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367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49:2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有钱,这边可以是男人的天堂。 [ .

茅延安是个流浪画师,囊里到底有多少钱,是贫是富?这点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不过他也是一个极有魅力的不良中年,出门泡妞不用花钱,所以几天下来,每日都搂女狂欢,整个人当然也瘦了一圈。

“贤侄,大叔搞风流糜烂,绝不是为了一己之私啊。”

“是啦是啦,你是为了那些饥渴怨妇,要拯救她们于无边欲海是吧?”

“饥渴怨妇关我什么事?大叔干女人全都是为了帮你探路啊,现在我已经可以告诉你,这里的女人不值得干啊。”

“妈的,都被你干光了,我当然没有得干!”

没好气地回应茅延安的鬼话,我比较在意的,还是这段时间的情势变化。正如当初所料,纽奥良的大水灾震动全国,金雀花联邦的各个党派与地下势力,同声谴责黑龙会的残忍暴行,更誓言报复。

以慈航静殿为首的鸽派,仍是力主稳重,心禅那老秃驴假惺惺地发表声明,说什么“人的一生有善缘也有孽缘”、“愤怒将使人们失去理智”之类的屁话,听在人们的耳里,没有人把这些话当真,所有他的忠实信徒都晓得这是谎言,大家心里有数,脸上发笑。

在这种情形下,国会里的主战派,与净念禅会的势力结合,声势直比天高,推出了数个法案,预备让军方与净念禅会进一步合作,征调更多的资源,专款专用在军事项目上,用以充实战力,并且不排除在数月之后,正式向东海用兵,讨伐黑龙会,为死难者讨个公道。

民气可用,举国上下几乎听不到反对的声音,只有极少数、极少数知道内情的人,才晓得事情不妙。月樱虽然利用身为议长的制高点,对这几项进行搁置阻拦,但预估不用多久,这几项法案就会闯关成功。

“我如果估计得不错,黑龙会一定在研究某种很厉害的兵器,足以匹敌甚至超越天鹰战士的末日型武器。这样武器碰到了一个大瓶颈,突破关键则是在这几项法案所释放的资源中,所以黑龙王才不惜冒着与金雀花联邦正式开战的风险,亲自袭击纽奥良。”

成为政治家之后,月樱的智慧越来越得到发挥,做出的判断既准且快,为我们点破不少迷津。

纽奥良虽是大城,人口众多,却不具多少军事意义。袭击纽奥良,只会造成提早开战,但是对往后的战争没有实际好处,以黑龙王的智慧,怎会做没意义的事,但是若实情当真如月樱所料,一件可怕的阴谋正在进行中,并且将在不久之后,给我们造成天大的麻烦。

“追求世界和平,还真是一件遥远的事啊。东海上有黑龙会,伊斯塔与兽人族还闹得不可开交,金雀花联邦、阿里布达也暗潮不断,大叔,你觉得月樱她想做的事情,会不会根本是白费力气了?”

“但贤侄啊,这样不是也不坏吗?越是乱世,越是英雄出头的时候,你只要专心去想,怎么在这场风云乱局中得到最大好处,不是吗?”

“确实是这样呢,所以,就像我现在要做的事情一样,我只要想想怎么让自己得到最大好处,是这样吧?”

在赛车场上,我已经坐在阿玛迪斯里头,预备发动我的赛车进入跑道,开始这一次的大赛。

一级方程式大赛车的芝加哥赛事,在我抵达后的第二天展开。场地比纽奥良更大、地形更为复杂,前来观看赛事的各国观众也更多,所有的车手无不摩拳擦掌,期待在车赛中一展身手。

不单是各方车手,就连那些打扮怪异的嘻哈党人,也表演得更卖力,作着种种近似小丑的行为,吞火、掷水果、吹笛玩蛇,所有人里头还是滚大球的周亚炳最醒目,显然脚底下站得高,还是抢眼得多,或许也该建议他下次别滚大球,直接踩高跷好了。

嘻哈党的存在,很适合作为吸引小孩子的东西,毕竟一场好的比赛应该是老少咸宜。然而,对成年人来说,嘻哈党的滑稽表演就没什么看头,我的目光透过阿玛迪斯挡风玻璃四处游视,看到附近几个车队的休息站外,都聚了好大一票人围观,对他们的赛车女郎拼命拍照。

