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419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50:4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甚是厉害,吸入之后迅速渗透腑脏,仓促间哪能迅速驱出,她连催兽王拳劲,却反而弄得自己腑脏受创,一口鲜血呕出,虽是勉力挥出一拳,心乱之下辨位不明,这宝贵的一拳却告落空,弄得自己栽倒地上,重拳将地面打出了个裂口。 [ .

转眼之间,我们小队的几名主战力全军覆没,给磁气风暴、奇异迷香瘫痪了作战能力,所有人都倒了下去,变成任人宰割的惨烈局面,而那几名兽人争着抢到羽虹面前,想撕她衣服,不过因为太过拥挤,发生了点言语冲突,最后取得共识,两名虎族兽人狞笑着走向霓虹,一名拿着狼牙棒的豹人则朝我而来,意图不问可知。

又是要命的局面,照理说我该心急如焚,试着向可能存在的援军求救,无论是娜西莎丝或未来,只要来一个,就能解决这个危机。然而,理智上知道应该如此,我心中却找不到急惶,只觉得极度的……荒谬。

想想这还真是无比荒唐的情形,我们不是打了败仗,也不是技不如人,就只是坐在那边话家常,说着说着,所有人就都突然倒下,屈辱与死亡一下子近在眼前,前后的变化是如此之大,一时间我还真的反应不过来,觉得自己仿佛身在梦境,所有现实都不是真的。(古往今来,很多英雄豪杰也都是这么死了,无论是怎样了不起的大人物,都可能死得莫名其妙……人生如梦亦如幻,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嘿,我是不是真的在作梦啊?)我面部表情僵死,但这种绝顶荒唐的感觉,却让我实在很想大笑出来,或许这一切真的是梦,因为在那根狼牙棒当头砸下的瞬间,我脑中的晕眩更甚,好像正陷入一场深沉的梦境,最怪异的是,这种晕眩感觉似曾相识,仿佛在什么地方体验过。

既然是梦,什么时候会醒来?

一个念头闪过,突然之间,我看见狼牙棒在眼前停住,视线内所看到的一切东西,都静止停顿下来,仿佛时间不再流动。

跟着,我“醒”了过来。

************“唔……谁把窗帘拉开的,早上的阳光好刺眼,见光死啊。”

“哥,该起床,今早第一节你就有课,再不起床,上课又迟到的话,小心期末考被扣考啊,姊姊一定会生气的。”

“不、不要吵……再让我睡五分钟……三分钟也好……”

“别赖床啦,哥……”

小黄雀般清脆的可爱嗓音,在耳边反覆响起,将我闹得清醒过来。在这个世上,会用这种口气叫我的女孩只有一个,那就是我家年方十八的小妹,星玫。

“真是的!每天早上都要这样,人家才刚刷过牙耶!”

而当一叫再叫不醒,穿着蓝白色水手服的可爱美少女,娇嗔着蹲跪下来,上半身钻进我温暖的被窝里,伸出她白嫩的小手,娴熟、轻巧地掏出哥哥那根晨举中的肉茎,当那嫩嫩的掌心接触到肉茎时,我浑身一颤,感觉到无比的舒服,快感流遍了全身。(……可是,好像又有什么地方很奇怪,一般普通人家里,妹妹会用这种方式叫哥哥起床吗?)没法解释的奇异感受,在我脑中激起了短暂的涟漪,但另一个更大的声音却要我别多想,闭眼享受目前的一切。

半个身体埋进被窝里的星玫,用手来回套弄着肉茎,而我本能地将她抱入怀中,从水手服的领口探进手去,摸着妹妹的小香乳。

“啊……啊……”

星玫的表情藏在被窝底下,只发出一连串腻人的哼声,接受着我的抚摸,雪嫩小手更加用力地套玩着肉茎。

这个叫人起床的方法确实有效,我的清醒程度与勃起硬度成正比,而当肉茎硬挺如钢,我双目猛地一睁,左手摸向星玫露在被褥外的圆翘屁股,掀开蓝色的百折裙,隔着纯棉三角裤抚摸着星玫的小屁股,没几下工夫,弄得星玫全身阵阵酥麻,兴奋得猛流着淫蜜,把三角裤都弄湿了。

“哥……你又这样……人家的小裤裤……都湿了啦,等一下怎么上学……”

水手服下的青春胴体,在挑逗下不停地扭动着,频频发出些轻微的呻吟声,我用两根手指,拨开湿透的三角裤,向星玫流出淫蜜的花谷挖了进去,在那柔软的肉壁内旋转,上上下下朝深处前进,并不断地向肉壁轻摸。

