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647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56:3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的乳房,时而挤压,时而搓揉。 [ .

只见冷翎兰的双腿不停扭动、分开,然后又合拢,分明已是欲火难耐,春心荡漾。

我轻轻拨了拨冷翎兰的美乳,两团白嫩的乳肉,颤颤巍巍,甚是诱人,接着用手抚了上去,揉捏把玩,不时挑逗红色的蓓蕾,慢慢的,蓓蕾仿佛不知道主人危机般挺立了起来,骄傲地立在乳尖,好似对我表示欢迎,这时,我胯下肉茎也勃发更甚。

“说说,有什么感觉?”

我问了一声,冷翎兰没有回答,也没有催促我进入,只用困惑的眼神望来,质疑我要做些什么。

“嘿,你要让自己更放得开一点啊,不然我们就白干了。”

我一手在乳峰上搓揉,嘴也含住了另外一个乳头,另外一只手,在冷翎兰的腰际轻抚,渐渐往下身移去。

“妹子,你屁股很翘哦!”

这句话出口,却换来冷翎兰用腿示威性地在我胯间顶了顶,力道虽然不大,但如果真的发力,把我一下踹上半空,绝对不成问题,如此呛辣的威胁动作,让我忍不住笑出来。

“干什么?谋杀亲兄,想让法雷尔家族绝后吗?”

放在美白屁股上的手掌,悄悄来到冷二公主的幽密花谷,不断地抚摸,在外头搓弄洞口,偶尔尝试深入一下,用火热的指头钻探那早已淫蜜潺潺的幽谷口,很快,冷翎兰脸上就有了难耐的表情。

“嗯……”

俏丽的冷二公主,轻轻咬住了嘴唇,像是忍耐,又有诱惑,一双眼睛好似要滴出水来,无声迎上我的目光。

夜凉如水的晚上,在一个幽暗的洞窟里,一个美丽的少女,全身未着寸缕,肌肤比上好的绸缎更柔更细,挺立着雪白的奶子,交叠着双腿,就这么躺在我前面,媚眼含春,漆黑的长发早已散乱,有些紧贴着冒汗的额头,有些贴在同样淌着香汗的胸前、乳间,而她明眸中闪烁的,除了欲念,还有炽热的情火……这样淫靡的景象,我真不知道天底下有哪个男人能够受得了,如果不是另有打算,现在我就想上了她,但为了本来目的,我仅是掰开她紧闭的、笔直的、雪白的大腿,伸出食指,捅进了早已是淫蜜泛滥的花谷。

冷翎兰轻轻叫了一声,但还是忍住了,她紧窄的膣道夹住我手指,不可思议的强大压力,就连手指抽动都不容易,我缓缓抽送,轻声道:“叫一句哥哥。”

“不……不想叫……”

“是吗?那告诉我,哥哥的手指在你穴里搅,是什么感觉?爽不爽?”

没有回答,但却不是没有反应,左一句“哥哥”、右一句“哥哥”,对冷翎兰的刺激也足够强烈,她先是“啊”的一声,接着又像是觉得自己这样很淫荡,于是闭上了小嘴,但是脸上却有着苦闷的神情,似忍耐,又似愉悦。

食指在膣道里面搅动,感受着里面嫩肉惊人的压力和吸引力,我又伸出了中指,双指并拢,戳进那娇嫩的肉腔内,先是轻轻、浅浅地前后进入,随着冷二公主的闷哼,加大力度和速度,一时间,淫蜜四溅,并不时用手按着蜜蕊的顶端,慢慢让蜜蕊剥离出来,随即用舌头在上面挑、舔、压,冷翎兰的呻吟声立即响彻洞窟。

“啊……啊……啊……”

“叫不叫?给我叫出声来!”

我低喝一声,指上施力,重重一刺,就看见冷二公主娇躯打颤,呼吸急促。

“嗯……不行……了,哥……哥哥……我想……尿……尿了。”

话音刚落,我只觉得冷翎兰的膣道内先是压迫力大增,接着嫩肉就出现了规律性的悸动,我还未回过神来,便被一股液体强劲喷在脸上。

这个骚在骨子里的小女人,居然爽到潮吹了……第二话深夜暗访神秘女郎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兴奋点,这种兴奋点除了肉体天生,也有可能因为心理影响而后天生成,霓虹姐妹就是最好的例子,在我的特殊调教下,羽霓对精液中毒成瘾,别说饮下,可能光嗅到我精液的气味,就爽到高潮升天了;羽虹则是成了暴露狂,只要让人看见自己裸露的胴体,便快感如涌。

