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45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40:4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巧妙地控制了我的感觉,使射精感高涨却又出不来。 [ .

“怎么样?人家的服务好吗?”菲妮克丝略仰起脸蛋,媚眼如丝,半闭的星眸用妖艳的眼神挑逗着我,仿佛我一答应签约,她就会任我在她身上为所欲为似的。

我舔着菲妮克丝的耳朵,看她笑开了容颜,再把舌尖送进如贝壳般秀气的耳朵里,说着:“好,实在是好得不得了,……以后别去拉契约了,专门去干这个服务,保证生意兴隆啊。”

“讨厌,这样子说人家……啊,你干什么啦?”

实在是受不了了,趁菲妮克丝还在和我说话的时候,我把她往上一抱,趁势把她的裤子拉脱至腿间,露出白嫩玉臀,放落在自己的腿上,让肉茎前端抵着结实臀肉,顺势往凹陷处滑去。

“服务总是要做足全套,我都已经这样了,可别想半途开溜啊!”

“你还真是坏呢,可是,想要非礼恶魔,代价很高的喔。”

“怕什么,顶多等一下和签个约,让能有办法回去交差,这样让我干一次,总没问题吧。”

在这之前,菲妮克丝还一直在我怀里扭动挣扎,但听我这样一说,加上抱住她玉臀的那双手猛往下拉,她便放弃抵抗,只是回过头,半是认真、半是挑逗地笑道:“那么……人家就任你享用了,事后可千万别毁约喔。”

“绝对不会!”我说得斩钉截铁,只是没有把“才怪”两个字说出口。

菲妮克丝被我抱着胯坐在我腿上,似是不习惯这样的羞耻姿势一样,低垂着脸,轻声笑着。

“来,自己用力摆动腰!我要进去了。”我抱着菲妮克丝,由正下方把阴茎插了进去。

“啊……啊……不要这样强烈……”

真是超乎想象的媚骨,我才开始抽插个几下,她就有了强烈的反应,不但娇声呻吟,肉穴更不住地渗出花蜜入,这样敏感的体质,才没有个几下,菲妮克丝就把持不住了!

不过我也不轻易松手,抱着她来到旁边的床上,恢复正常体位,把菲妮克丝的左脚放置在右脚上,自己也躺在她旁边,正好是把身体左侧下方的菲妮克丝从背后抱住的姿势,阴茎直直插入,一面抽送,一面用一只手揉捏着丰满的乳房,还用嘴唇吸吮着耳朵。

新的快感再度升起,菲妮克丝全身香汗淋漓,开始发出了呻吟。

“嗯!好、好棒喔,从来都没有那么过瘾过……啊,更激烈一点,让人家、让人家……更舒服一点……”

我仍不放松,继续带领菲妮克丝探索未知的领域,我仍从背后抱住她,让她俯身向下。直接插入时,菲妮克丝的口中已发出了呻吟,更流露出类似哭泣的欢愉叫声,在不断的被阴茎贯穿之下,还是不知不觉的发出了呻吟。

亢奋的阴茎抵到阴道时,如火花迸裂的快感流遍全身,几乎是在无意识下,菲妮克丝披着垂肩的秀发,以阴茎为轴,腰部开始上下摆动起来。随着上下的摆动,股间的淫水发出异样的声音,而丰满的乳房也弹跳着。

此时的我抓住了菲妮克丝的腰,让她更随着我的手上上下下沈浮着。菲妮克丝已然无法控制自己的抑制了,我一面撑着晃动的巨乳,一面用力的挺进着。

“恶魔又怎么样?要搞起来,还是和人类搞比较爽吧?是不是啊,这个风骚的小恶魔。”

冷不防,我的嘴偷袭到菲妮克丝颈背,她就如同被电流击中,身体颤抖着,发出近似哀嚎的叫声。

我的嘴唇从肩膀后滑过颈子,来到面颊时,菲妮克丝竟主动转过头将唇迎上去,用力回吻过去,把我伸进嘴里的舌头,贪婪的吸吮着。

“喔……”

在极度的欢愉中,菲妮克丝松开了嘴唇,上身整个向后仰。我加快速度的抽插,将她一举送上高峰。

“你……真是棒呢!”

