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578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54:4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都是秘密行动,非常低调,从不会见伦斐尔以外的人,更不会让旁人知道我入境,有时候连华尔森林都不进,直接在外会见伦斐尔,当然没机会见这位三王子了。 [ . ”

冷翎兰表现出的想法,是高手的通病,见到强手就想要战一下,如果照我的意思,这么麻烦的家伙还是用偷袭暗算搞掉,省得危险。

照理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冷翎兰与伦斐尔是一挂,他们与雷曼敌对,我又与伦斐尔不可能是朋友,那么,我和雷曼之间又有没有合作空间呢?我相信只要有足够的利益来推动,别说是雷曼,就算是黑龙王,我们都可以抱在一起狂呼兄弟,然而,我这次来索蓝西亚,是为了来摧毁人家的末日战龙,人家似乎不太可能一面看着我大搞破坏,一面抱着我叫兄弟吧?

认识大祭司柏南克,是一个难得的契机,听他许下的承诺,好像不要把倒春药、壮阳术交给他,末日战龙不过是一个可出卖的国家利益。不过说归说,说完以后杀人灭口不认帐的事,我自己也常常干,现在什么状况都不明朗,要是百分百相信大祭司,弄到自己也死得糊里糊涂,那就真是很搞笑了。(咦?其实我到索蓝西亚来,只是为了解决阿雪的问题,并不是非破坏末日战龙不可,要是有其他方法料理阿雪的困境,那我也……唉,真是想太多,现在连阿雪到哪去了我都不知道,想这些有很大意义吗?)脑里的思绪很乱,还需要点时间去整理,正当我想厘清思绪,冷翎兰提出了一个重点,那就是索蓝西亚的这次军事行动大有问题。

“他们攻击山谷,引龙精出来,然后被龙精打得落花流水,这当然可以解释为情报搜集不足,将帅无能,策划了一次乱七八糟的军事行动,可是……雷曼能斗倒伦斐尔,又稳稳地接掌了他的大权,当非无能之辈,那这次攻击山谷的行动我觉得另有深意。”

冷翎兰提出的想法正合我意,事实上,我也有同样的怀疑,“你说得没错,最好的证据就是,我们现在原本可以起程回华尔森林,但却莫名其妙要在这里停留两天。这两天根本是全无必要的,除非……有人打算在这两天里头做什么事,做那些……原本要做,却因我们意外出现而被打断的事。”

从山谷外的战争开始、结束至今,我不停地思考,冷翎兰说的东西我都想过再依当时形势推判,有一个最合理却也是最不可思议的念头,令我不寒而栗。

假使索蓝西亚这边早知道山谷里头的龙精数目,而军队的狼狈败仗又在预期之内,那么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血祭!

索蓝西亚是精灵之国,不是黑魔法之国,不可能像伊斯塔那样,肆无忌惮地进行血祭,制作万血灵珠之类的法器,或是施行大规模的黑魔法。然而,末日战龙这种超级凶器,距离所谓的邪恶魔法,其实也只是一步之隔,搞不好制作末日战龙的过程中,就有些步骤需要血祭也未可知。

那么,派遣一万多精灵部队进攻这亡灵山谷,就算全军覆没,那也可以委推为军事行动失败,即使消息传到外国,没什么人会想到这是血祭的一部分,毕竟牺牲一万多精壮部队来献祭,这种事情太过骇人听闻,索蓝西亚史上从未发生过不是正常人会有的想法。

本来事情进行得很顺利,但我们这一行人突然出现,血祭的打算不得不中断免得被我们撞破,消息传了出去,别说外国的反应与压力,光是索蓝西亚国内的骚动,就足以让政局变天。

索蓝西亚的精灵们,或许可以容忍一个昏庸的统治者,但绝不可能忍得下精灵之国的伊斯塔化,要是传出国内秘密进行大规模的黑魔法祭典,我保证这些精灵会群起攻之。

“可以肯定的事情只有一点,如果索蓝西亚真的有其他图谋,那在这两天一定会采取行动。”

我道:“通知所有人,这两天提高警觉,小心注意身边发生的一切,我不想敌人忽然发动血祭,而我们很搞笑地变成了祭品。”

这个提醒,冷翎兰不可能替我转达,自然是华更纱来代劳了。事实上,这个丧尽天良的冷血鬼婆,听到我把一月玉喂给黛媚丝后,简直是兴奋得两眼放光,摩拳擦掌,恨不得马上就知道药效结果,这时听我一委托,她马上趁机离开,不晓得干什么去了。

华更纱一走,冷翎兰提出了压在她心头许久的问题,“现在我们已经不可能秘密潜入,索蓝西亚知道我们来了,也知道我们里头有什么人,别的人还好处理矮人是一定藏不住的,当索蓝西亚向你要人,你打算怎么办?”

