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569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54:3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色气罩,数百道大气之箭命中黑罩,居然像泥牛入海,被吞噬得干干净净,什么也没剩下。 [ .

跟着,半人马战兽转动身躯,钢铁般强横的躯体,这时看来就像是巨大的岩盘,动作变得缓慢迟钝,但一缕青色的强光,却凝聚在它肩膀上所扛的钢筒,迅速递增亮度。

我一见这情形,狂叫不好,马上发动召唤,将水火魔蛛召出来。时间真是刚刚好,水火魔蛛的形体才一出现,几十道青色强光便从钢筒内飙射出来,数目虽然没有先前的风之箭多,威力却犹有过之,恍若天雷破地,狂袭方圆三十尺内的一切,穿石毁物,凡是被青光命中的精灵武士,瞬间就像被射穿的气球,整个身体迅速地干瘪下去。

水火魔蛛体型够大,被打个正着,一下子便连中三箭,阵亡退场,但幸好躲藏在后头的我们安然无恙,只不过每次都要召唤淫神兽出来当盾牌,我虽然不会觉得愧疚,但也认为实在该专门开发一种淫神兽作肉盾之用,这样子会有效率得多。

(白拉登设计的这套怨灵兵器真厉害,不但本身战力高强,甚至还有如此奇妙的护身道具,确实是高明啊……)我心中着实赞叹,以一法师的身分,看到这么优秀的魔法神器,在爱不释手之余,真的是衷心佩服。

半人马战兽清除了障碍,朝着碧安卡直追过去,一手重斧高举,却没有挥出而定将另一手的圆盾甩出,那面圆盾系着钢链,连结在半人马战兽的手臂上,圆盾边缘锋锐如刀,以如此大力飞砸出去,实是一件犀利兵器。

处于傀儡状态的碧安卡,好像全无神智,不能思考,却也因此纯凭直接反应行动,战斗时应变神速,看到利盾飞砸,她闪电横枪一挡,挡住了盾砸,两脚在地上擦出土坑。

“呼!”

一声气爆,碧安卡身后火光燃亮,超灵体巨枪再现,瞬间变化成一条火龙,碧安卡手执龙尾,抖动火龙,烈焰飞腾,将锁链重盾拒诸周遭两尺外,半人马战兽收回重盾,咆啸一声,挥动巨斧,恃强硬攻向火焰防护圈,双方展开激斗。

碧安卡有神器护身,本身实力不弱,但与人进行纯力量硬拼,这就非她所长不得不使用超灵体来弥补弱处,我在旁看了几回合,发现碧安卡似乎未能驾驭超灵体的威力,进退趋避之间,显得颇为吃力,恐怕是勉强为之,照这样子下去,她撑不了多少时间了。(好机会,我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趁现在去找人……)我站了起来,预备跑向那个看起来像是帐篷的东西,如果说这伙精灵队伍会把重要东西放在什么地方,那边就是最可疑的地方。

然而,才跑出几步,战况就出现了变化,碧安卡对于超灵体的支撑时间,比我预期中更短,半人马战兽几下重斧狂砸,火龙发出哀嚎,光焰黯淡下去,龙形消失,碧安卡仰头喷出一口鲜血,跌倒在地。

“太好了!生擒她!”

我大喜过望,高喊出声,喊完才想起半人马战兽不晓得会不会听从我的指挥愣了一下。

碧安卡坐倒在地,伤势不轻,照理说是无力行动,但她受伤这件事却触动了某种保护机制,在她摔倒地上的x那,身上的黑甲忽然闪起黑光,她整个人被一团黑光所包围,“刷”的一声飞射向天,眨眼间就踪影全无了。

我看着碧安卡消失天际,心头隐约有种不妙的感觉,在这里的精灵战士被诛灭殆尽,碧安卡也逃之天天,那他们的几件战利品岂非拱手让人?如果说他们会扔下这些战利品,那此次袭击行动不就是白忙一场?这显然不合理,所以比较可能的答案是……心里有不祥的预感,我快步跑向那个帐篷,可是来自身后的一声异响,却吸引住我的注意。

那声异响,是半人马战兽的咆哮声,依然是仰天悲啸,诉不尽的怨与痛,令人听得浑身发麻,任谁听了都知道,发出这种悲啸的物体绝对需要大肆发泄,而周围已经没有敌人可以任它发泄了……(糟、糟糕……刚刚还在想,不晓得这只战棋会不会听我的命令,现在看来真正要命的,是怎么结束召唤,把这个东西变回去啊!)先前我想得太过理所当然,觉得以白拉登的老奸巨猾,才不会留便宜给我占这种威力强大的神器,多半是只能用一次,要嘛就是使用后能量尽失,爱成普通的棋子,要嘛就是棋子粉碎,归于虚无。

这是很合理的联想,但我却忽略掉一个重要关键,那就是如何定义“使用完毕”?

