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58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41:1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不管怎么样,你都是阿雪的师父,我一定会把你给救出去的。 [ . ”

“不、不是,我是要告诉你……”

尽管心中感动,但我想要告诉她,她跑错了方向,顺着这方向跑下去,会笔直冲下山谷,直抵兽人大营。

这时,下方的兽人大营忽然乱了起来。不是因为我们,而是因为察觉到骚动的羽族人,向趁乱向兽人们发动了袭击,十几处火头熊熊燃烧,双方正自打得激烈。

“唉唷!”

娇呼一声,快步奔跑的阿雪,脚下似乎绊到什么东西,跌成了滚地葫芦,连带她肩上的我一起,摔得鼻青脸肿。值得庆幸的是,我们不会因此闯到兽人大营去;倒霉的是,一大群虎族兽人因此追上了我们。

挥剑连杀了几个,但是身上也多了十几处伤痕,有几处甚至是连皮带肉一起掀掉,痛得我快要晕了,动作一慢,给一个兽人打中后心,如果不是因为避了一下,整条脊椎说不定都给抽出来了。

踉跄跌倒在地,我想找到阿雪,却听到她的呼救声,十几名虎族兽人朝她那边扑了过去。

“阿雪!”

我只来得及叫了一声,脚下无力,又跌倒在地,伸手往背后一摸,满手的鲜血,不知道伤成了什么样子。

轰燃巨响,扑向阿雪的兽人全都惨叫着退开,一片烟尘中,我看到一个有如天神般俊美的青年,身上散发着淡淡的白光,将阿雪抱在怀里。

两个人郎才女貌,看上去是那么地高雅与和谐,让人浑然忘却了周围的惨烈杀伐。

而这就是我失去意识前最后看到的东西……第五章光之骑士没法像平常上战场那样,用躲避过关,这一次正面与兽人们对战,让我伤得好重,即使在昏迷中,我仍然不住地感觉到那让我紧咬着牙的剧痛。

当我回复清醒,发现自己正侧躺在一张柔软的羽毛床上,嘴巴好干,背后也好痛。与兽人搏斗所受的伤,虽然没有伤及筋骨,但也让我肌肉受创不轻,没有一段时间的疗养,绝对没法和人动手。

在我昏沉不醒的那段时间里,断断续续地,似乎听到阿雪的声音。这丫头一直在关心因为大量失血而昏睡的我,这点我可以感觉得到。但是,每次听到她声音的同时,有另外一个很温文儒雅的男子声音也一同出现,要她别太过伤神。我不知道那人是谁,但心里却不知为什么,感觉到很着急、非常地着急。

后来,我感觉到整个身体温暖起来,像是被太阳光笔直地照射,那是有神圣系的术者在使用回复咒文,不久之后,我就醒了过来。

“阿、阿雪……”

“不用叫了,人不在这里。”

睁开眼睛,我没有看到阿雪,也没看到漂亮的羽族少女们,而首先映入眼中的,是一张大脸。

“喂!你在这里做什么?”

“帮病人削苹果啊,此时此境,除了做这个,还能做什么?”

“我不是问这个,我是想知道,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削苹果?其它人呢?”

“喔,我是大叔嘛。在各种冒险故事里头,像我这样的大叔都是要负责打杂的。其它人都去开会庆功了,我当然只好来这边当杂工了。”

坐在距床不远的椅子上,拿着小刀削苹果的,就是茅延安。已经梳洗换过衣服的他,看起来仍是那么潇洒,不过脸上却有些淤肿。听他说,那是因为霓虹在抵达史凯瓦歌楼城后,因为急着与出征的族人会合,所以顺手把他一抛,跌在树上,连续压断树枝地跌下,弄成这样一副鼻青脸肿的狼狈样。

想象得到,霓虹不是笨人,连番事故后,肯定是已经对茅延安起了疑心,加上已经抵达目的地,无须忍耐些什么,就开始给他一点小小的报复。

而从茅延安口中,我大概弄清楚了整个事态的变化。

虽然事先已经知道拜火教即将进攻,而匆忙准备,但彼此实力差距过大,当拜火教大队人马出现,发动攻击,羽族人仍是应付维艰。连续几日苦战下来,凭着天险与防护结界,尽管没出现什么重大伤亡,却是令她们疲惫到极点。

两边正在僵持,夜晚休战,恰好那夜我们要潜进史凯瓦歌楼城,在兽人那边引起骚动,引得他们分兵搜捕,本阵却露出了可趁之隙。把握到这一点的羽族人发动了奇袭,以恰好与她们会合的霓虹姊妹为主力,烧了兽人大营中的几处重要据点,造成他们粮食上的损失,也趁乱杀伤不少对方的好手,战果十分丰硕。

羽族人还算是有良心,在奇袭成功的同时,也把我和阿雪从乱军中抢救了回来,听她们说,动手将我们从千百兽人中带出来的,就是霓虹的师兄,光之神宫心禅大师的首徒,方青书。

“方青书?那个小白脸?”

