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353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49:0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齐名,是慈航静殿的不世绝学。 [ .

心灯禅定印!

有别于如来神掌的大杀生、大灭度,心灯禅定印则是被视为“回复咒文的最高阶技巧”,只要沐浴在心灯佛光中,所有肉体伤痛都会开始迅速痊愈,五百年前的战国时代,不晓得有多少英雄豪杰,就是被心灯禅定印给救了性命。

上代慈航静殿掌门,不知为何只将这门神技单传一人,之后这名弟子以此为号,云游四海,心灯禅定印的佛光随着他足迹,普照黄土大地,救人无数,侠名远播。

这是我们所没有料到的事,原来心灯居士不只是扮乌龟躲在暗中,他也一直关注着事态的演变,当所关心的人遇到危难,他终于还是有了动作。我不至于厚脸皮到相信他会为救我而出来,但茅延安是他至交好友,为了这个多年挚友,总该出手有点表示吧。

白光就这样一直持续着,不晓得过了多久,当我们意识到一切已经结束,那道白光已经转为日光,天上的乌云整个消散无踪再不留下半点,而什么黑龙王、什么心灯居士,都像是幻觉一样,无影无踪只留下……一个千疮百孔的纽奥良。

************黑龙王掀波,水漫纽奥良。

这个消息在不久之后,震撼了整个黄土大地,没有人敢相信黑龙会这么直接地挑上金雀花联邦,而且还是黑龙王亲自出马,把这个超乎想象的震撼弹,重重扔在金雀花联邦国土,伴随着严重的死伤数字,一举震惊整个金雀花联邦。

这件事带来的影响极为严重!

自从五百年前战国时期结束后,黄土大地上虽然时有战端,但由于慈航静殿的守护,金雀花联邦境内从未被战火波及,他们永远都是决战境外,老百姓也只是从报导中接触战争。对他们而言,战争这件事虽然会伤会痛,但始终隔了一层不会发生在自己家里,不会把自己卷入,只要人在国内,就可高枕无忧。

但黑龙王这次却亲手将这幻想打破。当整座纽奥良毁于一旦的惨烈景象,大水、浮尸、颓圮高楼等等画面,全都透过转播,反复放送在金雀花联邦的每个角落,人们目瞪口呆地注视着这些,亲眼目睹自己同胞所受的苦难,并且了解这些事也有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

这种体验,对金雀花联邦的人民,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那影响不只严重而且深刻。

在今天之前,黑龙王是一个很遥远的名字,人们对他的感觉,就和看到悬赏榜单上的头号通缉犯一样,没有太大差别。但从这一天起,黑龙王之名伴随着纽奥良的毁灭,深深烙印进金雀花联邦人民的心中,带来了恐惧、悲哀,还有……烈火般的熊熊愤怒!

事态的演变,我没有兴趣多理,就在当天晚上,我已和月樱重新取得联络,知道阿雪、羽霓都在她那边,虽然有些许皮肉伤,但是大体上仍可以说是平安无事。

这次大水虽然来得突然,但会被淹死的,仍然只是平民百姓而已。月樱怎么说都是国会议长,这么高的官职,身边的护卫能人怎么会少?各种神妙的魔法神器所在多有,一见到情形不对,马上就撤离这里,反而是最安全的人,就连宅第里头的星玫、夏绿蒂,都因为她的关系,受到最妥善的照料。

不过当时的情形也是极险,黑龙王现身,大水漫天盖地而来,月樱的安全人员第一时间作出判断,启动神器法阵,要把月樱瞬间移动传送出去,却想不到黑龙会在会场内早作出结界反制,他们的传送法阵受到压制,大水破窗涌来,阿雪一面试图启动魔法阵,一面结了张白骨之墙,暂时挡住大水,力挽狂澜。

羽霓的武功,在这种时候起不了什么大作用,紫罗兰当然更是帮不上忙,阿雪则是一人顾两面,分身乏术,情况正自危急,一名黑衣人陡然破水、破墙而入一掌拍在转移时空的神器上,被封锁住的魔法阵顿时发动。

