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605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55:3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结晶,我手上只有一些零碎次货,能否真正发挥功效,让祭礼顺利进行,那真是只有天知道。 [ .

而且,另一个更要命的技术难题,像是一座不能逾越的高山,横亘挡在我面前,令我再意识到此事的瞬间,为之愕然,不晓得该怎么办才好。

上一次为冷翎兰施救,状况不是太严重,可以投机取巧,仪式做了一半就算了,但是这次情况远较上次严重,全力以赴恐怕都还搞不定,哪里还有投机的可能?换句话说,最重要的那个部分……干,伦,搞,交合,性交……不管换什么名词都代表同一意义的那件事,是不可不做了。

我这辈子也不晓得干过了多少女人,性交当吃饭,与女人搞个一次算得了什么,如果要细数上过的女人种类,那还真是童叟皆欺,什么美女恐龙、幼女熟妇大肚婆通通吃过了,本来很好处理的东西,现在却碰上一个大难题,让我不能像以往那样说奸就奸了。

什么难题?

血缘的难题!

眼前的这个冰山美女,是与我血脉相连的亲妹妹,“乱伦”两个字是最大的诅咒,让我为之恐惧,不敢行差踏错。

虽然,亲妹妹这种生物,我也不是没有操过,之前,和星玫在一起的时候,确实有过一段爽翻天的纵欲生活,但那是在我们对彼此关系不知情的状况下,一旦真相揭露,星玫就立刻加入神职,希望能洗涤罪业,连我也大受打击,从此不敢再犯此禁忌。

一切本来应该就此埋于尘土,不过,现在我不得不说,命运就是一个真他妈的东西,有时候你越是想躲避什么,越是以为往后不会再看到它,它就偏偏出现在你所不能躲避的前路,让你眼睁睁地绊一跤。

我这辈子没有特别坚持什么原则,也说不上有什么顾忌,唯一反覆告诫自己不能触犯的,也就是这个最后的禁忌,没想到我自己刻意遵守的戒条,老天居然要逼我去打破?这也很难说是谁在背后算计,总觉得,就是天时地利人和三者碰在一起,变成了现在的局面。

想到了自己的处境,我只能苦笑,尽管我自己也晓得,苦笑不能替我解决问题,但一时间我真是心乱如麻,心里很想要作出决定,脑子里头却一片空白,巨大压力与紧张感,让我像个废人一样,白白耗去宝贵的时间。

命运的嘲讽与可笑、触犯禁忌的严重后果、冷翎兰事后的反应、我所需要承受的结果……无数错复杂的想法,此去彼来,最后剩下一个艰难的问题。

做?不该做?

做?不该做?

做?不该做?

做?不该做?

做?不该做?

做?不该做?

做?不该做?

做?不该做?

做?不该做?

这个问题最后的答案,不是我自己决定出来的,当耳边又一次传来痛哼,炽热的鲜血喷洒在脸上,我忽然意识到一件最重要的东西。

不能让冷翎兰就这么死掉!无论她是我妹妹,还是会要我命的仇敌,我都不想失去她,即使这意味着日后要付出严重代价,那也值得。

觉悟到这一点,剩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我逐步走近,伸手一挥,让淫兽们收回了阻挡的触手,但绑缚在冷翎兰身上的那些则继续保留。我这个妹妹的武功太强,没有了触手的安全保护,要是她发狂挣扎起来,手臂一挥,刀气发出,把我拦腰砍断,这个结果就实在很糟糕了。

施行地狱淫神祭礼,最重要的两项关键物,天人之血与能量晶体,天人之血我身上还有留存,但能量晶体……制作地狱淫神的仪式关键,是高水平的女性祭品,只要奉把给黑暗神明的女性祭品素质够高,仪式就可以成功,并不一定需要高能源体结晶石。话虽如此,素质标准可没有明文规定,我也不知道现在的冷翎兰算不算高素质祭品,如果素质不够,那能量晶体就很重要了。

上次我替冷翎兰施术时,是用取自伊斯塔的能量结晶,不晓得用多少人命、婴血提炼出来的结晶体,最完整、最大颗的那个已经用掉,现在只剩下一些小指般大的碎渣,要拿来填充一些强力魔法兵器,是绰绰有余,但说要用来施行地狱淫神……(干!想都不用想,稳失败的,现在只能硬着头皮干,希望上次只施一半的法,仍有部分晶体存在她经脉中,尚未完全转化,这次施术能够相互呼应,否则不只是失败,根本就是必死无疑,还会拖我去陪葬。)心里的不安归不安,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我把仅剩的一点点天人之血倒在掌心,再将沾血的手掌贴印上冷翎兰小腹。