“哦……啊……”

粉脸绯红的星玫,在被窝内兴奋扭动着,细滑小腿紧紧夹着我的手臂,圆滚的小屁股也随着我手指动作一挺一挺,粉嫩小手更是紧抓住哥哥的肉茎,激烈套弄,半点也不肯放松。

“嗯……嗯……呜呜呜……”

最后,就像平时大多数的每个早晨,少女在爆发之前的一刻,伸口含住紫红色的肉菇,让哥哥把他污秽的精华体液,尽情喷射在妹妹温莹香滑的小口中……舒爽的感觉诚然过瘾,不过被拖去上学的感觉却很无奈,我老大不愿地给星玫拖着起床,半睡半醒地换好制服,跌跌撞撞地下楼去。

一楼的客厅里,弥漫着食物的香气,在长方形木桌的一角,是我熟悉之至的那个背影,老爸仍然像平时一样,坐在他一家之主的位置上,看着他的报纸,动也不动一下,从背后看来,他的身影平凡无奇,就和别人家的父亲没什么不同,但奇怪的是……为什么我会觉得这个背影有够变态呢?

“亲爱的,别只顾看报,上班时间就快到。”

“唔。”

对于厨房里传来的甜美女声,老爸简单地应了一声,继续看着他的报纸,但在声音入耳的瞬间,我却突然生出一股强烈冲动,很想去看看厨房里的那个人。

(奇怪,厨房里的不就是老妈吗?每天都见到面的,这有什么好看的?为什么我会……呃,头好晕。)莫名其妙的晕眩,让我有短暂失神,再次回过神来,就看到我的两个姊妹急急忙忙冲出门口。

“迟、迟到了!早餐我不吃了。”

“姊,等等我!”

星玫一手拿著书包,一口咬着面包,慌张地追赶姊姊出门,而早她一步抢先出去的翎兰,我来不及看到样子,只看见那套深蓝色的水手服,裙摆在风中飘扬晃荡,隐约露出小半截滑腻的粉腿,还有脚上的胶鞋与泡泡袜。(……怪了,上学穿制服很正常啊,为什么我看到翎兰穿水手服会很想笑呢?)这或许是个奇怪的早上,我看什么东西都瞧不对眼,令我自己也无法解释,眼看早自习时间逼近,我也连忙拎著书包赶出门,临走前还听见背后传来这样的声音。

“亲爱的,你真的已经迟到了。”

“……唔。”

变态老爸仍是在报纸后不动如山,一点都不把上班规定时间放心上,幸好公司是他自己开的,不然一定会被开除,如果我是老板,手底下有这种员工,我肯定会让人喂他吃大便。

走出家门,宽阔的石板大道,正是风都城最引以为傲的建设。三百年前,一代天骄雷兹。法比尔将帝国的首都命名为风都,它位于阿拉西亚大陆的东部。风都城是整个大陆上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城市,这里有一所著名的超大型学校:八十八学园。

八十八学园的四个分部,位于风都城的四角,苍龙、白虎、玄武、朱雀,这四间分部专门教育不同年龄的学生,从小学到大学,数百年来不知道出过多少优秀校友。我吊车尾的成绩,本来与这间名校无缘,但是老爸花钱走后门,送我就读里头的苍龙书院,这是荣幸也是不幸,因为我在学校里结交了损友,那便是一早赶在校车上堵我的巫添梁。

“约翰,早安,你今天也一样晨举勃起吗?”

“废话!难道我会一大早就不举吗?”

阿巫用一副色眯眯的猥琐表情,向我炫耀他昨夜带一年级学妹到社团教室乱搞的战绩。搞上学妹没什么稀奇,难得的是他们搞到一半,被进来扫垃圾的阿婆发现,阿巫为了掩护学妹逃跑,孤身留下来奸人灭口,让阿婆一早吹着口哨走出门去,这才真是让我闻之色变的恐怖战果。(最恐怖的是……这么悲壮绝伦的牺牲,阿巫你可以当作炫耀来说,我真是服了你啊!)听完损友昨晚的艳事,又听他说起四方分部的第一美人,那分别是苍龙大学四年级的李华梅学姊、白虎高中学生会的天河雪琼主席、玄武国小附属幼等部的冷月樱老师,还有……思索间,校车突然一阵急转弯,车上学生一阵大乱,人仰马翻,两具结实的青春胴体被挤到我身前,匆匆一瞥,竟然是白虎高中的那对双胞胎名花,羽霓和羽虹。