想起昏迷前的最后印象,那个男的,长相就像绘画里头的神明一样俊美,当他使用起神圣魔法,全身笼罩在一层淡淡光华中,看起来简直就是太阳神降临人间,也就难怪会有那么多少女为之倾倒。

不过,单是想到自己被男人所救,就已经让人够不愉快的了,再想到他当时还把阿雪抱着,就觉得更加火大。

“别随便叫人家小白脸啊,你能够好得那么快,还是因为他刚才帮你使用回复咒文的关系,要不然,你再多昏迷几天都未必会醒啊。”

茅延安才说完,外头就响起了喧闹声。

“师父,师父已经醒过来了吗?”

没有别的长处,但精神比谁都要旺盛的阿雪,很快地推门进来,笔直地冲到床边。

“唷呵,师父,你没事吧?阿雪好担心你呢。”

关心的神色,溢于言表,看她面容憔悴的样子,让人不由得心生怜惜,再看她头上、手上贴着的药布与绷带,想见当时在混战中受的伤,我觉得一阵心疼,刚要出声探问,一个温文好听的声音也在门外响起。

“蓝兄醒来了吗?还有,我听说茅老师也来了,是真的吗?”

说话声中,一个男子推门走了进来。果然不愧为光之骑士的称号,从方青书进来的那一刻,整个房间就像是笼罩在光里。推开门的刹那,耀眼的阳光笔直照进房内,令他的金发粲然生光,逼得人无法正视;他和煦的笑容,像是在冬天里散发温暖的日光,就连随着微笑而露出的牙齿,都洁白到闪闪发亮。

我现在大概有点明白,为什么有些人能够燃烧自己的存在,照亮黑暗了。如果是像这个家伙,即使不用点火,也够让人刺眼的了。

他是和阿雪一起到来,看样子,是要来慰问我的,不过,在进门刹那,他的目光整个被其它目标吸引过去。不是看我,而是看着那正在拿刀削苹果的茅姓大叔。

“老师?真的是你?我当初就想到老师您有可能前来羽族,所以特别赶来南蛮,果然遇见了您,这实在是太好了。两年不见了,您一切安好吗?”

势难想到,茅延安与方青书两人不但是旧识,而且从方青书的态度看来,还对这不知是哪门子老师的茅姓大叔甚为敬重,这再度让我怀疑起来,上下打量着茅延安,想不透这过气的御用画师究竟有何本事,能够攀上方青书这样的名人?

茅延安很尴尬地回看我一眼,耸耸肩,和方青书寒喧。听起来,好象是茅延安在金雀花联邦担任御用画师时,与光之神宫往来频繁,认识了正在神宫中学艺的方青书,指导他文事与绘画,还带他一起旅游过不少地方,因此得到了方青书的感恩与尊敬。

(真正见鬼,怎么看,这家伙也不像是大人物,居然这么会拉关系?)这个疑惑一时间是没法解答了,而之后茅延安更帮我正式介绍,说我是阿里布达的御林军武术教头。

方青书的眼中闪过一丝疑惑,起初我只以为他认为我的武功名不符实,后来茅延安才告诉我不对。这家伙被视为新生代高手第一人不是没有道理,任用一个武艺低微的家伙为御林军教头,在贵族血统挂帅的现下,没有什么稀奇,但阿里布达王国近十年的高阶官员名单,赫然被他记得清清楚楚,里面可没有一个叫做“蓝雕”的教头。

“原来是蓝教头,幸会了,蓝教头你……咦?这叫法好象……”

方青书若有所指地看了茅延安,后者一副事不关己的贱贱微笑。我把这称呼反复在口中念上两遍,“蓝教头、蓝教头”念得快点岂不是变成……混帐东西,现在我知道茅延安为什么故意帮我吹嘘为武术教头了,原来是故意坑我一道。霓虹姊妹嘴上不说,但搞不好从想到这称呼的那刻起,就开始看我不起了。

