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360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49:1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不能公开现身,所以马上就要与我告别,由我孤身一人上路,不过她也承诺会暗中保护我的安全,这句话我如果相信,那就真是有鬼了。 [ .

约定了再会的时间与地点,羽虹振翅飞翔离开之前,突然意味深重地看了我一眼,低声说话。

“其实……像天龙师兄,还有净念禅会的其他师兄弟,他们都不是坏人,只是盲目信奉正义,被误导了方向,不知道自己遭歹人利用,希望你与他们发生冲突的时候,能够手下留情。”

唉,小老婆啊,你哪里有资格说这种话啊?天龙贼秃他们执着于卫道降魔,你又何尝不是固执于自己的信念呢?比起他们,你并没有旁观者清,只是站在一个比他们稍大的圈子,五十步笑百步啊!

慈航静殿的教义我不甚欣赏,但里头有一点说得不错:无分正邪,过于执着就是入了魔道。

你如今走的这条道路,孤独如昔,险恶之处更胜过往啊!

************我有很多话想对羽虹说,却也知道这些想法她一定无法接受,正自心中叹息她却像想起什么似的,从腰间行囊取出一个黑色的小包,看来只是巴掌般大小,但布包上却画满符文,显然是某种魔法器具。

“对了,这个东西给你防身,是我师父特别铸造的……”

羽虹打开布包,顿时寒气逼人,只见一把小小的火枪静静地横放,通体黑色看还很不起眼,但是拿在手上,顿时就觉得份量异常沉重,一只手腕险些举不起来。

火枪的中心有轮,可以填装子弹,一次五发,不过从入手的感觉来看,这应该不是那种可以迅速连发的设计,而是每射出一发,就要耗损相当魔力的威力型神器。

心灯居士是当今世上屈指可数的名匠师,由他所铸造出来的神器、神兵,多少人跪破了膝盖仍是求而不得,种种神异之处不说,光是拿去转卖都可以大捞一笔,现在平白无故送了一把神枪到我手上,这段时间的各种辛劳总算有了回报。

“师父说,法雷尔家的玄武真功天下无双,其中的十方明器更是厉害,若是能把真气凝成十方明器,灌入枪中,就可以击发出威力强大的气弹,杀伤力暴增数倍。要不然……单纯运魔法力进去也可以,就是威力弱得多。”

心灯居士曾帮我诊脉医疗,羽虹和我并肩作战数次,都很清楚我不会武功的底细,但他们并不清楚虽然我不会玄武真功,可是淫术魔法的低阶体术中却有一门“淫动弹”,与玄武真功的十方明器原理相似,将就着拿来用,威力虽然有差,但应该也有相当水准吧。

理所当然地把礼物收下,心灯居士特制的“破魔枪”平安入袋。

************虽然我很想和羽虹一同上路,再多得到一些亲亲抱抱的机会,可是现实条件上不可能,而且也不合我当初孤身上路的意义。

告别羽虹之后,我继续赶往芝加哥,那是下一场车赛的举办地点,巴菲特家族在那边势力颇强,只要到了那边就有很多方便之处。

在赶路的过程中,我认真考虑着许多事。羽虹请求我协助她盗宝,盗宝本来也就是追迹者会遇到的工作,之前我们也曾经处理过类似任务,潜入某个森林绝地,或是蛮荒部落,盗取贵重的珍宝转手出售,捞了一票,算是对盗宝任务有了经验,不过这次的情形却不一样。

羽虹要我盗取的烽火乾坤圈,是本次大赛车的奖品,不晓得有多少人正明里暗里盯着。假如这奖品那么好盗取,大赛车举办以来早已被人偷了无数次,肯定就是因为要偷要抢不容易,所以人们才甘愿冒偌大风险,参与赛车争胜夺宝。

据说,那几份奖品被选定之后,就给密封藏起,由各界公正人士所组成的委员会联合保管,直到比赛名次确定,公开颁奖。在这期间,为表示公平与公正,就连慈航静殿的方丈都不得接触,任何人都必须离这三件奖品远远的。

心禅没机会接触到烽火乾坤圈,这点对我们有利,而且那贼秃可能根本不知道烽火乾坤圈内藏有这等秘密。不过,这次的三件奖品真是诡异,一件藏了军火交易的授权之证,一件藏了前任慈航静殿方丈的遗嘱,还有一件不晓得又有什么古怪,真像是包饺子大抽奖一样,个个有奖。