长发凌乱的遮住了脸,菲妮克丝大声地叫了出来,忘情摆动着腰,配合着我的律动,丰满胸部挺向我的双手。我也控制不住,龟头整个沈浸在蜜汁里,发射出大量精液,在此同时,菲妮克丝的四肢被强烈痉挛贯穿。

“啊……啊……喔……”

在无意识中,菲妮克丝体内像吸管一般,紧吸住我的阴茎,两人一起发出类似筋疲力尽的呻吟,全身融化在无可言喻的绝顶高潮当中。

也直到云消雨散,我们两个并肩躺在床上,菲妮克丝妮在我耳边说道:“嗯……该让你享受的,你全都已经享受过了,现在答应人家嘛……签个约好吗!”

“不!打死我都不会签的!”本着正义原则,我毅然拒绝了肯定会拉我下地狱的契约:“和恶魔签订契约,不会有好下场,你们一天到晚骗人,现在我对也不用守什么承诺,约我是一定不会签的。”

我暗自准备好的封魔秘咒,已经在刚才欢好之前偷偷塞到床垫下,现在也握在掌上,只待对方翻脸发难,立刻就要动手。

“是吗?真是可惜呢,人家是这么样地想要为你服务呢……”努力了半天,最后仍然被拒绝,菲妮克丝似乎也不生气,甜甜地一笑,也不起身,就这么在我大腿上翻过身来,如玉左臂缠着我的颈子。

“买卖不成仁义在,你闭上眼睛,让人家给你一个临别赠礼好吗?好啦,人家拜托你嘛……”

别说那柔媚到极点的娇嫩语音,光是那饱满乳峰在我胸口旋转摩擦的绝妙触感,就令我再度色授魂予,闭上眼睛,手亦不安分地往前摸去,希望能再占一点便宜。

“别急嘛……人家、人家这不是来了嘛……”

香风扑面,我心神一荡,预备让她的红唇吻上我的嘴唇。但在接触x那,我却觉得不对,接触点不是嘴唇,而是左眼,接触过来的也不是热吻,是一记重重的拳头。

第六章大荒h里“哇!”

我大叫一声醒来,刚才的发生的一切如梦消散,连带菲妮克丝在内,所有东西消逝无踪,我仍是趴在桌上睡觉,只是裤裆里头湿了一块。

(难道真是做了一场春梦?!)疑惑中,旁边传来娇嫩的叫唤。

“唷呵,师父,你醒来啦,要准备吃饭了吗?”

斜斜的夕阳,从窗口透射进来,在屋子里头洒上淡淡红霞,俏阿雪抱了一捧花,正往花瓶里头插去,可爱的狐尾在屁股后头摇来摇去,表示着她的好心情。

“你还真行啊,心情总是那么好,那头应该要人道毁灭的东西呢?”

“你说豹豹啊,我刚刚和它一起洗了个澡喔,它的皮毛好漂亮喔,而且它的翅膀,居然还可以收起来看不见呢,现在正趴在我房间里睡觉。”

我才不管那只异种龙豹的翅膀能不能收,脑里只想着,能和阿雪一起洗澡,对她那丰乳肥臀揉揉捏捏,确实是赏心悦事,令我深深羡慕起来,不过,这时候我脑里所困扰着的,仍然是刚刚的事。

(是梦吗?那个女恶魔可还真是辣啊,从来也没看过这么有味道的女人,那一身细皮白肉,想到都要流口水了……是不是最近欲求不满?怎么会没事做起春梦来?看来今晚就应该和小阿雪……咦?)看到一样不太对劲的东西,我连忙站起身来,把阿雪正拿在手里把玩的那个小铜罐夺过。那是一个巴掌大小的长扁形铜罐,上头刻纹着细细的海贝花纹,样式相当美观,不过,真正引我注意的原因,是我不久前才看过它。

(果然没错,是刚刚菲妮克丝说的签约赠品,从心所欲随身罐,她是不是气得忘了把这东西带走?)如果是与恶魔有关的东西,可能就是魔导器了,我还记得,菲妮克丝说过,我可以用这个从心所欲随身罐,有限度地变出我想要的东西,虽然看它这样的大小,变不出什么东西来,不过有这一样魔法器具,终究是很有用的。

“咦?师父,你的左眼?!”

