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416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50:4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兽人们赤裸裸的性欲,透过目光,全部都传达到羽虹敏感的肌肤上,令她越来越难忍下那股亢奋,不自觉地解开衣衫,露出更多的雪肤,享受那份暴露的快感。 [ .

只是,羽虹似乎不愿与我当众交合,把她享受暴露邪欲真面目让旁人看到,所以她只是用脚掌摩擦,帮我解放,却把自己的肉体欲望给强压下去。这份春情无处解放,就化为对敌人的强烈杀意,将所有看到她耻态的敌人撕杀,藉着满空血雨飘降,来浇熄炽烈的欲焰。

在这样的过程中,我隐约感到羽虹的力量正在迅速攀升,这本该可喜可贺,但那道傲立在血雨缤纷中的凤凰身影,看来是那么的孤独、凄艳,让人生出一股不祥预感。(好怪,凤凰焰的颜色不是鲜红吗?为什么看起来会像是黑色呢?)这个想法没有维持太久,因为当敌人频频驱动兽魔作战,本身隐藏于幕后,那个攻击真是一波接着一波,我没有什么仔细思考的余裕。

在山野中作战,兽人可以说是占尽优势,不仅他们本身擅长山域战斗,属于地系魔法的兽魔术更是源源不绝地撷取能量,缩短了兽魔被歼灭后的重生时间,当真是打消耗战的天堂。

或许我该庆幸,伏击我们的仅是兽人阵营,没有精灵一族助阵,否则不只是百兽与兽魔,就连森林里的所有植物都会被赋予“生命”,苏醒过来,对我们发动攻击,那可真是要与整个世界为敌了。

尽管如此,我们承受的压力仍是大到难以承受,就连阿雪这样心存仁爱,连踩死蚂蚁都不愿意的个性,都不得不与娜西莎丝联手,发动威力强大的黑魔法,一次蚀尽方圆百尺的地面,把射程内的所有生物咒杀,直接送往冥府,令敌人短时间内无法再驱使附近山区的猛兽来攻。

一仗接一仗,我们就在这样精疲力尽的情况下到了黑山,但不管我事前怎么猜想,都料不到娜西莎丝会有这等图谋。

当我们与兽人一前一后,在黑山山脚下进行大混战,战况正胶着的时候,兽人阵营中吹响了奇异的号角,似乎要召唤黑山上的野兽下来助阵,阿雪、羽虹大为紧张,严阵以待,哪知道山崖之上虽然传来声响,但号角声所召唤来的却非兽群,而是满空箭雨。

“呜哇!”

千百羽箭,仿佛狂风暴雨般破空而来,一下子洒在兽人们的头顶上,无论是正在攻击我们的野兽,还是驱策野兽的术者,全都被打个措手不及。羽箭及身,轻易穿透皮甲、破断血肉,一些体型较小的野兽被当场射杀,即使是皮粗肉厚的兽人,也给羽箭穿透身体,钉死在地上。

“上头的人马是……军队!”

羽虹的见识,一眼就认出来,这种穿透力超强的硬弩,要用中型的弩箭机才能弹射,通常不属于民间,是军方的设备,换句话说,在上头发箭射杀兽人的,九成是某国的军队,但黑山属于国境边界,荒无人迹,正式纪录上附近并没有军事基地,哪来的军队?

而当这一批兽人死伤殆尽后,满天的箭雨改变方向,开始要落往我们头上,娜西莎丝似乎早知会如此,与阿雪合力露了一手,挡下第一阵箭雨后,开始朗声对天空喊话。

“我是娜西莎丝,正与阿里布达的约翰。法雷尔提督同行,要路过此地,请老妖将军放行。”

我不晓得这句话中究竟是哪个人名起了效果,但山上确实起了骚动,一个身躯魁梧的光头老者站到山崖上,身材很高大,双臂都是伤痕,一只眼睛上带着金属眼罩,似是已盲,但仅余的一只独目却炯炯有神,威严地俯视着我们。

虽然只有他一个人站出来,但我们却都很明白,在他身后的树林里头还藏着千军万马,假使这边一句话不对,千军铁蹄马上就会从我们身上践踏过去。

娜西莎丝朗声说话,与山崖上的老妖将军对谈,乍听之下,那个老妖将军像是娜西莎丝的旧识,阿雪她们可能还以为对方是伊斯塔人,不过我却识破了娜西莎丝的诡计,更知道对方的真实身分。

