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463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51:5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已经看出了许多东西,虽然觉得难以置信,但是当一切资料在我脑中重新整合,我顿时找到了最合理的答案。 [ .

“……抱歉,大家可以先离开吗?我有些事情想单独与尊者谈一谈。”

除了白澜熊,所有人离去时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在看我,纳闷我与万兽尊者有什么东西好聊的,会不会几句话一言不合,立刻被万兽尊者给毙了。

一定会死的事情我才不做,冒险自然是因为有着胜利把握,当所有人都离开这病房,万兽尊者的表情也很古怪,像是在期待什么,又像是在畏惧些什么,这种表情实在是很有趣。

“尊者,晚辈冒昧请教您一个问题,若有什么得罪,请勿见怪啊。”

“你有话说就说,在这里畏畏缩缩的,成什么体统?”

“唔,事情是关系到您与羽族的密约,我母亲凤凰天女……应该是您的女儿吧?”

事情说来很复杂,但也很简单,万兽尊者雄霸南蛮多年,羽族想要在南蛮成就霸业,势必要跨越这座高山。越过阻碍的方法有两种,羽族的实力不足硬攻,又不愿造成太大的死伤,唯一的方法就只有怀柔,与万兽尊者达成协议。

然而,万兽尊者视天下的女人如无物,送些女人给他干干容易,要他对一群鸟女人的霸权视而不见,这等颠倒阴阳的大事,他哪可能忍气吞声?纵使要收买万兽尊者,金银财宝、武功、美人、珍兽,这些东西他根本不放在眼里,羽族若想要收买万兽尊者,就只能设法投其所好,这才能够命中要害。

万兽尊者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之前我不敢肯定,但现在已经能够充分明白。

他想要女人!不是随随便便的美女,而是有着优秀体质,能够为他生育后代的美女!

简单来说,身为当世绝顶高手的万兽尊者,有着和普通人类一样的通病,在拥有了成就之后,他极度渴望一个能够传承自己一切的后代。

南蛮各兽族的那些蠢货,只懂得往兽神峰上送美女,却不能明白这个老人家的真正渴求,直到那一代的凤凰天女亲上兽神峰,把自己当成礼物,与万兽尊者缔结了合约。

照时间来算,我母亲应该就是那次合约下的产物,万兽尊者与前代凤凰天女的女儿,这点与万兽尊者的利益不合,他想要的继承人不可能是女人,我想多半时前代凤凰天女在约定时使了诈术,答应的是“一个孩子”,不是“一个儿子”

吧。(那也是当然的,如果生了一个儿子,那这个合约就中止了,万兽尊者会辅佐这个儿子成就霸业,羽族随时都会完蛋,可是一个女儿就不同了……)一个女儿,不但可以继承凤凰天女之位,而且万兽尊者在她背后鼎力相助,羽族将在万兽尊者的暗中支持下,成就空前的霸业,这是前代凤凰天女的如意算盘,事实证明,她这算盘是打对了,如果不是凤凰岛遭受莫名奇袭,失踪不见,今日羽族仍是牢牢统治南蛮,霸业不可动摇。

知道这个秘密的人不是很多,凤凰天女也不会对羽族提起,但还是有人晓得的。

所以茅延安得知我们遇到万兽尊者后,便火速送来秘密锦囊,告诉卡翠娜,若是我们遭遇不测,发生危机,就在大街小巷写满“约翰?法雷尔是凤凰天女之子”的文字。

这是看准了万兽尊者的心病,多年来他一直想要一个继承人,想得都快发疯了。

一旦让他知道自己有后人,护之唯恐不及,哪可能去伤害这得来不易的心头肉?也因为如此,我偷拐走万兽尊者两名妾奴的事,可以不论,因为外孙拿外公的两件性玩具去干干,没什么大不了,做外公的本就应该送外孙玩具。

也因为如此,万兽尊者对我的安全非常紧张,当我被无头骑士袭击,他第一时间起来救援,为我逐走无头骑士,事后又大损元气,为我疗伤。

也因为如此,我们祖孙二人会坐在这里,把酒言欢,我听万兽尊者话说当年把之前的事情一一道来,证实了我的猜测。前代凤凰天女作得够绝,在产下女儿后没有多久,就涅自焚,让万兽尊者只能接受事实,无法找她兴师问罪,责怪她何以生了个女儿出来。

