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643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56:2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该知道来这里是做什么的,被奸也是应该的啊。 [ . ”

我只是随便说说,哪想到金丝丽听了居然大哭出来。

“人、人家不知道啦……人家是肚子饿,他们说换好衣服跟着来,就会发饭吃,人家才跟来的……”

呃!伦斐尔这一下可害我不浅,居然是用这种方法挑志愿者,这又算是哪门子的自愿了?最后还不都是我要摆平?

看着眼前娇艳欲滴的面庞,我有些忍耐不住,把手伸向了精灵少女的脸蛋,轻轻摩挲。

“很滑啊,不知道其他地方是不是一样。”

金丝丽想要挣扎,但娇小的身躯早已落在我怀中,脸上因羞怒激动而涨红,身上的衣袍在扭动中已经一侧脱落,露出颈下一小片耀眼的雪白肌肤。

“果然很白啊!”我细细的品尝,留下道道口水的痕迹。

“啊!不行……呀……你……你说过不奸我的!”

突如其来的侵犯,使金丝丽喘着气,拚命推着我的肩膀。

“哈哈,我是有说过,但一个女孩子家,怎么可以开口奸我闭口奸我的?没有家教,我要替你爸妈教训你。”

“什么样的教训?”

“就是奸了你。”

我露出拧笑,右手抓住金丝丽的裙袍领口,用力扯了下去。

“啊……”

紧绷的领口瞬间向两边敞开,里头是很简单的内衣,质量挺粗糙的,但乳房却异常有料,白皙丰满,乳沟又深又紧,没想到她看来年纪不大,肩膀和腰身如此纤瘦,却有一对饱满丰润的奶子。

在精灵中看到D奶,这该算是意外收获,好笑的是,仿佛随时都会迸裂的诱人内衣中央,居然还有一个红色的蝴蝶结,仿佛随时等人拆开的礼物。

“嘿!都说要上了,穿那么多干嘛?”

“呀……”金丝丽哀叫一声,身上的遮蔽应声被扯裂开来。

精灵少女的迷人胴体已经赤裸裸暴露在我面前,富有弹性的丰满乳房还在颤动着,粉红的乳尖更是吸引住雄性目光。

“奶子的形状很不错,颜色也很漂亮啊。”

“不要看了……求求你了……”

金丝丽拚命的摇头乞求。但身体一动,那两颗饱满圆润的乳房也跟着晃动起来。

我死死盯住上面的粉红嫩蕾,狞笑道:“精灵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奶子?你一定是奸细,待我检查检查,看看是不是老妖怪变身的?”

说实话,要真的是老妖怪变身,那我还不赶快拔腿逃命?不过金丝丽显然没这觉悟,看到我直逼过来,其他的同伴又躺在地上高潮抖腿,连忙转身就逃。

我看着金丝丽的举动,并不急于去抓她,这是洞穴,后头又没出口,能跑哪里去?

结果,金丝丽慌乱中跑到包裹织芝的那块晶茧旁,背靠在晶茧上,怕得全身发抖,当她无助地抬起头,用哀求的眼光望来,希望这一切都不要发生,却接触到我淫邪的目光,还有胯下的肉茎,迎着她的眼光,向上高举,暴露着青筋。

我不容金丝丽再行逃跑,扑了上去,金丝丽仰靠在背后冰冷的晶茧上,我双手直抓向她丝袍底下的短裤,把短裤剥离饱满的屁股,再抓住内裤,把内裤全部撕裂开。

以精灵来说,金丝丽的肩膀相当纤瘦,有两个深深的肩窝,但乳房却是丰满而坚挺,腰身纤细而颁长,平坦小腹上的肚脐眼儿紧实细致。

沿着动人的曲线看下去,细腰到圆润的臀部展现优美弧度,股沟又紧又深,这样饱满的屁股,使得修长的双腿更加迷人。

“张开嘴!我们来亲一个。”我将她的脸转正命令着。

金丝丽怎可能愿意和我四唇相接?她倔强地紧抿着嘴唇,眉头也因用力而蹙起来。

“嘿嘿!敬酒不吃吃罚酒啊。”我狠狠捏住她的下巴。

“唔……”金丝丽痛得屈服而张开小嘴。

“真不错!还不把舌头伸出来?”