冷翎兰的情况也差不多,她的肉体本来并不是那么敏感,但与我的禁忌关系一直是她心中的一块大石,当这个心病积压过久,巨大的精神压力就开始影响肉体,最后居然意外的效果,在高潮中喊着哥哥潮吹登顶。

我见过的女人里头,有潮吹体验的也不多,这一下又是惊讶、又是欢喜,其实不只是冷翎兰情绪激亢,她那一声“哥哥”,还有“我想尿尿了”,好像回到童年,小小的冷翎兰,用她稚嫩的声音向我撒娇,当时的我自然不觉得有什么,但现在听到声音……真是超令我兴奋的,或许这就是我的兴奋点吧。

第一步的策略,效果比预期更佳,现在就该是正式掏枪上马的时候。让冷翎兰趴在织芝的晶石上,屁股高高翘起,连花谷也相对抬高,只见她下身湿得一塌糊涂,蜜蕊也挺立起来,夹在粉红色蜜唇间的花谷口,不住流着汁液。

我调整了一下姿势,用肉茎前面的棱形菇头,在肉缝边缘顶来顶去,花谷被分开少许,里面粉红色的腔肉就显现出来,冷翎兰的黑发早被汗水打湿,头左摇右摆,呼出的灼热气息甚至有些烫人。

“想要吗?”我问。

“嗯……”

“要什么?”

“要……要……”

冷翎兰朦胧呓语,说不清楚,我见她这样,便又用菇头在肉缝处蹬了一赠,只赠得她全身酥软,眼角发烫。

“苦撑什么呢?说吧,说了哥哥就搞你。”

“想要……想要哥的……东西。”

“东西”这个字眼,让我觉得不是很满意,但现在也不便要求过多,我看看情况,发觉身下的女体更软了,全身发烫,也不再逗弄,握住冷二公主的双臀,腰一发力,肉茎便徐徐插入炽热的花谷。

插入少许,很快便发觉进入困难,于是我停止了前进,徐徐拉出,再往前深入,在这样反复的过程中,这具火热的女体剧烈痉挛,叫声四起。

“嗯……好胀……”

“慢点……有点……撑……”

我的肉茎其实并不算大,只不过碰到这个超特紧的腔道,连伸指头进去都会夹紧,更别说肉茎直入了。

听到冷翎兰的声音,我确实有几分成就感,眼见大半根肉茎终于进入紧窄空间,我也开始做起了活塞运动,肉茎插入,又拔出,进进出出之间,腔道里面的嫩肉也被肉茎带了出来,然后,又跟着它一起进去,我看得清楚,嫩肉被带出来时,上面遍布了淫蜜,似极腔道在哭泣,又像欢愉的眼泪。

“哥……哥哥啊……嗯……我要你……”

冷二公主的叫声越来越浪,看起来好像是有了觉悟,发现到自己的高潮点,借由这样的方式,纵情在这种背德愉悦中,获取更多、更强的高潮。

我也不再存有顾忌,肉茎适应了腔道的压力后,开始全根而入,次次到底,随着肉茎每次的深入,可以清楚感觉到在腔道的尽头,有一团软肉,不断的和菇头撞击在一起,然后分开,旋即,又撞击在一起……伴随着每次的撞击,冷翎兰都会发出“啊”的一声,那声音说不出的淫荡、妩媚,又欲拒还休。这样的一个冷艳公主,趴在闪亮的晶石上,流满汗珠的浑圆美臀高高翘起,现在正被我双手捧着,腿间的红润花谷中,有一根直挺挺的狰狞肉茎,在快速进入,大力抽插,每一下进出都带出大量蜜渍外洒,这确实是很刺激的画面。

由于内功修为精湛,冷翎兰交构中的体力表现,在我所认识的女性中仅次于李华梅,很难见到她力乏。但随着一次又一次的有力撞击,我发现她的身体变得很软很软,显然这种精神极度紧绷的快感浪潮,对她体力负担相当大。

随着快感的慢慢积累,冷翎兰的叫声时而高亢,时而低浅,时而悠长,时而短促,伴随着我有力的呼吸,在沉睡的织芝之前,一具白哲娇嫩的胴体被一具丑恶身躯压在下面,以这样的方式,组出一曲完美的合奏乐章。

一直是这么推着屁股干,我心念一动,猛力一推,将冷翎兰的身体几乎推靠上了晶石,一双雪白的圆润奶子,隔着晶石就在织芝的脸上摩擦。这么香艳的姿势,冷翎兰未必喜欢,但我抢在她有反应之前,维持后进式,却先一步将她修长的左腿高举过顶,抗在肩上,奋不顾身在雪股之间快速抽插。

