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499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52:4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要保住我的决心,真是令我感动不已,然而,这份决心所取得的成效,却又委实让人气馁。 [ .

之前万兽尊者与白澜熊合力,就只能勉强抵抗无头骑士的攻击,现在无头骑士的力量随着满腔怨与怒而激增,他们两人就更加不是对手,如何还撑得住?

“厄!”

“呜!”

闷哼与痛叫声中,万兽尊者、白澜熊同被震飞出去,黑剑、利斧迫击斩来,如果不是避得快,他们两人都要双双溅血。不过,或许受伤会见不到血也难说,因为从刚刚开始,被无头骑士给击杀的尸体,伤处都不见血迹,应该要流出来的鲜血,化作一道道黑烟,直往外头冒出去;如此征兆,相信那些亡者的魂魄都直接被囚锁于凶器之内,不得超生。

我当然不想遭到这种命运,但以实际状况而言,目前我所有底牌已经出尽,能够动用的人力资源也全在场上,不管别人对我有什么期待,现在的我已经出不了什么奇谋,只能随机应变了。

幸好,我的“救命符”没有那么快放弃。面对史无前例的强敌,万兽尊者与白澜熊进行连手,而且是从来不曾用过的组合技,他们两人对望一眼,跟着就一同运气,将兽王拳提升到“兽神”境界。

兽神变,是兽王拳的至高境界,虽然外表不再进行强化,不再拟似兽形,但内在的精、气、神,却加倍地凝聚与提升,在本身的最佳状态下,发出最强的攻击,而在这两个兽人的顶尖武者身上,他们的攻击,就是两双绝世的铁拳。

“喔啦喔啦喔啦喔啦喔啦喔啦喔啦喔啦喔啦……”

“没用没用没用没用没用没用没用没用没用……”

两声惊人的吼喝中,巨大的拳头如雨点般漫空乱散,x那间,眼前看到的彷佛全都是拳影臂相,高度密集的流星拳雨,比之前看过的任何一次更密、更霸,由万兽尊者、白澜熊合力挥拳所组成,白金、世界的完美结合,创造出宇宙无敌的极霸之拳。

x那之间,我彷佛看到了一个双面、四臂的神像,法相庄严,拳势霸道,令人不敢侵犯,就连无头骑士这样的绝世杀神,一时间竟然也被流星拳雨所阻,没有办法突破过来。

然而,就算是这样的超水平防壁,也只能暂时阻住无头骑士,没法造成实质伤害,至于另外一边,李华梅把手中的晶石剑刃舞成一道白光,尽展新蜕变完成的八歧黄金龙之力,挡住心灯居士发动的超灵体。

超灵体是火系术法修练到极致时,具体呈现的象征,当日慈航静殿一战,心灯居士先是以超灵体形成巨剑,横扫千军,打得在场群雄束手,后来更以超灵体做到身外化身,形成副体,与本体一同合战心剑神尼,委实是变化莫测,威力无穷,纵是此刻失去肉身的灵体状态,自心灯居士手腕延伸出的那柄银色巨剑,仍是爆发着无可匹敌的霸绝威势。

不过,这斩天而来的一剑,却被李华梅给挥剑挡住,双方剑刃体积相差何止十倍,但爆发的力量却是相同……唔,似乎不只是相同,与上次在东海的决战相比,这次李华梅的力量明显提升,和心灯居士对拚起来,更是游刃有余,接下一剑后,竟然完全不用回气,斩击连发,将超灵体巨剑反震回去。

李华梅手中的透明剑刃,尽管比不上斩龙刃,但是也是龙神族代代相传的神器,战斗时将龙气随着力量传出去,额外形成的属性伤害,让敌人相当吃力,在连续几次的对拚后,心灯居士身外化身的黑龙王形象,那个独眼黑袍客的副体,形像略为黯淡,露出了里头真身的形体。

瞬间,我觉得有些庆幸,冰封中的羽虹不用看到这一幕。

既然是亡灵,模样当然与生前有点差别,而心灯居士生前掌控黑龙会,罪孽深重,死后魂魄妖化的情形严重,已经无复生前的俊朗相貌,额头生角、眼如铜铃、口冒獠牙,半张脸血肉模糊,狰狞可怖,看起来已经像是妖怪多过像人了要是羽虹亲眼目睹这一幕,看到自己老爸妖化的丑陋姿态,再联想起其中责任,想必会变成重大打击。

