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523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53:2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接受安抚,选择继续痛苦与报复;一个小姑娘任性起来,小吵小闹,制造一些小麻烦,而东海霸主一任性起来那就是天翻地覆的大祸……那也一定就会做得这么绝。 [ .

“唉……”

在大批兵马冲过身边的纷乱声响中,我长长叹了口气,没有再多说什么。如果情况允许,可能我和李华梅就会这么互瞪下去,但另外一边发生的变化,让我不得不打破这样的沉默。

伊斯塔大军冲去追截兽人奴隶,但这么多人挤在海中通道上,能够战斗的还是只有最前端那些人,后头的人只能干瞪眼,有些在急于立功的心情下,就挑了一个高风险的战斗任务。

在一般情形下,大概没有哪个伊斯塔人敢去对付心剑神尼这个大邪人,不过如果这个大邪人刚经历一场恶斗,又正以自身内力助人镇伤,搞到自己满头大汗像是运功到紧要关头……很多人就会本着高风险、高报酬的心理,去冒险试试手气了。

魔法炮弹、魔法强弩,诸般武器遮天盖地乱射而来,到了心剑神尼周围两尺全被护身真气给挡住,纷纷坠落,显示她身为当世最强者的绝对实力,可是在我看来,心剑神尼确实已被耗去不少元气,要是再被这样子攻击下去,她自保绝对不成问题,但阿雪那边恐怕…心念一动,我朝着心剑神尼那边奔去,同时也开始做着准备。我个人实力与这些最强者级数的怪物是天差地远,但那并不代表我没杀伤力,尤其是现在,我很确信自己能够做到一些事。

“太古的性欲精灵们啊,我以约翰。法雷尔之名,与你们签订契约,请借予我你们的力量,服从于我,具体而现形,出来吧,地狱淫神。金银蚕虫!”

咒文唱颂,金银蚕虫被召唤出来,依附于手套之上,以最快的速度连环推出发出一道道金色、银色的气团,彷佛极速子弹,疯狂扫射四面八方。

“淫动弹。连射!”

无数金、银气团连发射出,只要是被打着,立刻凝结成金团银块。敌人射来的魔法炮弹、魔法强弩,被金封银化后坠落地上,甚至没法炸开,而当空中的障碍被扫除后,金银气团势如破竹地扫射出去,只听见周围一片哀号、重物坠地之声,没过几下,我们已经被百多具金像、银像给包围住,举目所见,都是耀眼灿烂的金芒银光。

这一幕画面也吓住了伊斯塔军,石化术他们见得多,也知道解法,但这种金封银化之术却别开蹊径,中者立毙,无可解救,一下子见我干掉了百多人,全都给吓住,不敢发动第二波攻击。

对我而言,这也是好事,过去我从未试过金封银化之术的连发,初次尝试,发现这种攻击比我预期中更耗体力,而我发掌的准头又不佳,干掉百多个人,完封满天的炮弹强弩,起码发了两百多掌,算起能量虚耗的程度,大概就像连续作爱十几次一样的程度……是人都会想要休息一下的。

最理想的状况,就是这样子多耗一些时间,让我能够再度出击,也替心剑神尼多争取时间。可惜,艰难的情况从不如人愿,外围的伊斯坦军纷纷走开,让出一条路来,一道剑气破空射来,将拦挡在前头的十几具金像、银像砍破,把路完全清出来。

“你考虑好要继续守在她们身前吗?”

李华梅再一次来到我面前,我不晓得她是否原本就有意击杀心剑神尼,但她现在看来满身杀气,似乎是不可能这么轻易善罢罢休了。

“杀掉她们两个,伊斯塔不会特别感谢,慈航静殿更不会轻易善了,这种事情一点好处也没有,真的要动手?”

我试图用理性角度说服李华梅,但她却露出一个苦笑,道:“我也说过,我做事不是只为了好处的,有些事……就算没有好处,我也一样干得很开心。”

这段话我不久之前也听过,当时李华梅为了守护我,不计得失,不管生死,豁出去与心灯居士的亡灵同归于尽,那时的她,完全为了我而付出,一点也没有替自己考虑。

想到那时的光景,我忽然觉得,哪怕我今天死在斩龙刃之下,也没什么好怨恨她的,一切都是有往有来,欠了她的东西,我不想带到下一辈子去还。

“那么……画眉,要杀我吗?”

