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636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56:1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火劲直攻入冷翎兰体内,轻易摧破护身真气,冷翎兰一口鲜血喷出,才刚喷出口,就化作诡异的青焰燃烧。 [ .

正在做支持攻击的精灵们见状大惊,想要从旁抢救,但四元之阵既已变阵,后着就是源源而发,难以停止,风之位的天河雪琼双目仍紧闭,高耸的雪白巨乳无声起伏,双掌却陡然一合,一股无形异力透风传发,我脑里一阵晕眩,要不是有只手掌从旁扶住,差点就栽倒跪地。

“小心!”

华更纱一掌拍在我肩膀,刹那间传来的寒意,几乎让我全身血液冻凝,却也因此维持住清醒,没有像那些精灵一样倒下……凡是倒下的精灵,身上立即飘出紫绿色的光团,冉冉飘向空中,竟是被硬生生拘出魂魄,死得无声无息。

我吓了一大跳,又看到冷翎兰身躯冒烟,朝这个方向摔坠过来,下意识就想去接,不能让她摔在地上,哪知旁边却飞来一脚。

“青焰有毒,已入腑脏,接不得!”

华更纱眼力高明,反应又快,这一下提醒等若救我性命,照理说我应该是感激的,但她这一脚把我横踢出去,飞了七尺才坠地,差点连内脏都被踢得从嘴里喷出来,这就让我谢不出口了。

冷翎兰被华更纱接住,这个鬼婆运指如飞,瞬间连点了冷翎兰十余处要穴,又一掌拍在她脑门。冰寒掌劲入体,冷翎兰周身散出一阵青白色的雾气,是把体内的高热与剧毒都逼了出来,我辛苦地爬了回来,看见华更纱神情凝重,再没有之前那种轻松,令我极为不安。

“怎么样?鬼婆,她伤得不重吗?”

“不重?那就奇了。只差一点点,你就可以多收一个尸妓当珍藏品了。”华更纱道:“性命暂时无碍,但一时三刻间绝不能和人动手。”

“这是废话,她现在这种样子,谁都知道她不能继续作战了,换你上场吧,你应该比她只强不弱,就算不为别人,为了你自己的性命,也该战吧!”

在我说话的时候,伦斐尔奋起全力,与碧安卡的超灵体火蛟斗在一起,但先前连冷翎兰都招架不下的招数,力量更次一级的伦斐尔,又哪有能耐招架?若不是他的卫士舍命相护,伦斐尔早就阵亡了。

事情到了紧要关头,这些精灵也拿出压箱的最后技巧,他们舍身施法,将自己的魂魄与最后力量注入伦斐尔体内,这虽然使得他们立刻倒毙死亡,但伦斐尔每吸纳一个灵魂光点,力量就短暂增强一分,长剑上发出圣光,竭力抗衡碧安卡的超灵体。

“情况很难解释,我也没时间对你鬼扯,总之,信不信由你,我的力量受到限制,无法发挥,对上那个什么鬼阵,也是有败无胜……”华更纱皱眉道:“这个鬼阵的出现,不在当初预期之内……他妈的,我越来越觉得自己被人坑了,反正,要我出手摆平敌人,这种事情是不用想了,最多就是被敌人摆平,与你们一起死无葬身之地就是了。”

“啥?你没有能力扭转乾坤?那你怎么还那么悠哉,边看人战斗还一边吃薯片?”

“我临死之前想吃点东西再死,只是刚好身上带了薯片而已,我也很无奈,要是有牛排、烤鸡可以吃,鬼才吃薯片咧!”

“你……天啊!世上怎么会有你这种女人啊!”

“我心理变态很多年了,你要是看不惯,可以闪远一点,或者我直接送你先上路。”

碰到这种极品人物,我也不可能判断出她的话是真是假,但从感觉上而言,我觉得鬼婆说的话应该不假,换言之,也就代表我们真的死定了。

华更纱道:“情况是很糟糕,但死定倒也未必,如果援兵及时赶到,我们还是有点希望的。”

“援兵?我们哪还有什么援兵?”

