她我会替她想办法。

“你不用担心,羽霓有朋友,但你也有师傅和紫罗兰啊,你并不是孤单一个人的……”

我故意捏了捏阿雪精致玲珑的瑶鼻,恶作剧的小动作,让她化忧为喜,晶莹剔透的脸颊上,泛起了美丽的笑容。

“我们就在这里一起找找吧,如果这里真有你失落的过去,师父答应你,我一定会替你找出来。”

这番承诺,应该很让阿雪感到安心与喜悦,因为她微微张开红润樱唇,雪白贝齿颤动,低声说:“师父……你真好。”

第22卷第6章情丝迷茫我对阿雪到底好不好,这是一个让我不想回答的问题,但是看她无限依恋的表情、对我充满信任的眼神,我胸口顿时生起一股炽烈的亵渎欲火。

“阿雪,把屁股朝向我。”

“咦……可是……?”

说话正说得好好的,彼此气氛正佳的时候,我突然露出野兽般的欲望面孔,这点似乎让阿雪颇难接受,露出错愕的表情,不过虽然充满犹豫,她却仍是听从我的话,两手趴靠在落地窗的窗帘上,慢慢趴下身体。

“还不行,屁股再抬高一点。”

我看阿雪拉起了窗帘,知道她怕羞易感的个性,当下也不拦阻,只是慢慢掀开她裹身的浴巾,从大腿开始,逐渐掀高,露出了她的雪白屁股。

又白又翘的丰满美臀,在我的掌心揉按下,被挤压成扁扁的半圆形,软软香香的臀肉,看起来简直就像滑嫩的布丁一样诱人。

同样令人神驰目眩的,还有那双肥硕丰满的大乳房,由於是趴下的体态,两团H罩杯的肥白乳肉摇晃推挤,抖荡出的乳波艳色,丝毫不逊於雪白肉臀,特别是在那匪夷所思的细腰衬托下,这种堪称是极致的葫芦身材,更是抢眼到极点。

仔细凝望玻璃上的倒影,妩媚娇艳的脸蛋,弯弯的细眉,樱桃似的小嘴,鲜红透亮,点缀了二排白玉般的小牙,顶上的一双狐耳,竟是说不出的可爱r皮肤雪白娇艳,柔细光滑,胸前两座高耸坚实的乳峰,像是两个倒扣过来的海碗,那两颗蓓蕾般的乳尖,周围如月晕般呈现出淡淡的粉红色。

我不断地肆虐着肥硕的豪乳,捏弄搓揉,让饱满的乳房在我掌心摇晃,令柔嫩的乳尖更加突出,更用拇指和食指不断挑逗,滑润弹性十足的触感,更是让我暗自叹。

“准备好了吗?要进来了。”

我攀爬至阿雪身后,双手抓住她的美丽屁股,一口气挺进去。伴随着“滋噗滋噗”的声响,肉茎缓慢沉入阿雪体内。

“呀啊啊……啊、啊啊啊!”

自背后贯入的强烈感觉,阿雪发出带着痛楚的娇呼声,尽管是突然插入,但温暖的肛肉却熟练地盘缠上来,像有生命的活物般自动调适,让痛楚迅速转为快感,我每挺进一次,阿雪腰肢便猛烈扭曲,狐狸尾巴猛甩,发丝更是散乱飘洒开来。

“怎么样?趴在窗口,像只狗一样被干,魔法师阿雪小姐有什么感想?”

“不、不要……不是这样……唔……!”

来回挺刺,我轻轻掰开阿雪的臀瓣,红艳肛菊犹如一朵妖异花卉,吞噬着不停进出的肉茎,花瓣周围不见一丝褶皱,圆孔的边缘有一圈艳红色,在白嫩臀瓣和我肉茎衬托下很是醒目。

“不是什么?我看你不是挺有感觉的吗?天底下被干屁股的女人,有几个人会像你这样,边摇屁股边流水的?你一点都不觉得丢脸吗?”

确实不是开玩笑,普通女性的肛菊顶多就是紧窄温热,但阿雪经过长年调教又不时服食异药,改变体质,当我在她屁股内飞快进出,温热的肉壁赫然生出蜜浆般的汁液,暖湿滑腻,较诸平常女性的膣道,别有一功,而且紧闭的玉户也蜜出如浆,顺着我们两人的结合处,滴落在地上,形成一滩水渍。

“……我没有……不是那个意思……真的不是……”

一声声甜美的娇呼,阿雪狂乱地摇着头,口中语无伦次,恐怕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怎么连个话都说不清楚呢?哈,用这种姿势做,你整个屁股敞开的模样哦都清清楚楚,什么都瞒不过的喔,如果我突然把窗帘掀开,你觉得怎么样?”

“咦……啊……不要!”

无视於阿雪的反对,我一下子把窗帘拉开,在阿雪紧张的惊呼声中,前方再次出现玻璃外一片空旷的景象。

其实,这里楼层本高,居高临下的角度又陡又直,几乎不可能有什么人能仰看到这里,如果是已经被调教成暴露小淫女的羽虹,说不定还激不起她的欲焰,但对於保守娇羞的阿雪,这点刺激已经太多,她忙不迭地用双手遮住脸,躲避那些并不存在的目光。

好不容易制造出这形势,我当然不会浪费,攫住屁股的双手向前一推,阿雪的上半身紧贴着落地窗,不但肥硕的乳瓜在玻璃上贴出雾印,我们两人结合的部分更是清清楚楚地贴在玻璃上。

“你是鸵鸟吗?把脸遮住了,但你大大的胸呢?还有屁股,这些你全都露给人看吗?呵呵呵,你看你,水那么多,把玻璃都打湿了啦。”

“不要……不要看……!”

“都已经露出来了,又有什么办法?其实你也不用担心,下头没人,看不见的,倒是等一下清理房间的阿姨进来了,看到玻璃上这两团湿湿的印子,一定会觉得好奇怪,这到底是奶子呢?还是屁股?”

“不要……啊啊……!”

“哈哈哈……!”

阿雪羞耻的模样,让我更加血脉贲张,身下用力连挺,让肉茎一记记都直没入深处,而每当阿雪不依地挣扎,腰身反弓抽紧,猛摇着雪臀,我就感到阵阵电流般的冲击随背脊直涌高上。

至此,我的理性也几近瓦解,完全任凭本能驱驰着腰部,不停摆动、抽送,以两人结合的腰肢为中心,快感的浪潮一阵又一阵往外扩散。

“啊啊、哈啊……嗯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