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63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41:1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不容易,难道要我直接去问卡翠娜,圣者之杖是不是在你手里?可不可以送给我呢?

以我们和羽族现在的关系,就算我问了,她也未必会说;即使她说了,恐怕我也不会相信。 [ . 这种事情,不暗地里查查看,恐怕是没有结果了。

第八章恶魔赠礼菲妮克丝上次临走之前,留下了一本书册,里头所记载的,就是万兽尊者的成名武学,兽王拳。

很多人都有一个误解,认为绝顶高手所修练的,必然都是绝世武功,其实不一定是这样。能成为最强者,他们的才华与意志,往往是决定自身成功的要件,因此才能不断提升,自我突破。这样的人,即使是平凡的武学,也能在他们手中化腐朽为神奇。

万兽尊者就是一个这样的人。据说他原本仅是一名兽人奴隶,自小受尽主人家的欺凌,闲时和家里其馀奴仆一起修练在南蛮流传甚广的兽王拳,凭着他的毅力与苦练,历十馀年而有所成。

功成不久,主人家受到一群马贼洗劫,对方武功极其的强悍,又有兽魔使助阵,在将大获全胜之际,他挺身而出,奋起兽王拳神威,将敌人杀得大败亏输,夺门而逃,救了主人一家,不过却也当场把主人一家的女眷全数奸辱,干完他所谓“恩怨分明”的行为后离去,自此闯下了无数辉煌战绩,成为兽人们景仰的宗师,被尊为“万寿武尊”而不名之。

兽王拳在南蛮本来不算什么厉害武学,但万兽尊者在神功大成之后,并没有新创神功,只是专注于这他一生苦练的武技,去芜存菁,开发出更高层的应用技巧,并且将改良后的前几层兽王拳广传南蛮。

也因此,菲妮克丝所给我的秘笈,其实没有多大意义,只是因为两点,让我非常好奇。

人类与兽人的体内构造虽说大同小异,终究还是有不同之处,听说万兽尊者改良兽王拳时,作了调整,让这套神功仅供兽人修练,我以一个人类之身,要怎样修练兽王拳,这件事就让我不能理解。

再者,菲妮克丝曾经承诺过,可以让我一夕间练成她提供的兽王拳,无任何副作用,对身心没有任何不良后果,究竟是用什么方法,我很好奇,即使不亲身尝试,我也想见识一下。

以资质来说,我不算笨,不过也说不上什么天才,上次菲妮克丝虽然拿我与方青书相比,但我自己晓得事实并非如此。所谓的天才,应该是像我爷爷和我那变态老爸一样,即使不用勤于练功,睡着睡着仍是可以练成绝世武功的人。我常常睡,而且还和不同的女人睡,睡到现在也还没超过第二级力量……可以了,我知道自己不是那块料。

不敢要求说变成高手,但起码也有点自卫能力,以往在王都的时候,光是御林军的招牌就可以让人横着走路,但实际要来这里和兽人搏杀,显然是不行,单靠神兵和三流魔法,太过冒险。既然此刻身处险境,我要增加一点手上的本钱。

等待的时间并没有花上很久,在阿雪开灵窍失败后的第五天晚上,我刚刚上床睡觉没有多久,开门声音响起,轻盈的脚步踏了进来。

“嗨,婊子,几天不见,你有没有想我啊?”

“当然想你罗,帅哥哥,我每天都在地狱里头想着你呢。”

这女恶魔实在是够辣,简单一句话,就逼得我举手投降,不想再与她做口舌之争。

“准备好了吧?如果你已经把秘笈上的口诀和运功路线记牢,今晚我们就可以开始练功棉。”

兽王拳的好处就是浅显易懂,不然以兽人们不算高的平均智商,哪练得了高深武学?我花了一两天时间去记,已经把里头的内容记熟,充其量也不过是一到四级的基本内容,连真正开始算是厉害的第五级都没有,并不是很难理解。

“那么,我们就预备开始练功吧。”

“我们?你的意思是……”

“大概就和帅哥你想的一样吧,是你们这些男人最喜欢的东西,阴阳和合,女恶魔的特别服务喔。”菲妮克丝轻笑着,曼妙地扭摆着腰肢。

不知是否为了怕给人撞见,她今次仍是作着羽族女战士的打扮,两件式的轻薄盔甲,露出平坦光滑的小腹、修长双腿,这样的穿着,身材好与不好一眼就看得明白,我这段时间看得多了羽族美女,但像菲妮克丝这样完美的葫芦曲线,却是不多。

“等一下,我可没听说兽王拳是要阴阳双修的,你耍我啊?”