从我这角度,看得最清楚的是左边那个休息站,里头装扮惹火的赛车女郎正扭腰摆臀,在赛车旁边摆出种种媚人姿态。

随着无声的旋律,赛车女郎开始狂野地舞动娇躯,在炎炎烈日的配合下,汗珠毫无阻碍地从上到下,抚摸着她们滑嫩的肌肤。

无数镁光灯的闪耀中,修长的大腿不断做出一个个高难度转折。胸部轻击着大腿的微细之声,仿佛随着风声传到了在场所有男性的耳中,而在那一起一落之间,丁字造型的下身泳装,似乎再也无法尽守职责,一丝丝黑色伴随着那细微的喘息映入众人的眼帘,配上女郎那微张的红唇,让人血脉贲张到极点。

刺激的画面,我重重喘息了一口,才要和旁边的茅延安说话,赛场内突然响起鼓乐声,一组吹喇叭打鼓的盛装乐队,还有十八名举牌的赛车女郎步入场内,预告大赛将在十分钟后正式开始。

这支队伍是由大财阀方字世家赞助,较诸其他队伍的赛车女郎,这支队伍的素质更高,每个赛车女郎都是千中挑一的美人,身高腿长,气质典雅,微笑起来的样子非常好看。

不但外型好看,她们的制服也别有特色,紧身衣无微不至地贴覆在她们凹凸有致的身躯上,光滑细致的反光布料,仿佛是她们晶莹剔透的第二层皮肤,让人有一种眼前美人似乎正在赤身裸体,坦然走步,暴露于全场观众炽热目光下的错觉,这等典雅中的性感,委实独具匠心。

不必脱下女人衣服就能享受到欣赏裸女的快感,却又能保留将她们拉上床、享受女性被撕去衣衫,婉转娇啼着的美景幻想。这种独特的设计与想像空间,给了我不小的刺激,或许以后我该找织芝来作一套赛车女郎制服,到时候……“等等,大叔,我们这一队的赛车女郎呢?你不是说这次大赛就会有吗?”

“唉,我说有就能有吗?我不是主办人也不是赞助人啊!”

茅延安两手一摊,无奈道:“阿玛迪斯是神秘车队,一切必须要保密,不能让人知道是月樱夫人在支持,当然不可能帮我们准备赛车女郎。令尊大人既然帮你准备了车子,就看看他会不会再发好心,也帮你准备女人吧。”

“搞了半天,还要指望我那变态的老爸?干,我不比了,你现在就到外头去丢毛巾,说我弃权退出比赛。”

“贤侄,这么大个人了,为了女人而退出比赛,这样子耍赖不好看吧?”

“不好看?不,你错了,这样子还不算不好看的。”

我一把抓过茅延安脖子上的毛巾,把他揪拉到车门边,冷声道:“如果一个大男人躺在地上打滚,像是小孩子要糖一样大哭大闹,两脚乱踢,那样子好不好看?要不要我作给你看?知不知道你看了之后有什么下场?”

“不不不,你千万别这么做啊,要是我看到吐出来了,那可怎么办才好啊?

总之我答应你,这次比赛你好好跑,下次大赛开赛的时候,我会帮你摆平赛车女郎问题的,唉……”不良中年连连摇手,几乎是脸如土色地答应了我的要求,让我稍微熄去胸中火焰,随着号角声的响起,发动了车子。

“你好啊,老哥。”

“嗯,伙计。”

结束密码确认,阿玛迪斯开出了工作站。这辆前三名的大热门,立刻就让整个赛场的观众台上爆起一阵欢呼,大批下注在我身上的赌客还高举看牌,为我加油喝采。

所有竞争对手都上了跑道,在清越激昂的号角声中,或是发动引擎,或是催鞭异兽,第一时间冲出飞驰,务求能够脱颖而出。

阿玛迪斯的超高速与精准计算能力,远远超过每一名参赛对手,几乎是在号角声响起的三十秒内,就已从重重竞争者的包围中闯出,一马当先地飙冲出去,将九成九的对手远远甩在后头。

“妈的,这种速度也敢来参赛,简直丢人现眼,给我滚在后头吃尘吧!哇哈哈哈,赛车的王道是什么?是速度啊!速度快才是王者!”

