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460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51:4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得啊。 [ .

可是,这种被怨灵所创的诅咒伤口,腐蚀血肉,最是厉害不过,要是不进行净化处理,任其腐烂下去,没过多久,整个人就会烂成一滩脓血,这点我并不乐意见到。

治疗这种伤口的正规作法,是让光明魔法的高手使用净化,我们虽然身在伊斯塔,但身边恰好有一名祭师级的光明魔法高手,那便是白牡丹。

我正要提醒未来,尽速去找白牡丹治疗,但后方传来一声惨呼,回头望去,只戴着石头帽的白澜熊拔足飞奔,后方则是血流成河。

白澜熊极是精明,我一逃脱,他才不会笨得在那边死战,立刻就开溜撤退,无头骑士追赶过来,自然是其他跑得慢的人倒霉,全都成了枉死冤魂。

我暗叫不妙,正想拔腿逃跑,但无头骑士已经注意到这边,长剑一指,一道黑色的雷电超我劈下,同时它也跃马朝我奔来,看那从天而降的声势,大有挥剑而来,在电光中把我一剑两段的打算。

“水火魔蛛!”

我紧急召唤的水火魔蛛,与黑色雷电硬碰硬,在减弱了雷电部分威力后,灰飞烟灭,但是一道熊熊烈焰却烧亮夜空,狂飙而来,于千钧一发之际,消灭了雷电,还顺势袭向无头骑士,将它逼落于地。

烈焰的源头,来自于一件创世圣器。

烽火乾坤圈!

第32卷第7章妖里妖气无奈阿宅觉得有些尴尬,再怎么说,我也不希望自己是因为这样而被生出来的,幸好万兽尊者否定了我的疑虑。

“当然不是,这这么可能……”

听到这么说,让我觉得比较好过一点,再怎么样,我都不太想把自己弄得像是一件工具似的,那种感觉实在不怎么样。

“……如果你母亲有这么容易就说得动,我就不用那么伤脑筋了。”

“呃?”

情形似乎比我想像中还要复杂,凤凰天女不但具有乃父的霸气,同时也有着狡狯的智慧,天生就是万兽尊者的克星,仿佛生下来就是给他制造头痛的。面对父亲的这个要求,凤凰天女一口就答应,不过她提出了一个小小的技术难题。

“能与我生育后代的男人,一定要是强中之强,男人中的男人,除非是这样的真猛男,否则我不答应,这点父亲大人您同意吧?”

“这个自然,但要找到这种男人并不容易,天底下哪里有……”

“何必远求?我眼前不就有一个吗?父亲大人雄壮威武,是霸皇之材,难道不是勇绝天下的真男人吗?”

“我……为父当然是真男人,但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既然是父亲大人您要的后代,我就专门为您生一个,怎么了?事到临头,您该不会说自己不想要了吧?”

“淫荡!太淫荡了!你这个女人一点操节也没有,太淫荡下流了!”

父女两人的一番比斗,最后是以万兽尊者惨败作收,当凤凰天女脱下长袍,裸呈着完美无瑕的动人玉体,向父亲走去,那位可怜的父亲双手掩面,大叫着“无耻,无耻”,狂奔而去,就这么一路夹着尾巴冲回兽神峰,躲在深山里生着闷气,不敢再跑出来见人。(天啊!娘,那些够叛逆的辣妹我是见过不少,但您这也太辣了吧?)母亲大人的丰功伟业,让作她儿子的我听得是瞠目结舌,只有跪地表示崇敬的份,这样看来,我自小失去母亲的教养,非但不是一件坏事,反而是一件大大的好事了,没有母亲的教养我就已经坏成这样,如果再被母亲教养个几十年,我岂不是成了天下第一浪荡坏胚子?

遥想前人,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而这番回忆结束之后,也到了把话题拉回现在的时候,我跪在地上,向外祖父连磕了三个响头,换得他老人家呵呵的大笑,老怀大慰,多年来的最大梦想,在这一刻获得了满足。

“外孙,你不用怕,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有你外公在这里给你当靠山,且看看谁敢碰我万兽的外孙一条毛!”