这个问题换来了坚定的摇头,即使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李华梅仍是想也不想地回答,“我没想过要杀你,今天要死的只会是你后头那两个。”

“……连我都不杀,却要杀两个要是杀了会有大麻烦的人,这么做有意义吗?”

“你站在这里保护她们,又有什么意义?你一向很懂得保护自己,这次协助兽人逃亡,全无好处,意义又在哪里?”

说得很对,令我哑口无言,人生中很多时候,做事只为了该做、想做,不是为了什么意义,既然这样,那就豁出去来干吧。

我的手移到怀中,握住了那柄当初心灯居士送我的破魔枪,这是现在身上最强的武器,我预备取出破魔枪,向李华梅说几句豪言壮语,表示无论怎样都会死守此处不退。

可惜,出乎意料的事情就是一再发生,李华梅的表情忽然一变,让我察觉到身后的心剑神尼与阿雪,可能发生了什么事。照理说大敌当前,我不该随便回头但反正实力悬殊,我回不回头关系不大,就不用多想地回转过去。

我猜测有几种可能,或许是心剑神尼结束疗程,站起来预备战斗,又或许是阿雪苏醒,这两种可都很振奋人心,不过当我回头看见那个景象,才知道自己的想象力太差,现实状况远远超乎意料。

阿雪并没有苏醒,心剑神尼也还没有结束治疗,但她们两人却被一种不知名的神秘力量给影响,姿势不动地缓缓上浮,衣衫随风飘动,位置更一点一点地往外移动,速度很慢,但任谁也看得清楚,这只不过是前奏,如果现在不阻止,等一下速度疯狂加快,就没有人能拦住了。

“走不得!”

李华梅知道轻重厉害,一下跃高,挥动斩龙刃,越过我发射剑气,要把心剑神尼与阿雪斩下,我也放开顾忌,趁着金银蚕虫还没有消失,一掌发出金银气团同时掏出怀中的破魔枪,朝着空中的李华梅连开数枪,务必把她给截停下来。

最强者的实力,自然不是杂兵嚷可以相提并论,李华梅对于破魔枪的三颗子弹,根本不放在眼里,不闪不避,纯以护身真气硬接,子弹打到她身上,马上就弹开坠落。

但是,破魔枪的子弹可以这样接,金银气团就让李华梅产生忌惮,尽管没有躲,可是她凝聚护身真气,一声低喝,强猛气浪形成冲击波,将金银气团弹出老远,半空中解体。

在我学会这一式之后,所遇过的所有高手中,李华梅是唯一能够抵御弹开金银气团的人,其他纵然强如黑巫天女,也在这一式上头吃过大亏。但李华梅再怎么厉害也好,要破解金银气团,她也要运气抵御,只是这一下简短的运气,她发射的剑气已被耽搁,慢了一步。

前一秒还近在眼前的心剑神尼与阿雪,后一秒就被莫名大力拉扯,飞移出数十尺外,跟着越飞越远,成为大海上一个看不清楚的小点,李华梅就算想追,却已不可能追上了。

整个过程中,心剑神尼都在全神帮助阿雪运气,相信她不会有这种神通,平地飞移,定是有外力相助。从拉扯的方向来看,我想横加作梗的定是海神宫殿,虽然巨头龙全力阻隔住海水,无法操控幽魂封锁伊斯塔的军队,但单纯只是把两个人以大力拉扯吸来,相信是不难做到。

失去了目标,李华梅凝望向大海,皱起了眉头,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不过我之所以留在这里,是因为这里有我该做的事情,现在……我该把想法付诸实现了。

“喂,在看哪里?我们的战斗还没有完咧?”

李华梅闻声回头,看来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战斗?什么战斗?你和我的战斗?我们之间……算得上有战斗?”

真是很侮辱人的看法,然而,说话的人确实有资格这么讲,我也没什么好反驳的。

“我不喜欢报仇这回事,所以报仇这种事情与我无关,但是……暗算我外公,这件事情说不过去,无论如何,我要替他讨一个公道……没错,我的力量远不如,但该做的事情还是得做。”

我将破魔枪指向李华梅,平静地说道:“我特别留在这里,没有随兽人大队一起撤走,就是专门留下来解决问题……解决。”

彼此的实力天差地远,我也知道这样的决斗邀约是何等可笑,李华梅甚至不愿意理我,转头就走。

在李华梅的生命中,像这种挑战者不自量力所造成的骚扰,应该是很多吧?