那个黑衣人,据说与上次助我脱险的是同一人,本事好高,充沛魔力源源不绝地灌注神器,不但突破黑龙会的能量封锁,瞬间移动,更把她们几个人一次传送出百多里外,避开了大水袭击,委实惊世骇俗之至。不过却只送走了她们几个现场十多名侍卫则是全数殉职。(妈的,又是黑衣人,又是灰衣人,这个金雀花联邦是在搞什么东西?人人都蒙面上街,是个妖魔之国吗?)阿雪她们有神秘黑衣人救援,但当时会场上的其它贵族,可就没有那么好运其中的九成五,就和外头措手不及的市民一样,葬身水底,成为纽奥良永远的遗憾。

月樱表示,纽奥良发生巨灾,她本来要留在这里探视处理,但本次水漫纽奥良是由黑龙会一手造成,为了国安考虑,她前往芝加哥附近的一个军事要塞,与国内军部商议对策,而芝加哥也是下一场赛事所在,我可以前往芝加哥与她们会合。

阿玛迪斯是高度精密的机械,经过这一番折腾,需要进行细部调整,所以也要尽早送回去,交给技术人员处理。但根据我的猜想,巴菲特家族哪有这么高段的技师?月樱说得含糊,但所谓的技师人员,应该是变态老爸手下的技师组。

我先与星玫、夏绿蒂会合,星玫看起来有精神得多,不再像前几日那样委靡不振。我这个小妹妹,或许当真有从事慈善工作的天份,本来还困扰于个人情绪的她,遇到水漫纽奥良的大灾难后,整个人马上精神抖擞地振作起来,说是要代替人不在这里的姊姊,带队去赈济灾民,稳定局势。

“嗯,这样也不错,不过安全问题,自己当心……”

动作突然,我给了星玫一下拥抱,她似乎吓了一大跳,像只受惊的小兔子,在我怀中不安地挣动起来。

“不用担心啦,这只是哥哥给妹妹的鼓励拥抱而已……你说过,想要常常见到我,那你应该也不打算以后每次见到我,都这么一副发抖不安的样子吧?”

这句话让怀中的小兔子安静下来。听到我亲口把兄妹关系确认下来,没有非分之想,似乎令星玫感到安心,既然如此,我也就从善如流,在她面前摆出一副好哥哥的样子。

不甘心的感觉还是有,但是,我想冷翎兰、碧安卡让我得到警示。不管怎么说,即使看得到吃不到,有一个纯洁可爱的妹妹,总是好过什么都没有,如果我死咬着不甘心,星玫也无法释怀,不停钻牛角尖之下,要是变成她们那样的心理变态,这就实在可惜了。

“你留在纽奥良,替月樱分忧,这样也很好,我知道你能做很多事,不是只有空口白话,但你到底身分尊贵,活动的时候千万小心,不要成了有心人的目标还有……”

作个好哥哥该有的样子,我仔细向星玫叮咛,她听得很认真,频频点头,脸上的喜色看来真是可爱,看着看着就让人觉得恼火,变态老爸生个这么漂亮又不能动的女儿,是故意要让我难受的吗?

除了星玫,还有一个人也因为这场灾难而活跃,那就是身为记者的夏绿蒂。

在我所不知道的时候,她似乎与月樱相谈甚欢,两个人有了很不错的交情,我事后想来,这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结果。

月樱的目光锐利,尤具识人之能,一定也发现她不凡的情报搜集能力,再加上玩政治的人,总会想要有几个与自己关系密切的媒体人,这么一来,夏绿蒂在月樱眼中,简直就是一块未经琢磨的原石,奇货可居。

对夏绿蒂而言,月樱大概也是同样意义,假如有了月樱的背后支持,至少在金雀花联邦之内,她会得到很多优惠,即使不是无往不利,但能够探访到的角落却更多也更广。

这两个女人在彼此利益上一拍即合,刻意结交之下,交情哪有不好的理由?

世上的事,其实就是这样,利之所趋,人际关系就像是对好两极的磁铁……第24卷第8章窄路相逢“约翰哥哥,为什么……你们对慈航静殿都很没有好感呢?光之神宫主持这块大地上的正气,心禅掌门更是德高望重,可是我看你们好像……”

临别之前,当着我和女记者的面,星玫忍不住疑问。对她而言,慈航静殿是她这几年一直奉献与奋斗的地方,她很难理解有人会对光之神宫如此质疑。但这问题不问倒也罢了,一问起来,我真是有满肚子的话想说。

“慈航静殿监督世间正义,扫除邪恶,那谁来监督慈航静殿?它里头的邪恶怎么办?几千年了,它根本是一个失控的宗教组织。”

“是啊,每次我对人这么说,人们都回答我慈航静殿里不会有邪恶,这种事情有可能吗?只要是人,就会有黑暗面,硬是要说慈航静殿不会有罪恶,不去正视问题,那只是让腐败烂得更深而已啊!”

