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464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51:5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我抢先一步拦挡在白牡丹身前,阻住她的去路。 [ .

白牡丹见我拦路,眼中先是露出惧色,但很快就被一股怒意所取代,像是一只护卫小鸡的老母鸡,愤怒地斥责我,表示羽虹因为心灯居士之死,受到的冲击与压力非常大,现在精神处于高度不稳定状态,不能再刺激她。

“嘿嘿嘿,很难得听到这么多训我的话,还有吗?不妨一次都说出来啊!”

“你……你这个人真是无耻!霓虹她们怎么会跟上你这种禽兽?”

相对于白牡丹的激动,我的反应是极度冷淡,不但不把她的话当回事,甚至还边听边挖鼻孔。

“那还有什么理由?大概是因为我把她们操得很爽吧,她们姐妹两个都是好女人啊,只要把她们两个搞爽了,她们还有什么不肯的!”

“你、你这没人性的畜牲!”

“畜牲吗?那被畜牲搞得女人又算什么呢?大夫,我建议你省点口水,横竖我在你眼中也只是个吃软饭的杂碎,你也不用浪费时间,重复那些你我都知道德粗话,真的想要听粗话,那还不如让我来代劳。”

我笑道:“你不是想救羽虹吗?我们就针对这个问题来讨论吧。如你所知,我是个没人性的禽兽,你我之间有很多东西可以谈,但如果你想说些什么人性什么的,那你还是回去对着墙壁说吧,我这个败类不讲人性,但倒是很喜欢与人谈生意。”

暗示到了这个地步,白牡丹不是白痴,自然也明白我的意思,表情变得很凝重,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我晓得一时间没法逼她做出回答,就压低声音,冷冷地说了一句。

“今晚一个人来我房间,不要声张……”

白牡丹闻言,倒抽了一口凉气,不过还没来得及让她开口说话,我就先补上了一句。

“当然啦,如果你不怕霓虹知道她们的生母究竟是谁,你就把她们一起带来吧。”

再次与白牡丹订下了约定,但这次为了避免节外生枝,我也特别做了准备,省得莫名其妙的人再杀出来。

羽霓羽虹跑出来打扰,这个我倒是不怕,可是如果无头骑士一声不吭,又杀了出来,那我就完蛋大吉,所以为了预防这个恐怖局面的出现,我刻意请来高手压阵,省得偷香窃玉的大计受到破坏。

“……哇哈哈哈,好外孙,你真孝顺,怎么会突然想起来约外公喝酒啊?”

“什么话,你是我外公嘛,我想和你多亲多近,找你喝酒,这又有什么呢?

难道外孙不该找外公喝酒吗?”

“哈哈哈哈,说得对,来,我们祖孙好好痛饮三杯,今晚不醉不归啊!”

万兽尊者高兴起来,捧着酒瓮开始痛饮,我乘势又敬上一杯。

“外公,我敬你一杯,咦?白熊,你怎么臭着一张脸,难道和我们一起喝酒不开心吗?”

“不,和你一起喝酒,我很高兴,但约翰你今晚很显然是想利用……”

“自家兄弟,哪有什么利用不利用的……哎唷,我肚子怎么突然痛了起来,我……我要去拉屎,外公和老白先喝几杯,我去去就来,去去就来啊。”

藉着这屎遁的机会,我把万兽尊者与白澜熊留在楼顶,自己偷偷溜回居室,预备会见白牡丹。

请来最强的保镖坐镇,我想今晚的偷香壮举,应该是十拿九稳,不会有什么问题了。但在偷偷溜下去的途中,我心头冒出了少许的疑问,为自己的行动感到犹豫。

白牡丹又不是我亲姊姊、亲妹妹,单纯要上她,我绝对不会感到犹豫,但羽虹的状况,却让我觉得有些不妥。正如白牡丹所言,羽虹现在的精神状况很不稳定,不能再受到什么大刺激,否则随时可能崩溃,倘使我不顾一切的奸淫了白牡丹,羽虹那边的状况会恶化到什么程度,这实在很难说。

可是,要我就这样放弃白牡丹吗?这种事太强我所难了,一个这么美艳的少妇站在我面前,我却不能把她给上了,这么痛苦,还不如死掉算了,如果可以,我甚至想要奸淫这世上每一个曾出现在我面前的美貌女子,现在若是就这么放弃白牡丹,即使我同意,天底下所有的男人都不会同意。