再者,这个心灯居士虽然战力惊人,超灵体巨剑挥洒自如,每一击都具风雷之威,但打从现身到此刻,就没有说过半句话,眼神之中也见不到什么情感,可以说与生前的他几乎没什么关联。

自古以来,起死回生的术法之所以成为禁忌,除了实施代价太大、亡魂停留人间时间受限之外,还有一个人们都不愿意面对的地方,就是生者一旦凶死,变成怨灵,整个魂魄就会开始发生变化,像无头骑士这样遗忘生前大半记忆,仅余怨恨在心的状况,可以说是怨灵的常态,人们费尽心思所重生回来的,可能是一个不完整的灵魂,甚至根本就变成了另一个人。

这些事情,黑巫天女是魔法大行家,不可能不知道,但却还是义无反顾地做了,这种心情我可以体会,然而……唉,有些事情,是当事人自己也明白,却怎样也劝不听的。

“李华梅!你少猖狂!”

黑巫天女大叫一声,雄浑的嗓音让人听了浑身发毛,而她对着李华梅后心所轰发的黑暗雷爆,把雷元素高度凝缩,集中轰出,也是黑暗魔法中高段数魔法,却在将要轰中之前,被李华梅反手一掌,黄金龙气在大气中凝聚形成一面无形光盾,稳稳地给挡了下来。

这一次的假死还生,确实把李华梅的力量大幅提升,本来李华梅在五大最强者中是最弱的一个,但在这次的蜕变完成后,她已经能凭着强大力量凌驾技巧与经验,成为最强者之中数一数二的人物。我甚至有一个感觉,要是让李华梅再蜕变一次,说不定就能突破第八级,到达传说中的第九级境界,与无头骑士灿烂一战。(唉,现在才想到,好像太晚了,如果能早点想到……就算早点想到,这种计策我实施得下去吗?这点好像就……)诚然,这个策略我不知道自己能否实施,但当我想到这一点,心里忽然生出一种颤栗感,因我察觉到,以李华梅的个性,必定会毫不持疑地把这策略实施,而她之所以没这么做,恐怕是有什么重大顾忌吧?

想到这里,再抬头望向天空,李华梅与心灯居士恶斗方酣,而黑巫天女在侧连施魔法奇袭,两边连手夹攻。

如果只有主攻型的黑魔法,那也还好,但黑巫天女把攻击主力都交给心灯居士,自己在旁连连以水系魔法作干扰,弄到李华梅一下子打偏,一下子身体沉重百倍,很快就吃了几个大亏,身上开始带伤,血溅半空。

看到李华梅这样苦战,我本来的少许不快化为乌有,开始为她担心起来。黑巫天女是黄土大地的顶尖术者,即使与李华梅正面作战,也能够支撑一段很长时间,现在专心做着辅助工作,心灯居士的战力简直是提升一倍,而李华梅实力虽强,但蜕变初成,还未能妥善控制力量,被敌人的连手给压在下风,只是她生性勇悍,明明处于劣势,却犹自攻多守少,尽显一方霸主的神威。(画眉要这样下去,很快就要糟糕了,我能为她做点什么吗?)我平时深信,一个人的智慧能够化腐朽为神奇。然而,在实力上有绝对差距的时候,有智慧并不是什么都行,至少,一只绝顶聪明的蚂蚁,可以打倒大象,却不可能打倒黑龙王。

观全局,我们的策略已经被敌人粉碎,李华梅拚不过敌人的连手,万兽尊者、白澜熊的连手拚不过敌人,其余的每一处地方,都是支离破碎的败局。友军全在奋战,我应该也要做点事,但我想来想去,自己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立刻逃跑,不要拖累同伴。

情势恶劣,我找不到答案,愣在原地,很不甘心地苦思,忽然听到李华梅一声“小心”,正不解其意,忽然发现我背后的空间破裂,一道黑色剑影从空间裂口中刺出。

魔古忌流。大佛母影黑剑!

兽王拳的宇宙防线确实厉害,在强弱有别之下,硬是挡了无头骑士这许多时间,但却也因此让它在激斗中得回更多的记忆,取回生前所修练的绝世武技。

昔日暗之神宫的颠峰武学,委实是惊神泣鬼。有别于霸绝天地的逆流绝剑,这一式大佛母影黑剑,看似鬼祟,却是以强大力量硬生生扭曲空间,无头骑士在百尺外出剑,剑锋穿越空间,直接在我身后出现,我虽然发现,但却又有什么办法去自救?

“当!”