第二话灵肉买卖,廉价真爱不可否认,冷翎兰提出的这个问题很棘手,甚至很要命。我们这些人突然进入索兰西亚,像冷翎兰还可以改作男装,只要她不把霸海拿出来晃,旁人就算看穿她是女扮男装,也不会立刻想到这事阿里布达的二公主亲至……当然,我觉得这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索兰西亚那边有九成五已经知道她的身份了。

但比起冷翎兰,琳赛是一个更藏不住的存在,任谁都可以看出她是矮人,三王子雷曼那边也绝对知道她是来干什么的,届时,为了末日战龙,雷曼方面就会要求我们交人出来,敌众我寡,我们除了乖乖把人交出来,还能做什么?

当然,如果抱持着玉石俱焚的决心,我们可以当着雷曼的面,把琳赛干掉,肉体也瞬间毁去,来个一拍两散,谁也得不到藏在琳赛体内的秘密,这么一来不但可以阻扰敌人,说不定还能让末日战龙无法组装,皆大欢喜……只是,做到这一步好像谁都没好处,唯一会高兴的只有白拉登,未免太过本末倒置了。

冷翎兰道:“你也不可能用什么人道理由来推脱,这种话从你口中说出,太没有说服力,而且……对方来接人的时候,一定是用迎娶这个理由,你又怎么拒绝?”

这个……确实是让我没得反驳,我们本就是来送亲的,现在人已经送到,要是雷曼来迎亲,我很难说不行,况且,我们与琳赛非亲非故,又凭什么来替她出头?

“所以,你是在催我早点把她干掉,大家一起肢解了矮人,看看有什么东西好拿,早点拿了奖品回家睡觉,是吧?”

“我没有这么说。”

“那你又是什么意思?”

冷翎兰的态度让我也搞不清楚,追问一句,就看她神色怪异,冷然道:“我也不知道,这次我是来协助你的,就是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处理这些问题。”

这真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心态,我难以理解这个变态妹妹的想法,不过这件事也确实改由我来处理。

“琳赛那边,我会去搞定,但有一个麻烦人物要扔给你,说不定你可以去和她聊聊。”

“谁?”

“夏绿蒂啊,你的女性同胞刚才差点被奸了,你这个公认的女性救星,总不会毫无表示吧?”

我说冷翎兰是女性救星,这话不假,阿里布达境内的女性,只要有了什么冤屈,往往都会视图向这位女性救星求援,虽然不是有求必应,但也替不少女性伸冤雪恨。

只不过,我提她女性救星的这个外号,却没有什么好意,因为整个阿里布达都知道冷翎兰没有男人,凡是男性说到这个女性救星,都当她是个搞同性恋的冰山女,这件事冷翎兰自己也知道,听我这么一说,她当然晓得我的意思。

“强者自强,我不是保姆,不是什么地方有个女人哭,我就会跑去拯救,只有自己能够站起来的女人,才值得我去帮一把。”

“你觉不觉得自己很神经病?既然人家自己站得起来,又哪还需要你来帮忙扶?”

这句话是单纯找碴,我也明白冷翎兰的意思,是帮忙扶起那些能站却未站起的人,但她没有受我这句找碴所困惑,冷冷道:“自己站不起来的人,我又能帮到什么?”

