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420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50:4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并且那样的动作在校车上也太过显眼。 [ . 我索性直接更进一步,右手从羽虹的腹部和车厢壁之间摸到了小腹,摸到了皮带。

羽虹似乎觉察到了我的行为目的,她死死地用身体压住我的手,不让我有余地可以继续动作。但是车厢摇晃的幅度虽然不大,可还是让我趁着摇晃的间隙,迅速拉开了百折裙的拉链。

羽虹继续试图挣扎,但还是徒劳,肉茎直挺挺地顶在她臀部,我发觉羽虹的臀部绷紧着,但弹性仍出奇的好,那些扭动变成了对肉茎的厮磨。在挣扎中,羽虹的手摸过来,想拉开我的两只手,但在这样的情形下,羽虹纤弱的十指根本挡不了什么,我不费多大的力就解开了羽虹皮带,并且飞快地解开了裙子拉炼。

但随后的动作再次让羽虹吃了一惊,我没有把手伸进她裙子,而是艰难地回到了她的腰际,扯住那几乎是挂在腰部的裙往下拉。

“不、不可以……”模糊呓语,羽虹的手拉住皮带,不让我往下扯。

拉扯进行到最后,我还是得逞了,用一只手有力地抓到了她两只手,然后腾空另一只手死命地把她的裙子往下拉,将她的百折长裙扯了下来!

一闪而过的影像,但是过目难忘!

刚才在当公车色狼的时候,羽虹白白的臀部已经若隐若现,现在裙子整个被拉到臀部下面,我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条很细巧的内裤,而比这个更让我眼睛出血的,则是羽虹那突出圆翘的白嫩屁股。

我以掌心感受着那美妙的臀部,滑爽无比的皮肤和绝美的形状,羽虹的双手被我一只手牢牢地抓住,尽管还在试图挣扎,但我有力的左手令她无法挣脱,而我的右手下伸到了羽虹臀部底下,很快就摸到了她的花谷。

校车已经快要到目的地,没有很多时间,我飞快地拉开自己的裤拉链,摸出早已硬挺的肉茎贴在了她臀上,那种美妙的感觉,简直让我飞了起来,肉茎深深地嵌入那充满弹性的温柔峡谷。

“啊……”

肉茎贴入臀沟的瞬间,羽虹轻哼一声,好像放弃了反抗的努力,整个身体软绵绵地瘫了下去,这让我生出一个想法,把肉茎重新往下压了压,正好让直挺的肉茎卡在她两腿开叉处中间,惊喜地发现少女的阴部早已经滚烫,不但湿了,而且正在源源不断地渗出液体!

“外面说得没错,你这女人长得清纯,个性却很淫荡,这样也会湿……”

这句话贴在羽虹耳边说出,她双腿微微抖动了一下,这个很细小的动作还是让我捕捉到了。羽虹热呼呼的液体不断的涌出,我感受到了少女大腿根部肌肤的娇嫩,肉茎一会儿就被全部裹湿了。被我发现心中秘密的她,竟然在用大腿夹我的肉茎,这使我兴奋异常,肉茎的硬挺度增加,也更粗了。

学校越来越近,我发现有些来不及了,当下便把已经沾满淫液的肉茎,重新嵌入了那深深的臀沟,然后,非常熟练地找到了目标,丝毫没有给羽虹准备的机会,对着那湿泞的花谷,狠狠地插了进去。

车上人声吵杂,但所有人都只在专注自己的事,只有我因为离羽虹太近,清楚听到她“噢――!”的一声叫了出来,肉壁急剧地收缩了几下,显然她丝毫没有预见到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

我开始小幅度的抽插肉茎,感到少女的肉壁紧紧地包容着我,并且在一开始那阵惊惶导致的胡乱抽搐之后,开始以一种从容的方式,有节奏地收缩和放松,显示她十分享受这样的性交欢愉。(这样子被人偷奸,还可以爽得起来?这个女的果然够怪……算了,管她怪不怪,能够上到她就好……咦?奇怪,今天怎么会这样好运气,可以上到这种校花?感觉好像作梦一样……)晕眩的感觉又开始让人不舒服,我用力摇摇头,甩开那种头晕的感觉,专心于眼前的一切,双手抚摸羽虹屁股的两瓣圆肉,感受着那弹性的肌肉和娇嫩的肌肤。

