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423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50:5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翼而飞,这事与黑巫天女的失踪连在一起,肯定是被黑巫天女带走了。 [ . 大地上有许多人对此感到怀疑,茅延安、心禅大师反覆商议,深感忧心,却不料黑巫天女在外界目光察觉到之前,神不知、鬼不觉地将魔掌伸向南蛮,利用雅兰迦进行阴谋。

(唔,这样子……黑巫天女或黑龙会能得到什么好处呢?弄倒白澜熊,让兽人与伊斯塔产生冲突,这又能怎么样呢?想不出有谁能在这件事里受益,而且以黑龙会的力量,就算要化明为暗,也没理由要付出这么大的牺牲啊!现在的黑龙会几乎是树倒猢狲散,分崩离析,这么作的风险太大了。)在我思考的时候,整个查问过程已经结束,扣除少部分死者不算,其余的兽人们都给制服,集中监禁起来。娜西莎丝提案将这些俘虏全部杀掉,以绝后患,我看得出霓虹本来也有此意,但却因为这提议由娜西莎丝口中说出,所以反而断然拒绝。

这一路上兽人们为何会将娜西莎丝列成攻击目标的理由,我现在也完全清楚了。娜西莎丝是伊斯塔派出至国际联盟的使者,经常代表伊斯塔发言,在兽人奴隶一事上立场强硬,屡屡与h里兽人的特使发生口角,针锋相对,而那些话传回南蛮,各族兽人都把娜西莎丝恨之入骨,觉得她是伊斯塔的强硬派,看到她当然是想要一并干掉。

所以,对于兽人们而言,我们这一行人还真是从头到脚都大有利用价值。我被列为必杀目标;阿雪与霓虹将是献给万兽尊者的礼物;娜西莎丝是可恨仇敌,同时身兼用来要胁伊斯塔的大筹码;至于未来与紫罗兰……算了,忘记他们吧。

“你们小心待着,我出去巡一巡。”

羽虹扔下这句话便走出房门,借口安全巡视,但我知道她是想去找出那个神秘男人,因为列车行进中,那个男人不太可能离开火车,肯定还藏身在这几个车厢的某处,不过,我想她应该是要失望了,因为从目前来看,那个神秘男人的武功高她一筹,她应该是不可能找到人的。

在羽虹离去后不久,娜西莎丝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急急忙忙向我们作简略交代,以免进入伊斯塔后,遇到不必要的麻烦。

“伊斯塔虽是君主政体,但国王并无法一意独裁,巫神学会仍享有相当大的决议权……”

娜西莎丝说的东西,我多多少少看过资料,知道伊斯塔国内分为两大势力,一派是以皇室为首的贵族势力,这些皇室贵族所修练的术法,往往都是需要特殊血裔或体质才能功成的特异魔法,是以人数虽不多,但每一个都不是简单人物,所练的术法威力极其强大。

然而,号令国内所有法师的巫神学会,则是一股连皇室都深深忌惮的庞大势力。学会由七名长老共同主持,每一个都是呼风唤雨、役神驱鬼的大魔导士,统帅国内成千上万的术者,学会的门徒先要向主席誓言效忠,然后才对国王宣示忠诚,可以说是与皇室分庭抗礼的第二治权,而学会的现任主席阿兰。法尔坦,是个已经有两百多岁的老妖怪,据说本事深不可测,已经数十年不问世务,所以在黑龙王崛起于东海后,将当代第一术者的名衔拱手让人。

娜西莎丝,是巫神学会的七名议政长老之一,当她以未满二十岁的妙龄成为议政长老时,这几乎是绝无仅有的破天荒任命,震惊了整个大地,但巫神学会内却没有什么反对声浪。谣传娜西莎丝是因为身具某种特殊血裔,所以才被众长老们看重,刻意拔擢培养,用以抗衡王室,而她之所以能令学会辖下所有术者心服除了本身成就非凡,也因为她是大长老阿兰。法尔坦十年内收的唯一弟子。

这些事只要稍稍调查,一查就可以查得到,现在听娜西莎丝说出,也只不过是听本人重新叙述一次而已,当然,她不可能告诉我们什么机密资料,我也没有对此期望过多。

“……对于近年来的天下大势,巫神学会希望能借助国外的力量,打倒黑龙会,开创新时代,但皇室却站在反面立场,两边为此发生了不少的冲突,我也因此承受了很大压力。”

