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406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50:2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我一面说话,一面凝望着羽虹。 [ . 白嫩嫩的脸蛋上,容光焕发,眼角也看不出泪痕,瞧上去应该是没什么事,很难想象仅仅数天之前,她的精神状态恶化,只要入夜,就像具腐尸般摊在床上,两眼无神,空洞地望着天花板,任别人怎么叫都不理,再不然就是怔怔地躺着流泪。

那时候,我们大家全都束手无策,不晓得怎么把羽虹从这槁木死灰的状态中拉回,结果最后还是她自己救了自己,从崩溃边缘重新站了起来,主动向我说要随行去伊斯塔,一路上也都显得很正常,与几天之前的样子判若两人。

“你……干什么这样看我?”

“没什么,只是看而已,不行吗?”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东西,我已经没事了,你不用这样替我担心。过去这几天我想了很多,以前是我太傻,没有能够看出师父他的狼子野心,被他的假面具所蒙蔽,无意间成了他的工具,作了很多错事,往后我会更加谨慎,更有智慧,这是我所学到的教训。”

羽虹凝望着道路的尽头,慢慢说道:“只是躲在角落悲伤,无济于事,什么东西都没法改变,我不能再让自己这样荒唐下去。师父的死,确是他罪有应得,但他是我们姊妹的师父,养育我们长大成人,恩重如山,我要继续我的理念,和姊姊一起伸张正义,贯彻正道,为师父他赎罪。”

坦白说,贯彻正道不是坏事,只是有点蠢的事,但你喜欢贯彻就贯彻好了,反正每个人都有点自己的独特嗜好,可是,作一件事情不要找两个理由,喜欢作就去作,不要扯什么赎罪或是偿还恩情的,给自己多添不必要的包袱。赎罪,是一件很沉重的东西,当人背上扛了这样的重物,脚下还能维持正确的方向吗?往往就在不知不觉中走偏了路,所以第一次的错误,不该用第二次的错来弥补,一天到晚想要赎罪,最后只会弄得自己的人生一团糟。

这些事情,羽虹你不会懂吧?或者你早就懂了,只是故意装作不知道,因为你已经在这条路上走得太远,不但以殉道为荣,甚至还能为乐,这样恶化下去,我很怕你有一天光赎罪都能赎到高潮迭起,如果真的到了那时候……会怎样我说不上来,所以,我只能继续沉默,然后像这样子静静地看着你。

“你一直看我作什么?我都说过我没事了。”

“喔,这个我知道啊,所以我没看你的脸,在看你的胸啊,嘿嘿,你好像还在发育啊,怎么我觉得你胸部比前阵子又大了点?”

这句话只是为了调笑,让气氛好一点,我还刻意用贪婪的眼神,瞄了瞄羽虹胸部。若是平常,以她的个性,有很大的可能是瞪我一眼,骂上一句,或是红着脸把目光转开,不作回应,但是今天羽虹听我这么一说,居然主动挺起小巧的酥胸,迎向我的目光。

“大了也不奇怪啊,你不是一向都喜欢搓我胸部吗?摸摸按按的次数多了,自然就大了啊。”

不只是说,羽虹策马一下子靠近过来,就贴在我旁边。

“呃……这个……正义小姐,你不觉得光天化日之下,你的行为有点……”

“羽虹是你的小淫女嘛,既然是小淫女,这么作有什么奇怪的吗?以前你干我的时候,有在意过时间和场合吗?”

“那……那倒是没有,唔……你可以再开放一点……”

“已经等不及啦?要不要今天晚上,我和姊姊一起陪你?或者……再拉上阿雪姊姊,我知道你想拉她一起想很久了……看看她屁股扭来扭去的样子,你一定很想吧?”

顺着羽虹的言语暗示,我不自禁地望向前方,凝视起阿雪的背影。

侧坐在紫罗兰的背上,这个背影随着紫罗兰的步伐而摇晃,我对阿雪的胴体太过熟悉,虽然她现在穿戴整齐,但我光看她的身影,脑中就自动透视剖析,彷佛直接看到她的身材曲线。

我心中大动,无意中偏头一看,恰好对上羽虹的目光,不由得一惊,只觉得那双眼瞳中满溢着妩媚,艳得可以滴出水来,再配上嘴角的那抹笑靥,真是可以让男人整个骨头为之酥麻,争着拜倒下去。

但这样的艳丽风情,若是出自月樱、娜西莎丝,那倒是没有什么,可是从羽虹的身上流露出来,这就非常不对劲,因为年龄不对,个性也不对,特别是从她眼中的那抹艳光中,我隐约看到一丝邪气,刹那之间的震骇,让我背后出了身冷汗。

“咦?你怎么了?难道……已经出来了?”

