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612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55:4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人拉出来。 [ .

“……唉唷……疼啊……兄弟,到底还是你够义气,老哥哥这条命差点就断送在里头了,巴格野鹿……”

大祭司痛哼不断,被我从洞窟里拖拉出来时,这个淫乱老头也一样是赤身裸体,弥漫着恶臭,不晓得在洞窟里发生了什么事,当我开口询问时,素以恬不知耻而闻名索蓝西亚的他居然脸上一红,死也不肯说,还要求我不要问,立刻把现在看到的东西给忘记,看来里头所发生的事果然无耻得很。(不过,真的是这样子吗?这老鬼怎么说也是堂堂大祭司,一身修为不俗,他也和我们一样的受到影响,被困于幻境之中?)我对大祭司的表现感到怀疑,而他果然没有辜负我的期望,前一秒还趴在地上,虚弱得像是一条死狗,后一秒看到我背后的冷翎兰,马上就来了精神,一个“鲤鱼打挺”翻身立起,直盯着冷翎兰的裸躯不放。

“兄、兄弟,你身边什么时候跑出这等大美人啊?好美,真是太正点了,兄弟,什么条件由你开,让我干一干这个美人儿吧。”

“说什么鬼话?你才刚刚脱险,这么快就起色心了?”

“天下男儿本好色,我起色心又有什么不对了?看这俏妞的模样,嘿嘿,才刚被你破身了对吧?横竖不是原装货,让老哥哥来执二摊吧,你作初一,我作十五,四海之内皆兄弟嘛!”

大祭司越说越不像话,换作是别人,早就被冷翎兰碎尸万段,但此时此地,大祭司身份特别,杀了他会有严重后果,阿里布达承担不起,更别说这老鬼斓船仍有三斤钉,出手若杀他不死,引来凌厉反击,胜负犹未可知,搞不好还被他打败,那时要恃强玩什么辣手摧花,就谁也拦不住了。

正是因为如此,冷翎兰心有忌惮,明明是满腔怒火,却只能强行忍住,不好发作,躲在我的身后,回避大祭司淫邪的目光。

问题是,冷翎兰不是那种娇小可爱的体型,她的个头几乎与我一样高,身材又好,用手环抱想遮住胸口,但白嫩嫩的奶子被这一压,反而更显得波涛汹涌,两团雪腻的美肉摇来晃去,真让人看了狂喷鼻血;冷翎兰自己也注意到这一点,所以弓着身体,努力把自己藏在我的背后,殊不知这样是掩耳盗铃,藏住了胸口的美肉团,却把又圆又翘的屁股给露了出来,引得大祭司两眼放光,差点就变身成恶狼扑了上来。

我卡在他们两人之间,看这奇窘无比的一幕,威风凛凛的战场女公主,无奈虎落平阳,只觉得好笑,而自己也对这样的反应感到好奇。(怪了,大祭司这样看冷翎兰的裸体,我为什么不生气?难道我也和那些绿帽淮一样,喜欢暴露自己的女人?可是,话又说回来,我为什么要生气?这老鬼卑鄙下流,我根本就当他是一条狗,玲翎兰被一条狗看了裸体,跟一条狗发脾气,这样不是很神经病?)这样的念头在脑中闪过,我最终还是发现,这里不是一个思索哲学问题的好地方,便出言点醒两人,先离开这个遍地是尸首的鬼地方。

对冷翎兰而言,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弄衣服穿上,对我的提议自无异议,而大祭司也对这里的一大堆尸块感到恐怖,同意先离开再商量后续,于是后头的事情就很简单了,这么偌大一间监狱,被杀了四五十个人,总不会所有人都被干掉,只要往前走出去一点,大声叫人,还是会有狱卒听见声音跑来看的。

典狱长意外身亡,这当然会造成许多溷乱,可是大祭司身份崇高,由他站出来斥喝狱卒,仍足以稳住场面,先是替我们找来衣服穿,再安排车马送我们一起回去。

雷曼的委托,应该是想我们去闯洞窟中的试炼,突破试炼之后,取得某些事物,现在我们虽是九死一生,空手而回,但单纯就字面上来说,他只是要我到监狱来送信,如今我们确实是把信送到监狱了,至于试炼什么的,那并不在约定范围之内,没有完成也说不上失信于人。