“你说得很好,灯塔之下都是最黑暗的,慈航静殿外表看来很漂亮,其实内里最可能藏污纳垢,尤其是这种组织的掌门人,越是装得良善无害,就越是卑鄙阴险的伪君子,你一定是为了这点,才专门针对他们去做采访的,对吧?”

“是啊,过程中吃了好多苦呢,看你这么愤慨的样子,想必也很有同感吧?

那群和尚……”

“那群贼秃没有一个是好东西,老的阴险,年轻的下贱,这段时间我被他们弄得焦头烂额,有够凄惨了,我只要想到,就会想要流下眼泪来……”

“啊!你的这种情形,我完全可以理解。”

“多谢你的理解,我……等一下!现在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和你说得泪眼相对还握手?我才不想和你搞在一起咧。”

很意外,在向星玫解释的过程中,我和夏绿蒂一人一句,说得竟是投契之至一时间竟然忘记本身立场,握手流泪。察觉这点的我们,立刻撒手后退,祈求上天赶快让自己忘记刚才那一幕,反而是星玫笑了出来。

“我突然觉得,世上有约翰哥哥和记者姊姊这样的人在,也是不错的呢。”

星玫笑得很灿烂,也很美,这样开朗的个性,要化身成灭绝老尼那样的形象应该是非常困难吧,由此也可以窥见她当时的心理负担有多重了。唉,我就不要再给她多添麻烦了吧,能够常常看见这样的笑容,不是很好吗?

“喂,那个作恶多端的法雷尔……”

夏绿蒂一脸不甘不愿,道:“我要留在纽奥良这边作采访,麻烦你见到月樱夫人之后,告诉她我会把这边的情形传回去,还有她委托调查的事,我不会忘记的。”

不晓得是不是刚刚那段相谈投契的影响,我觉得夏绿蒂也有了些改变,对我的态度较为和缓。

我猜,跟着我们这一段时间被通缉,东奔西跑之后,她是终于领悟到,对“邪恶”、“不公不义”恶言相向,并无助于改变现况。要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靠嘴皮子是没用的,所以她开始学着去忍受与妥协,找寻更有杀伤力的方法,用笔去讨伐罪恶。

纵使彼此看不对眼,但夏绿蒂这样的成长,我个人是抱持肯定态度的,也因此,我特别大力夸奖了她。

“喂,你做得不错啊,下次再见面,我一定会强奸你的。”

“你、你这个大奸贼,胡说八道个什么东西啊!”

“夸奖你啊!你以为我是看到女人就上的色魔吗?不够层次的女人,我还看不上眼咧,之前的你,送给我干我都不干,不然你以为和我同行那么多天,你会还是处女?”

“你怎么知道我是处……”

话说一半,自觉失言,夏绿蒂马上住了口。

“这种东西都看不出来,我就不用混了。你现在有进步,也有魅力得多了,所以下次再碰头,我一定会强奸你的。”

夏绿蒂好像说了什么,但多半也是些“变态狂”、“丧心病狂”之类的称赞词,我虚心接受后,她就没什么可再说了。

一行人就这样子相告分别,星玫很好奇地问我,为何不见茅延安大师的身影我含糊以对。其实,不良中年死求活求,要我让他体验一次赛车手的感觉,我就把他五花大绑,放上阿玛迪斯,再戴上头套,关上车门,当作包裹一样,随阿玛迪斯一同运往芝加哥。

虽然说阿玛迪斯会激烈抽取他的元气,但只要不开车奔驰,应该还不会致命只不过无论如何,当我到芝加哥会合的时候,应该会看到一个“减重成功”的瘦子大叔吧,希望别瘦成骷髅就好了。

我自己选择孤身上路,甚至可能在纽奥良这里多留几天。理由无他,现在纽奥良这么乱,遍地是灾民,如果有什么人离奇失踪了,根本不会有人发现,换句话说,如果我奸了什么人,顺道灭口,人家也只当她是已死在大水中,正是我替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