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489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52:3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得已的时候,一定会透过许愿,向菲妮克丝求援。 [ .

不过,若再许一个愿望,那我就只剩下最后一个愿望,当五个愿望许尽,就要轮到我完蛋了吧?怎么有种蜡烛越烧越短的感觉呢?

我会答应许愿,很大的一个理由,是因为菲妮克丝的所作所为,从东海到伊斯塔,菲妮克丝好几次为我出生入死,但她从不居功,连提也不提起。

如果不是因为我自己发现,根本不会知道她为我做了那么多东西,里头大部分已经超出“照顾客户”的范围,要赌上性命,冒极大的风险……嘿,我身边的女人,除了月樱、阿雪,其他人不晓得肯不肯为我做到这种程度,但菲妮克丝却做到了。

亦是因为如此,最近见到菲妮克丝,我时常有一种欠了她什么的感觉,也许这正是恶魔操控人心的手段,但我却难以释怀,挣脱不出这份复杂的感受,想要偿还这份人情。

唉,和女恶魔比试操控人心的技巧,果然还是魔高一丈……“你答应了吗?太好了,这个月的业绩就拜托你多多捧场了。”

菲妮克丝眨了眨眼睛,俏美可人的样子,比什么美景都要动人,“还有啊,别纵欲过度喔,太过沉溺于欲望的话,你就会看不到一些显而易见的东西,明明是那么明显的谎言与破绽,你却视而不见,太丢人了吧?或许……其时你已经知道了,只是故意不说……呵呵,帅哥哥真是一个喜欢在火药库边玩火的人啊。”

这番话我听了一头雾水,但心里又不是完全不晓得答案,隐隐约约,我晓得菲妮克丝在暗示什么,只是不晓得该怎么说而已。

“那么,请多多保重,我会等待哥哥你的呼唤。”

表达完来意后,菲妮克丝开始慢慢消失,我看着她的身影,忽然忍不住问出一句话。

“你……为什么你叫菲妮克丝?为什么你的名字是凤凰?”

这些问题,菲妮克丝并没有回答,她只是嫣然一笑就从我眼前消失了身影,跟着我也就从梦中醒来。

“画眉,你还在睡啊?这边就快要大决战,你老公随时会给人杀了,你还在这边睡得不亦乐乎,说不太过去吧?”

自菲妮克丝的梦境醒转后,我有太多的事要做,但明知是如此,我却还是把其他公务放下,来到李华梅所结化的龙茧之前,轻抚那如金、如玉的硬质物体,悄声对着里头说话。

李华梅是否意识清楚?能否听到我说的话?这些事说起来还真是一点把握也没有,不过,我却不自觉地这么作,用意与其说是为了李华梅,其实一般是为了自己,反复这样对她说话,就能减去心头的压力。

不可否认,李华梅在巴格达城门口公开我们两个的关系,向天下人明说我们相恋,这件事对我也是个很大的激励。之前我总认为,为了她的皇图霸业,她可以舍弃一切不利于她梦想的事物,但这一次,却是她主动为我作出让步与牺牲。

我好歹也算个男人,当女方主动做到这种程度,如果我还一点回应也没有,那还算是个人吗?所以,这些天来我确实有在想很多事,甚至在考虑怎么帮助李华梅,让她的梦想早日实现。

“可是啊……画眉,我们两个连话都还来不及好好说上几句呢,你就……变成这样子了……”

李华梅被无头骑士致命重创,虽然结成龙茧疗伤,可是这并不代表就没有危险,事实上,结茧本就是龙神一族受致命重伤时才会发生的现象,也不是每一次结茧都能顺利成功,但还是有相当比例的倒楣牺牲者,在化茧疗伤的过程中挺不住,身死茧中。

即使能够挺过茧化,疗伤新生,这也不是没有代价的,每一次的茧化新生,都会令龙神族力量大进,当这份长进的代价,就是大幅透支本身的精、气、神,极有可能因此缩短寿元。

李华梅可以有今日的成就,百分百是拿命拼换回来的,这点我早就知道,但这问题过去由不得我在意,如今在意起来,每一次想到都是椎心之痛。

我抚摸厚实的龙茧,心里有着许多的感慨,也不晓得是不是这份心情传透了过去,蓦地,龙茧生出一道亮光,仿佛胎动一般,缓缓地一缩一胀,像是在给我回应。

“这是……你在对我说话吗?你……听得见我的声音?”