这里是阿里布达的边境,在这里秘密活动的军队,当然是阿里布达的部队。

只不过,这支部队绝不会是普通军人,而是隶属第三新东京都市的特种队伍,也就是变态老爸的手下。

伊斯塔与这支部队长年对战,娜西莎丝与老妖自然是旧识,你想要我命、我想要你命的那种旧识,本来两个人几句话一说,老妖就会趁机歼灭宿敌,之所以没有动手,完全是因为我的存在,换句话说,我根本是被挟持当人质了,而阿雪她们还搞不清楚,帮着证明了我的身分。

如果照我本人的认知,变态老爸眼中绝不可能有“人质”两字,听到这种要求,马上就会下令放箭,把人质连同敌人一起干掉,但是这认知在最近却有了变化,而山崖上那位老妖将军在确认我身分,又得知我必须去伊斯塔治疗后,态度终于软化,挥手答应放行。

安全通过的许可已经取得了,但娜西莎丝似乎意犹未尽,持续提出了她的要求。

“真是爽快,黑山老妖大名鼎鼎,名不虚传。但谷道迢迢千里,我们徒步赶路,怎么来得及呢?还请老妖将军行个方便,用你们最引以为傲的东方列车,送我们一程吧。”

************大地之上,主要的交通工具还是各种生物坐骑,人们骑乘着马牛骡驴,豺狼虎豹,甚至是鳄鱼大象,翻山穿溪,奔走于大地的每个角落。不过,在某些特殊区域,为了独特地形,或是政治、人文上的禁忌约束,就有些独一无二的交通工具被开发出来。

黑山谷道的地磁风暴,让这里变成了绝地。暴风雪虽然不是常常有,但黑山谷道长达千里,沿途蜿蜒崎岖,想要通过黑山谷道却不碰上暴风雪,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别说是体质不良的人类,就算是那些体格最健壮的兽人,也可能在一场暴风雪中冻成冰棒。

阿里布达与伊斯塔长年征战,始终拿黑山谷道的天然障碍没有办法,久而久之,黑山便成为不设防的边缘地带。这种情形在十年前被打破,变态老爸与海外的恶势力合作,取得了超越时代的先进技术,开发出克服黑山谷道的交通工具。

被开发出来的东方特快列车,是黄土大地上硕果仅有的几部火车之一,尽管售票、轨道维护,都是由变态老爸的手下打理,但基本上是无人驾驶,全程自动化,动力半魔法、半机械,即使遇到暴风雪,也可以立刻切换成机械动力,照样平稳行驶。

搭乘这列车通向伊斯塔,千余里的崎岖路程,只要一天半便可抵达,这还是在不刻意狂飙的缓行状态下。变态老爸建成铁路后,曾经三度利用这驶向东方的列车,穿越黑山谷道,奇袭伊斯塔,打得伊斯塔人抱头鼠窜,鬼哭神嚎,派下重兵在边境把守,不过变态老爸喜新厌旧,三次奇袭之后,对这战术失去兴趣,列车从此搁置不用。

东方列车是第三新东京都市所建,伊斯塔没这技术,突破不了暴风雪,当然没法反攻,只累得大军空驻,却不得一战,唯有无穷无尽的等待,这种被戏弄的奇耻大辱,伊斯塔自是秘而不宣,变态老爸当然也不会召开记者会公布,所以大地上竟没几个人知道这列车的存在。

娜西莎丝的算计极狠,不但要拿我当人质作掩护,穿越黑山谷道,甚至连火车都想顺手借一列走,占尽敌人的便宜。列车被她一借,当然是一借不回头,火车入了伊斯塔境内,哪有归还的道理,肯定是拆解得干干净净,当成最高机密来研究。这些事实我从娜西莎丝与老妖的对话中推测出来,只可惜旁边的三女一豹被蒙在鼓里,没有识破她的诡计。(不过,就算识破了,大概也不能怎么样吧,几个笨女人为了送我就医,就算是识破了也只能装不知道,唉,列车是变态老爸的,又不是我的,我想那么多干什么?)我脑里转过许多念头,这时山崖上的老妖将军开口说话,表示已取得司令的同意,用列车送我们通过黑山谷道。

(变态老爸答应了?这个赔本生意可亏得不小啊……唔,也难说,这列车对他而言,可能根本就是一个失去兴趣的旧玩具。)驻守本地的特种部队,从附近的树林、洞穴中现身,为我们引路,前往附近最大的一个山洞,那里据说已经被整个凿空,作为停放列车的山洞。

