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498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52:4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而我仍有一点想不通,那就是……黑巫天女是否还有什么压箱法宝,能让她全身而退的?

答案似乎已经渐渐出现,天上的那一轮红月亮中,妖异的红光有若实质,从月蚀之中透射出来,所过之处,空间破裂,开出了真正的次元缝隙。 [ . 这个裂口,被六大黑暗神明、魔法阵的魔力给维持住,然后,通往异界的道路开启了。

幽暗的碧绿光点,成千上万,从次元裂口中窜出,每一个萤火虫般的碧绿光点,都是一个阴魂怨灵所化,不时光影变化,还原回血淋淋的怨魂形象。x时,整个天空都被死灵所遮蔽,而无数幽冥鬼火,也在天上浮现了,明明是碧绿的火光,却把云层照得一片殷红,彷佛随时都要滴下血来,由地面仰望,这简直就是冥府与人世重迭,分不清哪边是人间,何处又是地狱。(糟糕!历史上有没有发生过这种事啊?她居然能开启冥府的通道,把阴阳两界直接贯连,生与死的分界再不存在,这下子事情要怎么收场啊?)我晓得事情的严重性,惊出一身冷汗。无头骑士的“死白眼”,是冥府皇者的象微,黑巫天女取得了大量魔力作后盾,就利用无头骑士的特殊血裔,为寻找空间作定位,锁定方向,一举破开了连往冥府的道路,这下子,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小情人,你没事吧?”

“没事……有你在,真好。”

惊惶之中,我看了李华梅一眼,她仍是一袭红色的绢袍,外头罩着龙气所凝结成的黄金战甲,英姿勃发,神威凛凛,美丽的容颜像是一个战场女武神,彷佛只要有她在身边,胜利就是指日可待,给予人们无穷的信心。

自从封灵岛一战后,我们再次携手合作,并肩作战,还是战与上次相同的敌人,这可以说是因缘巧合,也可以说是倒霉,不过,能和她一起连手,这是一件令冰寒之心重新温暖起来的好事。

第35卷第4章白金世界宇宙无敌在伊斯塔,现在只要提到无头骑士四字,就会有无数人头痛欲裂,宁愿死也不想与无头骑士正面敌对。然而,如果知道这场大战最后会搞成这样子,我想很多人大概还是宁愿去战无头骑士了。

冥府的一部分,经由境界通道,与巴格达的天空相连,最初只是千万鬼魅狂啸飞出,搞得天愁地惨,人间如同地狱,但更接着发生的变化,却令我们胆颤心惊,连李华梅都给吓到,万万难料黑巫天女野心如此之大,居然做到这种地步!

六大黑暗神明的巨大虚像仍在围绕着祭坛,而祭坛周围的空间开始起变化,以魔法阵为中心,附近地形迅速改变着,有些地方突然凹陷下去,跟着就被大量的鲜血所填满,形成血池;有些地方喷出岩浆,往四面横流,切割出一道一道的岩浆勾槽:远一点的地方甚至还有巨大寒冰结冻,凝结成山,山上一根根尖锐冰柱耸立,彷佛千刀万刃插遍山上。

刀山、火海、血池……这些传说中的景象,在我眼前迅速实体化,让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的魔法理论基础学得不好,现在很想抓一个够份量的魔法学者来讲授一下伊斯塔的那些巫师都够资格,但他们不是争相逃窜,就是呆愣在原地,没有人还听我的命令。而当幢幢鬼影开始在血池、火海周边出现,我的问题可以直接省略没有什么需要问的了。

“有没有搞错?这个人妖疯了吗?她知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这不只是开启境界通道,根本是开始境界重迭了啊!”

我气急败坏地说话,失去了冷静。黑巫天女的意图委实丧心病狂,之前开启境界通道,那是在两个不同空间中央打个小洞,藉以贯通两界,相互往来,但现在所发生的事,则是两个不同的空间发生了重迭,所以部分的冥府直接在人间出现,而从我们所确认的状况看来,这个现象还在持续,冥府正以相当快的速度与人间重迭,“吞噬”掉人间。

这种事情恶化下去,绝对是灭世之祸,东海封灵岛一战已算是很大件事了,但险恶程度却还不及这一次。

环顾左右,继无数的阴魂之后,一些隶属冥府的特殊生物也随之出现。

红色皮肤,头生双角,手持三叉战的鬼怪,是拘役阴魂受刑的冥府兵卒,现在调转过三叉战,对着在场的生人发动攻击。

浑身骨骸,只剩下几块烂肉附着的肮脏兵将,是冥府的正规军,战力尤强,一出现就是过万,从最外头把我们反包围起来,无数白骨箭如雨般坠射下来,伊斯塔的魔法师群立刻出现大量死伤。