这确实是让我惊喜的一个发现,龙茧之中透发出的光芒一闪一闪,充满旺盛的生命力,仿佛是在对我说,再不用了多久,她定能够出关,以更强、更霸的力量,助我们一臂之力。

“嗯,我相信你……”

得到了这个保证。我心中稍宽,把注意力转往别处,开始处理下一个问题。

其实,我很在意菲妮克丝说过的一句话,当时在梦中我似懂非懂,但现在回想起来,她那句话意有所指,似乎在暗示我身边有人是……不成,事情得要按部就班来,一点一点慢慢解决,这才是上策……(对了,丈母娘要的那个信物,还真是怪东西啊……)白牡丹向我所求的那件信物,是一枚玉环,也是心灯居士临死之前念念不忘的东西。本来这枚玉环应该随着心灯居士入土为安,不过我觉得这件东西能让黑龙王如此在意,肯定价值连城,拿去葬掉太可惜了,所以偷偷留藏起来。

事后我找专人鉴定,确认这玉环虽然不是凡品,但也不是什么稀世珍宝,更没有魔法上的用途,除了卖个不错的价钱外,一点意义也没有。白牡丹想要,给她不是什么问题,但最近事情多,那枚玉环不晓得被我扔放在行李的哪个角落,一时间还没找到,只能搪塞说过几天再给。

(干,这事可不能被羽虹知道,如果她晓得我偷她老爸的遗物,这个火发起来,大概不是被押去吃一两次大便能解决的……)我心中忐忑不安,但一个连络却在这时传了过来,是我委托卡翠娜所做的秘密监视。

“……唔……监视目标已经动了吗?太好了,你们没被发现吧?这个很好,继续再监视,我会立刻赶过来。”

确认目标已经离开,我开始发出召唤,让羽霓行动起来,如果顺利,今天我很有可能把“大计”实行成功。

第34卷第7章至高梦想淫乱揭幕猎人,猎物的游戏玩到今天这一步,终于到了最后收网定胜负的时间,羽虹玩的把戏是什么,我很清楚,她无非是想挑起我的忌妒心色心,让我把注意力集中在她身上,不去垂涎白牡丹。

这计划还真是有够蠢了,即使我再垂涎羽虹,也不可能因此不碰白牡丹,羽虹的这种想法,实在是天真可笑,一点都不了解男人的色欲。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很多时候,我也一点都不了解女人在想什么,就像我想破脑袋都想不出,羽虹怎么会笨到想出这种鸟计划。

怎样也好,这场男与女的比试终于到了尾声,我循着所接获的线报,来到了伊斯塔的一处低等酒吧。这种低级的小酒吧,龙蛇杂处,一进去就闻到汗水,麻药的复杂气味。男人到这里来找低价妓女,女人在这里买醉的同时,也干着贪欢享乐的行为。

以前我也曾在这种地方流连寻欢,不过自从对女性的要求提升后,已经很久不来这种地方了。

“这是什么地方?你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用得着多问吗?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与我同行的人,是被我强拉来此的白牡丹,当我知道羽虹独自跑到这地方来后,便拉着白牡丹一同赶来此地。

为了怕进入酒吧后,白牡丹的美貌引来不必要的麻烦,特别让她以斗篷的头套掩去丽色。眼下正值伊斯塔人心惶惶之际,酒吧里的人很多,人们到此狂欢,哪怕明天就要死,也要追求今晚的一夕欢乐。

除了吧台上一票醉生梦死的男女,舞池是人最多的地方,那些想毛手毛脚、或是猴急得立刻掀裙子干的男女,几乎都聚集在舞池。

“啊!虹儿!”