娜西莎丝道:“这次我在国外遇刺,背后肯定是皇室在主持,学会被蒙在鼓里,对此还一无所知。回去的路上是小有危险,但只要我一踏进伊斯塔,与学会取得联系,请出我老师亲自警告施压,即使给那票贵族天大的胆,他们也不敢再对我出手。”

此话听来言之成理,但事实是否当真如此,我本身是还抱持着疑虑,因为从我们启程之前,娜西莎丝就一直试图联络本国,虽然我不晓得结果,但恐怕巫神学会没有给她任何回应,否则她也无需太倚仗我们,只要学会调几名好手暗中接应,她就高枕无忧了。

至于学会为何没给她回应,那自然是因为国内发生了变故,也许是与皇室进行种种连横合纵的关系,也许是因为大瘟疫,这些暂时我无法判断,而在聆听娜西莎丝说话的这段时间里,我聚精会神,注意力全放在自己的手上,尝试活动指头,只要有一只手掌能动,那我就有自卫能力了。(……唔,恐怕不够,我不能开口说话,就不能念咒,那顶多只能用一些小的技俩,想自卫不够,奇袭倒是可以……)我脑中思索,耳里却突然听见一声闷响,远远、远远地传来,要不是列车也跟着抖震了一下,我根本不会留意到这个声响。

但这声爆炸明显是有相当影响的,因为在这声爆响后,车子的抖震越来越激烈,而且速度也显著提升,前后才不过几十秒的时间,车速已经陡增一倍,两旁窗口的景物飞快倒退,几乎是以疯狂的速度在飞驰着,就连白痴都看得出来,这列如脱缰野马似的火车已经失速了。

这意外最合理的推测,就是某个东西的爆炸,导致火车失速狂驰,而这爆炸若是人为,那我第一个想到的念头就是……“好狠毒的源堂。法雷尔,居然连儿子的性命也不要了!”娜西莎丝面上变色,失声叫了出来。

这判断与我的想法相符合,只是多少有些想不到,变态老爸居然真的下令,让人遥控引爆预埋在列车内的炸药,让我和列车内的所有人同归于尽。若是在以前,我不觉得这有什么奇怪的,但经历过金雀花联邦的连串事件后,我觉得……(唉,算了吧,如果变态老爸会被人猜着想法,他也就不是变态老爸了。)我心中叹气,却听见一阵快跑声由远而近,赫然是羽虹赶了回来,一进来就说刚刚发现一个兽人,因为发现同伴行动失败,所以悍然引爆身上火药,在列车最前端的机件房自爆,未来虽然及时阻拦,一刀砍飞了他的头,却想不到那兽人勇悍若斯,虽已身死,双手却还能动作,就把自己给炸了,还连带搞到机械失控狂飙。

我不该高兴,这件事说起来也没什么值得高兴的,可是在听完羽虹说话的瞬间,我确实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大家准备,现在开始破窗跳车!”

就算娜西莎丝不这么喊,所有人也会自动这么作,列车车速虽是疯狂递增,可是这样的小问题,还难不倒羽霓、羽虹,即使是两个魔法师,也有办法脱困逸出,哪想到在众人预备击破车窗的一刻,一股奇异的颤栗感在每个人体内闪过,紧跟着,众人发现车外飘降下点点白霜。

“下、下雪了!”

过去每次看到雪花都兴高采烈的小狐女,这时却连声音都抖了起来,因为在雪花飘坠的同时,她的魔力也随之消失,刚运起的漂浮术立即失去作用。

屋漏偏逢连夜雨,黑山暴风雪偏偏在这最要命的一刻重来,耽搁到我们最宝贵的逃生时光。

“别浪费时间!列车越来越快,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羽虹高声催促,要带着大家破窗离车,羽霓扛起了僵硬的我,未来也扶起了阿雪,旁边跟着紫罗兰,而作恶多端的娜西莎丝没有人理会,刚要随我们一起跳跃,天幕上一缕诡异的红芒,吸引我们全体的注意力。

现在应该还不是晚上,但天色不知怎么的,竟然漆黑如同午夜,一泓弦月高挂天上,散发的却不是皎洁银光,而是殷红如血的邪芒,这种邪恶的血色月光,我只觉得似曾相识。

邪恶血月!