享受风驰电掣的快感,我在阿玛迪斯里头大笑出来,虽然觉得自己可能有点得意忘形,但却又克制不住那股轻易甩脱众人的优越感。

而乐极生悲这个道理,果然是不错的。

当我一下高速过弯穿出树林地形后,前方跑道的尽头,应该是峡谷地形的唯一通路上,赫然出现一座光秃秃的岩山,约莫是两三百尺的高度,虽然不是说很高,却完全断去跑道通路。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再怎么一马当先,如果前头无路可走,那也是没有意义的。为了避免撞山爆炸,阿玛迪斯的速度整个慢了下来,后头的对手则是高速追赶上来。

“他妈的,这也算是地形障碍的一部份?太阴毒了吧!”

我口中咒骂,心里却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设计赛事的主办单位实在是很毒辣,不让任何一种仅具单方面强势的赛车独占鳌头,而是要考验出全方位优胜的真正强者。

阿玛迪斯是速度型的王者,但是在赛程中仍是有相当程度的障碍,是单凭速度优势所无法克服,否则一辆超高速赛车从头跑到尾,观众容易疲乏,场外的赌盘更会大受影响。

经过计算,穿越这个障碍的最佳途径,就是开启阿玛迪斯轮胎内的尖针,刺入山壁抓牢,慢慢滚动拔升,用这模式爬山上去,垂直攀升与爬下,方法无疑是笨拙,速度也会整个拖慢下来,但却是我现在唯一所能做的事。

(浑蛋变态老爸,要做赛车,怎么不做会飞的?如果会飞,我现在就不用这么麻烦了。)情形一如我所料,就在我慢吞吞爬山翻岭的时候,其余的竞争对手也陆续赶到。

碧安卡的精灵兽在强光中发生异变,从威猛雄狮蜕变成一头有翼狮鹫。鹫头狮身的强大猛兽,拍振起透明的水晶翅膀,轻而易举飞冲上天,带着碧安卡的银光车座飞过我头顶,在我气恼不平的愤恨中,越过前面的几个小山头,稳稳地降落下去。

伊斯塔的白骨灵车、天龙的黄金之豹,两者都是使用某种奇特的遁术,瞬间与土木砂石同质,笔直冲入山中,由另一侧钻穿透出,只不过一者始终维着持高速,另一个却是越来越慢,明显元气大伤,说明了两者的力量差距。

至于众所瞩目的方青书,他的赤须龙马似乎也没有飞天之能,要穿越这一关障碍,全凭驾驭者的功力,只见他拔出腰间长剑,盛放出灿烂虹光,在那耀眼剑虹中不住传来土石裂响,竟被他凭着一身神功,剑气纵横开辟出一条小山道来,赤须龙马嘶鸣一声,快速奔驰进去,随着剑气开辟出的痕迹,很快便通过了小山障碍。

方青书不是出家人,自然没有必要给人方便,开辟山道通过之后,不忘补上一剑,让本就脆弱的岩石崩塌下来,阻止后头的投机者藉此通过,也断了我的方便之路。

爬过一座又一座,这里足足有七座障碍型小山,让我只能咬牙切齿地慢慢通过,浪费宝贵的时间。到后来,不只是这四个棘手强敌,就连一些速度远慢于我的对手,都因为设有飞行功能,轻巧飞跃过山,把我甩在后头。

我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暗忖这个问题若是不解决,后头的赛事将是危机迭起,根本没可能去争夺胜负,更别说夺取最前头的三个大奖了。

“可恶啊!阿玛迪斯,你这样算什么绝世名车?变态老爸制造你出来,就是为了让你在爬山的时候吃瘪吗?别人的狮子都会变身,你怎么就没有什么二段变速呢?”

气愤不已,我想捶打东西泄愤,偏生又没有什么东西好敲,正自怒火冲脑,剧烈情绪波动似乎也牵连到阿玛迪斯的系统,令得冰冷的机械生出反应。

“第二象限封印解除,两段式变形开始操作,进度3%。”

“引擎跳火,原地速度调节,进度55%。”

“涡轮顺利增压,车体变形,进度97%。”

连串冰冷的电子语音,笔直传到我脑部,耳里虽然没有听见什么,却可以感觉到车身似乎慢慢变形拉长,整个车体的能量迅速集中在尾端。

“进度%,太阳神之翼,启动!”

听到这个电子语音,我本来以为阿玛迪斯的两侧会生出机翼,像碧安卡的狮鹫那样振翅飞行,但却想不到,聚集在车体尾端的强大能量会瞬间狂暴化,在轰然声响中,两排排气管喷出多道火红的炽热炎流,斜斜攀在小山峰顶的阿玛迪斯化作一道冲天火箭,刹那间撕裂大气飞射出去。

“喔喔喔喔喔喔喔,干你老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