能够搞上眼前美人,当然是很爽,不过练功是重要大事,我不想练功练到一半,死得不明不白,该弄清楚的事,还是要问明白。

“普通的兽王拳不用,但是要逆转兽王拳功诀,好给人类修练,又要在一夜之间有所成就,就要用这方法了。”菲妮克丝嗔道:“咦?你该不会想拒绝吧?

好过分呢,人家可是每天在地狱都想着哥哥你哟。”

真是够了,怎样都好,麻烦不要用这种形容法,听起来好像是一个想拖人下地狱的厉鬼,在幽幽地散发着恨意与怨毒。听到她这样的娇嗔,我脚都快软了。

“算了,不管能不能练到功夫,能有机会一亲你的芳泽,我是很高兴的。”

“嘻,帅哥哥你好会说话呢。”

菲妮克丝娇媚地一笑,抓起我的手,放在她交叠起来的小腿上。刹那间,我有一种晕眩的感觉,彷似醉梦初醒,长长呼了口气。

“嗯……”

感叹的赞美声中,我先是抚摸上她可爱的膝盖头,随后在圆润的大腿上慢慢拂过。来到史凯瓦歌楼城之后,看到的都是长腿美人,但是与她们相比,菲妮克丝的双腿毫不逊色,修长有致。

我的手再往上移动,到了两腿间的女儿家私处。那里穿着一件紧贴胯部的三角裤甲,由小牛皮裁制,包裹着微微隆起的耻丘,看起来非常妖媚。

“别再逗人胃口了,快把这东西脱下来吧。”

菲妮克丝娇艳地笑了笑,随手解开了腰部的绊扣,让胯甲掉落地上。在胯甲之下,是一条淡紫色的丝质汗巾,遮护住那诱人的花谷。

“想不到你也跟羽族人一样,里面还有一条这种东西啊,你那么淫荡,我一直以为你胯甲之下就什么都没有了呢……”

我轻声说着,心跳因为兴奋而加速,不想再多浪费时间,动手解开身上衣服的扣子。

“怎么会什么都没有?这胯甲是皮质的,什么东西都不垫,动作摩擦起来,很难受的啊。”菲妮克丝熟练地解开我的裤带,再拉下内裤,一根挺直的肉棒立刻弹跳起来,雄纠纠地朝天耸立。

“你该知道我会向你要求什么,把屁股挺起来吧!”与菲妮克丝的欢好并非想要便能,我把握着每一个可以留下记忆的机会,笑盈盈地说道。

“你这个男人啊……”

微嗔似的说着,菲妮克丝甜甜地笑了起来,美丽的脸庞,似乎因为娇羞而红润起来,却仍是照着我的意思,顺从地解去胯下的紫丝汗巾,优雅地转过身去,并把双手放在膝盖上。

跟着,她慢慢向前弯下身体,把雪白的美臀送到我面前,挺起赤裸的屁股,让我从背后仔细观察毫无遮掩的阴门。

“把屁股抬高,双脚还要用力,要把屁股的洞也张开喔!很好,嘿嘿嘿!”

说话的时候,我火热的气息喷在浑圆屁股上,激起一阵甜美的肉香。

“好有弹性……像水煮蛋一样嫩滑,嘻嘻……真高兴看见这么美的屁股!”

望着那粉红色的花瓣,我一副快要流出口水的模样。在这方面,不知道是不是每个男人都和我一样,喜欢看女性贬低自身时所展露的羞耻模样,但我却真的看得很兴奋。

“有什么感觉吗?”

我把脸拉远距离,手掌则顺势摸上了丰满的屁股,在那雪白又软绵绵的肉丘上仔细婆娑,跟着在两个肉丘间的花谷从下向上摸过去。

“啊……好痒……”

虽然我不认为这些恶魔还懂得什么叫做羞耻心,但菲妮克丝的表现确实非常好,像个害羞的处女一样,闪躲着我的抚摸,丰满雪臀向左右来回扭动。

“嘿!不要这样扭屁股,我还想多玩一下。”

一面说话,我伸指拨开牝户口的娇嫩花瓣,这么一来,里头粉红色的粘膜就如同一朵红花绽放般,正中间可爱的嫩肉也随之出现。

“呼呼……忍不下去了……怎么样?可以开始正式练功了吗?在天亮之前,我们应该可以多练几次吧?”说着,我伸手在那柔软的臀肉上轻轻一拍,作为催促的信号。

“别那么着急嘛,要逆转兽王拳的运气,必须阴阳相济,但最主要还是在阳气这一边,你多忍一下,阳气会比较旺盛,行功时的危险度也会降低喔。”