所以,奸淫白牡丹是一件不能更改的事,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羽虹假如要怪,也就只好怪她为什么有一个这么漂亮的白姨,而还偏偏有把柄落在我手上,肉送到嘴边还不吃,这种事情我做不出来。(不过,我辛辛苦苦调教羽虹,现在好不容易出得战场,入得床上,要是就这么把她给刺激疯了,这样子划算吗?)一切的情理考虑完毕后,我的理智碰上了这最后一道难关,权衡得失厉害,我一时间好生决定不下,但到了最后,还是亢奋欲火占了上风。(疯了就疯了,反正有一个羽霓的例子在先,就算是疯了我也能“调整”过来,这种小事不用怕的。)这种近乎盲目的信心,确实是过了头,不过在一个男人欲火焚身的时候,确实是什么理由都挡不住,我排开一切的阻碍,独自回到屋里,很快就等到白牡丹的到来。

白牡丹进屋的时候,就像上次夜里赴约而来时的表情一样,既惊惶又恐惧,只不过这次多了一份无奈,还有一种低头认命的感觉。在她进屋的瞬间,我忽然生出一股怪异感受,仿佛有人潜伏在附近偷窥,但我顾盼搜索,却又找不到这样的人存在。(唔……一定是未来,这臭小子潜伏进这里干什么?想偷窥吗?没想到他这么变态的!)忍者是隐藏气息的专业好手,未来刻意想躲,我根本找不到这小子,好在未来似乎没有破坏我图谋的打算,白牡丹也没发现了这小子的存在,我也就索性不管,等会儿实际上的时候有观众在场,搞得更爽。

“白大夫,人生很多时候都是在绕弯,那天被你逃掉的时候,你没想过今天还会回来吧?”

我坐在椅子上,笑吟吟地看着满脸通红的白牡丹,她来到我面前,也不多废话,开口就问我到底想怎么样。

“咦?这就奇怪了,应该是白大夫自己想好,为什么问我呢?你应该是已经想好,要怎么贿赂我,才能让我不再刺激羽虹吧?”

白牡丹听了我的话,被气得浑身发抖,看来似乎是愤怒之至,在这一瞬间,连我都有点迟疑,因为医生往往也是个好杀手,要是白牡丹气极了卯起来下药,我丝毫不怀疑她能轻易毒杀我,幸好,这名宅心仁厚的女神医没有狠下去,只是压抑着自己的愤怒,缓缓开口。

“我为什么要贿赂你?有什么事情是我不能对人说的?”

“大夫,何必明知故问呢?这只是浪费我们彼此的时间。简单说一句,你那天对我说的事情很合理,但我还是觉得有点不对,这个不对的地方就在于……你与我那便宜师父之间,实在是太暧昧了。”

我冷笑说道:“这世上只有男跟女,我绝不相信男人与女人之间有纯洁的友情,特别是那些看起来越是重节守礼的,背后就越是有奸情。心灯师父阴谋的本事不成,泡妞看来却有着实有一手,你和他常常连络,有没有被他吸引,与他有一腿?霓虹当真是你姊姊的孩子?我看是你与心灯师父偷生的吧。”

白牡丹听这些话的心情是怎样,我无从得知,但她的反应却很简单,就是要我住口别再说下去,另外承诺只要我不再刺激羽虹,还有把这件事给保守秘密,她就会任我为所欲为。

任我为所欲为?

这个买卖实在是非常理想,我没有别的话可说,立刻站了起来,一声不吭地绕到白牡丹身后,伸手撩起了她的长裙。

在长裙底下,纯白的内裤布料外加蕾丝的花边,由于全身僵硬硬紧绷,紧裹着,让饱满的屁股一部分还陷入深深臀缝里;在桌上昏黄的烛光照耀下,美女雪白的大腿和臀部,都泛着柔和的光芒。

我闻着从白牡丹裙底飘散而出的体香,想起上次曾经多么靠近这个美丽的屁股,却被未来给打断,只觉心头一热,将白牡丹的裙子大力一掀,脑袋就钻进了裙子里,在美少妇圆滚滚的屁股上重重亲了一下,香嫩可口。

“啊!”

