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519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53:1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家是走得过去的。 [ . ”

这个说法听起来像小孩子一样天真,说起来容易,实际上要做到却不可能,但是,从听到处句话的瞬间,我与白澜熊对看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喜悦的悸动。

不可能的任务……魔法的存在,本就是专门用来解决常人眼中的不可能任务的,阿雪是个魔法师,虽说人力有时而穷,但此刻阿雪的身上,却蕴藏了法米特所刻意留下的能量。

那个能量,等若集法米特、夏洛堤两人的力量于一身,两股第九级的颠峰力量,所能够代表的可能性几乎是无限,也许……也许真的可以一试,在那场惊天之战中,我们见识到第九级力量的战斗,翻天覆地,要在大海中打出一条路轻而易举,然而,要辟出一条十余里的道路,并且长久维持,这个…没有人知道此法是否可行,只知道我们眼前别无他路可走,既然如此,唯有冒险一行,阿雪很快开始进行准备,白澜熊也指挥兽人们,做着各种预备工作,我想趁这机会去看看羽虹,但却被茅延安给偷偷拦住。

“贤侄,有一件事你有没有考虑到?第九级力量确实厉害,但以阿雪现在的身体,承受得住吗?”

茅延安的一句话,让我如遭五雷轰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无论是武者或是魔法师,要施展强大的招数,或多或少就要承受反作用力,所施展的技巧威力越大,反作用力也越大,若是承受不住,就算因此毙命都不奇怪。

阿雪现在不过是第七级初阶的修为,要越级施展第九级力量,她的身体能够承受得住吗更重要的一点是,受到这么强大的力量冲击阿雪体内的魔法封印,一定会发生变化。

第36卷第8章翻江倒海一水隔天“阿雪,自己应该很清楚这么做是有危险的,真的已做好准备了吗?”

“嗯,我不怕危险,只希望能够做点事。师父你们要解放兽人奴隶,我一直都想帮你们,却帮不上什么,因为我的黑魔法只能杀戮与战斗,就算想当医护,也只能端东西送茶水,不能医治人,这是我很大的一个遗憾,可是……现在终于有我能做的事了。”

阿雪戴起了手套,穿起了全套的魔法师装束,平静的眼中有一丝欣喜,缓缓道:“这是我的舞台,这是只有我才能做的事,除了我之外,别人都不能代替,所以…无论结果是什么,我都要勇敢地去做。”

“……这种事情理论上是有可能,但事实上……从没人做过,真认为自己能做到?”

“嗯,大叔说过,只要相信,就有奇迹……我相信的……”

听到这些话,我保持沉默了,因为阿雪的姿态很明显,我说什么都不能改变她的想法,而如果不让她放手去做,等伊斯塔人杀过来,我就算不会死,大概也不会太好过。

事实上,我对阿雪要做的事之所以会有疑虑,背后的理由没有那么高尚,也不全,是为了担忧她的安危,有很大的一部分,我是在担忧她体内的魔法封印。

昔日的慈航静殿圣女,变成了天真可爱的小狐女,这是一个我所不能解释的变化,但把这个变化给稳定下来,却是凭靠当初菲妮克丝所留下的魔法封印。

这个魔法封印相当稳固,据我的观察,是用阿雪自身的力量为能源,只要阿雪一天还有魔力,封印就会持续,哪怕她魔力越来越高,封印也只会越来越强,把天河雪琼彻底埋葬。

就一般正常情况来看,这个封印可以说是完美无缺,不会像普通封印一样,在被封印者的魔力高到一定程度后,就可自行破解,即使是外来力量要破封印,那也必须要强过阿雪本身的力量,才能做到。

现在的阿雪已拥有第七级魔力,单纯比较力量,即使较诸昔日天河雪琼也不遑多让,世上要找个魔力比她更强的人来破解封印,那可非常不容易,如今黑龙王、黑巫天女已死,其余的高强术者我又多数有交情,这种可能性已非常低了,然而,现在却出现了一个问题。

法米特所遗留的魔力……两股第九级力量合一,相较之下,阿雪本身的第七级魔力,有如儿戏,当阿雪使用法米特所留下的魔力,那个封印就像张薄纸一般不可靠,若是封印被破,阿雪的身体会发生什么变化,我不敢肯定,但天河雪琼的记忆却九成九会逆流回来,届时,我一直在提防的事就会发生。