八只脚的白骨蜘蛛,足足有三尺高,体积如象一般大,动作奇快,爪锐如刀是这些冥军的“战车”,冲锋陷阵,无人可挡。

天上的云层更为浓密,隐约可以见到血色闪电在云端窜过,有些巨大的身影藏在云层中,虽然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我想应该是龙精、白骨龙一类的不死生物被生者的血肉气息吸引,在云中伺机而动。

骑着白骨战马的骷髅魔将,挥剑驱使红叉鬼,操作着骷髅投石器,把一朵朵幽碧色的鬼火投掷出去,威力惊人,每击中一个地方,就把该处方圆一丈的地面燃成火海。

除了投石器,冥军的亡灵大炮也同样可怕,将九十九只阴魂凝聚于一发炮弹内,一股脑地轰发出去,开山碎石,更向四面八方暴窜伤人,侵蚀血肉,就连肉体防御力最高的兽人战士都禁受不起。

“小心!”

李华梅舞动手中透明长剑,将一枚直轰过来的亡灵炮弹砍为两段,蕴藏于内的九十九只阴魂还没来得及爆发,就被她的龙力硬生生摧灭,魂飞魄散,尽展其褪变之后的强大力量,最强者的实力与自信表露无遗。

可惜,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李华梅这样风光,她的惊人实力,使她成为这处人间地狱中最耀眼的一点,但大多数的人都只能沦为陪衬,甚至是陪葬了。

伊斯塔的魔法师群,已经失去控制,不再组阵施咒,只是四下逃窜,尝试在这一片混乱的地狱景象中保命。最高领导人娜西莎丝倒下,暂时不知去向,他们群龙无首,在阿鲁斯王子的率领下,这些逃窜四处的魔法师,勉强汇集在一地,集合抗敌。

魔法师的近战能力弱,如果有一支军队在前方掩护,他们在大后方作远程攻击,那就是最理想的状况,虽然说战场上瞬息万变,通常不会那么理想,但是这次的状况也实在是太不理想,魔法师群居然在毫无遮掩的情形下,与数量相距悬殊的强大敌人作近身战了。

伊斯塔的正规军中,有很多物理防御度极强的“肉垫”,或是改造的血奴、狂战士,或是装备精锐的铁甲军,这些都是能够掩护魔法师群的强援。不过,今晚魔法师群是来配合施法,并没有预计会出现两军交战的大场面,所以什么血奴狂战士、铁甲军,全都留在巴格达城里,现在被冥府军团正面攻击,等若是以赤身裸体的状态去过火山。

阿鲁斯能够召唤三头地狱犬,在各种凶恶魔物之中,这是非常高段的魔兽,三个不同的狗头喷吐着地狱烈火,逼得冥府军团无法靠近,担任了很大一部分的护卫工作。除此之外,兽人战士的及时来援,这也是魔法师群支撑得下去的理由之一,要不然,开战一刻钟内,伊斯塔的魔法师群就要全军覆没了。

这边的战况极为不妙,面对这个失控的情形,我只有先把眼前的事物逐项解决,第一个要消灭掉的,就是罪魁祸首黑巫天女。

“妈的,想同归于尽是吗?老子先干掉这臭人妖!”

我呼斥向羽虹,想要让羽虹配合攻击,但一个骤发的意外,却打碎了我的计划,也让我终于明白,黑巫天女做出这种种策划图谋,到底是为了什么。

数道极冻寒气,鹜地从天而降,直指羽虹而来。羽虹挥动烽火乾坤圈,想要闪躲与还击,但黑巫天女却反向进行牵制,几道魔法之箭封锁住羽虹退路,终于使得她在退无可退之下,被几道极冻寒气打个正着,整个人瞬间被冰封冻住,化成了一块黑色的巨冰。

以羽虹如今的修为,要一招之间将她冻住擒下,除非是最强者级数的高手,否则绝对是做不到,而完成这件事的“人”,正飘立在空中,从空间的破裂缝口附近现身出来,还是一个我们很熟悉的故人。

空中浮现的魂魄虚影,化成一个穿着褴褛黑袍的男人,若隐若现,两手收拢在黑色袖子里,头上用黑色绷布密密麻麻地缠住,就只有一只左眼没有遮蔽在黑色绷布下,碧绿如玉的独眼、不住露着血色的狰狞白牙,赫然是一个逝去不久的强敌。

心灯居士!

