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383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49:4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胜利。 [ .

白起与他尚未实际交手,但却已作过无数算计,尝试破解掉大对头的每一记后着。无论是重兵或是高手,白起都有办法一一破解,成竹在胸,本以为这样已足够,却没想到对方还有一张无比厉害的王牌,令白起功败垂成。

我看他这么失魂落魄,只能找些话来安慰,偏偏又找不到适合的话来说。

“这个……既然已经知道打不过,那你就……尽量吃好一点,玩过瘾一点,活得开开心心,不要让自己留下遗憾吧。”

白起闻言,冷笑道:“你这个人怎么一点斗志也没有?才听到敌人强大就想自杀了吗?”

“是你自己说你打不过的,预先准备后事是开朗积极的做法,不然等到你被敌人轰杀,死无葬身之地,那时候才后悔自己好多事没做,这就来不及了。”

我道:“其实你看看你自己,都病成这样,咳快咳掉半条命了,还出来学人打生打死,活这么痛苦是干什么呢?那个小人妖……唔,幸好她不在……那个小人妖这么有本事,你有什么仗让她去打就好了嘛,有必要自己这么拼命吗?这根本就是没意义的浪费生命嘛!”

白起看了我一眼,意味深长地说话,“一个人会无视生死地拼命,是因为他有不惜一切都想保护的东西,这东西你现在没有,但往后某一天你总会有,到时候你就会明白这个道理,又或许……你已经明白,只是故意装作不懂而已,因为你一向是个善于保护自己的聪明人。”

我一时无语,白起却笑了起来,道:“至于我所作的事,或许是没有意义的浪费生命,不过我正是想在没意义的事里找寻意义。”

“不懂。何解?”

“我一生精于计算,自我武功大成后,更是没有一件算错,所有的现在与未来都在我一手掌控中。我作的事,没有一件没意义、没有一件多余,每个布局与后着都能造成重大影响,这个成就我很自豪,但偶尔我也会好奇,若是我抛开所有顾忌,不顾任何后果,放手去干,我能够作到什么程度?”

白起笑道:“这念头不理智,也不聪明,只是我多年来的一个疑问,所以,当我知道已没剩下多少时间,就打算趁着这个机会来试试看,给自己找个答案,现在……不理智行为的感觉并不好,可是,我终于找到答案了。”

这份心情我多少可以理解。很多毕生循规蹈矩的好人,到老来会想要败德狂欢一下,尝试不一样的人生,白起虽然不老,不过在强敌的威胁下,他想要品尝一下不同的体验,消除遗憾,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不过,这种遗憾我不会有就是了,再怎么说,我只听过好人会想尝试一下当坏人的放纵,却没听说坏人会临老入花丛,作茧自缚的,这种死前忏悔过往人生的想法,还是不要有比较好。

“唔,你的心情我是可以想象啦,但你也不要太灰心,你这样的本事,我不相信天底下有谁真能威胁到你的。咦?你们伊斯塔有那么厉害的敌人吗?怎么我完全没有听过呢?”

面对我的皱眉质问,白起露出莞尔的表情,在我肩头一拍,道:“什么我们伊斯塔?嘿,你这人奸诈似鬼,但有时候还真是蠢得好笑,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伊斯塔人了?”

“啊?你、你不是伊斯塔人?”

一句话让我大吃一惊,回想相识以来的种种,白起确实从未说过自己是伊斯塔人,但是他也没否认过啊。白起与伊斯塔巫师多次秘密会晤,又驾驶着白骨灵车,如果不是来自伊斯塔,这些事又要怎么说?

(呃,等等,白骨灵车并不能代表什么,以他和那个小人妖的本事,要从伊斯塔偷一辆或抢一辆赛车到手,根本是轻而易举,而若白骨灵车是他强抢入手,这等丑事伊斯塔绝不会宣扬,只会派人秘密夺回,换句话说,那些屡次与白起秘会并且激战的巫师群,就是伊斯塔派来的索车使者了?)最重要的关键点一通,过去很多苦思不解的事,都得到了解答,我暗骂自己实在蠢得厉害,在先入为主的偏见之下,居然看不到真实。

“我不是来自伊斯塔,不过确实是受伊斯塔人的委托,才来这里参赛的。那时,我和阿香结伴旅行,半路上遇到了伊斯塔的使节团……”