周围的学生,对这边的异状浑然不觉,毕竟在这种拥挤的环境下,谁有心情注意旁边到底是怎么样,但对于身为当事人的我和羽虹,在特殊情境下所进行的性爱,虽然彼此都小心翼翼,不敢发出半点声音,但激烈的程度却远逾平时,少女的肉壁紧紧缠住肉茎,仿佛像是有生命的异物,急着榨出里头的每一滴汁液。

在喧嚣中的寂静交合,肉与肉的紧紧交缠,超越极限的火热交合,让我没有能够支撑太久,一瞬间,我只觉得体内滚烫的精液一股接一股冲出,注入羽虹柔软的身体里。

“啊……你……变态……”

羽虹的身体很快就有了反应,嚷著“变态”两字的她,激昂的肉体反应只会比我更变态,膣道里那种有节奏的收缩变得更快,更有力,猛烈的压榨,向我发出需索的信号,而我迎合著,拼命把体内可以射出的全部精液热烈喷涌。

“你喊大声点,让周围的人都听见啊!”

这句话一出口,羽虹肉壁的抖颤更甚,紧榨的力道几乎让我错以为肉茎就要断掉,舒爽得快要上天堂,偏生又要提醒自己,不能发出声音,刹那间的闷绝感受,确实是生平仅有。

前后足足持续将近三十秒的射精,使我痛快非常,而羽虹的肉壁似乎还在律动、还在榨取……“以为完了吗?给你点纪念品吧!”

慢慢抽出自己的肉茎,眼见肉菇上还有残存的精液,我恶作剧地用手把住肉茎,在羽虹柔嫩的臀沟里上下来回擦拭着,捎带作事后的回味,在臀部最突出的圆峰上擦了几下。

少女的臀沟因为粘液影响,十分的幼滑,如果可以,我真想这么继续摩擦下去,直到天长地久,但一度消失的晕眩感,却又在这时袭向脑部,仿佛在催促着什么,这时,校车司机的声音透过音响传了出来。

“朱雀国中!朱雀国中到了,到站的同学下车。”

在听见这个声音的同时,我脑内的晕眩到了最高点,在意识到自己行为前,我已经下了车,步伐踉跄,摇摇晃晃地朝学校方向前进。

国中部是我陌生的地方,不过学园四大美人之一的朱雀,却是在这专门教授音乐的美女教师,此刻传入我耳中的钢琴声,正是她授课时候所弹奏。

我仿佛受到召唤,跌跌撞撞走向钢琴声的源头。传出钢琴声的所在,不是教室,而是一间红砖白顶的大教堂,当我一把推开教堂的大门,在那巨大的十字架底下,有一个纤细的身影,独自坐在没有学生的教堂内,弹奏着大钢琴,悠扬琴音正从她指缝间不停地流泄……奇怪的是,当我看到那抹圣洁身影,脑里的晕眩感觉突然消失,整个意识前所未有的清楚,而当琴声休止,弹琴的大美人儿缓缓站起,以她无人能及的优雅步伐朝这走来,我只是长长地叹了口气。

“……果然是你,菲妮克丝。”

第29卷第7章豪杰熊威技压全场这次的乍然相逢,其实解除了我心中一个很大的疑问,因为从很久之前,我就隐约察觉到一点异常,那就是菲妮克丝的出现方式。

菲妮克丝是蛊惑人心、交易灵魂的女恶魔,一向就是来去无踪,事前绝无任何征兆,哪怕是再厉害的高手也发现不了,可是与她碰头的次数多了,我渐渐还是发现到一些线索,尤其是她每次现身前,我脑里那种若有若无的轻微晕眩,初时不以为意,久了却让我联想到一种可能性。

“……我每次看到的,是真的你吗?”

迎向菲妮克丝笑吟吟的眼神,我道:“你的实体在哪里?虽然看起来像是在很近的地方,不过应该不是吧?最起码……千里之外。”

恶魔果然是种很狡猾的生物,绝不会亲身犯险,一直以来我所见到的菲妮克丝,只是个不真实的虚象,算是某种立体投影,又或者根本就是我脑中的幻象。

这点我本来只是怀疑,因为从南蛮到东海,每次与菲妮克丝的相见,那种如梦似幻的感觉太过强烈,长时间累积下来,终于让我产生怀疑。

真实的菲妮克丝,应该是身在距离我们非常遥远的地方,用某种术法现形于我的脑中或眼前。真身所在的位置,可能是千里之外,也可能在另一个不同的空间,这一点由于我对恶魔生态所学不精,无法判断,但我眼前的菲妮克丝并非实体,这是千真万确的。(……只是,那年在萨拉城,驿馆里所有人都看到了她现身,这难道是集体幻觉吗?当时在场的还有几个大魔导士,要用魔法瞒过他们的灵识,那是千难万难啊……算了,不想这个。)恶魔是怎么在人间活动,我无意追究,因为我心里有更想知道的事,那就是上次菲妮克丝在我面前现身,恰好撞上白起这个大煞星,被他一击迫退,换句话说也就是被破了法,虽然不知道究竟有多伤,但是被破法的术者绝不可能毫发无伤,要不然……菲妮克丝也不会这么长时间不在我面前现身了。