天生丽质这个评价,非常适合冷翎兰,虽然把大半人生都花在练武上,她的肌肤却依然白皙……没有到月樱那样滑腻如脂的雪白,不过也在水准之上,是那种像牛奶一样的乳白色。

然而,在碰触到肌肤的瞬间,我的想法就发生了改变,冷翎兰的小腹,不像月樱姐那样细致娇嫩,也没有阿雪的柔滑,但结实的小腹,还有身体上的每一寸肌肉,都蕴含着爆发性的力量,抚摸上去的感觉,像是在抚弄一头即将扑出猎食的雌豹,性感迷人,又充满危险。

上次施救,我刻意压抑所有不良念头,没有注意到这个事实,这次无可回避,我充分体会到这一点。

血掌印在冷翎兰的小腹上,魔力发动,自然就形成符文,变化为小型的魔法阵,闪烁着猩红的血光,完成了准备工作,可以说整个地狱淫神祭礼,我最有把握的那一部分已经完成了,剩下的……与其要说是没有把握,倒不如说都是会成功才有鬼的部分。

“对了,这件事情倒是被我忘了……”

地狱淫神的施法关键之一,能量晶体必须放进女体的子宫,这种事情我已经有过数次经经验,可以说是轻车熟路,唯独这一次有点问题,我的这个妹妹……还是一个未开苞的处女。

当然,冷翎兰自小习武,实战经历又多,整天拔刀砍人,搞不好处女膜早就因为剧烈的运动而破裂,不过考虑到公主贞洁的重要性,皇宫中人特别教育,至今仍保持完璧之身的机率很高。有处女膜阻挡,能量晶体就没法放入子宫,这变成了一个棘手难题,最后无奈,只好试着把能量晶体放入花径,预备等一下合体交媾,在破处的那一瞬间,把能量晶体送进子宫去。

做好这些手续,我再次定睛看看状况。

失去生命力的淫兽遗骸开始渐渐白化,完全发白的地方,分解为灰粉飘散,但仍未白化的部分,却好像感应到我的目光,明白我的意图,触手作出调整,把冷翎兰摆成M形的双腿分得更开,方便我动作。触手在双腿上缠绕,缓缓施力,冷翎兰发出痛楚的哼声,我险些以为她的股关节就要脱臼。

腿分得够开的好处,就是那条半烂的白色底裤,承受不住拉扯力道,一下子断裂开来,让我能够把她最诱人的三角地带一览无遗。

“哇……真是漂亮啊!好像有点眼熟的感觉,该不会以前曾经看过吧?哈哈哈。”

笑得很不是时候,但我其实只是用这来舒解紧张情绪,虽然这不是第一次替女人开处,紧张的感觉却压抑不住,我几乎是屏住呼吸,大气也不敢喘一下,一双眼睛整个盯在冷二公主的处女地上。

破裂的白色内裤,半搭在三角部位上,伸手拨开黑色的耻毛,看到一个白嫩嫩的肉灰,两瓣蜜唇就像个小包子一样,鼓胀而又白嫩细腻,高高隆起在那里,中间紧紧闭合,是一道特别鲜明的细缝,挂有一缕亮晶晶的淫蜜。

我心头狂跳,用手分开二公主那嫩蚌似的澹粉色细缝儿中间,在湿润的蜜唇底下,显露出娇艳欲滴的粉红色花谷,那上面除了湿淋淋的特别滑腻外,谷口还在那猛烈地不停痉挛。

被人这样触碰花谷,失去意识的冷翎兰也有反应,在原本的痛楚闷哼声中,多了细碎的“嗯”、“啊”呻吟,肢体的挣扎也减轻,彷佛我对她的侵犯,能够纾解她在幻境中所受的苦楚,不过,虽然挣扎的力道减弱,但她柔嫩花谷的抽搐却变得剧烈,好像要把我的手指吸拉进去。(很令人讶异啊,她的体质好敏感,才这样模几下就有大反应了,该不会与月樱一样是天生媚骨吧?)我又看了几眼,用手指轻轻地分开嫣红的蜜唇,里面澹粉色的嫩肉里,立刻就松露出了一个很细小的肉洞,并且还在微微地痉挛着。看到这一诱人犯罪的景色,我不由得把嘴盖了上去,开始用劲地啜吮了起来。