照万兽尊者所言,我的母亲极其聪慧,小小年纪,就开始执掌羽族,而万兽尊者三不五时潜入凤凰岛,看看我母亲的生长情况,以他的绝世武功,羽族里头当然是没人察觉,而他辛苦地父兼母职,把这颗掌上明珠照顾得无微不至,送玩具,教武功,给她最好的一切,甚至为了女儿一句话,辛辛苦苦跑出千里之外,就为了带一串露珠还没干的荔枝回来。(报应,真是报应,我这外公一辈子歧视女人,想不到也会被女人给奴役,真是现世报来得快。)我是这么想着,不过看万兽尊者说起我母亲时,眉开眼笑的表情,我想这个女儿所带给他的,应该是骄傲与欢喜,这时候的他,看来不像什么南蛮武尊,只像是一个为了女儿团团忙转的傻父亲。

“唉,外孙啊,你母亲什么都好,聪明绝顶,武学的资质又高,兽王拳只有她一个人能得我真传,小小年纪就突破第六层,和她相比,那什么白澜熊、黑澜熊的,都是他妈的废柴中废柴,若她还在,南蛮怎么会是今天这样的局面?”

万兽尊者感慨万千,那张充满霸气的狮子脸,现在却显现出一道一道皱纹,让人倍觉他的衰老。

看得出来,万兽尊者真的很疼这个女儿,而这种情形落在我的眼中,那种感觉十分奇特,总觉得……很开心,很高兴世上能有个人这样喜欢我母亲,因为之前听到别人对我母亲的形容,那实在是让身为人子的我高兴不起来。

可是,在万兽尊者的述说中,我的母亲也不是什么都好,还是有些缺点,令尊者皱起了眉头。

“外孙啊,你那个母亲有些地方实在是要不得,她好端端一个女儿家,不学人家端庄娴淑,居然……唉,连我这作父亲的都不知该怎么说才好。”

万兽尊者视女人如无物,唯独对女儿例外,谁知天道好还,这种态度居然遗传到女儿身上。凤凰天女遗传了父亲的霸道,视天下男人如草芥,纵情性爱,小小年纪便已经达“百人斩”记录,之后更成为南蛮首屈一指的浪荡女王。

女儿艳名远播,作老子的当然不是味道,万兽尊者搞遍南蛮各兽族的女人,现在女儿被各兽族的男人搞遍,虽然没人知道两人之间的父女关系,但万兽尊者自觉颜面尽失,多次与女儿苦劝,始终未果,有没法强逼女儿改过,搞得这位大半生纵横南蛮的武尊帝王,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每天夜里心中苦苦煎熬,连顶上狮毛都掉了不少。

最后,万兽尊者宣告放弃,向女儿提出一个要求,就是早日诞下外孙,让他带回兽神峰好好教养,只要能有一个男性继承人,其余的事情他从此不再过问。

这件事让我吃了一惊,奇道:“……难、难道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有了我吗?”

第32卷第8章无畏阻挠终成所望解决完白澜熊的问题后,我抱着一堆文件走回房间,房门一打开,陡然觉得一股森寒的冷气。(不能是阿雪,那么……是未来这个臭小子?不!是羽虹!)我瞬间判断出可能的人选,最后肯定必是羽虹无疑。她找上我的理由也很简单,白牡丹那边的问题东窗事发,搞到她来找我算帐了。

记得白澜熊有向我提过,无头骑士的那一场大闹,惊天动地,把这边的状况搞得一塌糊涂,连带造成的影响,也抹去了许多事情的痕迹,好比说,白牡丹被人找到时,只显得惊魂甫定,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

关于我与白牡丹密会的事,她对外只字不提,仿佛这件事从未发生过,外人只以为她是被无头骑士所惊吓,没有联想到其它东西,不过,话虽如此,如果连白澜熊都能隐约猜到,用这样的话来暗示我,那么以羽霓、羽虹对白牡丹的熟悉若说她们看出了什么端倪,有所察觉,这也是丝毫不值得奇怪的事。(伤脑筋,事先不是没有想到会这样,但是……羽霓咧?这种时候应该她也来的,只要操纵她来帮腔,就有七成把握可以压制羽虹。)房里黑黑的,来自羽虹的森寒冷气,冷得很像是杀气。听说不管是什么样的野兽,如果自己的老巢被人挖了,盛怒之下爆发的结果,都会变成极具杀伤力的凶兽,现在羽虹的状况差不多就是这样,杀气都明显成这样,一个处理不好,代价就是发疯的猛兽追着我跑。

“呃,阿虹,有话慢慢讲,我……”

“你为什么要搞白姨?”