白拉登,你到底是我的神,或者是一个只会打嘴炮的无良奸商?这问题的答案如今已经很明显了,他确实是我的神……超级瘟神!

我慢慢转过头,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在我眼前矗立,威猛的样子像是一座雕像,那种令人不寒而栗的恐怖威赞,宣告着死亡的到来。

半人马战兽发出咆哮,我瞬间意识到,如果呆站在这里,或是采取攻击行动马上就会被干掉,唯一的办法就只有逃跑。

我拔腿就向帐篷冲去,一跑出去,适才立足之地马上就被重盾砸出一个大坑激飞喷出的土石,在我背后打出伤口。

这种时候一停下脚步就没命了,我可没有第六级力量,没法与半人马战兽拼斗,也来不及使用魔法,冷翎兰还没回复行动能力,帮不到我,求生机会就是拼命狂奔。

逃命逃得多,累积出的丰富经验果然有帮助,我连跑带滚,在千钧一发之际冲进了帐篷,如果我猜测得没错,帐篷里头虽然没有我要找的东西,却可能有我最急需的东西。

帐篷之内,一迭堆得高高的蓝色矿石,正在闪耀生光,而且还因为我的进入帐逢内的温度、气流发生变化,触动了下在蓝色矿石上的咒文,蓝色矿石在瞬间激增了亮度。

“妈的,又猜中!果然是老套的陷阱!”

老套归老套,有用就好,半人马战兽在这时候冲入帐篷,并且不管三七二十一,挥出重盾狂砸,而我趁这无比混乱的一刻,由另一侧冲出帐篷去,就只听见身后风声急响,大气中的魔力元素迅速收缩,紧跟着,一股沛然热流与轰然巨响同时由后方爆发。

巨爆声响中,我听见半人马战兽的痛嚎之声,但自己脑里却仍盘算着另一个问题。帐篷里头的埋伏,可以用来解决半人马战兽,可是有什么方法不让自己跟着陪葬呢?

答案想不出来,因为这本就不是充分思考下做的决定,而是被情势所逼,见步行步的应变之举,如今前方没路可走,一时间我也想不出下一步该怎么办。

……唯一有可能的获救理由,大概就是冷翎兰的真气状况稳定,回复战斗能力那是可以把我及时拉开得救。

一个念头只是偶然闪过,我自己也并未当真,可是当这念头掠过脑海,我手臂却忽然一紧,一股大力扯着我往外拉,我以超高速离开原地,躲开了大爆炸。

能够履险如夷,这确实让人感到惊喜,看来运气不错,冷翎兰在最重要的一刻回复行动力,算是我命不该绝。

“嘿,大家相互救了一次,真是人情还得快,老天……”

话声止住,因为拉着我手臂、站在我眼前的人,不是穿着蓝色军装,而是一袭超性感的黑色紧身衣。

“呃……鬼婆,你从哪里冒出来的?”

第五章人质夺还利益交换“……如果我没有弄错,我记得你们的身分应该是保镖护卫,护送我到索蓝西亚完成任务,摧毁末日战龙,没错吧?”

“就某个方面来说……没错。”

“所以你们就应该好好保护我啊,怎么可以出了事情就先落跑?害我一个人打生打死,累得半死,还有……呃,等等,鬼婆你所谓的某个方面,是指哪个方面?”

自顾自地说了半天话,我忽然察觉到华更纱话中有话,皱眉提问,后者耸了耸肩,淡然道:“那票白家人有什么使命,这个我是不知道,但我本来是被找来作尸妓的,后来闲闲没事,就顺道送你来索蓝西亚,你既然已经到了索蓝西亚,我责任终了,现在最大的工作就是观光旅游……”

“所以你就在一旁看好戏,让我在那边出生入死?”