黑魔法中至邪至阴的天象,在邪恶血月的照射之下,道消魔长,所有的邪术不死生物都会加倍厉害,但僧侣与修练光明术法之人就会受到不利影响,是所谓正道中人能避则避的绝命时刻。

邪恶血月的异象,几乎不可能自然形成,通常是数个第七级以上的大巫师联手施为,才有这等惊天邪能。年前在东海的幽灵船事件,大海之中的千万死灵被百年血怨所牵动,怒浪滔天,导致传说中的血月遍照东海,那时的恐怖景象至今我仍历历在目,想不到这么快就又重新看到了。

(开什么玩笑!邪恶血月可不是菜市场大拍卖,随便弄可以随便出来的,我看错什么了吗?)显然不是,因为大家的表情都是一片痴呆,就算是幻觉,也是集体幻觉,更何况这片血月弯曲如钩,远非东海上的那轮满月可比,肯定是有人施法催生。

(问题是,暴风雪中的黑山谷道,是魔力完全不能运作的地带,这个定律没有人可以否定,怎么会……)前后不过短短数秒,当血月高高挂在半空,被笼罩在一片暴风雪中的银白世界,忽然刮起惨惨阴风,鬼哭神号似的凄绝尖啸,传入耳中,令人遍体生寒;被染成黑红色的怨雪中,隐约可以看见鬼影幢幢,仿佛有无数怨魂在列车外聚集,随时都会攻进列车来。

很明显,是有人操纵冤魂发动攻击,而且还不只一个人,因为这等阵仗的驱魂役鬼,不是一两个死灵术者能够发动。雅兰迦一个人就算再厉害,除非黑龙会的背后支援倾巢而出,否则是做不到这种规模的攻击,若我所料没错,这是一件早该发生的事,终于到来了……“皇族的刺客!”娜西莎丝怒说道:“好恶毒,居然挑在这种时候来落井下石!”

娜西莎丝的气愤表情,让我的一个想法得到证实。伊斯塔或许已经研究出某种在黑山谷道运使魔法的异术,凭靠特殊血裔来作魔力源,这种魔法应该是皇室所专有,所以娜西莎丝自己不会使,却认出了对方的身分。

本来皇族就该派出刺客对付娜西莎丝,只是这一路上我们都被兽人袭击,忙到天昏地暗,忽略掉这件事,现在来到伊斯塔边境,兽人刺客被摆平,这些潜伏于暗中的伊斯塔杀手终于动作。

“不好!那些兽人死了。”

羽霓叫了一声,我们发现那些受伤被俘虏的兽人,因为抵受不住血月对生物的元气吸蚀,伤势迅速恶化,竟然一命呜呼了。这本来说不上有什么糟糕,但在血月催化之下,这些死去的兽人们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发出可怕的吼声,居然被催化成为僵尸兽鬼。

皮粗肉厚、力大无穷、不痛不伤,僵尸状态的兽人等若把优势强化至极限,就算是狂暴状态都未必有这么恐怖,吼叫着扯断缠身锁链,冲奔过来,羽霓、羽虹被迫放弃跳车打算,先去挡住僵尸兽鬼,不让我们几个失去魔力的废人受到伤害。

敌人的攻击,赫然是一波接着一波。随着术者的操控变化,天上的红月赫然变色,当我们有所察觉,已是一弦碧绿的月勾挂在天上,洒下的月光,映得每个人脸上都是一片青色,而列车外的怨灵仿佛听见进攻号角,在青月的催化下,朝着列车猛烈进攻,列车外部的守护结界很快就开始碎裂。

邪恶血月我早已从典籍中熟知,但这种青色的月光我实是闻所未闻,多半是伊斯塔近年来新创的术法。看看娜西莎丝的反应,只见她对怨魂快攻破结界的碎裂声响恍若未闻,一双眼睛愣愣地瞪着天上青月,眼中尽是难以置信的目光。

“……没、没可能的,这是学会的特级禁咒,为什么他们会和皇室联手?是出了叛徒?我……他们想联手杀我?”

语无伦次,素来精明的娜西莎丝,此刻已是方寸大乱,失去了应变能力,我暗暗叫糟,没想到伊斯塔国内两大派势力已经达成协议,先铲除娜西莎丝作牺牲品,把我们一起牵扯进去。

“啊!”

被青色月光照到,阿雪突然捧抱着头,痛嚎一声,跪倒在地,像是非常痛苦似的,粉嫩的脸上浮凸起青筋,差点痛得满地打滚。(怎么了?)我心中担忧,偏偏苦于不能言语,才刚想办法应变,耳边陡然听见一声轰然爆响,半边车厢炸得粉碎,漫天冰雪飘然洒落中,攻破防御结界的无数怨魂已尖啸着扑袭而来。

一处战场,如今已是火头四起,到处都是致命危机,这下子……连我都不知道这场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