这句话刚一出口,耳里就听到一阵轰然炸响,爆炸声的源头是四元之阵内,好像是有什么极强大的力量骤然袭击,直接命中四元之阵。

不得不说,这一下袭击的时间拿捏得非常准确,恰好在四元之阵变动,羽霓接替碧安卡,一下子把伦斐尔震上半空的瞬间,阵势运转的间隙不超过百分之一秒,能把握住这种机会,出手之人绝对是高手。

还有一点非常奇异,这么强大的攻击力量,又是正面硬撼四元之阵,照理说一击成功,应该引起非常恐怖的反震冲击,波及四周,但除了那一下不太强烈的炸响,我并没有听见别的声音,这表示……发招者的力量异常集中,在运用技巧上只能用“精准”两字来形容,极端的准、极端的精密,几乎没有一丝多余的用力,否则可能连那一声炸响都不会有。

如此高明的发劲技巧,我生平没见过几次,勉强要说的话,最近一次似乎就在几天前……(呃!不会吧?如果是这样,现在是局中局的第几个变局?)我脑中诸多念头异常混乱,因重伤而短暂失去意识的冷翎兰,在这时候苏醒过来,发出一声痛楚的轻喃,睁开眼睛,恰好看到那几道从天而降的黑影,讶异得瞪大眼睛。

至此,我大概明白华更纱所谓的援兵是什么了。

白拉登交付给我的龙牙战棋,确实内含特殊意义,这家伙与那老妖怪本有旧怨,在察觉到老妖怪藏身索蓝西亚后,他就让我带特殊道具来斩草除根,龙牙战棋内肯定有隐藏指令,只要龙牙战兵被释放出来,感应到老妖怪的存在,便会进行追杀。

这计划算是一石二鸟,既能处置不受控制的鸡肋作品,又能趁机干掉强敌,就算失败了也不损失什么,要说有什么失算,那就是白拉登很可能没有计算到,他的老敌人已经变化了型态,成为气态生命体。

龙牙战兵感应到老妖怪的存在,开始攻击,但老妖怪却无所不在,气态生命体化成黑雾,可以存在于华尔森林的任何人、物上,于是,龙牙战兵就开始大屠杀,放手干掉任何带有老妖怪气息的东西,无辜遭殃的精灵们倒了大楣,忠实执行命令的龙牙战兵更是莫名其妙。

如果只是这样,那倒是还好,反正龙牙战兵非血肉之躯,超时勤务也不会疲累,但老妖怪在龙牙战兵搞大歼灭的时候,摸清楚了游戏规则,所以后来直接贴身附在龙牙战兵上,造成龙牙战兵的彼此大乱斗……这点实在让人遗憾,人工智能还是嫌蠢了点。

幸好,不是每个龙牙战兵都同等智商,在它们快要灭团的时候,“主帅”作出了判断,带着仅存的战兵脱离战场,飞走逃离,等待时机,复仇雪耻,完成所交付的指令。

(刚才公主妹子、精灵王子战斗的时候,这些战棋应该就已在高空窥视了,他们跳下来当黄雀的时间选得还真是准啊!根本是把我们当成弃子在用了,嘿,真不晓得谁才是棋子……)经过一场惨烈的自相残杀,龙牙战兵的折损严重,就只剩下主帅、参谋、骑士,还有两个黑武士兵卒,总共五个,与之前相比实力被大幅削弱了。基本上,龙牙战兵是没有情感的,但当残存的几个龙牙战兵自天上浮降,我却从它们的身上感受到一股怒意,还有……强烈到让旁观者心悸的森寒杀意。

这场复仇之战的结果,倒是让人期待,而以实际结果来说,这一批把我们当弃子用的天降黄雀,也创造出了战果,自高空发来的精准一击,把握住百分之一秒的间隙,突破了冷翎兰倾尽全力也无法破坏的黑雾防壁,击入四元之阵内,具体造成什么破坏,我并不清楚,但浓烈黑雾却忽然散去了不少,四元之阵所闪耀的强光也略为黯淡,甚至露出了阵中的核心。

本来,在水、火、地、风四根人柱的中心,是一片朦胧,忽而强光四射,忽而黑雾笼罩,我们知道这个魔法阵运作的枢纽是四根人柱,却看不出四根人柱中央的核心是什么,但如今看得很清楚,一团拳头大的黑色火焰,在空中闪动、燃烧。

(原来气态生命体,还是有核心存在的啊?世间万物到头来还是有其限制与弱点,没有什么无敌优势可以行遍天下,气态生命体虽然无形无定,但只要攻其核心,还是会完蛋的吧?)这是相当重大的发现,而龙牙战兵的这一击,不止是先声夺人,更造成了相当的伤害,要是运气好一点,说不定已经把老妖怪给重创,甚至干掉了……从那一声爆炸后,直到现在,都没听到老妖怪开口发声,或许……正处于七日脆弱期的他,真的被伤得不轻。