不过,我突然发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月樱要我设法赢得藏有授权之证的奖项,这奖项藏在三奖之中的哪一个不得而知,可是假若烽火乾坤圈已经藏了遗嘱那么另外再藏它物的可能性就相形降低,换句话说,应该是藏在三奖邪狼血剑,或是头奖的弹卡尔模型。(唔……传说中的模型弹卡尔……光是这个名字就让人一点斗志都提不起来,居然要我去抢那种东西,扫兴啊!)想到这一点就有些无奈,我叹了口气,慢慢往前走,心里盘算着今晚该落脚何处,又该怎么弄个女人来陪睡,如果能够搞到处女进补,那就对个人修为大大有益,可是奸了以后要不要杀、如何毁尸灭迹,这些都是比较繁琐的问题。

早知道刚刚多问两句,羽虹怎么说也是专业人士,这方面的相关知识肯定在行,问问她怎么杀人灭迹,相信她的意见很值得参考。

脑里才在胡思乱想,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前方不远的树下好像有个人。整条山路上不闻人声,就只有前头树下待了个人,怎么看都像是在堵我的,只不过那个姿势有点奇怪,整个人不是靠在树上,而是斜斜趴在地上,这样能察觉我来了吗?(是敌人没关系,不过是美女吗?是的话今晚就不用劫杀民女了。)走得靠近一点,我悄悄一看,却为之遍体生寒。

趴在那棵树下的人,不是美女是男人,而且还是一个最糟糕的男人,全世界我最不想遇到,这两天却总是被他追着跑的男人。

伊斯塔所调教出来的超级杀手,白起!

第25卷第4章临时盟友心灯居士真是一个废物,连追个人都可以追到让敌人再次杀回来,这样子的办事效率,难怪会死师父、没老婆,连应该到手的掌门之位都被心禅贼秃夺走。

不过,听羽虹的说法,心灯居士似乎在与黑龙会的战斗中伤得不轻,那些重创始终未愈,这样的他或许根本没能耐与高手作战,可千万别是因为这样,他已经在战斗中被白起给干掉了。

这个伊斯塔的煞星真是恐怖,也不去找势均力敌的高手来盯,像是方青书或是什么天龙的,要不然直接去干掉心禅,为民除害,那也很好啊,偏偏要追在我屁股后面,追得我气都快没了。

(妈的,刚刚侥幸逃过一劫,现在又被追上来,这次我的脑袋和脑浆都保不住了,唉……)几次惨败的记忆犹新,我知道对方是不逊于五大最强者的绝顶高手,不敢妄动,只好偷偷握住藏在怀里的破魔枪,祈祷这一柄新到手的神器能够发挥作用,最好一枪暗算成功,把面前这个死神给一枪毙了。

只是,对峙的时间越拉越长,我就越来越觉得不对劲。白起做事迅捷狠辣,从不浪费时间,之前和我几次交手的时候,说杀就杀,哪会玩什么猫捉老鼠的气势游戏,更何况他现在这样趴在地上,何来气势之有?事情显然有点怪异。(难道是……)脑里冒出了一个想法,虽说让人难以置信,但我仍是大著胆子靠近过去,看看究竟。(我靠,还真的咧……这家伙已经晕过去了,是怎么搞的啊?)我大吃一惊,第一时间屏起气息,却仍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东西。足以与五大最强者匹敌的高手,追得我魂都快没了的死神煞星,现在却失去意识倒在这里,这该说是老天有眼,还是说我走狗屎运了呢?

趁敌病,要敌命,这点是我素来信奉的东西,大好机会摆在面前,我当然要把握机会下手,但是一时间我还拿捏不准他的修为能耐,要是一击伤不了他性命他痛醒之后反扑,首当其冲的我第一个就要没命,所以下手的这一击,必须要全力以赴。

召唤出淫神兽来攻击,这是我目前最强的杀着,但却显得不切实际,因为召唤淫神兽需要时间,而且能量波动颇为剧烈,正面作战则可,要闪电偷袭就显得太慢,所以还是使用新到手的破魔枪比较划算。

首次尝试使用,我源源不绝地输入魔法力,破魔枪的黝黑外壳瞬间发热,我感到自己的魔力在枪内瞬间增幅,填充完子弹后,威力不住往上激增,整个过程绝不超过三秒,破魔枪就呼啸着轰发子弹。