金丝丽眼角流着泪,怯生生的吐出濡湿的嫩舌,洁白可爱的贝齿和粉红香滑的嫩舌,引起我强烈欲望,我喘着气低下头,双唇对着精灵少女的小嘴压下去。

“唔……”

金丝丽痛苦地皱紧眉头,发出闷叫,我的嘴岭出强大的吸力,几乎要将她的舌头吞进去。

“唔……啾……唔……”

我上上下下吸吮着金丝丽的舌头,好像永远都不会吃腻似的,精灵少女的恐惧与挣扎,是最好的兴奋剂。

金丝丽大概很想就此死去,舌头在自己口腔内和男人的纠缠在一起,每一颗珍珠般洁白的牙齿都被舔过了。

“真好……”我痛快的强吻了金丝丽后,边舔着嘴角残留的津液,边用意犹未尽的语调赞叹着,精灵少女只能在我身下委屈地啜泣。

“来吧!该是替你父母教训你的时候了。”

金丝丽慌乱地摇头:“不可以……不要。”

一股凉意顿时从胯部传来,让精灵少女明白屈辱即将开始了。

我蹲下身,清理着她被撕烂的衣物和内裤,以便让这美丽少女的幽谷完全暴露出来,然后迫不及待地压了上去,一手抓住少女浑圆的右乳,一支手在下面调整肉茎位置,对准少女的花谷。

金丝丽还努力做着最后的挣扎,不住扭动下身,想摆脱肉茎的威胁,但无论如何,那根肉茎始终顶着她。

不久,男人的手移到上头来,双手勾住金丝丽的脖颈,将她的裸背紧紧贴靠在晶茧上,没法再挣扎移动身体。

“开始!”

我双臂用力,臀部向前猛的一顶,金丝丽发出一声凄惨的哀叫,像是小鸟被折断了羽翼,身体剧烈痉挛,绷得紧紧的,动个不停。

相反地,我没有动,只是在享受着这一击带来的快感。片刻的静止后,我开始抽动,在金丝丽的身上来回运动。

这个精灵女孩不是处女,不知道被谁占了先,但性交次数肯定不多,反应相当生嫩,对于这种状况,我不是很在意,反倒有一种异样的熟悉感,好像曾在什么地方体验过这种情境。

我听着精灵少女的悲呜,一下一下动作着,脑里想着问题的解答,一时间找不到答案,忽然问,晶茧一下放亮,我清楚看到了晶茧中的另一个精灵少女,刹时间想了起来。

当初在娜丽维亚与织芝・洛妮亚的初识,倒是与现在这样有点像,同样都是我压着一个半大不小的精灵女孩在硬上,那时,织芝痛楚的神情、发狂似的哭叫声,仿佛还在耳中回响。

织芝是一个好女孩子,自从跟了我之后,尽管我不在身边,但她从来也没有背叛过我,每次只要我发个信过去,她都会立刻遵命照办,这样的服从度实在难得,想起来……我确实有愧于她。

(等着吧织芝,我说要把你救回来,这绝对不是一句空话,你选中的男人,不会今你失望的。)想起了自己肩负的使命,我收慑心神专注于眼前的工作,尽心尽力去完成,当然对金丝丽而言,这就不是好事,随着抽插,剧痛不断从下身传来,令她难以忍受,她开始不住的呻吟,只是这呻吟声却更加刺激我,令我更卖力地顶着金丝丽。

此时的我完全将理智抛出九霄云外,眼前只有这个任我宰割的精灵美少女,拼尽全力地抽插,双手撑在晶茧上,看着精灵少女的双乳,因为狂抽滥插而不住抖动。

虽然没法和我见惯的巨乳级美人比较,但这幕画面仍算诱人,我左手一把抓住金丝丽的浑圆右乳,用力揉捏着,这或许正是金丝丽的敏感部位,我每搓揉一下,她的畅美呻吟便高亢发出,一声更比一声响亮。

我不管这些,仍在不住抽插,不久之后,我感到下身一阵阵隐约的快意,知道自己已达界限,索性完全压在金丝丽的身上,把她的圆臀抱了起来,腰间抽插得更急更炔。

金丝丽呻吟不绝,几乎要翻了白眼,浑圆的雪乳抖个不停,下头的脚趾、上头的尖尖耳朵,全都因为高潮的关系,紧绷竖立。

这时,一股巨大的快感,像洪水一样从我下身滚滚袭来,传遍全身,我吐气挺腰,肉茎死死顶住金丝丽的下身,用最快的速度抽动,然后喷射。

说来我真该感到荣耀,明明不是什么庞然巨物,居然可以纯凭技巧,让一名精灵少女在高潮中昏过去,这可以算是让她极乐升天了,我的承诺并没有失约。

但以结果而言,这实在不能算是成功,我并不是闲得无聊,来这边乱干女精灵的,她们被搞爽得升天,我却还要把精神花在其他方面,说起来还是她们占了便宜。

在这边狂搞女精灵,是因为相信交合形成的刺激,能够让织芝的情形有所好转,但从刚刚的情形看来,自始至终我都在留意晶茧中的波动、反应,而最后的结论却是……没有反应,这实在是很让人泄气的事。