然而,我说的话不是开玩笑,在心意上非常认真,所以当李华梅转身背对我时,我毫不犹豫地朝她后脑开了几枪。

“碰!碰!碰!”

三发枪击全部都被弹开,没有造成伤害,但由于距离很近的关系,即使我不擅长瞄准,这三发还是准确地命中李华梅后脑,一枪不漏。

被人枪击后脑的滋味,大概很不好受,李华梅立刻转过头来,满脸怒容,但除了炽盛的怒火,我还看到她眼中闪烁着惊愕……与盈盈的泪光。

泪光,不难理解,至于李华梅眼中的惊愕……不是因为我对她开枪,而是因为另一个连我都被震惊到的理由。

就在我对着李华梅后脑开枪的那一瞬间,我的心……忽然之间绞痛不已,好像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被毁坏了一样。明明知道这几枪不会有什么实质伤害,可是心中就是悲痛难忍,更在我开完枪以后,两行泪水止不住地滑落下来。

……为什么我会掉眼泪?

……也许,她在我心里的分量,比我平常察觉到的更重,但都已经到了这一步,我还能怎么办?

……这个女人,她,亲手杀了我外公…我硬下心肠,想要抑制住自己的眼泪,但泪水却像是溃堤一样奔流出来,心口更痛得快要裂开,这种痛楚意味着什么,我自己是最清楚不过的。可是,再怎么清楚,我也没有退路了,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抓起扳机,把破魔枪里的子弹一发发全射出去。

碰!碰!碰!碰!

枪击声连发不绝,每一发都准确地打中李华梅的头脸,她没有闪躲,脸上的表情看来很痛楚,但我不知道她是为了什么而痛,只能嚎叫着把子弹疯狂射出。

在硝烟与枪击声响中,李华梅朝我走来,闪着盈盈泪光的面孔,看来是那么平和美丽,曾有那么短暂的一瞬间,我怀疑当她来到我跟前时,会发生些什么。

真的……我很想知道那个答案。因为一直到很久以后,每次当我回忆到此刻我都会怀疑,如果我这时能够做些什么,是不是就能够把悲剧打住,不会发生后头那么多的遗憾?

我想过很多次,但我永远都不会知道答案,因为我没有那个机会。没等李华梅来到我面前,我的脚底就微微离开地面,最初我因为心情激动,没有发现这一点,但没过多久,随着浮空,我发现自己的身体在晃动,终于发现到这个事实。

“呢……”

从激动的情绪中稍微清醒,我第一个冒出的念头,就是想不到武藤兰那个女人这等有义气,救走阿雪与心剑神尼之后,没有忘记也来带我走,这实在不像她的为人。

然而,我的判断果然没错,武藤兰确实没这么有义气,暗施手脚的人也不是她,我并非被某种看不见的力量所牵扯拉起,是有一根极细、极黑的绳子缠着我,乍看之下,好像是一根女人的长发,轻飘飘的,风吹可断,但一缠上身体,却让我迅速生出一股麻痹感,整个身体动弹不得。

“这、这个是……”

从特征来看,细绳上涂抹黑色,在晚上几乎是难以察觉,这类道具通常是刺客、扒手所用,但杀手一类的人,会直接使用见血封喉的毒药或谊咒,不会用这种单纯瘫痪人的麻药,所以使用这种细绳的人,应该是神偷……或是忍者。

这里是东海之滨,算来是忍者的大本营,而且,即使不算上别人,光是我们小队上就有一名忍者,尽管在杀出巴格达后,那小子就在乱军中失去了踪影,但没有人认为未来会这么简单就遇害,都认定他一定藏匿在某处,潜伏行动。

“妈的,你这龟蛋不去找别人,来管我的闲事做什么?给我滚一边去!我该做的事情还没有完呢,不许你来插手!”

我又急又气,大叫出声,但未来却完全忽视我的意见,没等我再多喊一句,黑色细绳忽然被大力扯动,已被捆住双手的我给这一扯,马上就打横飞了出去。

“他妈的,快点放开我……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