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361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49:1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我的事,我只要知道你愿意为这些东西妥协就好了。 [ . ”

自我评估,倘使我在这个时候开枪,与敌人同归于尽的机率不足四成,最有可能的结局,还是他先干掉我,不过这种时候别无选择,只有赌上气魄来交涉,幸好,这次的交涉成功了,伊斯塔死神始终是高智能生物,听得懂人话,也有人性上的弱点,就此与我达成了协议。

达成协议之后的麻烦事连接而来,既然暂时和解,彼此就是盟友,我总不好把受伤的盟友扔在这里,自己一个人上路去奸淫掳掠吧。理所当然,我要很讲“义气”地帮盟友裹伤,然后扛着他一起上路,这个时候心里才开始后悔,为什么要一枪打穿他的左腿,如果是打伤他左脚拇指的指甲,现在不就省事多了?

************扛着新的盟友一起上路,我才愕然惊觉,刚刚如果开枪,同归于尽的机会不只四成,极有可能达到六成之多,因为肩上传来的重量,竟是出乎意料的轻,较诸一般这岁数少年的应有体重,他可能只剩下一半,从这一点就看得出他身体状况有多烂。

看来不过是十四五岁的年纪,却拥有足以匹敌五大最强者的不世修为,如果这些都是用特殊技术制作出来,相信其中定然存在拔苗助长的极端手段,虽然能够助长修为,但却只怕是以削减个人寿命为代价,要不然,大家都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哪可能有这么大的技术差距?如果这种特殊战士这么好量产,怎么样也是黑龙会该先造出来,哪轮到技术逊一筹的伊斯塔?

之前几次战斗交手,我只看到这个敌人的种种厉害之处,却完全没能够看到他的弱点,因为每次的战斗,我光是惊恐逃命都来不及,哪有余裕看他是不是可能暗藏隐疾?

可是现在这样近距离看来,我就发现这个新“盟友”的问题着实不小,如果他肯让我进行检查,说不定我还会发现他一天之中只能威风几个时辰,剩下的时间有如废人一样我本来就不是喜欢饶舌多言的人,碰上这样的冷面煞星,更是一点说话的欲望也没有,然而,两个人这么闷不吭声地走上大半天路,对方的表情可以从头冰冷到尾,但我却着实感到不快,最后实在闷得受不了,就试着与旁边的人沟通,看看能不能攀点交情,为往后争取一点交涉筹码。

问他的来历、问他的出身、问他的练功方式……通通得不到回答,盟友的脸臭得要命,我从头到尾自说自话,说到最后无聊要死,假如身边的这个人不是超级危险份子,我就一剑砍死他,踢到旁边的山沟去。

在这种气氛之中,崎岖不平的山路走得格外辛苦,直到天色快要黑了,我们两个人仍然被卡在山区里,没有照我预定行程那样离开山区。这样一来,别说晚上去奸杀什么民女寻欢,我只能仓促找了一个半大不小的山洞,作为今晚的藏身之处。

干追迹者的露宿荒野,那是工作之一,不是什么稀奇事,但平常在荒山野岭过夜,一切自有阿雪、羽霓去张罗,铺草、砍柴、生火、觅食,怎么会轮到我自己亲自下去做?现在平白无故增添一场劳累,还要照顾伤者,真是有够倒楣。

“小子,你应该要感谢我,病人在荒野还可以住得那么舒服,你算是走狗运了。”

真是越想越不对劲,就算彼此暂时和解,那也只是不落井下石,用不着变成这小子的特别看护吧?既然和解,我用不着怕他猛下杀手,那是为什么要这样拼死拼活呢?

“……不为了恐惧,难道是因为利益?这点你也是个怪人,居然没有出口向我要求些什么?”

当我在山洞口升起了火,让火焰热气稍稍驱走洞内寒意,山洞里头忽然传出了声音,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一语命中我正烦恼的问题。

“向你要求?这句话很好笑耶,你能给我些什么?武功?魔法?还是钱?”

我并非无欲之人,但是给我天下第一的武功,我也练不了,和拿到废物没什么两样;世上无双的魔法,我自己的淫术魔法就是了,当年法米特的暗黑召唤兽纵横无敌,若是我能充分掌握,伊斯塔根本不会有人是我对手;至于钱与珍宝,那些东西似乎用不着特别去求人。

“不追求自身的强大,也没有太强的物欲,你这一生为了什么而活?”