可是,我能阻止阿雪吗?此情此境,阻止阿雪就等于是切断我自己的活路。

虽然羽族人可以带着我飞行逃跑,但……这次万兽尊者是因我而被刺遇害,他老人家没有什么遗愿,唯一放心不下的事,就是这些兽人奴隶,我怎么说都该拚一次,让他老人家走得安心瞑目。

“所有的护卫人员提高戒备,我们只有一次机会,无论如何都要成功。”

我高声斥喝,指挥施法祭坛周围的警戒。即使我放手让阿雪去做,事情也没有那么容易,阿雪使用魔法时,周围很大一个区域的能量都会被牵动,伊斯塔军那边一定会察觉。

辟海开路这件事,太过匪夷所思,饶是李华梅足智多谋,我猜她一时之间也想不到,只会判断是我们这边要施放大型魔法,甚至可能是究极魔法,所以,也必定会派人阻拦,我们必须要把这些人都给截下,不然阿雪就无法全神施法。

伊斯塔经过无头骑士的一场肆虐,人才伤亡殆尽,能威胁到我们的人太少,即便是阿鲁斯驱策三头地狱犬来攻,相信也不是白澜熊的对手,但若李华梅亲自出马,以她新近完成蜕变的八歧黄金龙之力,我方已是无人能敌,再搭配斩龙刃无坚不摧,这边不晓得还有谁能挡她三招两式“……要是尊者在,至少我们还有一拚之力,但现在……”

白澜熊恨恨地说道,我拍拍他肩膀,也不知道该安慰些什么。若是万兽尊者在,我方定然不像现在这样一筹莫展,这点李华悔也很清楚,所以才会一出手就先铲除掉这个最大隐忧。

要是霓虹还能派上用场,我们这边又多两位高手,羽虹的武功在我方除了白澜熊之外无人能敌,但此刻羽虹的神智浑噩不清,羽霓的身体又受伤势所累,她们两姊妹帮不上忙,我们还要派人去保护。

“怎么样?约翰,可以开始了吗?”

“再等下去,对面的人就要杀过来了,我看了一下,他们那边有骑兵与重战车,冲锋过来,我们这边挡不住的,现在必须立刻开始!”

我看了看伊斯塔的阵营,发现敌军冲锋在即,连忙下令,让阿雪开始施法,但是,就在我下令的同时,伊斯塔阵营忽然升起一道红光,有人要用传声魔法与这边会谈。

“哼,来得正好……该来的,果然是要来。”

我早就料到会有这件事,敌人在正式攻击之前,定会有这一次会面要求,现在算是来得刚好,我一挥手,让他们通知阿雪,趁着我与敌方会谈之际,开始施法,得到最妥当的掩护。

两军之间的通信魔法,分为两种。比较常用的,是把双方将领的身影给巨大化,像是两尊大神一样地说话,又或者隐去影像,只是像个超大传声话筒,把对谈的声音传遍周围几十里地。

不过,还有一种,专门用于秘密会谈,就是凭靠魔法道具,把对谈之人的影像传送到对方面前,原尺寸比例,不会搞成几十尺的巨大影像,省得应该是秘密性对谈,搞到两边部队都知道,那就大事不好了。

传送过来的影像迅速清晰,一如我之前所料,正是李华梅。穿着一身赤红战袍的她,右肩披着一个龙头饰甲,碧绿的龙鳞斜绕过胸口,与绿色的腰带连在一起,看来确实是有着凛然之威,不愧是能够指挥几十万军队的大元帅。

李华梅的双眼直望着我,我晓得她已经看到我传过去的影像,便开口道:“有什么话还需要说的吗?”

“伊斯塔人事先承诺过我,无论如何都不会伤你性命。至于这些兽人,只要他们投降,伊斯塔人也不会杀他们,毕竟伊斯塔还需要这些奴隶。”

“哦?那可真是好消息啊,我应该为了这个感谢吗?要不要再顺便谢谢的斩龙刃?”