白牡丹几乎是立刻就发现了羽虹的存在,这也难怪,因为在舞池里的男男女女中,羽虹绝对是最灿烂的明星。

在这样一个疯狂、堕落的环境里,本来就不擅长跳舞的羽虹,却在舞池中央恣意摆动身体,尽情地宣泄着,放纵着,把胸中所激闷的情欲,化作一个又一个曼妙舞姿。

没穿那件已经快成标志的红色长袍,羽虹上身是紧身的白色低胸无袖衬衣,极度贴身的布料,让胸前的圆圆鸽乳被衣服绷得紧紧,好像随时就要撑破。

站在舞池外,我侧头望进领口,雪乳轮廓依稀可见,随着她的摇摆,一双圆圆的小奶也不停晃动着。美人的肢体摆动,确实有着不凡的魅力,我便觉得下身开始有一股无名火在热烈地燃烧着。

察觉这一点,我急忙把眼睛移开,以平息身体的欲火,同时暗告自己…还没有到可以宣泄的时候,不能乱来,强忍也要忍下。(不过,还是差了一点火候,同样是跳舞,如果是菲妮克丝在这里,又或者是娜西莎丝,跳起来的韵味应该会比她要更好许多……)一面这样想,我一面拉着白牡丹,不让她冲进去坏我的大事。毕竟,身为一个母亲,看现自己女儿穿着性感,被一堆流着口水的男人围在中央,好像随时都会被轮奸,大概没有几个会开心起来。

音乐越来越快,羽虹好像嗑了药一样,脸上表情似醉非醉,浮现一种恍神的笑容,表现也起来越兴奋,将两手放在自己丰满的臀部,不断一边摇着上身,一边抚摸臀部。

这时,受羽虹的吸引,舞池里的人渐多起来,女性被推挤出去,别有用心的男人群聚而来,像是一群盯着腐肉打转的苍蝇,闻到从羽虹身体里散发出来的香味,气氛慢慢沸腾起来,出现了相互推挤,甚至扭打的情形,场面一下子变得混乱,但是给人围在中心的羽虹却恍若未觉。

很奇怪,眼前所发生的事,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情形彷坊氐搅耸年前在h里的那一天,羽虹被兽人们包围,强迫打那种羞耻的裸体排球,她笑中带泪的凄怨神情,令我看得怒火中烧,不顾地冲了出去。

那时的激愤心情,我到现在还记得,但奇怪的一点是,如今的情景依旧,我却没有了那时的激动。是因为我已知这不过是羽虹做给我看的戏?还是因为我们两人已有改变?如果有变,变的人是我?还是她?

就是这种奇怪的感觉,让我动作顿住,开始思索一些问题。不过,我身边的白牡丹却没有这么好的耐性,看到羽虹好像随时都会被人扑倒轮奸的样子,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一跨步就想冲过去,只是被我强拉住,冲不出去。

“你疯了!这样子你也能旁观,虹儿她……她不是你的女人吗?看到这种情形你无动于衷……禽兽!你这无耻的禽兽!”

“哈,我禽兽?想出这种鸟主意的女人才是禽兽。”

我随口回答,眼中注意到羽虹和那些男人靠得虽近,却没有哪个人当真碰得到她,若真有,恐怕会立刻被她反击,侧踢出去。

察觉到这一点,我口中却说出别的话语,“嘿,老实告诉你吧,你这个女儿根本是个小淫女,被这么多人盯着看,你以为她会难过吗?她根本爽得要死啊,你这个母亲一点也不了解女儿。救她?我现在救她,她就爽爽不到了,那等于是害她。”

“我……我不集,天下哪有这种事……”

“你是顶顶大名的当世名医,暴露狂又不是什么难得一见的病症,别说你没见过。真要不相信,你盯着女儿两腿间看看,瞧瞧是不是有水在流?”

以羽虹最近的身体状况,强压着不泄欲火,就算没有男人盯着看,恐怕大多数时间都是淫蜜横流。白牡丹瞪大眼睛一看,脸色骤变,想来我是没有说错,吓坏这位好母亲了。

“虹儿她……怎么会这样?”

“这我哪会知道?连你这当妈的都不晓得,我又怎么会知道了?不过,你难道不觉得这正是你身为人母,该做点事情的时候吗?”

被我这一点醒,白牡丹如梦初醒,露出了深思的表情,但这时却发生了一个变化,不晓得舞池中央发生了什么事,忽然发生了一场骚乱,搞得人仰马翻,我心觉有异,侧目一看,却发现羽虹已经在混乱中消失了。(嘿,终于发现我来了吗?有没有发现你老母呢?应该没有吧,有的话就功亏一篑了。)我心中冷笑,表面上却装出大惊失色的样子,拉着白牡丹急急往内闯。

“不好!阿虹不见了,我们快点去找,迟了就来不及了!”

拉着白牡丹冲过去,凡番寻觅,我们发现了一处暗门,好像是这酒吧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