行进的路上,娜西莎丝笑吟吟的,浑不以身处敌阵为意,但是那些环绕在我们身边的军人,既没有垂涎她的艳色,也没有对她表露敌意,每个人脸上都只是一派冷漠,好像在他们眼前的不是可恨宿敌,只是一具早晚要没命的走路尸体。

本来故作镇定的娜西莎丝,为此脸上变色,就连我也心惊不已,不晓得变态老爸是怎样带兵,居然栽培出这样的手下。

相形之下,那些人对我还比较好奇,一路上他们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这边,对我上下打量,似乎对我有很多的困惑。假如是平常,我倒是不介意被人这么看,可是在此刻这种情况,我真是觉得丢脸丢到家了。

不久之后,我们进入山洞掩体,来到东方特快列车的起点站,也是阿里布达境内唯一的一站。黝黑的辽阔山洞内,一条双轨铁道笔直蔓延出去,铁轨边高高砌起的月台,造型朴实,但边角上却踏满凌乱的血脚印,忠实纪录下乘客的血腥之旅,令人望而生畏。

看完布满血脚印的月台后,我们每个人都为着眼前的车体而震撼。

专线列车。长角小丑号!

十数个长方形的巨大金属空箱,前后之间由炼子和铁板连结着,车厢两侧装有数对金属车轮,精巧地嵌在专用的“铁路”上。列车的最前端一节称为“机关车”,流线造型,最前端刻意制造成一个戴着高帽子的红鼻小丑,高帽子便是车头的烟囱所在,上面冒出袅袅白烟,为车头提供动力,也是关键技术所在;其设计与制造方法是第三新东京都市的独有技术,连那座小丑车头可能都隐藏着强大武器。

有铁道、火车,当然也有售票人员,我那喜欢“忠于原味”的变态老爸,一向不会放过这种小细节,该有的装饰与摆设,一个都少不掉。

售票人员是有的,不过并不是活人,而是用魔法所操作的傀儡木人,圆滚滚的身躯,穿上了深蓝色的制服,坐在售票亭中,三个脸面对三个窗口,满是木纹的脸上没有表情,但六只手却动得飞快,在验证了乘客的身份后,收取票资,把六张车票递出。

火车站里有售票人员是应该的,可是话说回来,变态老爸果然够变态,这列火车是为了战争而建,乘客全都是他的士兵,居然也要付钱买票才能上车,这世上有这么变态的司令官吗?不知道那些士兵持票上车时,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但我的心里是写满“干”字,尤其是羽霓把手伸进我口袋的时候。

独门生意的商品一向都很贵,东方列车的票价正印证这道理。娜西莎丝才不会自掏腰包,当然是让霓虹拿我的钱来付账,让躺在担架上的我几乎气到吐血,但是最扼腕的一点,就是阿雪她们也替紫罗兰买了票,要不然把这豹子当成货物运送,怎样都能省点经费。

“师父他一定不会介意的,因为紫罗兰也曾经救过他啊!”

阿雪替紫罗兰主张权利,重提起那次心灯居士翻脸,紫罗兰跳跃扑上,替我挨了一记重掌的人情。心灯居士盛怒下的一掌,开碑裂石,血肉之躯哪能承受,如果不是心禅大师出手急救,这头豹子当场就挂掉了。

我与紫罗兰的关系一向不怎么样,相互看不顺眼,为何它会这么有灵性,跳起来替我挡一掌,至今仍是让我难以索解,但阿雪实在是弄错了我的心意,因为豹子就是豹子,就算救过我性命,我仍是会送豹子去货舱,不是软卧舱。

“多谢老妖将军了,此去路程遥远,就不劳烦您与贵部千里送行了。”

娜西莎丝说得轻松,却怎料对方半分面子也不给,不待她说完,竟是一爪迎面击来,劲风凌厉,显足高手身段。

“嘿。”

敌人距离太近,这一爪的威力又太强,仓促之间娜西莎丝不及运强大魔法反击,左手一扬,手臂陡然变为赤红,五指肿胀如兽,迎向敌人的杀着,在巨响声中以硬碰硬,赫然挡下了老妖的一爪。

两名宿敌突然翻脸动手,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但老妖一攻即退,没有再行进击,只是抱拳向阿雪她们行礼。

“伊斯塔的赤毛鸟手、金龙蛊剑,均是当世绝学,几位一路与虎同行,路上还请千万珍重。”

老妖的一番话说得轻描淡写,但娜西莎丝脸上变色,而我更是肚里发笑,因为在刚才的那一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