有条有理地解释,菲妮克丝转过身来面对我,没等我再开口,她采取跪在我双腿间的姿势,近距离面对那充血中的硬挺肉茎。

在湿滑的舌尖碰到龟头时,肉棒跳动了几下,我喉咙里也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吸……苏……啾啾……”

菲妮克丝吮舔的技巧非常纯熟,当舌头从龟头下向上舔时,她很享受般的用舌头包住肉棒的圆端,同时开始画起圆圈。

“很舒服……就是这样……继续下去别停!”不管阳气怎么样,我体内的欲火确实是被逗弄得越来越炽盛。我半闭上眼睛,双手放在菲妮克丝的头上,手指玩弄着她闪着红色光泽的长发。

“吸……苏……啾啾……”

菲妮克丝开始不停地舔舐涨起的肉棒头,同时舌头也开始转向龟头的突边。

“就是那里……快用舌头,光是舔还不够,要像接吻一样吸吮!”

菲妮克丝完全服从我的指示,不仅用嘴唇轻轻夹住龟头,还发出啾啾的声音吸吮。

受到这样的刺激,我开始兴奋到极点。于是我让勃起肉茎留在她温暖的小嘴里,上身则稍稍向前弯,伸手到她背后,解开胸甲后方的系绳,将胸甲和里头的乳垫一起扯脱,露出她饱满肥硕的豪乳,一把握住。

“过瘾啊,自从来到羽族之后,就没什么机会碰到C罩杯以上的尺码了,只有这样子的胸部,才真的有手感啊。”

说着,我忽轻忽重地把玩美乳,而由于姿势的改变,菲妮克丝不得不吐出龟头,免得被深深抵进喉咙里。

吐出了肉茎后,菲妮克丝也没有些许停顿,将上身更向下弯,用舌头舔那吊在肉棒下的肉袋。

“哇……噢噢……舒服……”

就好像回应菲妮克丝的舌头般,我抓住乳房的手开始捏弄,另一只手仍旧抚摸头发。

在昏暗的灯光下,花谷间有皱纹的阴唇,因为沾到里头渗出来的蜜水,开始发出光泽。

“菲妮克丝,你胸部的触感真好……不管怎么玩都让人很兴奋……”

“唔……嗯嗯……”

由于敏感的乳头被捏弄,菲妮克丝深深叹气,口中也开始出现细微的呻吟。

“咦……这儿很敏感是吧……”

我发现这种反应后,就更执意地捏弄粉红色的小肉丘。

“啊……啊……啊……”

没多久,菲妮克丝的神秘溪谷,因为冒出来的蜜汁,在折射的光芒下变成发出光泽的神殿。至于那粉红色的蜜唇,也完全变成鲜艳的红色,里面的小肉片更不停地在颤抖。

连番刺激后,菲妮克丝也终于情动。这女恶魔似乎并不单纯只将这当作是任务,而是趁着有肉体交欢的机会,就放开身心,纵情享受。

好比此刻,当如潮快感不住由女体中心涌出来,她毫不掩饰地张口喘气、呻吟,艳媚的模样,更是令人恨不得将她马上占有。

“别再撑了,你自己也受不了了吧……再继续下去,我就忍不住要直接上你了……”

我眯着眼睛,贪婪地看着菲妮克丝的美好身段。从这角度往下看,那对肥白胀满的豪乳,荡着壮阔乳波;紫葡萄般大的你头,尖顶在肥乳上面,引诱着男性的摘采。

看着这么醉人的恩物,我喉间一热,伸出舌头在嘴边舔了一下,胯间更是险些忍不住喷射出来。

如果使用淫术魔法书中的淫域结界,可以让我的表现更加骁勇,更说不定能让这魔女也为之惊叹,但虽然她曾说过能知道我所有的秘密,可是我仍想要有所保留,不让她接触到这世上已绝无仅有的淫法奇技。

况且,怎样也好,这里毕竟是羽族的大本营,四周不知布下了多少重结界,倘使在我使用淫域结界的时候,被高手感应到,循迹追查过来,那时候对我就很不利了。

“该到插进去的时候了……我急得受不了了。”

“嘻嘻,不行哟,我们……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