对于我的这份质疑,菲妮克丝并没有多作辩解,只是露出一个妩媚的慵懒微笑,向我伸出双手,要求我的拥抱。

刚刚还没留意到,菲妮克丝身上穿着一件神职人员的布袍,这个喜欢假扮圣女的小恶魔,似乎对神职人员的扮相情有独钟,就连在梦中现身都特别选了座教堂,在十字架的光影底下弹奏圣曲。只不过,圣曲与圣装对天使而言,是为了赞颂天神荣光,但在恶魔来说,这些装扮只是为了更强烈的亵渎。

在菲妮克丝向我伸出双手的瞬间,整座教堂内的光线突然黯淡下来,接着,空荡荡的烛台上生出百支烛光,摇映生辉,而穿得密密实实的菲妮克丝,盘簪在顶上的红发蓦地倾泄而下,布袍也开出高衩,令那双修长洁白的美腿若隐若现,腿臀之间,随着步伐而摇摆出性感诱人的曲线。

如果世上有什么生物最擅长媚惑人心,那无疑就是我眼前这个小恶魔。

她白皙滑腻的肌肤,在烛光辉映下,出现水蜜桃般的色泽,脸上一双弯弯的秀眉,紫色双眸被两道长长的睫毛半遮住,小巧挺翘的鼻子像是精工细雕,灿烂如火焰的秀发四散在肩上,让她看来像个热力四射的火热舞娘,狂野而迷人。

当菲妮克丝来到我身前,我毫不犹豫地将她一把抱过,热切地吻了下去,品尝那久违的红唇;我怀中的小恶魔激烈回应,扭摆丰满的胴体,翻扬起的两只玉臂,像是一双雪白的细蛇,舞出种种曼妙的姿态,最后交缠在我的后颈,紧紧勒住,让这一吻变成更深沉的结合。

“……为什么让我作这个梦?”

当接吻结束,我提出疑问,而这个小恶魔笑着摇摇头,很率性地回答:“因为……帅哥哥你这么聪明,一定也发现人家工作的秘密了,反正你都会问,那就让你作个好梦,算是向你道歉。”

说到了道歉,还真是需要一个道歉,因为既然菲妮克丝一直都只是以幻影现身,那过去我与她的每一次交合,都等于只是在干空气,她用这样的手法作为红利回馈,根本就是诈欺,想起来就让人火大,可不是随便一声道歉就能解决的。

“人家也知道一声道歉不够诚意,所以才花了大成本,帮帅哥哥准备这个校园春梦作回报啊……怎么样?感觉应该很不错吧?在这个梦里头,你可以上到你一切想上的女人,怎么算你都是捡到大便宜了呢。”

大便宜?会吗?我想上的女人都有被我上到,不需要靠作梦来满足自己啊!

拿这种可有可无的礼物作赔偿,太不够诚意,我没法接受啊!

“算算看,还有哪个女人是帅哥哥没干过的?让小菲来替哥哥完成梦想……嗯,四大天女几乎都和你搞过了,普通的庸脂俗粉你又看不上,这可让人好为难耶,哥哥对人家那么好,一定要帮你找个人见人爱的……”

其实我也不是什么女人都上完了,七朵名花中就仍有遗珠之憾,冷翎兰变成了我的亲姊妹,这个是不能上了,但死对头鬼魅夕,还有黑龙会那朵从未露面的罂粟,都可以变出来上一上啊!

“人见人爱、人见人爱……对了,那个和哥哥你很熟的茅延安怎么样?你可以上他喔!”

茅、茅延安……“不然的话,冷弃基也可以啊,他那个样子很好变的。”

冷、冷弃基……“如果这两个都不行,最近跟在你身边的那个小未来怎么样?我一眼就看出来,你潜意识里对他有不可告人的邪恶欲望,正常世界里不能实现的事,梦里可是百无禁忌喔。”

不可告人的邪恶欲望?真见鬼,我想到那个可能就想吐,如果这是你一眼看出来的结果,那我肯定你是瞎了眼。

“你……”

当我接触到菲妮克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