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407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50:2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有什么事吗?”

“大事不敢当,小事有一点,等会儿如果要赶路,就是一赶不回头,无论有什么理由,都不准有人半途脱队,这点大家不反对吧?”

霓虹和阿雪都露出错愕表情,不解我为何说这种无关紧要的话,但娜西莎丝却露出笑靥,轻声道:“法雷尔提督真是细心,滴水不漏啊。 [ . ”

“不敢当,只不过是被坏女人骗得多了,心眼儿也就多了,要不然,等一下有人偷偷脱队掉头,回来这里偷拿什么东西,我就真的被人当傻瓜看了。”

从死人脑袋套出来的情报,只有娜西莎丝一个人知道,就算她没胡说八道,但如果她隐瞒了什么没说,那也是情理中事,而我若蠢得连这点也想不到,那么不用等进入伊斯塔,现在就可以去死了。

被我喊破了这一点,羽霓、羽虹立刻表现出强烈的敌意,分站左右,像是一把剪刀似的逼住娜西莎丝,施以压力。而娜西莎丝在一阵轻笑后,也就只有妥协说出了她刻意隐藏的秘密。

这群毛贼虽然是愚蠢,但还有一点起码的智力,黑龙忍军的装备有部分需要配合术法使用,这些毛贼不学无术,哪有办法破解里头的保护咒语,如果要使用忍军装备,就必须要从忍军口中问出用法,所以在当日一战,除了当场毙命的忍者,还剩下几名重伤的俘虏,目前被监禁于地牢。

本来这种讯息没什么大不了,但是看娜西莎丝刻意隐匿讯息,这件事可大可小,我还是慎重一些,去看看抓到的俘虏有什么特别,而且,话说回来,阅读死人脑袋的邪术,可以拿来对付毛贼,当然也可以对付黑龙忍军,从这些忍者脑中取得的情报,怎样都比毛贼贵重得多。

主意一拿定,自然有人去替我执行,羽霓、羽虹展翅飞起,赶往这群盗匪的巢穴,当我和阿雪、娜西莎丝随后赶到,她们已经打破了牢门,发现了被监禁的俘虏……尸体。

“糟糕,我们晚来一步了。”阿雪见到那些开始发臭的尸体,难过地连连摇头。

“唉,真是该死,居然连一个漂亮妞都没有。”同样是看到尸体,我没有阿雪的感伤,只是遗憾这些忍军之中没有女人,累得我连淫虐俘虏的机会都没有。

黑龙忍军的首脑,鬼魅夕,是个童颜巨乳的火辣骚妞,尽管没有人看过她的真面目,但那具魔鬼身材、夸张的曲线,只要是正常的男人,见到她没有不流口水的;黑龙忍军常常要进行渗透、媚惑敌人的工作,有一些精擅媚术的女忍者,也是情理中事,我很希望能藉这机会干到女忍者,一圆我垂涎多时的性幻想,哪想到天不从色鬼之愿,这里看到的尸体全都是男人,一个雌性也没有。

“妈的,这些忍军死有余辜,身上搞不好还有莫名其妙的毒素,大家离远一点,放把火烧掉省事,喔,娜西莎丝小姐,麻烦你先读取一下情报,读完之后我们再放火烧。”

“……你刚刚不是说他们身上可能有毒吗?”

“是啊,只是可能而已,不碍事的,真要计较的话,他们不过是可能,你却是百分百,他们的威胁性哪有你大?”

我敢打赌,光是看娜西莎丝的脸色,就知道她一定很想杀我,因为那真是恨不得咬下我一口肉的痛恨眼神,不过,这却没什么关系,原本就是死敌的人,我也懒得一直戴假面具应付。

“咦?师父,这里有个人……还有气息。”

“哦,是美女吗?”

“不,是个小男生。”

“那就不要浪费时间,补上一脚,取他的狗命吧。”

如果俘虏是女人,就算没有任何利用价值,我也会找出来;但俘虏是男人,就算有任何潜在的利用价值,我都会刻意忽略,特别是碰到小男生,为了安全起见,我觉得最好一刀杀掉省事,免得那个小男生长得白白净净、秀气俊美,让我身边的几个女孩子被迷得神魂颠倒。

可惜,我所坚持的做法碰到阻力,阿雪和羽虹相当反对我的主意,前者是为了不杀生,后者则是为了打击黑龙会,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丝可能。

结果在多数人表决下,我们把那个奄奄一息的俘虏,从垂死边缘救了起来。

那确实是个很秀气的小男生,虽然蓬头垢面,瞧不太出实际年纪,只能约莫推测是十二三岁,眉清目秀,白白嫩嫩,秀美得让人垂涎……干,我为什么在流口水?