至于白拉登的委托,是要我把信交给监狱内一个叫做银芽的女人,此事虽未办成,但反正已经知道监狱所在,只要后头找机会偷偷跑来,再把信送出去,应该也不会太难。

(……反倒是这个洞窟,不晓得狸头到底藏了什么秘密?照情况来判断,应该是同时藏有创世圣器、淫术魔法的相关物,这两者不会是同一件束西吧?与论如何,我要找机会再来探探。)暗里做着这样的体算,我离开了大监狱,出去的时候没有忘记多问一句,确认我们在黑暗空间里待了多久。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我和冷翎兰在那空间里头大搞特搞,弄到肚子饿得要命,结果我们进入洞窟试炼,前后居然不到一个小时,很明显洞窟内外时光流逝的速度不一样。

我们出去的时候,并没有看到雷曼,这是意料中事,我本就不认为雷曼会主动跑出来见我们,但却可以肯定,监狱内所发生的事他已第一时间得到报告。走出大监狱的瞬间,阳光洒下来,我很是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回头一看,冷翎兰仍站在监狱的大铁门之后,望着外头的世界,竟然有点害怕走出来的样子。

“出来吧,不管将来怎么样,有什么事我们都一起承担。”

向女孩子说这种话,真是不合我一贯对待女人的风格,但这个安慰却也是冷翎兰现在最需要的东西,她勉为其难地挤出一丝生硬的笑容,跨步出来,走到我身边,握住了我伸出的手。

换上狱官制服的冷翎兰,回复了女性打扮,长发绑了个俐落的马尾巴,英姿焕发,让人看了凛然生出敬意,不过她跨步行走的时候,眉头总是皱得紧紧,这情形落在我眼中,倒是让我暗自发笑,觉得我这个妹妹虽然坚强得像是超人,到底还是血肉之躯,仍会有破处后的正常反应,但我也不敢在她面前笑出来,现在我们已经回到正常世界,她的心态有什么变化,谁也说不准,要是一下说错话,她拔刀砍人,被砍了只能怪自己活该啊。(救我们出来的那个人,该不会是鬼婆吧?救了人又先跑掉,她可不是那种为善不欲人知的人啊,到底打什么鬼主意?

如果早知道有她在外头作法,我们就不用那么搞了又搞,干了又干,像赶业务一样狂操勐干了,这样……呃,这样的说来,我岂不是要谢谢鬼婆让我在祖头爽翻天?)这念头在脑中一闪即逝,我也不愿深思,冷翎兰与我的关系特别,即使是现在,我也很难把这件事情当作艳福来看。(一不做,二不休,既然连冷翎兰都上了,那星玫我也就……)想到这件事,我不禁望向冷翎兰,猜想她若知道我此刻脑中的念头,不晓得会有什么反应?

“咦?你看……”

冷翎兰突然冒出的一句,让心中有鬼的我吓了一大跳,顺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赫然发现监狱以外的地方,除了我们眼前这几百尺范围,还有阳光普照,更远一点的地方,几乎都已经笼罩在浓雾中。

华尔森林的雾气本就深重,自从我们抵达以后,记忆中的大半时间,森林都是笼罩在或浓或轻的雾气里,彷佛被一层灰白色的轻纱给笼罩,看起来倒也别具美感,可是,现在眼前的这片雾气,浓得有点吓人,看不见具体面积的这么大片范围,全笼凤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浓雾里,我不晓得该不该把这视为自然现象。

“那些雾……给我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好像是什么人的一双爪子,一直想要抓过来……”

冷翎兰的比喻方式,让我觉得有些好笑,正想答话,大祭司靠了过来,道“什么东西不舒服?也说给我听听看。”

“没、没什么……可能是错觉吧,现在又没什么感觉了。”

冷翎兰面上露出迷惘之色,我问了一声,她摇摇头,没有再多说什么,与我一起上了大祭司招来的马车,三人一起乘车离开。

在马车上,大祭司念念不忘,就是要我把冷翎兰让给他,见我不允,就要求只是借来干上几次,种种贪婪乞求的丑态,真是让人看不下去。

我料想雷曼再过不久,就会找上门来,现在要先做好准备,这点可以拖着大祭司一起应付,细节必须要再想想就是了。

好不容易回到了住处,看到里头的白家子弟乱成一团,我和冷翎兰都吃了一惊,想说是不是我们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事,一问之下,这才晓得我们甫离闲,雷曼就派了人来,经过一场短暂的激战,把琳赛给带走了。

“妈的,要我们替他办事,却背后搞这种手脚,这个王八乌龟真是阴险。”

我恨恨地骂了一声,正要与冷翎兰商量,却发现了一众白家子弟面有迟疑之色,这才想到事情不只一件,可能还有别的问题发生。

“你们的表情怪怪,发生什么事了吗?”