无可否认,方青书在待人的态度上无可挑剔,相当地客气有礼,甚至可以说是不合他身分地有礼貌。像他这样的少年英杰,特别又是出身贵族名门,通常都是个个眼高于顶,极度惹人厌;霓虹因为勤跑各地办案,与各阶层有接触,姿态摆得比较低,这已是少见的异数,但在遇到像我这样令她们看不顺眼的人时,仍是直接地表示出轻蔑,敬而远之。

但方青书给人的感觉就不一样。无论喜欢与否,他的姿态相当地谦和,绝不会让与他对谈的人感觉到一丝不快。纵然面上没有摆出笑容,但是和和气气的语调与言词,却让人感受到诚意,而兴不起半分恶感,很愿意与他结交为友。

想象得到,当他用这样的态度,去与各方草莽豪杰应对时,不管是什么凶神恶煞的人物,都很容易被他软化,一起去喝上几杯,建立交情。这样的气质,就叫做领袖魅力,倘使自身条件已经极为杰出,再配上这种气质,行走江湖自然无往而不利。

照理说,我应该也受到了影响,因为不管我怎么想挑出这人的缺点,进而凭此把他讨厌,却都徒劳无功,不得不承认光之神宫栽培出了一个近乎完美的少侠典范。

然而,当我看到他和阿雪有说有笑,谈的甚是欢愉,一股火气就直冒上来,胸口感觉无比酸涩,让我像个闹别扭的孩子一样,尽做些不识大体的举动。

方青书似乎也发现了不对,在几句客气话说完之后就要告辞。老实讲,这家伙涵养果真不错,连续挨了我几句不轻不重的嘲讽,半点火气也没有,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定力,真不知道慈航静殿是怎样调教出来的。

他还没离开,却又有客人到访。房门被推开,一群羽族女子踏了进来,视觉上的强烈刺激,让人顿时眼前一亮。

并非每个羽族人都能收起羽翼,而因为背生双翼,为了便利行动的关系,羽族女战士的战斗服装非常简单。两件式的轻薄甲胄,用金属头箍套住头发,全身几乎是半裸的。她们下身穿著一件三角形的贴胯皮甲,整个曲线紧紧地沿着私处剪裁;上身则是一件恰恰好覆盖住双峰的胸甲,脚下的战靴直长到膝盖,以一个铜片护住膝头。

羽族女性的身材,多半纤瘦骨感,不以丰满多肉见长。这样的穿著,虽然露出了雪白的腰身、平坦小腹,还有形状姣美的大腿,但看起来并不会有淫秽的感觉,反而在她们展开羽翼时,给人非常健美的印象。

“贵客醒了吗?欢迎莅临史凯瓦歌楼城,我是卡翠娜,暂摄羽族族主一职,谨向您的雪中送炭,致上我们的谢意。”

进来的一群羽族女子,除了霓虹,为首的是一名锦衣丽人。一面说着感谢话语,她两手像是鸟儿展翅飞舞一样,比绕着曼妙的手势,最后在环抱回胸口的同时,弯身致意,姿态优雅飘逸。

茅延安低声解释,这是羽族向贵客表示尊敬的礼仪。但所谓的贵客,究竟是指方青书、茅延安,还是我?这实在是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我打量着这位代理族主之位的丽人。年纪大约三十来岁,容貌甚美,眼神中流露一股少见的坚毅之色。她做着与其馀族人相同的打扮,只是头箍上镶了一颗菱形猫眼石,甲胄之外另外罩上一件素白纱衣,在英武中更有一股雍容艳媚,形成了极为抢眼的存在。

依照龙女姊姊交代,我此行就是为了带口讯与信物给她,但目前局势复杂,倘使直接说出龙女姊姊将延迟到来,恐怕有不利的影响。方自迟疑,却见卡翠娜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惊骇之色,看着我的脸,像是看见了什么很怪的东西。

那一下眼神一闪即逝,相信只有我一个人看到,却是令我疑窦顿生,决定先继续隐藏身分。

“阿里布达的蓝教……嗯,蓝少侠,因为您的义勇,让我们能够掌握到打击敌军的机会,对我们羽族来说,您就是我们的恩人。”

说得动听,是真的才好。总之,既然我没有死掉,那么之前的“锐身赴难”

就有了代价,只不过,看来也没多大效果,霓虹看向我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