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记

分卷阅读669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09:57:0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工具,它是光属性的神圣魔法具,内中藏着一个威力强大的究极魔法。 [ . ”

专业就是专业,我与创世圣器接触已有一段时间,从没发现哪件创世圣器中藏有魔法,织芝的这个发现令我们精神一振,因为像这类藏在神器之中的魔法,在正常情形下,是靠术者灌输魔力进去启动,对术者的能力要求很高,但在满足某些条件的情况,也可以变通,用其他方式来发动。若非如此,阿雪也没法误打误撞地发动大日天镜,现在圣者手杖内中蕴藏究极魔法,我们没有人能使用,可是有没有变通的办夫呢?

所有精灵的目光都望向织芝,就听她不慌不忙地解释,圣者手杖的中心还有一些奇异的雕刻花纹,经过放大百倍观察后,已经确认那是某种文字,很有可能就是杖中魔咒的发动方法,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法解读那些文字。

“呃,怎么会卡在这种关节上?你知不知道那是什么文字?”

“虽然不认得,但从文体的特征来看,应该是南蛮的鸟体文。”

这下可轮到我讶异了,但转念想想,圣者之杖落在羽族手上也有很长一段时间,留下羽族的文字不足为奇。

“我国有专门研究各族语文的人才,现在立刻请他们来破译文字,但……羽族的文字比较特殊,凤凰岛陆沉后,鸟体文几乎灭绝,我想敝国所得也有限,仓促间不晓得能否派上用场。”

伦斐尔叹道:“唉,若是茅老师还在这里就好了,他是出了名的博学之士,长年在南蛮活动,一定认得鸟体文……”

这点是事实,但想到茅延安,我心情顿时一沉,不过……也仅仅是一沉,没有伤心难过,因为我根本不相信他会怎么样,这家伙已经比九命怪猫更命长,多少大阵仗都杀他不死,现在只是一点点石头往下砸,这种小场面哪能伤得了他一根毛啊?

“没有办法,还是我来吧。”我卷起袖子,在伦斐尔、织芝的惊讶目光中,请他们把那些鸟体文的放大版给我,由我来尝试翻译,“怎么了?很奇怪吗?南蛮我混过,羽族女战士我也干过,娱乐不忘学习,趁机学一点鸟体文当冒险资本很正常啊,不要浪费时间了。”

说来也奇怪,伦斐尔倒也罢了,居然连织芝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他们似乎很难接受我如此有学习精神的一面,但人不可能一辈子凭运气在走江湖,如果总是不学无术,不累积技艺傍身,哪有可能在江湖上打滚至今?我如果真的只是一个无脑大色狼,早不晓得横尸到什么地方去了。

“唔,时间不多……”

时间确实所剩不多,因为,当我回头望向东面的天空,那片天空的尽头,直延伸向亡灵峡谷,本来应该是即将天亮的拂晓之色,却布满青紫色的点点光亮,一点一点,仿佛千百只萤火虫飞上天空,把即将放一兄的天幕染上瑰丽色彩。

单单看这一幕,确实是很美很美,不过,只要知道这些青紫亮光的源头,大概没什么人能够平心静气地欣赏,因为这种要命的景象,除了在伊斯塔、黑龙会之类很特殊地点,还真不是很容易看到。每一点紫绿光,就是一个灵魂,成百上千飘上天空,代表着出现了那么多的死者。

普通情形下,生命消逝,灵魂会悄悄离体,寻常人的肉眼无法看见,只有在特殊状况下,大量灵魂一起聚集,这才会以紫绿光点、鬼火的形式现形,为人所见,而这也往往代表某些邪恶的术法正在运行,或是招魂,或是摄魄,总之不会是什么好事。

不晓得该说幸或不幸,东海、伊斯塔的几场激战都是超大规模的邪恶战斗,我看这种场面看得都快麻木,仿佛每次不死上千万人,就没有感觉,所以对这种小场面根本没看在眼里,但对这些精灵来说,眼前这一幕就是人间地狱了,我清楚听见他们倒抽了一口凉气。

“王子殿下,还记不记得你刚才说的话?你说那妖人没有得到大地之心,末日战龙的运作状况不完全,必定存在着缺陷!”

我再次仰望天空,确认那些灵魂光点在空中汇聚,朝东面快速移动,仿佛被什么力量吸扯过去,如无意外,造成这个效果的源头是末日战龙,而它把这些阴魂吸扯离体的用意,则是吞噬进补。

“现在这样看起来,那家伙好像找到填充能量的方该了,它应该是一面制造破坏,一面吸纳枉死者的怨气与魂魄。像末日战龙这么厉害的超级兵器,几十、几百条怨魂还真是不够用,但……华尔森林是贵国人口最密集区,战龙来这边轰个几下,能量够撑多久是不晓得,可是干光我们大概没什么问题。”

“那、那妖人居然如此阴毒,我族这么多同胞丧命还不够,他还吸收他们的灵魂作能量,令他们万劫不复?”