“你别随便乱讲啊!我哪有搞白牡丹?你说话要讲证据,不然就是侮辱了你白姨和我的声誉啊!”

“你有我和姊姊可以搞嘛!就算不够,外头还有这么多饥渴的羽族女人,你为什么放着这些不搞,偏偏要搞我的白姨?”

“这个……其实也没什么,女人要长得漂亮,男人都会想要搞的,就算我不搞,其他男人也会搞,与其被别的男人搞,不如给我搞算了,这叫肥水不落外人田嘛……呃,我要说的不是这意思,不晓得为什么说到这上头来了,哇!你别生气!”

我起初抵死不认,一口咬定没有做过。但是羽虹那边的样子越来越是凄厉诡异,形成的压力太大,我终于失口承认,而羽虹闻言,一下子就飞跃过桌子,直扑过来。我心叫不妙,心里预备发动魔咒,凭着地狱淫神之间的驾驭力,立刻就能让羽虹如遭千刀割体,万蚁噬咬,倒在地上。

然而,还是有一点窝很担心,身为这些性奴隶的主人,我时常设法给她们制造机会,让她们变得更强,不知不觉一再提升了实力,现在羽虹的力量已经有点超出我控制范围,若是她脑筋灵光,取出烽火干坤圈悍然出击,我的魔咒还没产生效果,人就已经完蛋了。

这一个可能性,让我额头冒出冷汗,但事态演变却超出我预期,或者该说,羽虹没有我想像得那么强悍,在历经太多次的折辱与屈服后,羽虹对我已经生不出太多的反抗之心,这一下飞扑过来后,并没有冷冰冰的刺我一剑,而是送来火辣辣的一吻。(呃……这是……怎么一回事?)我意会不过来,手中抱的文件卷宗散了一地,不自觉地和羽虹搂在一起,忘情地热吻,黑暗之中,我依稀见到羽虹的眼神,时而像是最饥渴的荡妇,不顾一切向我需索;时而像是死了丈夫的寡妇,凄然欲泣。在这两种不同眼神切换间,有着更多的茫然。

这样的眼神,令我由衷觉得怪异,但也直到羽虹探手我腰间,开始解我的裤带,我才感到不妥,挣扎着推开羽虹,不再与她这样子纠缠下去。

“阿虹,放手,你在干什么啊!我说给我放手!”

“你、你来搞我!还有姊姊,我们姐妹都给你搞,你就别再去打白姨的主意了,你放过她吧……”

羽虹纠缠着我不放,一双雪臂交缠在我的腰间,不住尝试脱我的衣服,热吻更是如雨点般落在我身上,急着向我献上她美丽的青春肉体。

情形诡异,纵使好色如我,现在也没有一点兴致,但羽虹实在是太熟悉我的身体,在她的刻意挑逗下,我很快就有了反应。

羽虹的小巧鸽乳,在我胸前敏感地碰触,险些让我失去理智,所幸我连忙想起阿雪,忆及她高耸毫硕的白嫩乳瓜,这才得到定力,抗拒羽虹这边的诱惑,将她推开过去。

“阿虹,不要闹!”

我将羽虹一把推开,她心情激荡,站立不稳,踉跄后跌数步,跌坐在床上,一副浑浑噩噩的失落表情,我暗自心惊,想不到她会变成这等模样,脑里转过很多念头,想要对羽虹说点什么,却又开不了口。

在这个尴尬的时刻,外头传来脚步声,有人飞快朝这边走来,跟着大门“哗啦”一声打开,急奔进来的人赫然是羽霓和白牡丹。

“阿虹!”

羽霓见到妹妹的异状,抢进来将她扶起,往外头带出去,还代替妹妹连声说着抱歉,这让我着实松了一口气。

相较于羽霓,白牡丹的态度就显得很畏缩,连门口都不敢跨进来,好像很害怕似的站在门边,脸上表情虽是忧虑之极,一双眼睛直望向霓虹,但却是怎样都不敢进到屋里,与我共处一室。

这反映落在我眼中,是百分百的喜事。每一个强奸犯都乐意见到受害者的懦弱,这象征我们可以从受害者身上捞到更多的好处,直到她懂得反抗,变成棘手的猎物,那时我们才会考虑放手,而目前的白牡丹……简直就是猎物的最佳范本了。

把握住这个机会,但羽霓扶着羽虹出去,白牡丹还没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