这对孪生姊妹花的艳名远扬,但两姊妹的个性又倔又辣,从没有男人能一亲芳泽,前阵子甚至还有人谣传她们两个是同性恋,令人扼腕不已,现在车上人挤人,挤得难以动弹,连转个头回看都相当为难,正是偷香窃玉的大好时机,如果不趁机这时候占点手足便宜,那就真是大傻瓜了。(选姊姊还是妹妹?我要哪一个?)考虑时间没有太久,因为羽霓已经被人群挤走,看得出还有不少男学生趁机上下其手,让双胞胎的姊姊在频频娇呼声中,被淹没在人群中,我见状再不能迟疑,立刻伸手扯住羽虹的裙摆,不让她被人群拉走。(希望阿巫上次告诉我的传闻没错……)之所以选择羽虹,固然是因为巧合,但却是为了阿巫曾告诉我的一个谣传,为了印证这传闻的真伪,我慢慢撩开水手服的裙摆,发现了意外的开衩,手伸了进去,碰到了那令人神往的臀部。

“啊!谁?”

怒声娇呼,羽虹的身体抖了一下,似乎想挣扎,但在这等环境下却是徒劳。

我压迫得很用力,清楚感觉到她的肌肉绷得很紧,当下便以自己的身体挤压着羽虹,一只手在她屁股上肆意地抚摸。

抚摸之间,我发现羽虹的底裤看似简单,却不是普通高中女生爱穿的种类,非但材质十分考究,很有弹性,紧紧贴在臀部上,而且手感又非常细致,这样,抚摸屁股的感觉则无比舒坦。

手上传来的感觉,我感叹羽虹的臀部绝对是上品,结实而又不失女性臀部的弹性,形状更是美得让人兴奋。

心里亢奋,我用一条腿试图伸进羽虹的两腿之间,开始她紧紧并拢双腿不让我得逞,但当我强行用力将膝盖顶了进去,她最后也不得不让我的一条腿,嵌入了她的两腿间,这下子,我可以用手伸到她屁股下端,甚至摸向了她的花谷。

“是谁在……你是谁?”

不愿把正在被骚扰的事实说出,羽虹扭动屁股,试图挣脱我的抚摸,但根本不起作用,我得意地继续扮演公车色狼的角色,在羽虹的臀沟和阴部一带来回抚摸,隔着那层贴臀的薄薄布料,感受那臀沟的深度和那柔嫩的感觉。

或许是在公众场合被抚摸的强烈羞辱,又或许是真的有了兴奋反应,羽虹的臀部肌肉开始不断地抽动。发现这点,我试着把手指从少女的花谷口抽回,深深地滑入了她的臀沟深处。

臀沟不深,屁股也不算多肉,但却非常结实。尽管隔着内裤和紧身裤,我还是很熟练地找到了肛门部位,不轻不重地在这个要害撩了几下,羽虹的屁股肌肉瞬间整个紧绷起来。

“嗯……”

相较于之前的反应,羽虹现在反倒是一声不吭,只发出小猫似的细微呻吟,好像很享受这些抚摸一样。(阿巫说得果然没错,这个女人确实有问题。)阿巫曾说过,羽虹最近不知怎么的,私底下很爱穿那些暴露、性感的火辣服装,进出人多的地方,仿佛极度享受人们的诧异目光,简直就像是个暴露狂。这样的女孩或许很好弄上手,阿巫向我提过几次,没想到机会今天自动送上门来。

心念一动,我继续往羽虹的裙底进攻,这时的抚摸已经不像刚才。如果说刚刚只是小小的探索,现在则完全是在精心地挑起她的情欲了。

羽虹的双腿被我一条腿分开,使得她的阴部随时可以被侵袭。我隔着羽虹的内裤,撩拨着她的阴部,把自己胯部紧贴住羽虹的屁股,早已硬挺的肉茎顶在她屁股上,那种感觉令肉茎不由自主地颤动起来。

“你别乱摸,你……你是谁……啊!”

羽虹又开始挣扎,并试图回头,我的身体挤得她完全贴在车厢壁上,周围又有人群挤来挤去,扭动身体已经变得不可能。我把她的百折裙稍稍撩起,让她腰部以下整个露了出来。

周遭实在太挤,连我自己也没法自由动弹,但也由于这样的紧贴,我感到自己肉茎顶在一个非常突出的浑圆物体上,肌肉紧绷但又极富弹性,那浑圆线条更是无可比拟的完美。

羽虹紧贴着车厢壁,使得我没有办法摸到她的胸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