被阿雪一提,我才发现自己的左眼多了个黑眼圈,自然是刚才菲妮克丝的杰作了。方自出神,我低头一瞥,却看见左手无名指上正套着一枚银色指环。在银质的表面上,有一层浅浅的红芒,妖异地流动着。

(原来如此……那个梦……是真的啊……)忧喜三半,我看着无名指上的那枚银戒,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将手边事情整理一下,隔日我们就动身上路。龙女姊姊所委托的目标地,史凯瓦歌楼城,我只是曾经听过,知道是在南蛮腹地,要穿越层层树海,但是确切位置并不清楚。向本地的宝物猎人稍作打听,也是含糊杂混,讲不清楚,毕竟他们都没有深入南蛮的经验,不可能知道详细位置,看来只好边走边问了。

不过,要进入雨林山地,两手空空进去是不行的,我领着阿雪,到市集上去采购必须用品,从水壶、防水靴、开路用的长刀、火种、保暖毛毯……全部一一采购齐全。

一般旅人所必备的弓箭,我们倒是可以省了,反正我力气不大,要拉弓射箭多半是做不到,阿雪的力气可够大了,但是这笨女人射箭的准头奇差,还是直接用重物投掷省事。

“年轻人,你要进麦里去啊?就这样进去,很危险啊,那里的兽人可是很不欢迎人类的……”听说我要深入树海,听到的就是一片劝阻声音,许多商人打量一下我的身材,立刻就不以为然地大摇其头。

“听说那里最近有拜火教在拓张势力,几个族群恶战不休,外人现在进到里头去,恐怕……”

“恐怕什么?看你们一个个的眼神,以为我会一去不回吗?告诉你们,我不但是个杰出的珍宝商人,还是一个杰出的珍宝猎人,这一次深入h里,就是为了取宝而去的,你们等着看我出来发财好了。”

或许是看过太多像我这样口出狂言、却随即在雨林中尸骨无存的蠢蛋,众人并没有什么激烈反应,反倒是有一个看来形貌猥琐的半兽猴人,悄悄地跟着我和阿雪,直到没有什么旁人了,我终于忍不住,回身喝问。

“浑蛋!这么鬼鬼祟祟地跟着,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啊,没有啊,只是看先生你要深入南蛮了,看看你有没有什么值钱东西不想要了,横竖带去也是浪费,不如贱价卖我吧。”

“……”

“你带着的这头豹子,皮毛油亮,剥下来卖,价格不错的,还有你身边的这个女奴,虽然带着面具,但是身材丰满,特别是胸前实在是……”

“把钱拿出来!”

“什么?先生你还真好说话,这么快就成交啦,看在你这么爽快的份上,我可以把价钱算高一点。”

“谁说要和你做生意?我说把你全身值钱的东西拿出来,现在这是抢劫。”

我瞪着这不识好歹的猴耳家伙,怒道:“动作快点,把全身值钱东西拿出来后,自动把衣服脱光,不然我一声令下,嘿嘿,你不是以为我这头猎豹是养来观赏用的吧?”

就这样,我们干完了离开前的最后一票生意,正式朝着h里的树海出发。为了入境随俗,我开始考虑,是否要换个假名,毕竟此去福祸未卜,说不准更会有什么倒霉事,倘若像当初在皇宫里的暴露事件那样,再次出丑,名扬国际,那我就真的不用混了。

再说,约翰・法雷尔这个名字,现在在国际间颇为响亮,连续两次战役,和伊斯塔、索蓝西亚都结下仇怨,不少人的丈夫儿子因我而死,更有不少人全家大小被我一起当奴隶贩卖到异国。讲得白一点,就是说不定哪天走在路上,会忽然给路人刺进一把匕首,暗杀干掉,在这种情形下,用本名进入h里,实在是太危险了,为了这些理由,我决定换个假名。

南蛮兽人的命名习惯,有一派是像我和菲妮克丝这样的语法,但也有另外一派,是以颜色为姓,配上其它自然事务,例如银月、翠羽、紫川……等等之类的命名,如果要改变姓名,最好就从这边来着手。

几经思索,我决定取一个比较威猛的名字,希望能在南蛮重振雄风。

蓝雕,是一种此地的猛禽,栖息在高山之上,以毒蛇、毒物为食,体积有小牛般大,爪子锋利,行动如风,被它的爪子伤到,会产生石化作用,救治起来很费功夫,因此是猎人们的头痛对象,不过,也因为这样,它的爪子是市场上高价货品。

“决定了,迁就本地的习惯,就叫做蓝雕吧!”

当我向阿雪耳提面命,要她在h里的时候,别用本名称呼我时,这个一向搞不清楚事情状态的家伙,只是满怀好奇地问我。

“唷呵,师父啊,那我是不是也应该要换一个假名呢?这样到h里会不会方便一点啊?”

笨女人,你现在用的已经是假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