刚刚来了这么十几下,公主的千金之躯就颤抖了起来,并且抖动着嗓音,小声地发出呻吟。

“别……不、不要……不让你脱我裤子……我……我不让你……”

拒绝的话语声,到后头变成了模糊的呓语,当我用指头分开粉红嫩色的谷口时,听到冷翎兰吸了一口大气,身子的抖动变得剧烈,连雪白的屁股都紧绷。

我先把妹妹白皙、胖鼓鼓的蜜唇用掌心按住,狠狠地揉搓了几下,再将已陷入花谷的细嫩小花瓣拉出来,揉捏着玩了一阵,按压住小米一样大的蜜蕊,揉了一会,让腔道内的蜜液潺潺外流,一波又一波,不只弄湿我的手指,连掌心都沾了一大滩。

不愧是没有任何男人沾染过的处女地,粉红鲜嫩的颜色,正是最好的证明,想到大地上不晓得有多少男人,梦寐以求地想要玷污这块纯洁的美肉,却始终不得其门而入,现在能用手指享受的我,应该说是非常幸福了。

我又观赏了一阵冷二公主的花谷,凝视那沾着晶莹蜜渍的澹粉色嫩肉,间歇间待、食指伸到花谷里,有深没浅地在温热花径内一圈圈地旋了十几下。

“啊。”

受到强烈刺激,冷翎兰发出尖锐的厉叫,浑圆结实的肉臀大力颠动,连我都被撞得手痛,而汹涌飘出的蜜液,更是如同潮水,迅速地流到我掌上,再满溢而出,滴滴答答地流下。(好、好惊人的出水量,我以前碰过的女人,有没有出水出得这么多的?)我心头一惊,却听见两声裂响,抬头一看,惊得魂飞九天。冷翎兰在强烈刺激下,身体迸发强猛力道,缠在双臂上的触手赫然已被弄断两条,若她就这么脱困,一场辛苦就完全白费了第43集第二话先下地狱直冲天堂冷翎兰如果可以使用自身力量,要挣断束缚的触手,重获自由,绝对是轻而易举,我一时不察,让她受了太多刺激,手足发劲,弄断了束缚她的触手,这个实在很要命,如果让她完全挣脱,别说难以再次将她制住,连我都有性命之忧。

幸好,情况没有发展到这么恶劣,因为在冷翎兰无意识地挣断两条触手后,其他的触手也有了反应,不但加大力道围绕上来,另外还有两条触手直接缠上了冷翎兰的胸口,盘绕住一双高耸的美乳,更在傲人的粉红色峰顶摩擦起来。

“哦!”

最敏感的乳尖遇袭,冷翎兰再次发出尖叫,细腰摆动,抖出一阵臀波,几乎完全透明的蜜液这次是喷着出来,差点就喷得我一头脸。

再次惊讶于冷翎兰的出水体质之余,我也庆幸这次赌对了,因为冷翎兰乳尖被刺激后的反应,如果不是全身瘫软,而是激起更强的力量,那在这里的我不但会变成死尸,还大有可能是具碎尸,除此之外,我还发现了一个重点,从我开始对冷翎兰摸胸探穴后,她体内的真气冲击减缓不少,也不再往外喷血,这代表我误打误撞的治疗方法正确。

不管怎样,难得一个危机被应付过去,我也不敢大意,取出了残余的能量晶体,塞入早已润滑湿泞的腔道后,便调整位置,将妹妹雪白的下半身整个抱起,放在我的大腿上,手也顺势把她残破的内裤布片给扯去,我不安分的肉茎像是一支长矛,杀气腾腾,准备随时加入战局。

冷翎兰的上半身被触手绑缚,下半身也被勒成M形,就用这尴尬的姿势,跨坐在我的腿上,眼睛还是紧闭着,但是似乎感觉到下体有灼热的异物在骚动,口中发出模煳呓语,屁股一下一下地往前顶着,像是在做着最香艳的邀请。

潺潺蜜液流下,在花谷口的肉茎还没有进入,便已经被淋得满头湿,被挑衅得狂怒的肉茎不甘受辱,本能地配合着公主雪臀的动作,往上顶上一顶,虽然还没插入,可是跟插入后的动作可没两样,实在是刺激过头了点……距离冲破血缘、伦理的禁忌只差一线,我刻意停了下来,想感受一下这时的心情,毕竟,亲姐妹这种东西不是想要就能马上有的,如无意外,这将是我此生最后一次替亲妹妹开处,当然要好好感受一下,永远记住这一刻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