白牡丹显然是对这一下没有心里准备,在惊叫的同时,双膝一软,整个身体跪落了下来,而正吻着她肉臀的我首当其冲,承受了这一压,让整张脸紧紧顶在了她柔软的臀丘上,伸出来的舌头不偏不倚的插进她屁股缝里。

隔着内裤,我的舌头在白牡丹臀沟你滑动,这动作让她觉得难受,腰部摆动变得剧烈,想要从这处境挣脱开来,而且这企图落在我眼中,自然不可能让她成功,双臂牢牢箍住她双腿,对着她圆嘟嘟的屁股又亲又舔。

“嗯……嗯……你别……”白牡丹羞臊难当,但却只能在尽力挣脱的同时,小声的哀求,毕竟她已经答应我为所欲为,现在反悔毫无意义,如果声音太大,把其他的人引了回来,那更是极其丢脸的丑事。

见白牡丹不敢反抗,我可就真是放手去干了,做这种事我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受害者既然不能反抗,那就是我打落水狗的时候。

“不……不要……”

白牡丹想把自己的腿从我双臂间抽出来,但却无法对抗我的力量,反倒成了用美臀在我脸上磨蹭。

这可以说是我见过极上等的女性屁股了,唇舌在香嫩臀肉和丝质内裤上碰触的感觉好得出奇,还有一股报复的满足感,我都有点陶醉了,心里发誓,绝对不能让她跑了。

“你……你一直在那里头做什么?你不是想要我的身体吗?要做就快点做!

别拖拖拉拉的折磨人。”

“嘿,白大夫等不及了吗?”

我冷笑着从美妇的裙子里钻了出来,但还没忘了用双手在她的肉臀上用力捏了捏,然后隔着裙子拍了拍她的屁股。

对白牡丹来说,这样子被我玩弄与淫辱,应该是很生不如死的滋味,所以她大概是打算让我尽快发泄,早点把这恶梦结束。不过,她怎么想是她的事,我没有理由就要顺着她的想法来做。

当我把白牡丹推放在床上,她露出了明显的嫌恶表情,我并不在意,开始在美人细滑的脸蛋和头颈上亲吻,双手攀上了她的乳峰。

“不……”白牡丹把我的手推开,我则抓住着美妇的双腕,将它们拉起来按过她头上,另一手摸索到她的上衣底下,猛的往上一撩,将她的内衣露了出来。

被我按在身下,白牡丹不断推挡着我的手,阻止我拉开她的内衣,甚至不让我揉捏她的美乳。

眼见白牡丹的反抗仍激烈,我咬住她的耳朵,压低声音,“白大夫,你这样子是不想被我搞吗?那也成,我们就这样不动,大喊几声,让阿虹过来看看,瞧瞧她会有什么反应,如何?”

一提到羽虹,白牡丹很快就变了脸色,反抗动作冰消瓦解,我轻易地把美妇的胸罩推开,裸露出的那对雪白玉兔既柔软又有弹性,峰顶一双小红莓被我的两根大拇指一按一捻,很快就挺了起来。

白牡丹紧紧地闭着眼睛,脸上的表情屈辱之极,但落在我的眼中,这却是比什么催情圣药都更能助兴的东西,我低着头,在美妇的雪乳上舔来吻去,含着蓓蕾吸吮,左手捏着她的酥胸,右手伸进她的裙子里,摸她的大腿和屁股。

“嗯……”

白牡丹仰起头,后脑顶着墙面,双手也放下来按在墙上,往外推,胸部向上挺。她是经历过男女之事,生育过女儿的人,不久前又被我挑起过欲火,熟透了的肉体正如一堆干柴,让男人这么一挑逗,就算心里不想,还是起了反应。

我并不在意白牡丹的感受,眼下唯一的目的就是满足自己欲望,我边咬着白牡丹嫩嫩的乳肉,边把双手都伸进了她的裙子里,这种圆滚的屁股,如果不用两手同时在两个臀丘上揉捏,那就太浪费了。

“啧啧,好棒的屁股啊,怎么霓虹就没有遗传到这样的屁股呢?可惜啊。”

把玩美臀之余,我也试着从正面隔着内裤去摸美妇的花房,但她的两条长腿夹得很紧。

“别摸……别摸那里……”白牡丹发觉了我的企图,腿上又加了几分力。

正面不行,还可以从后面来,我把美妇的内裤从她圆臀上剥了下来,右手捏着她的左臀瓣,向外拉开,左手的食指和中指从她的屁股缝下方,挤进了她的双腿间,轻轻点击着已经水汪汪的小肉孔。

“嗯……呃……”白牡丹从嗓子眼里发出难耐的声音,她的双腿有点发软,无法再拼命夹紧了。

我并没有立刻就乘虚而入,而是在美妇柔软的阴毛上轻轻的抓着,还转回舔舐她的脖子和脸颊,“大夫,你好像不太舒服啊,需要我帮帮你吗?”

“不……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