白起简单说明了他到此参赛的经过。为了本次的车赛,伊斯塔确实有派出团队参赛,运送白骨灵车前往金雀花联邦,预备在车赛中大大露脸,宣扬国威,但适逢伊斯塔国内两派竞争激烈,赛车团队半路受人袭击,而身分不明的攻击者正是出自伊斯塔。

一场同胞阋墙的战斗,因为有心算无心和各方面的优势,赛车团队几乎被杀得一个不剩,倘若不是白起和织田香路过,而改变心情的他又愿意多管闲事,伊斯塔的赛车团队就真是没有活人了。

“……来犯的敌人,被香香全部歼灭,没有活口留下,赛车团队的首领为了向我表示感谢,又知道我要来金雀花联邦,就把白骨灵车托付给我们,要我们代为参赛。恰好我也有这方面的需要,我们双方一拍即合,我和阿香来金雀花参赛使用白骨灵车,藉此引开伊斯塔国内的注意力,让他们有时间藏身暗中养伤,并且策划反击。”

“照这么说的话,你故意不否认我的猜测,就是要让所有人都以为你来自伊斯塔,公然招摇,吸引伊斯塔人的目光,而伊斯塔派来向你唆的人,就都被你顺手干掉了?”

“聪明,这才是你应该有的程度。本来车赛奖项对我全无意义,得不得名次都不打紧,不过既然答应过你夺取弹卡尔,我就一定会作到。对了,你决定好了没有?到底是要弹卡尔,还是要烽火干坤圈?”

“我要弹……烽火干坤圈。”

直到出口的那一瞬间,我还是拿不定主意,本来要说弹卡尔,却终究以性命为先,选择了烽火干坤圈。

听了我选择的白起,面露微笑,对我的取舍不置可否,只是说答应我的事一定会作到,但从此刻开始,我们的交易终了,他对我再没有什么义务,我也不能再要求他办什么事,因为他要集中每一丝精神,去对付强敌,试图在必死局面中找出一线翻身机会。

我奇道:“必死局面?这点我不懂,是和不死树有关吗?那个不死树虽然荒唐,可是为什么会让你这么困扰?”

白起摇头道:“嘿,才刚刚夸过,又变笨了吗?不死树能够直接连通射程内每个生物的脑波,那就能直接对生物进行操控,不用作战,光是这一手就已经让万马千军溃败臣服,多厉害的高手都没有用,堪称是最厉害的统治工具。”

我错愕道:“啊?是这种用法吗?我……我之前都没想到要这样用,果然还是当坏人的比较厉害,什么东西都往坏的方面去用。”

这句话引起了白起的好奇,他望向我,讶异地问道:“要不然,你本来以为是怎么用的?”

我道:“也没有啦,我没想到要用,只是想说这异能发动的时候,范围内所有生命体的脑波都连在一起,每颗心都相互连结,那种感觉听起来有点恶心,不过又好爆笑,嘿嘿,偷偷告诉你,其实这很像我那变态的老爸偷偷钻研的一个计划,叫做……什么人类补完的……”

这些话只是随口说说,没有什么特殊意思,却不料白起闻言,身躯剧震,面上表情由惊愕、迷惘,慢慢露出喜色。

“对啊,我怎么会没想到呢……每颗心连结,心心相印……一定是这样子没错,这才是不死树的真正用法!胤G,这次我要你栽个大跟斗。”

颓丧之情被一扫而空,白起彷佛从这刺激中重获新生,瞬间的神采奕奕,就连我都看得振奋起来,虽然……我完全不晓得他在兴奋个什么东西。

过了一会儿,白起转过头来望向我,狂喜与兴奋已被冷静所取代,整整几分钟都不言不语,看得我心里发毛,几乎以为他要出手杀人灭口,保住重要秘密,然后拿烽火干坤圈到我坟上说谢谢。

“约翰,本来我们两个已经互不相欠,不过你最后的这个想法,实在是很有用,对我帮助很大……”

“我很高兴这想法能对你有帮助,但请你不要在‘最后’这个词上特别加重语气。”

“为了向你表示谢意,除了本来答应你的事,我决定再加送你一个特别的礼物。”