以讽刺语调说出的话,李华梅当然不会听不出,她的冰冷表情未变,傲然道:“我知道你不同意我的作法,但我也要告诉你,我没做错,我一点也不认为自己做错了。”

“我知道,没错,一点都没错……是我错了。”

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出的话正是此刻心情。

“我不恨,为我做的事情已经太多,我没有资格恨,变成了现在这样,我确实有责任,所以,没错……是我做错了,是我太过自以为是,才酿成今天这个结果。”

不恨,但却没法不怪她,因为她这次做得实在太绝,没有给我留后路,也没给她自己留半点后路。

只是,李华梅这一生,从少女时代至如今,都直接、间接地被我给影响,她变成今天这样的个性,我确实是有责任,回想起前尘往事,真是让我一阵心痛。

这份情感,或许也透过影像,传达给李华梅了,她冰冷的表情有了一丝的动摇,颤声道:“我……我其实……”

李华梅不是一个可以用言语随便打动的人,但我此刻确实在她脸上看到了动摇,或许……只要能再多给我一个机会,我就能…想象终归只是想象,李华梅的表情陡然一变,在极短暂的震惊过后,她又回复了那个冰冷的表情,而我心中悄然一叹,阿雪的魔法终于发动,李华梅察觉到了这一卷点,判断为我在使缓兵之计。

我是在使缓兵之计吗?说真的,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因为在李华梅含怒切断联机之时,我确实有一种遗憾,希望这谈话能继续下去,让我把一些还没说的话讲出来,然而,这想法其实也没什么意义,因为到了现在这一步,那些话说与不说都没法改变什么了,所以,我也只能收起黯然心神,在转头的瞬间,转换了表情,给站在后方老远处的兽人同志打气。

“成功了,李华梅中我计策,失了先机,这一仗我们可说是赢了一半了。”

兽人阵营响起了一片欢声雷动,士气大振,看在眼里,实在让人有些惶恐,因为连我自己都不相信的事,他们居然深信不疑,我现在要统领这一群人,不晓得是该哭还是该笑。

幸好,真正能够鼓舞他们士气的东西出现了,在兽人们的欢呼声中,一道美丽的身影缓缓升空,正堤手持魔杖的阿雪。

辟水诀是水系魔法,阿雪自然是不会的,到底她要用什么方法来分海开路,连我也非常好奇。在强大的魔力汇聚下,阿雪的身体反重力飘浮,升上半空,她双目微闭,挥动着手中的魔杖,轻盈曼妙的体态,彷佛在跳着一支舞,每一次挥动魔杖,海面就掀起一阵波涛。

海浪掀得越高,阿雪也飘浮得越高,整个海面好像都在她的指挥下,高低起伏,掀起一个又一个的浪头,直打上岸来,势态汹涌,逼得岸上的兽人不住的后退,免得被这狠恶大浪给卷下去。

翻涛掀浪,这是很了不起的本事,但要分开大海,这样还远远不够,我想这应该只是前奏,真正的重头戏现在才要开始。

果然,在大海波涛翻掀中,我开始感觉到一些古怪的东西,来自眼前这片茫茫大海,像是被阿雪的魔力所唤醒,起了共鸣,并且迅速朝这边靠近。

过不多时,这份感觉化为实际,直接呈现在几十万兽人的眼前。无数的紫绿光点,像是成千上万只萤火虫,自汹涌波涛间飞跃而出,声势浩大,彷佛要把天空都遮蔽。

这幕景象无疑是非常骇人,但更恐怖的一点,却是这些紫绿色光点的正体。

凡是术者都心中有数,这些紫绿色的光点,全都是死不瞑目的怨魂,飘荡于大海之上。

像这么大数量的亡魂,别说是驱策,光是汇聚于一地,就足以闹个夭翻地覆了。

我看到这里,忽然间明白过来,阿雪真的是比我聪明多了,她看出法米特除了留下他的惊世力量外,还留下了另一个赠礼。

东海是当前黄土大地蕴含最多阴魂、怨灵的所在,也是最能发挥死灵魔法的地方,只要能负荷得住,阿雪在这里绝对是不败的,而阿雪想到了这一层,一出手就是唤醒东海之上的亡灵,借助它们来提高自己的力量,把法米特的遗产充分发挥。

然而,这里是伊斯塔的地头,敌人可不会这么好心,放着阿雪施法而不管,李华梅令旗一挥,伊斯塔大军就冲杀出来,以骑兵为首,预备要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