“别这么说,我最近在学人家讲义气,你正在战斗的时候,我怎么能够丢下你逃跑呢?”华更纱道:“可是,当你已经滚出战场,行踪不明,我就没有必要继续打下去了吧?我又不是来这里和人决斗的,超时工作是要不得的行为……”

“行了行了,别再诡辩了,你说的这种东西,就像是在扯什么钱是干的不能洗,只能干洗之类的鬼话,再扯下去,我就要抖出你海外资金的流向了。”

“喔……那我认输,毕竟这没有轮椅,我要装晕倒或是撞墙也没人信……”

“你在鬼扯什么啊?”

“没什么,随便说说,听不懂就算了,我可以换点别的说。”

华更纱两手一摊,我也摇摇头,不再做这种没意义的讨论,而且……华更纱不是什么忙都没帮上,她在紧要关头现身,助我脱离爆炸圈,还顺势一招手,把一枚拇指大的东西从狂猛烈火中招回。

“啧,破损了,这棋子在修复之前是没法再次使用了……”

“你怎么好像很遗憾的样子?这个战棋是白拉登给的宝贝,你会修吗?”

“战棋表面焦黑,裂痕七处,有两处比较严重……虽然不是易如反掌,但也确实不是什么难事,只要有足够的素材,几个小时内就可以搞定……”

“这是黑暗系的神器,你所谓的素材该不会是……”

“当然是血肉与人魂,不然还会是什么?这件神器的黑暗等级很高,普通的黑暗祭祀搞不定,祭品中的幼儿、孕妇比例要高,宰杀手法也要特别限定,还有天时地利人和的辅助条件……想想实在很麻烦,你要修就快点准备,不然就别修了。”

“算了……修个东西要搞成人间地狱似的,这种东西不修也罢。”

想起半人马战兽追在后头狂挥利斧的恐怖画面,我不由得摇摇头,暗忖反正还有整盒战棋可用,少掉一枚不会怎么样。

“哦?决定不修是吗?也好,这种瑕疵品坏了就搁着吧,与其花时间修,还不如想想怎么解决缺点。”

华更纱摇头道:“姓白的搞这东西时,压根就没考虑收拾善后的问题,东西放了出去就很难收回。对了,提醒你一下,你别以为每次都可以单独使用棋子啊这组战棋相互间有魔力牵引,沾染的血腥到一定程度,就会全体大暴走,那时候的画面可比嘉年华会要热闹得多……记得远远当观众就好,别蠢得跳下去当演员啊!”

这真是突然扔来的一颗大炸弹,白拉登说什么送我一个军团的战力,结果竟然是把瑕疵品扔给我,这下要命了,一件武器不管有多强的杀伤力,如果无法驾驭自如,那也是没有意义的。(还好我谨慎小心,没有笨到一次把战棋全拿出来用,否则整盒战棋一次暴走,哪可能收拾得了?)我暗叫侥幸,也察觉到自己再次被黑心商人给设计了,难怪白拉登与我交易时笑得那么畅快,原来他是借机把不良货物出清,可怜我这个外行人惨遭诈骗,上了贼船。

这样子看来,战棋不能随便使用了,这盒秘密武器不到最后关头,不能轻易启动,否则一放难收,会不会惹出大灾难我管不了,也不在乎,但是后头连接而来的责任与黑锅,这就不能不虑。

而眼前的情势不妙,如果战棋不能使用,我就需要其他的东西来提振实力。

华更纱与一众白家子弟,在脱离战场后,也不是躲到山里赏月烤肉,而是回过头来跟住敌人,观察动向。

敌人似乎也察觉了他们,所以反过来布下陷阱,想引人入彀。华更纱卑鄙狡诈,当然不会傻得冲进去,只是透过观察,发现敌人在布下陷阱的同时,也巧妙地试图把重要物件转移,于是当机立断,抢先发动袭击,与敌人的运输队伍交战把东西抢回。

霸海本就放置在帐篷之内,那种程度的大爆炸还无法摧毁神兵,我们成功地把兵器回收,让冷翎兰得回霸海:琳赛身上佩带的魔法石,被敌人察觉摘下,用来误导我的判断,琳赛在被押走的途中,给华更纱率队攻击夺回,平安无恙。

霸海与琳赛已经取回,但我最在意的东西却失落,阿雪的灵柩被送走,华更纱等人当时忙着救回矮人公主,疏忽了灵柩,不及救回。

“……当时,灵柩上被缠了火药,内部又因为颠动,能量有不稳的征兆,一个搞不好就会把我们炸上天去,想想抢回来也危险,还是随他们抢去吧,反正那头豹子和那个鸟女也追过去了,应该不用什么事都我们来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