当世五大最强者之一的亲自作保,听在耳里,无疑是吃了一颗定心丸,让我心里踏实许多,他老人家的一句话,堪称是我最佳的护身符。不过,刚刚说完这句话的万兽尊者,眼中却立即浮现出一抹忧色。

“……但你这次惹上的麻烦可不小,这个无头的东西确实非同一般,那晚战到最后,它与其说是败阵而走,倒不如说是夜色已尽,天色将明,所以才放弃撤走的。”

那晚的战斗,最后我早已昏迷,后头发生的事情我都没有看到,也不清楚战斗是怎么结束的,这样听来,万兽尊者并没有能打赢无头骑士,语气中甚至还隐约有自承不及的意思。

这个情况不算太意外,早在估计之中,但实际得到了答案,还是很令人苦恼的。万兽尊者也不是无头骑士的对手,那要战胜无头骑士,除非是两名最强者级数的高手合力,才有这样的指望了。

“太麻烦的事情,现在我们先不用想,难得我们祖孙重聚,先好好喝上几坛再说。”

“……外公,我是病患,好像不太适合喝酒……”

在万兽尊者的强势之下,我这小小的质疑,当然是没有效果的,一番痛饮的结果,就是祖孙两人又喝得半醉,在彼此都有几分酒意的情形下,话题自然而然绕到女人身上。

万兽尊者非常大方,表示要多送几个他最得意的妾奴给我玩弄,这点我自然敬谢不敏,再怎么说,我也没兴趣执二摊,穿我外祖父穿烂的旧鞋,不过我的婉言拒绝,却似乎被他误解。

“哦,也对嘛,你是想要自己猎艳,不想坐享其成对吧?有志气!男人应该是要这样的!”

万兽尊者一摸下巴的鬃毛,沉吟道:“听人说你那晚上的情况,嘿嘿,你是想搞那个白牡丹吧?有眼光,那个婆娘腿长屁股大,是个美人,你会想要上她,眼光很好,外公支持你!要不要外公帮你成事,按住她双手双脚,让她翘起屁股让你干?”

这种奸淫一点美感也没有,我当然是不会答应,但还没等到我出言拒绝,万兽尊者就若有所思,道:“不过,白牡丹那女人妖里妖气,看来好人有限,绝非善类,外孙你干干她就可以,要小心别被她迷惑,免得吃上大亏。”

我心中一惊,别人对白牡丹的形容词什么话都有,就是不会有人用妖里妖气来形容这位女神医,她圣洁、高雅、仁爱,简直是女神了的化身,如果说她都还有妖气,世上就再没有正经的女人了。

不过,万兽尊者阅人多矣,他会这样子看,一定有什么道理,我不敢小看万兽尊者的判断,正要出言请教,突然他又冒出了一句。

“那双本来要送来给我干的的并蒂霓虹,是白大婊子的女儿吧?味道太像,一闻就闻出来了,这对姐妹你要注意,妖里妖气,看来好人有限,绝非善类。”

咦?

霓虹姐妹搞不好是白牡丹与心灯通奸所生,这一点我也有想过,但是说她们姐妹妖里妖气,这个……我冒出一个想法,试探问道:“外公,除了她们几个以外,我身边还有个大奶狐狸,就是那个本来也要送给你干的,你见过她了吗?有什么评价?”

“去!我一眼就认出来了,那头骚狐狸,奶子这么大,妖里妖气,看起来好人有限,绝非善类,外孙你干干她可以,千万别被她迷惑,失了方寸啊。”

我一度对万兽尊者看法的高度重视,现在起了动摇,就算再怎么妖,也没理由连阿雪都算是妖,如果连阿雪都是妖里妖气,那么……“外公,我想请问一下,普天下的女人,你见过几个不妖里妖气的吗?”

被我这么一问,万兽尊者沉思了一会儿,最后毅然决然地摇头,说道:“没有,除了你母亲之外,天底下的女人都不是好东西。”

“那……外公,请恕孙儿无礼,您年轻的时候,是不是曾经在追求女孩子的过程中,受到很大挫折?让您非常伤心?”

“是有过,早年我在人类家里做奴工,曾经喜欢过那个家里的大小姐,不过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咦?你问这个做什么?想知道外公当年干遍天下臭婊的风流史吗?”