“谁告诉你我没有太强的物欲?我的物欲强得很,连色欲都是旺到不行,关你屁事,怎么样,杀手了不起啊?当杀手就可以随便干涉别人私事吗?我还想问你,除了杀人和抓人脑袋,你还会些什么?这辈子你又为什么而活?”

我并无意去接触他人的人生,只是顺口回答了这一串话,说了之后才觉得自己无聊,里头那家伙根本就是个不可理喻的人,和他说得太多,要是惹得他恼羞成怒,最后还不是我自己要倒楣,何必逞一时的口舌之快?不过,山洞里头却没有再传出声音,静静的死寂一片,我以为这个盟友已经死在山洞里了,才刚想进去看一看,猛地劲风扑面,一样东西迎面抛掷过来,我急忙接过,发现那是一只酒壶。

我不记得白起的身上有酒壶,这个山洞当然也不可能平白冒出一壶酒来,究竟是用什么手法无中生有,我实在非常好奇,但这一壶酒扔来的用意十分明显,我拍开酒盖,只觉得一股杏花香气扑鼻,浓郁芬芳,醉人中更有一股静心凝志的沁凉,竟是一种我从未见过的美酒。

美酒当前,该不该喝,让我迟疑不决,若是冒冒失失把毒药一口喝光,那连死都会死得很好笑,若是不喝,似乎在胆色较劲上逊了一筹,若是被这个危险人物给看不起了,人家随时有说话不算话的可能……(不管那么多,先拼了!真要杀我,用不着还浪费一壶美酒下毒吧?)金黄色的酒液入喉,出乎预料的香醇可口,酒性不算烈,可是入体后却迅速由腹中生出一股暖意,将四肢百骸的寒气尽数驱走,感觉暖烘烘的,甚是舒服,让人忍不住大叫一声“好”。

叫好之后,清醒过来,不免有些尴尬,但盟友肯抛出这样的驱寒美酒,总算是善意的表现,为了要大家有个台阶下,我也该有个回应,于是就把这壶酒喝了一半,正要把剩“……酒我不要了,够资格与我喝酒的人,这块大地上并没有几个……”

简单来说,就是我这个小人物没资格与他喝酒,所以他连酒壶都不要了。好不容易才开始的一点善意,现在完全成了一口闷气,我懒得再说什么,把自己行囊里的干粮扔一半到洞里,自己啃完另一半后,忍着肚里的不适,早早就在火堆边睡着了。

************露宿荒郊野外,这一觉当然是睡得很不舒服,如果可以,我很希望像以前那样,偶尔会有菲妮克丝来入梦,大可做一场香艳春梦,填补我的淫欲,不过春梦这种东西显然也不是想有就能有,这是一个完全无梦的夜晚。

到了大半夜,一种莫名的感觉,让我从睡梦中清醒过来,隐隐约约感觉到附近似乎正发生能量冲突,有很大的可能是爆发战斗。

一个人若是自知讨人厌,睡觉就不该睡太死,省得睁眼一看,脑袋已经搬了家。我既然早有警觉,一发现附近状况不对,马上就惊醒过来,发现自己面前的火堆早已熄灭,周围一片漆黑,什么人也没有,应该是不会马上就大祸临头,但是那阵令我感到困惑的魔力波动,却仍是由一段距离外不住传来。

这样看来,战斗与我无关,不晓得是什么人在附近打斗,魔力波动传到这里来。魔力波动的感觉不弱,还有刀剑呼啸之气,战斗中肯定有高手存在,而且还是牵涉魔法师与武者在内的复杂战斗,就不晓得是哪方人马在大乱斗。

好奇心我当然有,不过今天为止的麻烦事已经够多,现在我背后的洞穴里还有一个危险人物躺着,实在不宜多生事端,横竖人家还在大老远外战斗,没发现这里另有旁人存在,我只要把野营的痕迹掩盖,继续倒头睡下,就不会惊动任何人,也不用惹麻烦上身。

然而,这个盘算似乎打得太过如意,当我正开始收拾东西,预备销毁一切可疑痕迹时,远方的打斗声突然变得零零落落,似乎是其中有一方屈于明显劣势,而且还开始窜逃。

逃跑不是什么要紧事,但是东南西北那么多方向,哪个方向不跑,偏偏就往我这里跑过来,这下子就非常要命了。(真他妈的该死,想要好好睡一觉都不行到底是哪方人马来了?)答案很快就揭晓,在一阵凌乱的脚步声靠近后,先是有个人影踉跄走出左方树丛,才一脚踏出,整个人就翻身栽倒,看样子是因为伤势太重,倒毙于地上。