“妈的,看了就讨厌,阿雪……不,还是叫个没人性的,紫罗兰,给我一口咬死他。”

紫罗兰对杀人没兴趣,但对于一切的肉类都有兴趣,假使阿雪没有挡在前头碍事,这个小男生就被豹子一口咬死了。

非常遗憾的一点,就是我们这小队里头,并没有擅长神圣魔法的人,也无从施展回复咒文,仅能用一些药草来施救,普通的情形下,这些处置手段是用来急救,并非实质医疗,但是闻名天下的黑龙忍军,果真是不可小觑,哪怕只是一个小男生,一样是在千百次生死炼狱中存活过来的精英,肉体无比强健,被我们稍稍救治,竟然清醒过来。

之后所发生的,真是一场大的灾难,那个小男生苏醒过来,看到我们这一票人,立刻判定是敌人。这个判断倒是很正确,其实也不用判断,因为对这些忍者来说,除了自己与主公黑龙王,其它的所有人都是敌人,不然就是早晚会敌对的假想敌,所以他马上采取防卫态势,甚至反攻。

精擅各种刺杀手段的忍者,纵使手无寸铁,但身体的每个部分都是武器,仓促发动袭击,杀伤力奇大,只可惜他的运气不好,正处于重伤状态,碰到的人又都是江湖上顶尖好手,扭曲关节所发的两记刺击,分别被霓虹给轻易挡下。

在那个男孩的眼中,我看见了惊惶与恐惧,但他出击的动作完美无瑕,流畅得找不出一丝破绽,充分显示黑龙会训练忍者时的严苛,在那样的千锤百炼下,即使精神不稳,身体仍是照平时所受的锻炼,近乎本能地反应出击。这真是完美的杀手,就算面前是父母至亲,在本能反应下,一刀就能割断亲人的咽喉。

整个骚乱时间,前后大概是一刻钟左右,那个男孩在突袭之余,制造了空隙想逃跑,霓虹及时拦阻,但他反应非常敏捷,总在退路完全被封死之前,闪电窜向另一个死角,假如不是他双腿受创极重,阿雪的迟缓咒未必打他得中,那他被擒就是更以后的事了。

在追击的过程中,羽虹也被惹上了火气,一把人擒住,不由分说,就想一下子把人给毙了,这件事正合我心意,当然没有阻拦的理由,暗自希望看到这小子人头落地,那张帅脸血肉模糊,哪知道却发生了一个插曲。

“啊!师父……他……这个人……”

“吵什么鬼?他是长了一根大牛炕故浅ち肆礁牛俊

一句话把阿雪的慌乱斥责回去,但看见那幕景象的我也心中有数,知道除非有特殊变化,否则今天是很难宰掉这个小男孩了。原因很简单,在小男孩因为痛楚而张开的嘴巴里,只有半截断舌慌乱地伸动着,他的舌头赫然被割去了一半!

我不晓得他的舌头为什么被割去,也许是为了保密,也许是其它目的,但怎样也好,黑龙会本就是残忍的黑暗组织,作出各种阴毒行为都不需要理由,而同情心泛滥的阿雪碰到这些受害者,整颗心都被打动,震惊之余,泪眼朦胧,我要在她面前杀掉这小鬼,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杀不了他,又不能随便放他,这时候小队里缺一名医疗专才的缺点就再暴露出来,我们没法用回复咒文瞬间治好他,逼问他所知道的一切,就只好把他捆绑拘锁,当作俘虏给押走。

我觉得,这男孩年纪轻轻,不会是忍军的重要干部,纵然知道些什么,也非常有限,根本没有必要逼问他,直接杀掉就省事,但羽虹却主张任何一件细微情报都可能影响大局,不能放过,务必要带着这个俘虏上路。

话说得很对,道理我也认同,可惜我一点都不相信,因为羽虹其实也是一个容易心软的少女,尽管她除恶扬善的意念无比坚定,但在她的价值观里,弱者与恶者是截然分开,当她把这个男孩判断为“受害者”之后,心头的同情就油然而生,再不是看到一个黑龙忍军时的反应了。

投票表决,多数为胜,这实在是一件无比麻烦的事,我明明知道带一个不速之客上路,会给自己带来无穷累赘,却仍无法拒绝,只得答应。另一方面而言,我因为自己私心答应娜西莎丝,这件事也被羽虹抓住把柄,让我很难在她面前板起面孔,疾言厉色下去。

