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329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48:2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法,在它们眼中就像不存在一样,令这些黑暗魔兽得以直扑忍军,杀敌破术。 [ .

同一时间,锋锐剑气破天而出,连同之前被裹入软索的毒针一同迸发,撕裂迷雾之网,更连带将施术的中忍重创向人们证明黄土大地第一青年剑侠的能耐。

黑魔法与光明剑士联手,大破黑龙会忍军,在阿雪、方青书、羽霓的联合之下,这些已经失去逃走机会的忍军就只能作一件事,就是自己灭了自己的口。

忍军们来无影、去无踪,连带消灭自己也是一样,不晓得是使用忍术,还是体内藏了炸药,一个个不是当场爆炸,粉身碎骨,就是好像泥塑土偶遇到洪水般的迅速溶解,前后不过几下呼吸,所有刺客群尽数消失,彷佛他们从未来过。

“约翰,我要向你们致歉,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子,今晚……”

“没问题,方仔,我会忘掉追究为何刺客会跟上门来,也请你收拾戒心,不要觉得我们这个小小的追迹者集团很危险,不用对我们的实力感到紧张。”

“哦,我并没有……”

“要作个好孩子便不该说谎,你的眼睛已经出卖了你,方仔。”

基本上,这是一次很成功的私下会晤,方青书虽仍坚决信任其恩师的清白,但也承诺会给我们一个交代,解释黑龙会忍军为何能够侵入金雀花联邦,还能追在他后头来刺杀我们,并且暂时不把我们的行踪回报心禅。

除此之外,方青书也认为我们这样子逃亡并不安全,所以帮我们找了一个新地点躲藏,从字面上的意义来看,那似乎是一个慈航静殿的女尼团,正在进行巡回义诊,我们藏身其中,与之一同行动,不但不会泄漏行踪,而且还可以随之安全移动到各大都市,确保行动自由,比目前情形安全多了。

逃亡生活并不好过,总是有人在后头穷追不舍,整天也要提心吊胆,但只要有大型集团势力的帮助,那就是另外一回事。

方青书离开之前,眼光望向阿雪,眼神像是疑惑,又好像有什么话说不出口阿雪虽然没有留意到这微妙的眼神,但却没有逃过我的眼睛。

难道方青书想勾引我的禁脔?那当然不可能,这个大好青年虽然不至于狂发正义春,但是……唉,宗教教育下成长的青年,真是可悲。

苦大师未死,某些消息可能传出去,方青书那个欲言又止的表情,和苦大师看见阿雪时,那种惊骇莫名的眼神,有异曲同工之妙,或许我该从他身上探听一下天河雪琼的出身故事。(唔,要找这机会并不容易,但是……嗯,还是慢一点动作,不要操之太急。)对于“信任方青书”这件事,我个人持保留态度,无疑方青书讲信用、重道义,但如果碰上“大义名份”的压力,他就可能断然大义灭亲。亲尚可灭,何况友朋?凡是慈航静殿贼秃教出的家伙,我是一概信不过的,只是目前我也确实需要一些机会,去接触月樱,取得联络,不然以我目前的状态,要公开行动确实有很大问题。

为了这一点,就算我们与方青书保持联络,有可能继续被心禅给追踪狙击,我也愿意冒这风险。

“阿雪,对那些人动手的时候,有没有放追踪的尸蛊虫?”

“放了,可是那些忍者全部死得精光,无法追踪。”

“嗯,忠心程度无可怀疑,使用的水系术法也没错,看来确实是黑龙会忍军不是冒充的。”

再次确认,我懊恼地发现黑龙会确实潜入金雀花联邦,目的九成九是针对这次大赛车。虽然事情发展至今,我与黑龙会已结下无可弥补的深仇大恨,但经历东海一行后,老实说,若给我机会,我还真不想与黑龙会敌对,毕竟我又没有非与他们为敌不可的道理,这一年多来也都尽量躲着他们,想不到仍是得在这里正面交手。

“有一位前辈曾说过,出来风流,钱要先留……不对,是出来混总是要还,黑龙会混得够久了,这次碰上我,要他们把欠我的东西全都吐出来,明天我再去调阅赛车的资料……大叔,我是说黑龙会吐,不是说你,你吐什么鬼东西?”

“喔恶恶……刚才忍者突袭,我正在厕所里画画,不知道哪个家伙破墙进来踩到我的头,被压到马桶,还冲了水……回想起来,有点想吐……哦恶恶……”

“等等,我听说过有大文豪在厕所里寻找灵感,但你为什么会在厕所里画画呢?”