“刚刚收到的最新情报,虽然只有简短只字片语,不知详情,但是……今天早上发生在东海的战争,以黑龙会大胜告终,反抗军全军覆没,李元帅不知所踪下落不明……”

第43集第六话功败垂成离奇覆亡索蓝西亚的局势处于一片迷雾之中,但这个世界并未因此停止运作,我和冷翎兰在洞窟中欲仙欲死的时候,东海上也爆发大规模战事。

这场战争并非偶然突发,相反地,它经过详细周密的策划,诸般资源齐备,不但是十拿九稳的胜仗,还广邀各方嘉宾来观礼,借着剿灭黑龙会的残党余孽,宣示新的东海霸权成立。

如此招摇的作风,并非李华梅过去的行事风格,我获知此事时,除了暗叹李华梅在人生道路上越走越偏,福祸难料,倒是从没想过李华梅会吃败仗,毕竟黑龙王、黑巫天女已死,那些残党乏人指挥,李华梅不仅本身武功盖世,麾下强将如云,这次还连络羽族出动凤凰岛,以无比优势的空中火力,海空夹击,纵使黑龙王复生恐怕亦难回天,更别说眼前这些跳梁小丑了。

所以,当白家子弟们吞吞吐吐地把这情报转述时,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更拒绝相信自己听到的东西。

“不、不可能!这是误传吧?怎么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我不相信,你们是在开玩笑吧!”

可能是因为我的脸色太过难看,告知我此事的几名白家子弟把话收了回去,顺乱州我的话说,表示事起仓卒,一切可能是单纯误传,让我不要多想,稍后会有更详细的报告。

听他们这样子说,我的一颗心笔直沉落下去,晓得此事绝非玩笑,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思索整个情况。

根据之前所听到的情报,李华梅对此战志在必得,所做的准备何止是万全,根本就是大石砸死蟹,手到擒来。既有充足资源,又有优秀统帅,所有胜利的条件都已齐备,怎么会突然来个大逆转,不但吃了败仗,还搞得全军覆没这么惨?

胜败乃是兵家常事,但全军覆没这种事,不是随随便便会发生,我觉得整件事的背后,藏着一片深不见底的黑暗,必是有人布下了一张阴谋巨网,这才让李华梅栽得如此之惨。

反抗军的舰队全军覆没,不知道实际战况如何?李华梅平安吗?羽族的人有全身而退吗?还记得那时与卡翠娜在魔法传影中对话,与她最后说的那些话,让我感到强烈的不安,只是因为身边的事情太多,我怕自己多疑,没有提出警示,否则……是不是能避过今日之祸呢?

千百念头纷至杳来,我无法维持冷静,心乱如麻,正自困扰的时候,一只手搭在我肩头,却是冷翎兰来替我打气鼓励。

“别这样,你是我们的首脑,如果连你都乱了阵脚,那我们又要怎么办呢?

眼前索蓝西亚的情势也是危机暗伏,暂时我们是顾不到东海了。”

冷翎兰的话让我镇定下来,姑且不论外头的情势如何,现在的我对冷翎兰有责任,至少也要让她平安离开索蓝西亚,至于什么其他的事,都等此事解决后再说。

“知道了,那么……我们要先处理的问题……琳赛那边……该如何?”

雷曼抓走琳赛,如果是为了她体内隐藏的东西,那我们要做什么都太迟,她可能早就被开膛剖腹,死得干净彻底。但是日前我与雷曼会面,他对琳赛不屑一顾,虽然这表现可能是故意松懈我的警戒,不过,若是那些话不假,雷曼抓走琳赛可能只是为了要胁我们,在谈判上占有优势,那我们前去交涉,事情还大有回转空间。

冷翎兰道“我想先确认一下,救回矮人公主有相当的危险性,是不是有这必要冒险去救她?”

“嗯,说得好,但我们其实不是去救她,而是去解决问题。今天雷曼抓人,很可能是为了逼我们去交涉,你置之不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