“啊!哥,你……怎么搞这种……”

冷翎兰两腿大开,像是一个分张开的钳子,我在这个钳子内部进出,觉得她的身体绷紧,两条大腿也绷得笔直,花谷深处,本就很多的淫蜜好似怒江溃堤,滔天而出,腔道尽头的宫房也好像变成了一只小手,奋力想要抓住我的肉茎。种种迹象告诉我,她,冷翎兰,马上又要高潮了。

我把扛在肩上的美腿放下,却将冷翎兰的一只手臂拉了起来,然后另一手按着她的腰际,开始了骑马扬鞭的前后抽插。如果说后入式是能让男人最有成就感的姿势,那这样甩奶抖屁股的后入式是让男人最有成就感的后入式,那种征服女人,在美少女身上驰骋,看她们雪白的奶子狂摇、圆翘的屁股急抖,长发甩扬,喊得声嘶力竭的淫艳模样,足以让任何男人为之向往。

这样的姿势,让冷翎兰的腰下沉,而头高高扬起,整个身体变成了反弓形。

随着我的肉茎在两块丰腴臀肉之间快速抽插,她叫声不断变化、急促,我也越来越兴奋。

大约百下之后我放开她的手臂,让她除了嘴巴在喊,腔道在夹紧与出水外,其他身体各部位均已变软,无力地贴在前方的晶石上。

“……啊……我……来了……要来了……”

身下的女体再次绷紧,乌黑如瀑的秀发又一次高高扬起,我感觉肉茎被腔道里面的淫蜜泡得更加肿胀。伴随着抽插,冷翎兰的尖声呼叫陡然拔高,花谷深处涌出大量热烫的蜜汁,如泉喷流,顺着我的抽插,一股一股被带出体外,在股间形成了一片亮晶晶的反光。

我并未尽兴,但在冷翎兰高潮的同时,几声清脆的裂响,清楚传入我耳中,抬头一看,织芝的面孔变得馍糊不清,因为晶石上出现了明显的裂痕,遮蔽了她的面容,换句话说,冷翎兰放纵自我的堕落努力,确实得到了成效。

“干得好啊!你的牺牲,这下有意义了,那几声哥哥没有白叫啊。”

看着冷翎兰仍在高潮余韵中未有恢复,我笑了笑道:“只有你一个人高潮,我都还没爽到呢!作人可不能太自私啊!”

冷翎兰没有答话,只是双臂抱着晶石,剧烈地喘气,全身柔若无骨,仿佛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伸出手,不轻不重地在雪白的丰臀上打了两下,冷翎兰可能是觉得羞耻,转过头来,含羞带怒地看了我一眼,又转了过去。

“怎么了?哥哥打妹妹两下屁股,难道也不可以吗?说不定小时候我早就打过了呢!”

口中说话,我的手变打为抚,在冷二公主的结实臀肉上抚摸,感受臀肉里蕴藏着的弹性与青春活力。

我伸手沾了沾那流满蜜汁、森林茂密的花谷,极度疲乏的女体不安扭动,我手上使了点力,固定好她的臀部,手指在水淋淋的蜜唇处拨了两下,冷翎兰马上便嗯了几声。

听见这娇媚的声音,我趴靠在冷翎兰的裸背上,嘴巴伸到她耳边,轻声道:“你也够辛苦了,休息一下吧,过一会儿我们再来。”

“你……你不是还没出来吗?”或许是因为疲劳,冷翎兰的声音听来有些模糊。

“没出来也没办法啊,你都这样了,难道继续搞下去,把我干到坏掉吗?这可不是好哥哥该有的行为啊!”

我的话说完,又在她胯间捞了一把滑腻的淫蜜,满足了捉弄的欲望后,便想要抽拔退出。

然而,对于我的想法,冷翎兰明显有不同意见,她甚至也不用动手,只用结实的雪股一夹,本就有如挤榨机的腔道压力倍增,箍住了我的肉茎,我就算想拔都拔不出来。

“哥,别拔出来,妹妹想要你在里面。”

细若蚊鸣的声音传入耳中,令我为之一呆,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东西,尽管知道这是冷翎兰的刻意放纵、配合,但听在耳中,还是有不少震惊效果。

无论如何,现在没有抽身的道理,我双手握住冷翎兰的细腰,半拔出的肉茎又调整了一下姿势,略一使力,鸡巴便再次深入了冷二公主的腔道。

这一下推送既深且重,还未曾抽插,已听得冷翎兰“哦”的一声长吟,上身无力地趴着,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