此刻,龙牙战兵与四元之阵对上,双方都没情感可言,说什么话全是多余,龙牙战兵一现身,战斗立刻爆发。

半身腐朽的艳女参谋,双手平伸,将四面八方的阴气、阴魂召唤过来。在这种刚刚闹过大屠杀的地方,要干这种事情实在是容易不过,顷刻之间,周围的气温狂降,大量怨灵奉召而来,绕着四元之阵打转。

怨魂遮天盖地而来,那种画面让人想起蝗虫过境,确实惊人,不过,那些阴魂却无法闯入四元之阵的范围。水火地风四力浑成运转的魔法阵,其之力非圣非邪,是超越光与暗的混沌归元,这种屏障怨魂纵使成千上万,也是攻不破的。

生着獠牙的黑武士、半人马战将,也发动攻击,分别针对四元之阵的三个角落,一口气冲了上去;黑武士所持的巨斧、半人马战将挥动的钢剑,重重砍向前方的人柱,重兵器挥舞时的声势,开碑碎石,却在即将迫近目标两尺范围时,被一股莫名力量给挡住,无法侵入。

我的欣喜落空,但转念一想,却觉得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正躺靠在我身上回气的冷翎兰,更直言道:“连我都要拼上风险,全力爆发六阳霹雳,才能有效突破,它们如果这样就能砍进去,那才是怪事。”

判断正确,不过……稍微有点小变量。

站在四元之阵外,与天河雪琼遥遥相对的战棋主帅,瘦小的身躯,却有非同一般的存在感,我百分百肯定,早先那直袭四元之阵核心的一击,是由它所发,而它现在更有了进一步的动作,两指轻弹一记,绕着四元之阵打转的大量阴魂,忽然像是受到什么力量牵引,漫天紫绿色的妖云,化作三道盘旋狂龙,直贯入三名龙牙战兵的体内。

龙牙战兵是极邪之物,这一下尽纳满天怨魂入体归并吸化,战力赫然暴增,重兵器突破了那层混沌防壁,轰向前方人柱。

漂亮的战术运用,但根据我的研判,龙牙战兵激增后的战力虽强,还是比不上冷翎兰,之所以能达到如此战果,原因恐怕是占了数量优势,分头进击,还有就是早先那一下攻击,确实给四元之阵造成了伤害,这时才会弱化。

单纯的防御壁被破,三方人柱再不能像之前那样从容。四元阵核心的黑色火焰闪动了一下,夏绿蒂、羽霓、碧安卡的眼中同时有了神采,但却不是理智,而是狂暴的战意之焰。

四元阵中强光大盛,地动、水起、火焚野,三种不同的元素,各自施威。

夏绿蒂双手旋绕,虚空画圆,圆中汇集土元素,不但凝聚成防壁,甚至还反向操作重力,不让敌人轻易近身,从战斗手段来说,她就算不是四元阵最弱的一环,应该也是最重防御的一环。

羽霓操纵水之力,雪白双翅伸展张开,一下振翅拍动,千百水珠如箭离弦,往前方的敌人射去。这一手没什么了不起,但水之元素主灵动,羽霓的身影在水幕中乍隐乍现,居然离开原位,瞬间移位抢到黑武士的正后方,拔刀挥斩,一条冰蓝色的水龙伴刀斩下。

先后击退冷翎兰、伦斐尔的碧安卡更绝不会是这组合中的弱者,长枪挥出,这次化形为凤凰,正面向半人马战将抢攻。

玄龟伏藏,冰龙怒咆哮,朱雀炽翼吞天下,刹那之间爆发的灿烂激战,让我们几乎睁不开眼睛……第四话羿射九日石破天惊龙牙战兵与四元之阵的激斗正面爆发,我只有干瞪眼的分。

就算魔法力未失,这种级数的战斗也非我能插手,冷翎兰倒是看得很激动,想要起身参战,被我按着肩头给制住。

“你是重伤之身,现在上场又能做什么?安分一点行不行?”

“难道我不想躺下来吗?这两边的战斗未必势均力敌,要是不趁现在参与,攻破那个鬼阵,万一那些棋子战兵溃败,我们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比起机会,你多注重生命安全,我会比较放心。机会当然重要,可是那些龙牙战兵不分敌我,你要是冒失参战,被它们当敌人干掉的机率……你不会完全没有想过吧?”

这句话让冷翎兰沉默下来,她似乎察觉到我试图点醒她的东西,再从华更纱的点头反应来看,证明我说的没有错,正当我这样想的时候,忽然听见冷翎兰的声音。

“你现在是不是想干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