不是出来了,是被你吓软了,但现在并不是解释的时候。

“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大胆?”

“因为……”羽虹的声音突然小得多,在我耳边悄声道:“姊姊说,我们这次和那个妖女同行,要对她提防一点,伊斯塔妖女迷惑男人的手段很多,如果一个不小心,你被她给迷惑住,那就糟糕了,所以我们……”

怕我给别人抢走,这就是独占欲,能让女性对我产生独占欲,这真是令我受宠若惊,可是,羽虹啊,你对我产生占有欲望,这不但不聪明,而且肯定会让你伤到的啊……咦?是羽霓先对她提议的,这怎么可能?我给羽霓设定的反应与思考的模式中,应该没有这方面的处理啊!她怎么会……“羽虹,刚刚你说你姊姊……”

我开口问话,半空中却陡然传来一声尖锐声响,只见一道人影破空掠过,飙射向左侧的山丘,跟着就是连串的惨呼声响起,几道血柱喷洒上来,冲得老高,看来都是瞬间被人把头砍掉,鲜血激喷而出。

“唉,羽霓太急躁了,这种情形本来可以不用出手,那些不过是小小毛贼,现在这样子动手,不但容易打草惊蛇,而且可能暴露行踪,招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啊。”

我皱眉说话,但羽虹已经张开背后双翼,直接从马背上破空飞起,射向左侧的山丘,去支援她姊姊。事已至此,说什么也没用,我和阿雪、娜西莎丝策动座骑,一起奔上那座山丘,探看究竟。

当我们上山的时候,那里已经是满目疮痍,死尸遍地,而且没有一具死尸是完整的,羽霓下手相当重,一刀斩过、一爪挥过,就将人体一分为二,边角上有几具死尸变成黑炭,那都是羽虹手下的杰作。

整个情况如我所料,仅仅不过是一团小毛贼,虽然这里是金雀花联邦境内,但走在那种大半天看不见人的旷野,还是有可能碰到山贼盗匪,而这群毛贼实力低微,甚至还在评估要否对我们动手,羽霓便从天而降,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羽霓,你太大惊小怪了,你这样一动手,很可能会暴露我们的行踪啊。”

“对不起,但我是在天上看到异状,以为是黑龙会忍军,所以才……”

羽霓向我表示歉意,但我却觉得事有蹊跷,羽霓的眼力我绝对信得过,如果她说是黑龙会忍军埋伏,那就一定是有某些理由。

这时,娜西莎丝和羽虹把周围的尸体看过一遍,发现了这些山贼的身上,确实持有一些特殊暗器,正是黑龙会忍军的标准配备。

“难道是黑龙会忍军改扮山贼,偷袭我们?”

“嗯,阿雪这个想法不错,但羽霓你刚刚动手的时候,这些人像是黑龙忍军吗?”

“不,他们只是单纯的山贼。”

“唔,以黑龙会的状况,相信也还不至于落魄到要开始贩卖军武,就算真的卖,也不会是摆地摊卖给山贼,所以……我想是有问题了。”

第28卷第7章俊俏小子烫手山芋有问题,就要设法找出答案,而问口供永远是最直接有效的方法,虽然我对凌虐男人的肉体没有兴趣,不过开始追迹者工作后,由于练习的机会很多,我也对拷问之术颇有心得。

可惜再怎么有心得,有一种人仍是让我束手无策,无论是怎样残酷的毒刑,都没法从他们口中拷问出答案。比世上最硬骨头的硬汉更硬,这种人能令天下的刑讯专家俯首认输。

死人。

普通的拷问方法再怎么厉害,也没法让死人活过来回答,羽霓的攻击实在太快也太辣,这群山贼无一的幸免,没留下一个活口,害得我想找个人问话都找不到,不过,真的没法向死人问话吗?当然不可能是这样,要是人死了就能保守秘密,这里也就不是魔法世界了。