这一枪瞄准敌人的后脑,子弹破空发出的尖啸,远较我预期中更为强悍,如果成功命中,这一枪绝对会把敌人打成无头尸首。

如果命中的话……魔力弹破空射出的瞬间,趴在地上的昏迷人体瞬间有反应,我肯定他还没回复意识,但却能够感应到我开枪的杀气,纯凭本能作出回应动作,其战斗意识之强,简直是骇人听闻。

左手小指扬起,弹射出一缕真气,不偏不倚地命中我手中枪管,巨大震力传透过来,半边身体瞬间麻痹,再也握不住沉重的破魔枪,瞬间铁枪脱手,飞摔出两尺之外。

但这一枪也没有完全落空,偏向射出的子弹,没有照预定目标击中脑部,但却射中了敌人的左小腿,在鲜血飞溅的同时,我也听见了脆耳的骨碎声,肯定这一枪绝对伤到了敌人。

破魔枪脱手,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扑趴下去抢枪,第二个反应是自己绝对作错,应该趁这机会先给敌人补上一刀,否则他若真正清醒过来,我纵有破魔枪在手,又怎能再伤到他一条毛?

捡回破魔枪,我第一时间就想要再开枪,但是枪抬起来,却再也对不准敌人的后脑,只看到一双冷笑中的眼神。

“很不错的攻击,可惜……还差一点啊!”

满是讥嘲的眼神,先是淡淡看了看自己的左腿一眼,鲜血横流、骨肉粉碎倒插,不但伤得不轻,而且光是想都很痛,可是那双眼神中却看不出一丝痛楚,满不在乎的看过伤处后,目光没有多停留一秒,迅速移回我的脸上。

对上这种敌人,我根本没有挣扎机会,被那森冷的眼神一瞪,沉重压力当真是令人心胆俱裂,拿捏在手中的破魔枪险些又掉下去。幸好,在这场一面倒的战局即将完结时,我发现了一个不寻常的机会。

无数次运用诡诈技俩死里逃生的经验,让我很懂得察言观色,尤其是读出人们的眼神。此刻白起的眼神,没有一点痛楚、没有一丝惧意,但我却仍从其中阅读出一个熟悉的讯息:不甘的讥嘲。

纵横天下,堂堂一代绝顶强人,却死于宵小之手的不甘与自嘲!

这种眼神我不知道看过几次了,几乎每个死在我手下的强人都有这种眼神,但以目前的情形,白起为何要这样子看我?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在虚张声势。

修练上乘武术或是高等魔法,都有凶险存在,纵然是天下无敌的绝顶高手,也可能因为练功或战斗所造成的暗伤旧患,突然走火入魔,不醒人事。敌人适才显然就是这种情形,现在虽然回复清醒,可是当真完全压下伤患了吗?只怕未必吧!

如果是这样,情形就不同了。单纯取决于手底下功夫的战斗,难有侥幸的机会,可是只要能让我动起三疾焕弥舌,我就有把握争取优势。如果白起伤患尽愈,我只有闭目等死;如果白起是在虚张声势,那我可以争取谈判。两个选项的必然性太过清楚,我连想都不用想,就可以决定答案了。

所以,我握着破魔枪的手再一次紧了起来,大著胆子向敌人说话。交涉的内容实在很简单,如果单纯要求和解,反而会让对方看穿我的心虚,想要取得平等的谈判结果,最理想的策略就是先抬高条件,然后再由对方慢慢杀价,双方比较容易达成妥协。

这种时候,与聪明人交易的好处就显现出来,双方连一句废话都不用说,谈判直奔主题,短暂的协议过后,最终的答案开始浮现出来,我同意尽可能配合白起的调查,他则是同意不用伤害人逼答案的手法。

本来我们两人就没有直接的恩怨冲突,虽然我和伊斯塔有国仇家恨,但伊斯塔人向来自私自利,我才不信白起会把国家利益放在个人之上,所以谈判很快有了结果,而整个过程当中,他也只问了我一句。

“为什么你认为我会答应?”

“因为你舍不得。我在你眼睛里看到对生存的执着与渴望,这世上一定还有你割舍不下的东西,虽然我不知道一个无情的杀手有什么东西舍不下,但那不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