“奇怪,怎么会这样的?难道是我的推论有错?还是……”

或许我太心急了,就算男女交媾真的能够刺激织芝,但金丝丽并不是淫神宿主,只是一个普通的精灵少女,单要靠与她交合一次,对淫术魔法造成刺激,这想法确实太过天真,至少……也要多干几次才有可能。

不过,看起来我是没什么机会多干金丝丽几次了,因为,当我把晕厥过去的金丝丽给放下,忽然有一只手抱住我的小腿,还急切地往上攀摸。

我低下头,接触到女大兵索菲雅的情欲目光,她近乎是贪婪地凝望我胯间,抱着我的腿,用自己火烫的脸颊摩擦,柔媚得像是一只岭情的小猫,再没有刚才那种敌对的意思。

不只是索菲雅……放眼望去,周围有好几具雪白结实的胴体,轻声呻吟,以极为诱人的体态,摇着圆滚滚的屁股,朝这边爬过来,想要争取优先升天的机会……“哼哼!也罢,一次不成功,那就多来几次吧。”

第八话暗夜蠕动雪白肉体在不晓得连续多少次的高潮绝顶后,我的意识有些朦胧,这很正常,血肉之躯毕竟不是铁打的,没有淫术魔法的支援,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然而,不正常的地方,却是突然之间,我正在干的、周围正等着被我干的女精灵全部消失,一个也没剩下。

骤然发生这种现象,哪怕我脑子再昏沉,这一下也被惊醒过来,望向四面八方,确认自己仍在洞穴之中,可是非但那些精灵美女不见踪影,就连织芝的晶茧也不晓得到哪去了。

(怎么搞的?难道……敌人来袭?我怎么会被人欺到这么近处都没察觉?)想是这样想,但话又说回来,我本来就不是高手,又在连续性交之中,要耳听八方,注意一切,对我是苛求了。

往周围看看仍是那个漆黑的洞穴,与之前似乎没有什么不同,但走上几步,却又有点不一样,可是,在这种不一样的异常感中,居然还有一丝丝的熟悉,这种乱七八糟的感觉,我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了。

“不行,先冷静下来,弄清楚详细状况。”

即使是敌袭,我周边的人事物也不会突然消失,至少我该感应到瞬间移动的魔力震波,如果说我会一无所感,那么……“是某种幻术吗?”

对于各种幻觉,我应该可以说被玩弄得很熟悉了,最近我碰到这种幻觉阵局的机会着实不少,一堆人都喜欢用这一招,弄到我碰上可疑的状况,第一个就怀疑是幻觉。

不过,这个怀疑倒也不是空穴来风,因为我终于察觉到那种莫名熟悉感的源头。这个洞穴,不是我原先所在的那个洞穴,所以没有织芝,但我又确实对这里很熟悉,因为……这里正是等待大监狱的那个试炼洞窟。

离奇回到这险恶之地,这应该是幻觉没错,但谁能够引发我这种幻觉呢?老妖怪吗?还是另一个总让我做梦的女人?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她了……“菲妮克丝?是你吗?你在哪里啊?出来让我见见你吧!”

我这样大声叫嚷着,说也奇怪,才刚刚喊出声音来,我的意识像是被人用大铁槌狠敲一下,剧烈震荡,依稀听见一种很凄厉的嚎叫声,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虽然细若蚊鸣,却摇魂荡魄,让我有种整个灵魂被震散的感觉。

经常与各种黑暗邪物打交道,我对这些惨嚎之声,基本上并不陌生,巴格达无头骑士之役的万鬼齐哭,尤其是惊天动地,但我此刻听到的这种嚎哭声,却又有所不同,严格来说,这些哭声并不大,甚至……有些像是啜泣。

可以肯定,这是女人的声音,而且还不只一个,是好几名女性一起发出的呜咽,最怪异的一点,明明只是哭声,但遥遥传来,听在耳里竟似暗符音律,像是几个女人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