话很冷,可以看出来冷翎兰着实看不起夏绿蒂,虽然碰到她性命危险,还会基于人道,出手救援,但要她去顾到夏绿蒂的心情……很明显,冷翎兰不可能做到这种程度。

我也不再说什么,离开了这座营帐,出去寻找琳赛,脑里却在思考很多东西之前冷翎兰对夏绿蒂颇为重视,不但为她引荐,让她去金雀花联邦发展,就连在装甲列车上战斗时,都为了夏绿蒂而住手停刀,这才中了暗算,被我所擒下。

那时候,冷翎兰是把夏绿蒂当成一名自立自强的新女性,欣赏她的人格特质这才会对她青睐有加,屡屡扶持,但后来看见了夏绿蒂的丑态,发现她已经沉沦堕落,不可自拔,以冷翎兰个性上的洁癖,自然不可能再对夏绿蒂有什么好感,甚至还说得上嫌恶,如此一来,就变成现在这样子了。

冷翎兰喜欢什么人、讨厌什么人,都是她的自由,我管不着,但身为她的兄长,我其实有一个劝告相对她说。

(你够坚强、够倔强,但人心其实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强,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像你一样,如果是用这样的标准来要求人,早晚有一天,你自己是会吃苦头的啊……)我觉得我的预测早晚成真,但话又说回来,我自己的仇家也够多了,似乎没有资格指点别人如果不被砍吧?

那些白家子弟正忙着回收木橇,我碰到他们,着实慰问了两声,他们这一整天忙着挥电锯斩人,实在是够辛苦的了,不过,最后在山谷之中的那一仗,我确实很好奇,因为他们杀出山谷时,杀气腾腾,势若疯虎的姿态,确实是非常惊人把所有精灵们都吓到了,到底他们为何能这样战意如虹呢?

“我实在很佩服你们啊,如果天底下每个士兵都能像你们这样勇猛,那就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了。”

我出言赞叹,哪想到此言一出,所有白家子弟脸色一沉,有几个简直是哭丧着脸,唉声叹气地过来与我拍肩膀。

“我们真是羡慕你啊,想逃跑就可以逃跑,我们本来也想逃的……”

“你以为我们真的那么勇猛吗?我们比你更想逃命,龙精耶!谁想去和那种东西硬碰硬啊!”

“是啊,那么恐怖的硬仗,如果能逃谁不想啊,但是……院长威胁我们要硬着头皮上……”

听起来还是为了华更纱的威胁,众人才豁出性命勇猛杀敌。然而,华更纱到底威胁他们什么呢?

“院长说,我们今天注定要血染全身地出山谷,如果有谁想临阵脱逃,她就直接对大家下血咒,用我们自爆后的精血去摧毁敌人。”

“这个……恕我多口,你们受到这么残酷的对待,难道都不会想要当逃兵的吗?”

意想不到,我这一问居然换得了他们的摇头。

“你有所不知,我们家侯爷也好,华院长也好,对我们而言都是传说级的英雄人物,他们的做法可能我们无法认同,但我们相信,那是因为我们的智慧、见识不够,所以才不能认同他们的做法,不过只要贯彻他们的指今,坚持到最后,结果一定是好的。”

说着这些话的时候,这些白家子弟的表情非常平静,甚至还说得上是坚定,最难得的还是每个人表情都一样,这点着实今我心服口服。

这些白家人并不是那种愚夫愚妇,透过与他们的相处,我知道他们都受过高等教育,学养、素质不俗。是文武双全的优秀人才,尽管现在看起来像是喽,不过只要他们的培训结束,将来出任组织中的干部,假以时日,都会是大人物。

那么,这样的他们仍对白拉登、华更纱五体投地,近乎到了盲从的地步,这是因为素质越高的人越有盲点,更加好骗?还是因为白拉登、华更纱确实有通天之能?我相信后者的成分居多,但……前者的成分应该也吧?

我本来以为,大地上最变态的人就是我老爸,不但自已是个疯子,把第三新东京都市打造成上下一心,所有人对他完全拥戴、绝对服从的钢铁要塞,想不到还有别人也能做到这等效果,说起来若是将来有机会,我该好好向白拉登请教一下抚驭之术,看看到底是用什么技巧,能让手下如此尊崇自己。

“嘿,辛苦了,你们忙吧,我去找矮人公主谈点重要东西,哦,那个木橇如果不要了,千万别劈了当柴烧,我对那东西有很大兴趣的。”

告别了白家子弟群,我去寻找琳赛,却发现琳赛不在她被安排的营里,这把我吓了一跳,以为手上的这张王牌夫落,连忙发动白家子弟找,最后问起了附近的精灵士兵,听他们说,琳赛似乎是一个人往树林走去,我马上跟着也朝树林前进。

要是琳赛失踪,我们虽然少了一个烫手山芋,却会因此完全失去主权,与末日战龙的相关筹码彻底没了,很不划算。幸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