死人这种东西我早见得多了,看到有个家伙莫名其妙死在我面前,感觉并没有什么特别,但今天的情形却有些不一样,因为倒在我眼前的这个家伙,满头银白长发,尖细长耳,手挽长弓,赫然是一个精灵。

精灵如果是出现在索蓝西亚,那就没有什么好奇怪,不过死在金雀花联邦就有点怪。虽然说金雀花联邦是民族大F炉,境内有多个种族共处共生,但这里并非大都会中心,而是荒山野岭,三更半夜跑来一个精灵死在这里,不管怎么看都是怪怪的。

这个人也算是死得凄惨了,长弓的弓弦已断,身上更是布满了刀伤,看来像是被人围攻而死。一个精灵在深夜里被人围攻,死于荒山,这件事当真是说不出的古怪,但他显然不是唯一的遇难者,在他之后,树林里头几个人影跌跌撞撞地走出。

出来的人全都是精灵,每个人身上尽皆带伤,有些甚至比那位倒毙的老兄伤口更多,踏出的每一步都在地上染出鲜血,印出一长道血痕足迹。纵然是精灵,流的血也是红色,不过真正使我心惊的,是这批精灵们佩带的装备,并非普通旅行者所用,而是来自索蓝西亚军方的高性能装备。

这几个精灵佩带的魔法长弓与银丝软甲,都是军方专用的一级货色,加上他们虽然伤得不轻,但整组行动间仍维持着行军的严谨感,看来应该是来自索蓝西亚的特种部队。(索蓝西亚的特种兵,跑来这里作什么?难道除了杀手满天飞之外,特种兵也开始满街跑了吗?唉,这是什么世道啊……)不过我很快就想到一个问题,特种兵不会无故到处跑,应该是执行某种重要任务,有一个领袖人物带队,而目前在金雀花联邦之内,实力最强的索蓝西亚军人,似乎是……下的半壶扔回去,洞穴里头传来疲惫的语音。

仿佛呼应我的想法,树丛中闪出一道耀眼银虹,虹光过处,树木全被砍倒,一个敏捷轻快的身影从里头跃出。

尽管铠甲染满了鲜血,但圣洁的银光却依然闪亮,仿佛是地上的银色月亮,皎洁地驱走了周围的黑暗;铠甲中包裹的少女香躯,因为银甲的完美合身,显出玲珑有致的曼妙曲线,在长戟呼呼挥动之中,尤其显得明艳英武。

我的女性宿敌之一,碧安卡。希恩。

一见到她,我就大概能把握出整件事的轮廓了。看来我的行踪实在不保密,不但白起追来,心灯居士和羽虹追来,就连碧安卡都随后而来,三批人马目的不同,但看来是碧安卡的运气最糟糕,不但落在最后头,而且还像是被人黄雀捕螳螂,暗夜伏击。

和人类相比,精灵们不擅长使用近身肉搏的武术,战斗中往往是凭借魔法、速度、弓术取胜,搭配适当的魔法武器,威力倍增,根本不给人靠近的机会,站得远远的就把敌人打死了。不过,倒过来说,如果精灵们被人伏击,一下子给欺到近处,猝然奇袭,那么除了碧安卡这种武技卓越,又有神器护身的特殊案例外其他精灵肯定要吃上大亏,甚至付上惨痛代价。

(古怪,索蓝西亚树敌虽然不少,但这好歹是金雀花联邦,哪个国家敢冒违反国际公约的风险,在这里袭击他们?)碧安卡有神器护身,为所有同伴断后阻敌,但在她飞身掠出树丛时,我虽看不见外伤,却觉得她的动作有些僵滞,应该是在战斗中吃了亏。这实在不容易,因为碧安卡本身实力不弱,再加上那个光属性的神圣铠甲护身,就算是比她更高一阶的敌人,也不易给她实质的伤害,当日如果不是心禅贼秃的如来神掌轰走了她,我还真不知道要拿她怎样才好。

有碧安卡这个硬手做主将,加上其他的精锐特种兵,战力殊不可轻,是什么人能让他们这样狼狈窜逃?

“敌人追上来了,结成方阵,重伤者在内,还能行动的人在外头守住!”

碧安卡的指示正确,但效果却很令人遗憾,因为她的精灵同伴早已倒得乱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