“……因为雪丫头正带着夏绿蒂在隔壁的浴室洗澡,口桀口桀口桀……”

连笑都笑得如此淫邪奸恶,我不用作过多的解释,直接替天行道,铲奸除恶把偷窥良家妇女的不良中年一脚踹倒,蓄势在旁的紫罗兰扑了上去,然后……就是悦耳的哀嚎声了。

************黑龙会派遣忍军进入金雀花联邦,代表他们对于这里局势的重视,虽然不晓得他们与心禅是怎样达成协议,暗中联手,但所有矛头都指向本次的一级方程式大赛车,我需要作更多的准备、更深的了解,才有机会从中取利。

之前只能利用追迹者公会的资讯,观看赛事纪录,被通缉逃亡后要获取资讯就不甚方便,现在这些工作全都丢在方青书头上,他也不需要另行搜集,只要把他每天研究的资料给我一份就成,毕竟他也是本次赛事的大热门,各方看好,正倾全力赢得比赛,不可能不研究对手资料。

(妈的,不愧是开朗少年给的资料,居然以他自己的最为清楚,是怕我认为他故意藏私吗?口桀口桀口桀……唉,我怎么笑得那么奸啊?)除了搜集情报,目前最吸引我目光的东西,就是整天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的那群俏尼姑。

金雀花联邦境内广设专门的僧尼学府,由于光明系的魔法配合医学,能有效提高治愈率,所以慈航静殿的女尼们,也是金雀花联邦医护人员的主要来源。每年都有大量的稚龄童女,或是剃度,或是以带发修行的方式,投身进入禅门学校进行神学、禅学、医学与光明魔法方面的修业,待修业期满,依照当初入学时候的誓言,必须进行相当时间的渡世实习。

实习的任务种类很多,假如是方青书这样的俗家弟子或僧侣,可能就被派去作武力粗活,造桥铺路,甚至杀敌打怪,作为武僧的修行r但除了少数被编入特种营队的剑尼,普通的女尼都是进行医疗、义诊,分派一些照顾老弱妇孺、小猫小狗,扶老太太过马路之类的细腻工作。

方青书是慈航静殿掌门首徒,有莫大的权力与人面,这才有办法将我们这群男女安插入女尼群中躲避,根据我的了解,这些年约十六、七岁的妙龄女尼,都是本年度才刚刚由各地的学院中毕业,经过分发后被派到这一队,跟随两名资格较老的比丘尼进行义诊任务。

碍于戒律,这些女尼的穿着严谨,从头到脚几乎看不到半片肌肤,头巾、手套、鞋袜,真是裹得如同厚粽子般,但我与茅延安是何等样人,单是从偶然与她们擦身而过时嗅到的体香,纤细腰肢在宽大衣袍下摇摆的模样,就能够推测出灰色袍服底下,是何等幼滑柔嫩的青春胴体。

……彷佛是即将成熟,却已提前散发诱人香气的美肉,向我与茅延安频频招手,让我们每次目光对望,都在彼此眼中看到同样的笑意。

口桀口桀口桀桀……第23卷第2章忘恩负义江湖上的人,都是过着刀口舔血的生活,一向很重视运气,而多数人都相信碰到尼姑就等于厄运。这可能是先人为了她们的贞节与安全,故意制造出来的说法,不过流传到现在,我想九成的江湖人都相信,包括我在内。

靠一群尼姑来掩饰行踪,说起来是满衰的,但我们之中也有人不这么想。羽霓本来就出身禅门,这些年来在外闯下好大的名号,说得上侠名远播,那些小尼姑把她当成崇拜的大师姐,小麻雀似的围着她吱吱喳喳,只是我很好奇,现在的羽霓究竟是用何种目光,在看着这些尚未接触俗世浊浪的清纯小妹子。

相较羽霓,阿雪就单纯得多,她本来就喜欢同伴,这次又是一群纯洁活泼的小丫头,与她真诚的个性很合得来,可以和她们一起活动,阿雪应该可以说是我们当中最开心的人了。

但我自己的观察,一片和乐之中似乎有些暗流。那些小尼姑们,无分出身富贵贫贱,在与阿雪的相处上总是有那么一丝隔阂,每当我看到她们在一起,总感觉那不像是一群人,而是一群人与一只动物。