“不要再耽搁下去了,我们还要赶路,立刻出发吧。”

我催促着众人上路,隐约感到背后有一道令人发寒的视线,不住透视而来。

娜西莎丝在整个过程中虽是不发一语,但我却觉得她刻意低调,想从这件事上头获取什么利益,若是我们掉以轻心,就会落入她的算计。

临走之前,我们把附近山域又搜过一遍,确认已经没有任何东西遗下,这才继续赶路。基于对黑龙忍军的重视,我不敢大意,秘密嘱咐过羽霓,若是她觉得这个小男孩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无须请示,立刻就动手把他宰掉。

“……其实,提督你完全没有必要急躁啊,也许黑龙会的普通情报,对你没有吸引力,但至少有一件事,是你肯定感兴趣的。”

娜西莎丝的话,我只当作耳边风,反正刻意说来引我进圈套的东西,就算我不往下问,她也会自己把话说完。

“传闻法雷尔家的男人,每一个都是男人中的男人,只要是看到美貌女子,从来不会放过嘴边的肉。鬼魅夕身为七朵名花之一,艳名远播,提督大人总不会没兴趣吧?鬼魅夕是忍军的头目,要取得她的相关资料,这些忍者是最好的人选了。”

这点倒是事实,我之前没有想过,这些忍者的脑袋里,肯定藏了鬼魅夕的相关资料。对于鬼魅夕,我有很多疑问,这个童颜巨乳的冷血杀手,每次出击绝不会空手而还,前后几次在我眼前狙杀强敌,最后甚至连黑龙王都死在她手里。

身为黑龙会的两大人形化身之一,鬼魅夕对黑龙会绝对忠心,但为何一个应该是绝对忠心的人,会出手狙杀掉她所效忠的黑龙王?这件事到现在都令人匪夷所思,除此之外,我与鬼魅夕有过一段追杀逃命的交手经验,她对我该是恨之入骨,但在东海幽灵船一役,若非她现身替我挡刀,我早就被武间异魔一刀宰了,我实在无法理解,为何鬼魅夕会出来救我一命。

我对鬼魅夕有高度兴趣,不完全是为了色欲,有一半是想藉她来解答这些谜团,所以能够提供鬼魅夕相关情报的这个小男生,确实对我有用,可是,要实际用上这个情报,却得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一方面,是因为这个小男孩很难搞,有时候我甚至怀疑自己抓到的不是人,而是一只披着人皮的小野狼,满身的野性,尽管已经被我们捆绑抓住,又没有了舌头,他却仍处在高度警戒状态,每次只要有人靠近,就发出野兽似的怒叫声,想要挣扎过来咬人。

我最恨有人吃我的饭,却反咬我一口,这个小男孩如今的伙食是我付钱,他却野性难驯,假如不是阿雪坚持要感化他,亲自担起了与他接触、喂食的工作,我早就在餐饮里头下毒,把这头披着人皮的小畜生给弄死算了。

一头会咬人的小野狼,虽然造成了一些困扰,却还不算大麻烦,真正要命的东西,则是尾随而来的不速之客。从我们抓到这小男孩,带着他一起上路后,我就发现有人在暗处监视着我们,而且数量越来越多。

行走旷野,会被各路山贼盗匪给监视,这是理所当然,我们不想节外生枝,就算发现有人在打我们的主意,也不会立刻发难,总希望别太过引人注目,但这次的情形却不同,隐藏在暗中的窥伺者尽管尚未露面,但从身上所散发的气息,我相信绝对不是普通的庸手,而是有相当实力的组织。(气息很怪异,是哪路人马?为什么跟着我们?是为了娜西莎丝?还是这个小畜生?该不会是来杀人灭口的吧?)羽霓在高空作着监视,但敌人相当高明,羽霓虽然发现了他们,却得不到太具体的情报,敌人很小心地隐藏了踪迹,偷偷窥视我们,相信他们也察觉到高空之上的羽霓。

准确地搜集情报、不躁进、不急着出手,像是毒蛛般小心翼翼,觑准敌人弱点,一击致命。这种高明手腕,不可能是普通的盗贼集团,若非是大地上赫赫有名的战斗集团,就是国家级的特务机关,以目前的情况看来,最有可能的两个答案是……(是伊斯塔的刺客?还是黑龙会的残党?后者的话,就是为了这小子而来,难道他身上真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