“呃,基本上除了棺材、寿衣和绿帽子之外,其它的礼物我都欢迎,尤其是真金白银,钻石美女……人妖不要。”

情形实在很诡异,白起在那边越笑越爽,而我则是心生寒意,弄不清楚他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就看到他在手腕上戴的奇异机械上敲了几下,一阵轰隆闷响弄得地面震动,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外头浮现上来。

“礼物到了,你开门来看吧。”

克制不住心里的紧张情绪,我确实想抢着出门,却不是为了礼物,而是单纯地想尽早离去,但是当我一把将门推开,眼前所看到的东西,却让我惊愣当场,错疑自己身在梦中。

************离开白起住处回去,半路上我意外遇到了方青书,他似乎是特别出来找我,见到我之后,用他所能表现的最大诚意,向我致歉。

“很遗憾发生了这样的事,师父会这么做,非我所料,非常对你不起。”

方青书的话我倒是不怀疑,以他这样的迂腐个性,在赛车场上使手段竞争,那还说得过去,要他离开赛车场后以卑鄙手段偷袭,这种事相信他作不出来,虽然说,在他面临重大压力的时候,有可能突然“为成大事不拘小节”,但从他的表情与眼神,我相信心禅击毁阿玛迪斯的事,方青书事先不知情,更不可能背后教唆,不过……“道歉就可以了事的话,世上就不需要衙门了,你这样子跑来,是为了表示自己清高,还是想怎么样?”

“我晓得空口说白话没有任何意义,但物质补偿相信你不会接受,我如果在这种时候给你真金白银,那只是侮辱我的朋友……”

喔喔,千万不要这么说,你只侮辱我一次是侮辱,但如果侮辱我几十一百次的,那别说原谅你,就是让我趴下来拜你都成啊。

“虽然你无法参赛,我不能在赛车场上堂堂正正败你,这点令我非常遗憾,但你不参赛却是绝对正确的,这样你就不会自以为是地作错事。其实你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身处虎狼之境,但我向你保证,无论如何我都会保你平安。”

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现在的处境很危险?心禅贼秃和黑龙会已经预备提前算帐,把我们全部干掉了吗?那方仔你说这些,是想提醒我们快点走吗?

短暂的交谈没有结果,我匆匆忙忙赶回住处,还得要小心掩饰自己的情绪,方青书精明厉害,稍稍不慎,可能会被他看出破绽,那几个小时后的车赛就会发生问题。

而当我兴高采烈地回到住处,心里犹豫着应不应该把秘密后着告诉大家,却在推门前听到大厅里头传来声音。

“……你可以肯定烽火干坤圈内的秘密,能证明心禅弑师?”

奇怪的声音,但有点耳熟,曾在哪里听过。

“是!”

答得异常肯定,这是心灯居士的声音没错。

“好,那我就答应你,只要烽火干坤圈开启,内中证据能够指证师门叛徒,我会亲自出手卫道降魔。”

和心灯居士说话,又是这等语气,我脑中陡然想起一个可能,身躯一震,估不到这个死尼姑接二连三秘密造访,难道是来这里猛串门子的吗?

方自讶异,我的气息已被房里人察觉,只听见里头一声叱喝。

“哼,偷鸡摸狗的鼠辈,你当别人真的没发现你吗?”

“师伯!手下留情!”

羽虹焦急的声音在叱喝后响起,我心中暗叫不妙,胸前陡然一痛,已经被锋锐剑气无声无息地刺入,若非我及时仰身滚退,跌在地上猛滚,肯定被这一剑透胸而过,当场毙命了。(胸口好痛,唔,我伤得重不重啊?)刚刚这么一想,就觉得胸口痛彻心肺,搞不好连肋骨都断了几根,而房门内陡然一声炸破轰响,心剑贼尼的剑气赫然连发而来,这根本不是什么惩戒,而是存心要取我性命了。(这贼尼……该不会是不想我参赛,所以故意在这里干掉我吧?)心念急转,我想召唤地狱淫神防御,可是黄金剑气连环射来,咒文还没念一半,要命的剑气就已迫在眉睫。

“住手!”

心剑贼尼心狠手辣,自然不可能为了任何人而停手,不过,随声而来的多道黑色光箭,却有效封锁住黄金剑气,七道黑箭贯穿一记黄金剑气,作到了完美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