这些并不意外,阿雪在她们的眼中是半兽人,这里又不是南蛮边疆,人类本来就不认为兽人应该与自己平起平坐。如果是高雅的精灵,那还有话好说,但矮人与兽人基本上都是歧视对象,即使是金雀花联邦的人也不例外。

“麻烦的丫头,这里可是人类世界,如果不早点认清楚这一点,你将来还有得痛了……”

我用冷眼旁观这一切,并不作出提点,有些东西不能老是由师父来教,得由徒弟自行领悟。

有别于羽霓和阿雪,我与茅延安都不是安分守己的人,要我们整天躲在房里看数据,肯定没有这种耐性,所以,我们就利用化妆术易容出去。

羽霓是藏息匿踪的专家,有她自己一套易容改扮的技术,茅延安本身也是老江湖,更有一双妙夺天工的丹青巧手,曾当着我们的面,把一张猪皮给画成人皮面具。过去我们闯荡大江南北,协助改扮化妆的工作,都由这两人负责,不过这次我说要出去散步,茅延安却大剌剌地以本来面目出门,毫无忌惮,令我非常讶异。

“大叔,你何以如此有恃无恐?不怕又给人踢到粪坑里去?”

“哈,那是黑龙王的刺客,晚上才会出来,现在外头是光天化日,我才不害怕。”

“但我们目前还被人通缉,你不怕……”

“被通缉的是我们整个团队,你还记不记得,当初我们交给追迹者公会的名单?”

要从追迹者公会取得资源,使用其情报与人员协助,就必须正式去公会注册团队,登记人员,当初我们上报的名单,包括我、羽霓、茅延安和阿雪,紫罗兰则被登记为座骑。其中,羽霓和我都是使用本名,阿雪则是登记……现在的名字至于茅延安,他说文弱书生的名字不响亮,为了要给人威吓性,他登记的名字好像是……“干……欧伦大侠。你那时候就知道会有今天了吗?”

“贤侄你一向品行端良,如果哪天不嫖不赌,隔天就会奸淫烧杀,被通缉是早晚的事,作点准备也是应该的。”

在这点上,或许真是中年人的智慧取得了胜利,我无话可说,也懒得在这上头多说,与大叔吆喝着到本地最有名的餐馆,饱尝地道的鲜鱼料理。

缅龙鱼的盛名早已久闻,一条成年的缅龙鱼全长可达两公尺,体积庞大,银白色的外皮、绕着背鳍突出的锋锐尖刺,让人望而生畏。缅龙鱼的肉质坚硬,过火之后有如橡皮,嚼之不烂,非常难以入口,更别说的体内蕴含剧毒,每一加闳舛己有毒质,往往渔夫一不小心,在捕鱼时候被割出伤口,就此毙命船上,不管怎么看,都很难端上桌来。

但这样一条剧毒的大鱼,经过厨师们的料理,却能成为桌上珍馐,厨师们把剧毒的鱼肉与脏器烹煮熬汤,汤中加入特殊药材与香料,经过六个时辰的熬煮,能把毒性完全拔除,更将汤头提升为鲜美至极的滋味,整条鱼的精华全部被封在汤里,已经无味的橡皮鱼肉弃去不食,只把那碗热气腾腾的鱼汤端到客人面前。

我和茅延安特别空腹等待,当那一碗鱼汤被送到面前,青花磁碗中盛着奶油般的雪白汤汁,浓郁的气味直冲鼻端,真是叫人食指大动,而在入口瞬间的味蕾冲击,鲜美如同一口吞下海洋精华的丰富感,由喉间流向四肢百骸,直至一碗鲜汤饮尽,化作剩余的香气由口中溢出,整个饱尝美食的过程,很像是一场愉悦而完整的小高潮。

“贤侄,不错吧,大叔多年来踏遍各地,推荐出来的美食与名店,不是盖的喔。”

“唔,确实是至高享受,不过这道料理应该不便宜吧?你老实说,到底花了多少钱?答案太高的话,你等一下可以准备替店老板收尸,顺便连你自己也装进去。”

“安啦,这一顿大叔请客,你随便吃啦。”

茅延安表现出难得的豪气,事实上,他除了是旅行画家之外,也是一个流浪作家,听说最近一部作品在北方很畅销,刚刚领到了稿费,所以有钱请人吃饭。

“出版社真是没有良心……收据寄来都快个两礼拜了,那二十万迟迟拖着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