看到这幕景象,我为之愕然,事前怎样猜想,都想不到黑巫天女处心积虑所为的目标,居然是这个。

一切……只是为了一个很简单的理由:爱!

之前我们曾经做过推测,黑龙王与黑巫天女之间存在着冲突,这推论当时看来绝对正确,但随着真相慢慢揭开,却遭到了推翻。心灯居士根本是为了黑巫天女才背叛师门,杀害师父,更与黑巫天女连手篡夺黑龙会,化身成为本代黑龙王两人连手进行各种阴谋。

黑龙王死后,黑巫天女牵挂爱侣成狂,居然异想天开,利用境界隧道的术法开启阴阳两界的通道,让死者得以还阳。现有已知的魔法中,凡是令死者重生的魔法,都必须付出极不划算的严重代价,而为时甚短,黑巫天女自然无法满足,所以不惜大费周章,令人间成地狱,阴阳两界连成一线,达成本身的愿望。

所以,我们现在面对的情况就很简单……黑龙王与黑巫天女的搭档连手,堪称是大地上最强的邪恶组合,要与他们战斗,这种事我光是想到就开始胃痛……更何况…我们现在所要面对的敌人,并不只是这一对最强邪恶搭档,还有一个搞不好更棘手的…轰隆!

一声大气震爆,来自祭坛的正中央,首级被毁去的无头骑士,似乎陷入极度狂怒,周身萦绕着一层紫红色的血雾,彷佛怒涛海潮般冲涌向四面八方,这股波动之强,就连祭坛周围六大黑暗神明的虚影都受影响,产生了晃动。

首级被摧毁,这种痛楚直接影响无头骑士,它愤恨之余,杀意大盛,“铮”

的一声,长剑、斧头再次回到手中,跨下大黑马发出凄厉悲鸣,四蹄发力,转眼间就冲出祭坛范围,起手一剑,急斩向附近的魔法师群。

魔古忌流。逆流绝剑!

曾在梦境世界中开天辟地的一剑,在现实世界出现,依旧展现了绝世神威,无视近百尺的遥远距离,剑气化作一柄黑色大剑,天崩地裂般斩下。

若是被这一剑斩中,数千名魔法师可能要死伤过半,阿鲁斯狠一咬牙,驱策三头地狱犬去硬挡,只听见一声沉闷裂响,体型高大重硕的地狱犬被这一剑斩开了,多重劲道于体内爆发,成吨重的巨躯被迫爆为满天血肉,如雨飞溅。

气血相连的召唤兽被诛灭,阿鲁斯顿受牵连,大叫一声,险些当场晕去。而这一剑余劲末消,还是斩杀了十多名魔法师,还有多名兽人战士,甚至就连冥府兵团的骷髅军都遭到波及,但是那些鬼怪、a体,对无头骑士显得异常恭敬与畏惧,主动变化包围阵势,配合无头骑士的攻击。

“嘶……”

大黑马“不怕死”昂首嘶鸣,似乎为了主人的大开杀戒而兴奋,无头骑士如受鼓舞,左手利斧如风车般转动,竟然朝我的方向冲来,似乎是打定主意要斩我人头。

“哇!是不是非斩头不可?斩手指头可不可以?”

无头骑士距离我尚远,我预备请李华梅出手去挡,试试看她新完成蜕变的八歧黄金龙之力,到底提升到了哪一个层次,但我一句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她已破空跃起,先朝黑巫天女发了一剑,跟着又跃向空中的心灯居士。

“小情人,黑龙会这边的事情就交给我,剩下的由你处理!”

只撂下这一句话,李华梅就单枪匹马独斗黑巫天女、心灯居士,而我则是苦笑,暗忖李华梅所谓的“剩下的”,不知是否也包括无头骑士这个超级大麻烦。

要面对黑巫天女、心灯居士的夹攻,这当然是一件难度极高的事,李华梅主动担起这重任,我应该要感谢兼偷笑了,但不知为何,此刻的我只感觉很不是味道,这真是一件难以解释的事。

若是正面相搏,我怎样都不可能是无头骑士的对手,李华梅很清楚这一点,能够令她把我放心撇下的理由,就是因为我的靠山并非等闲,在眼见我遇险的同时,纷纷赶了过来。

万兽尊者、白澜熊分从左右赶来,连手压制无头骑士。他们两个人无论如何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