“不,我想说的是……”

我现在大概明白了万兽尊者为何会是今天这个样子,虽然他蔑视天下女性,高傲狂霸,但本质上……唔,如果是这样的个性,当年与我爷爷相遇时,爷爷兰特应该会说……“外公,当年我爷爷与你把酒言欢的时候,有没有对你说什么奇怪的话?或是用什么奇怪的称呼叫你?”我这一问,似乎命中了万兽尊者多年来未解之谜,他连忙点头道:“是啊,当年兰特一直对我说那句怪话,更奇怪的是,后来你母亲也说了,我还奇怪她什么时候也见过兰特,他们……呃,外孙啊,阿宅是什么意思啊?”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为我这可怜的外公凄凉三叹,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叹道:“唉,醒醒吧,阿宅。”

万兽尊者一听这句话,立刻就跳了起来,伸手指向我,激动道:“对,对,就是这一句!这么多年来我始终想不明白,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外孙啊,阿宅到底是什么东西?宅是什么意思啊?为什么兰特那直娘贼和你母亲都这么说话呢?”

我想回答,但又不知道该如何启齿,思量再三之后,终于还是化作了一声叹气,再次拍了拍这可怜老宅男的肩膀。

“唉,醒醒吧,阿宅。”

宅男,顾名思义,就是指那种整天呆在自家住宅,不与外界来往,在人事交往上有严重问题,难以与一般人沟通的男人,与自闭症是一线之隔。

通常宅男的存在,都是与女性绝缘,万兽尊者虽然有能力干遍天下的女人,但他长年待在兽神峰上,不问世事,与一般人的沟通更是大问题,这辈子所干的女人虽多,可是都只是干到,不是追到,没有哪个女人对他真心相许,他也不曾真的爱上哪个女人,从这些角度说起来,我这可怜的外祖父无疑是个大宅男。

我爷爷兰特、母亲凤凰天女,不但纵横床上,应该也是情场高手,他们看到万兽尊者这个样子,自然就会冒出这句话来,可怜我那外公多年来不得其解,至今的不到该有的“领悟”。

可是,不管怎么说,认回了这个外公,我的背后等若是多了一座大靠山,连走在路上都会觉得身后有风,对我当前的处境更是大有帮助,娜西莎丝望向我的眼神都有点不一样。

“约翰,成功没有?你真的把那个女神医上了吗?”

“我差一点就被无头骑士给砍了,你不关心一下对无头骑士的战况,居然问起我有没有上到女神医,这太本末倒置了吧?”

“大家都是内行人,又何必明知故问呢?我不问你白牡丹的情形,难道要明白告诉你,那晚你们与无头骑士战得天昏地暗时,我正率人偷偷躲在外头拼命做笔记吗?”

“你们怎么每次都来这一招?不嫌烦啊?”

“你会占便宜占到烦过吗?坦白告诉你,只要你命够长,我们每次都是来这一招的啦。”

“……谢谢你的坦白。”

碰上这种盟友,我也只能长叹,甚至是狂叹,不过吃亏其实也是占便宜,如果不是有持无恐,娜西莎丝也不可能蠢到在我面前放这些狗屁,所以在一轮互讽后,娜西莎丝也取出了资料,告知我前次我委托的结果。

“这些是你上次要求的资料,能不能告诉我,你从这些资料里头得到什么讯息?”

“看完才能告诉你。”

我这一看就是两个小时,娜西莎丝甚有信心,整个过程一声也不吭,静静地等着我看完,对我不敢有丝毫打扰。

资料的内容,是巫神学会对法米特的部分研究记录,尤其是对他南蛮游历那段时间的追踪。之前娜西莎丝曾对我透露,法米特的六大暗黑召唤兽,得益于羽族不少,我就想到淫术魔法中与暗黑召唤兽最是相关的地狱淫神,或许也是从这里得到启发。

因此,除了索取法米特的资料外,我还另外提出一个要求,就是要知道巫神学会对羽族的研究。羽族本身藏着许多秘密,在历代凤凰天女的执掌下,羽族在南蛮各处发掘古老遗迹,得到许多异文明的遗产,其中不但包括五百年前战国时期的技术,甚至还有一些不存在于史册中的太古文明,羽族将这些技术研究与使用,甚至开发出一座飞空岛,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

今时今日,羽族过去的辉煌早已不再,随着凤凰岛的失落,羽族女战士也是无从掌握那些技术,但五百年前法米特造访羽族时,应该是大有所获,从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