危急时刻,一声金铁巨响解了我的危机。正在半空中苦战的李华梅,不但一直关心着我这边的状况,在这最要命的时刻,她竟然不顾自身安危,手中长剑脱手飞掷,贯满劲道射落在我身前,替我挡下无头骑士的一剑。

两劲对碰,造成强烈爆炸,前方扭曲空间而成的小裂口消失,我也被震得倒跌出去,身上多处受创出血,但在剧痛中,我最在意的一件事,却是李华梅的状况。

高手过招,分毫之差已足致命,李华梅在两大高手夹击下,连手中兵器都抛出来,这根本就是玩命。明知故犯的后果,就是付出惨痛代价:那一瞬间的破绽黑巫天女把握住,倾尽全力,在超灵体巨剑上施放“破龙”属性,一剑横扫,黄金龙气所形成的战甲比一张薄纸更脆弱,剑气在李华梅的小腹、腰侧拖出一道长口子,只差一点就是腰斩了。

血洒长空,李华梅身受重创,这还是她第一次在我眼前受重伤,我却只能在地上呆呆地看着她,什么也帮不上手。

身受如此重创,李华梅疼得额头满是冷汗,但却表现得像是感受不到痛楚,第一时间反攻,双拳全力轰出,两条金龙形象环绕于臂,以血肉之躯硬撼超灵体巨剑,力量全面爆发,竟然将巨剑震得弹了回去。

重伤之余,还能如此勇悍,这种战斗精神大大出了敌人意料,但这样一下硬碰硬的结果,李华梅的腰侧伤口再度大出血,而她第一时间凝劲于掌,从伤口擦过,浓烈焦臭伴随着清烟四散,我这才明白,李华梅是以高热烧灼伤口止血,这应该是非常痛苦的事,但她却连哼也没哼一声。

没放过这个敌人虚弱的机会,黑巫天女再次配合心灯居士攻击,手中环抱,一个淡紫色的光球迅速在手中形成。

“李华梅,你与我方激战多年,我素来视你为强敌,但你今晚为了一个男人而自甘堕落,连续犯错,那就注定你要死在这里!”

“或许吧,我有我能做的事,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他,我又不是万能的……”

李华梅再与心灯居士的超灵体巨剑对拚一记,同时往黑巫天女轰出一拳,美丽的脸庞露出一抹无奈微笑。

“……还有,在某些时候,胜负对我而言,并不是最重要的……我喜欢我做的事,绝不后悔……”

说这句话的时候,李华梅短暂望向我,极有深意地一笑,跟着,对心灯居士斩来的一剑不避不闪,奋起一身力量,硬生生以双臂夹住巨剑,两边劲道对冲,李华梅双腕皮开肉绽,鲜血横流。

这一剑,李华梅本可闪过,硬接所造成的结果,就是她提早被黑巫天女轰出的淡紫色光球给打中。

黑巫天女全力发出的这个光球,当然不会是什么好东西,但在紫光蔓延开来之前,李华梅好像做了什么,倾尽一身黄金龙力,将身上金芒顺着超灵体巨剑,迫至心灯居士一端,两边x时间连成一线。

这个动作而连带造成的影响,就是黑巫天女的悲痛惨叫,因为在金芒敛去之后,淡紫色光芒自李华梅身上迅速延伸,连带超灵体巨剑、心灯居士,都被笼罩在光芒内。跟着,心灯居士与李华梅的身影迅速淡化,自我们的眼前消失不见。

“李、李……华……梅!”

如无料错,这应该是某种空间转移的魔法,而从黑巫天女悲怨交集的嚎叫声听来,被这一下给打中,后果绝对不是闹着玩的。

然而,黑巫天女并没有太多的懊悔时间,甚至还没回过神来,一道金芒、一道银光便交错而来,将她击中,连一声惨叫都没有,短短数秒后,黑巫天女适才所在之处,就只剩下一座银底的金像!

第35卷第5章大威天龙故人远来在五大最强者中,只有李华梅一名女性,而在当世所有的女武者里,李华梅名列首位,备受推崇,连素来不服人的霓虹、冷翎兰,都将她奉为偶像,就某个方面而言,她和月樱堪称是大地上最耀眼的两名女性了。

然而,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一两次成功,或许存有侥幸,但要长时间屹立不摇,那就需要坚强的实力与……付出。

李华梅接掌龙神族时,不过是一个徒有毅力的黄毛丫头,能在短短时间内挤身当世最强者之一,闯下震天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