在黑魔法中有几门厉害邪术,能够透过死者的残躯,读出生前的片段记忆。

拎只断手,可以知道他摸过哪些东西;拎只断脚,可以知道他去过什么地方;当然如果直接插入脑袋,所获得的资料最齐全,几乎什么都知道了。

在我们小队里头,阿雪是黑暗属性,是施展这种技巧的唯一人选,不过,读死人的残留记忆,施法时怨气逆流的感染,非常恶心,她每次做完都脸色苍白,要吐不吐地干呕上半天,相当难受,让我得花老大力气连哄带劝,心里也是疼到不行。

这样的情形,今天终于有了改变,小队里多了一个黑魔法师,果然是好用得很,娜西莎丝这个黑魔法师不但够高段,而且还非常称职,她将五指插入死尸脑门时,脸色丝毫不变,像呼吸吃饭一样轻松,没多久就将手拔出,也不擦拭上头的污血和脑浆,随手又插入了另一具死尸的脑门,就算是久待殓房的仵作,也未必有她这般动作熟练。

“提督,有线索了,你要听吗?”

“我当然要听,不过你可不可以擦个手再来和我说话?看你这动作,我的头皮开始麻了。”

“瞧你这么胆小,何必担心这种事呢?如果有一天我要插你的脑袋,保证你不会有时间感觉头皮发麻。”

“哈,会插人脑门了不起啊?如果有一天我要插你的骚穴,保证你不会有时间感觉被插入,就高潮到翻白眼了。”

平心而论,这种争辩实在是满低级的,不过娜西莎丝被我说得哑口无言,似乎对我这种三流的无赖言语束手无策,这种胜利虽然不值得夸耀,但实在是让人满爽的。

而娜西莎丝所提供的线索,让人有些意外,又有些恻然。这些强盗山贼,都是些不入流的小角色,躲藏在偏离主要干道的荒郊野外,过着两天打劫、一天挨饿的半调子盗匪生涯,几天前在他们势力范围内,出现了一群装扮怪异的旅人,仓皇如同丧家之犬,每个人的身上都带伤,而且彼此间气氛极差,时有争吵,最后甚至彼此拔刀相向,内斗起来。

这群怪异的旅人,虽然都是作平民打扮,可是打斗时候用的技巧甚怪,还投掷奇怪的暗器。如果不是因为最近几个月,黑龙会在金雀花联邦境内掀风作浪,水漫纽奥良,这些三流毛贼还没有足够的见识能认出人来,但数月来黑龙会之名广传天下,就连这些小小毛贼都认出来,这群人就是赫赫有名的黑龙忍军。

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世上再没有什么东西,比穷途末路的散伙组织更加悲惨,黑龙王死后,黑龙会分崩离析,海将军们分裂成数个派系,相互斗争,而仍在黄土大地上活动的黑龙会成员,与东海方面的联系完全被切断,成为了孤军,处于高度混乱的状态。

无处可去,这些被遗留在金雀花联邦境内忍军,试图长途跋涉,回归东海,但孤军奋斗的日子并不好过,说得明白一点,这些人根本就是被组织舍弃了,不但要想办法自寻生路,还要担心身分败露后,被大地上的正道人士群起围攻,毕竟在黑龙会崩溃的此刻,他们就像是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除此之外,他们内部的斗争也很激烈,这就直接导致旅程中爆发冲突,引发一场血战。

要对付天下驰名的黑龙忍军,这些小小毛贼自然是不敢动手,不过如果黑龙忍军内斗激烈,已经自己把自己给砍了个七零八落,要对付几个奄奄一息的黑龙忍军,这些山贼倒是敢的,所以,他们就从山上冲下,捡了个大便宜入手,轻而易举地把重伤者砍死,并且抢了一堆高价装备,扩充本身实力,但可惜他们有福没命享,第一批开市的客人就碰到我们。

倘若这些毛贼的手上没有那些兵器,或许还可以活久一点,但是,正是因为他们夺自黑龙忍军的这些装备,吸引了羽霓的注意,误判情势,结果招致了一场要命的灾厄。

“情形在意料之中,不是太意外。”我道:“黑龙会组织崩溃的速度,比我早先预期得更快,这点对我们而言,倒是个很棒的消息。”

娜西莎丝点头道:“既是如此,我们不要耽搁行程,现在继续上路吧。”

这个提议没有人反对,羽霓、羽虹掉转头去,刚要动身,我伸手拦住。

“等一下。”

“哦,法雷尔提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