伦斐尔极为愤慨,为了同胞们的悲惨收场,气得全身发抖,同样的情形也出现在他手下身上,我只能耸耸肩道:“省省力气,把这些话留着对那大家伙说,它很快就要来了,如果它飞到我们头顶上,你们还能这么义愤填膺的话,就实在太好了。”

时间紧迫,所有人马分头行事,伦斐尔找来的语言专家很快就赶到,织芝把圣者手杖上的鸟体文放大印出,我们则尝试破译这些羽族文字,伦斐尔则是派人出去召集各方战力,同时也疏散群众,更不忘联络冷翎兰、华更纱,请她们过来会合。

我这边很快也发现到,专家这种稀有人才,有些时候是有真材实料,不能不尊重,有时候……不过就是一块唬人的招牌。这些什么狗屁语言专家,对羽族文字的认识连我都不如,除了在一旁添乱,连查字典都帮不上,真是狗屁专家。

翻译羽族文字的同时,我也感到有些古怪,末日战龙的反应很不寻常,照理说,我和织芝被转移到华尔森林,凭着末日战龙的能耐,没有在第一时间发动瞬间移动,跟着追过来,就已经让我狂呼幸运,怎么会拖上那么久,让我们有时间在这里准备上半天、解释上半天,这才姗姗来迟?

如果那妖人还是完全状态,这有可能是一种猫捉老鼠的傲慢,但以他目前的情况,我也不认为他还有这种余裕。伦斐尔说的应该没错,那样厉害的一下爆炸不可能没有伤到他,他之所以这么迟来,恐怕是出了什么问题。

一面思考,我一面尝试翻译鸟体文,羽族文字的相关知识,我是在和羽族共同行动时学到,只能算是一知半解,实在不算精通,这个翻译工作进行得甚是辛苦,而正在我为着挫折连连火大时,一个特异字体映入我眼中。

“呃,这个字好像是……插入!”

这些鸟体文如果是魔法咒文,那翻译出来的东西,就是咒语,但这个一只鸟蹲在十字木杆上的图形,我记得很清楚,那晚与我做爱兼教学的羽族女战士多次提过,确实就是“插入”的意思,魔法咒语中怎会有这样的字眼?

再往下看去,除了“插入”,还有“拔出”,这两个字眼在接下来的部分大量出现,当我先把一部分内文译出,看看自己所写的文字,不由得大吃一惊。

“插入……九浅三深……拔出……三浅三深……”

意识到自己念出的东西,我几乎大声骂出来,魔夫咒语怎么变成了性交指导文了?羽族煞费其事,把这篇东西刻印上圣者手杖,结果居然是一些交合动作的口诀,这些鸟女人都是花痴,玩性爱游戏玩疯了吗?

尽管荒唐,我的理智告诉我,这不是不可能的事。羽族是非常滥交、非常崇尚性爱的母系族类,把一篇能送女人上天堂的性爱秘诀奉为经典,刻在圣者手杖上,对别人而言是骇人听闻,对她们却理所当然,而我们寄托所有希望,花了大量时间翻译的成果,就是这些抽插次数与轻重的指导文,这个打击实在是不小。

“算了,不用翻译了,这些根本是废物,只有抽插次数与轻重,连姿势的描写都没有,派不上用场……呃,我是说,这些东西与魔法、与战斗是没关系的,等有时间再翻译下去了,总不成我们找一对男女,照着这些描写来干上一场,就能发动圣者手杖的异能,打倒战龙吧?”

我一番泄气话说完,看见织芝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用手指着自己,把我的气话当了真,连忙向她解释,要她改去准备别的武器,或是试着修一下乾坤圈,能做什么就做什么。

这时,东面的天空传来阵阵闷响,仿佛无数雷电在云中轰炸,而一道不停翻腾的巨大龙影,在乌云中悠然摆动身躯,周围萦绕着千道、万道紫绿阴光,诡秘莫测,看了委实令人心惊。

和这道巨大的龙影相比,那两道拦阻在它之前的身影,就显得微不足道,而我恰好认出她们:冷翎兰、华更纱。

第七话恶龙猛噬鬼婆殉身如果说,对付末日战龙的关键是有效攻击,那么冷翎兰就是我方阵营不可缺的存在,只有她一个人把力量练上第七级,若是没有她协助,我们连战龙的毛都打不掉一根。

华更纱是一个不安定的变量,以个人武功而论,她深不可测,绝不弱于冷翎兰,甚至可能更在其之上,但不晓得什么理由,她的力量似乎受到限制,总之,除非她已被战龙叼在嘴里,即将给一口两段,否则应该是看不到她全力以赴了。

这两个女人是我方的主战力,不过打从我进入华尔森林至今,都还没有看到她们,我正在着急,哪想到她们手脚如此之快,已经和敌人战起来了。

冷翎兰的第七级力量,横扫千军,万夫莫敌,环顾当世,能与她对战的人是少之又少,但碰上末日战龙,就算她再有斗志,都是注定要衰的。她所劈出的刀气,全部被战龙体外的无形力场给挡住,甚至连龙鳞都碰不着,这幕光景让我们心惊肉跳,想说是不是该放弃抵抗,马上开溜。

不过,就算我能逃跑,伦斐尔他们是没得跑的,华尔森林是精灵们的老巢,他们就连退一步的空间都没有,伦斐尔这个崇尚黑社会精神的王子,更是拿出流氓上街砍人的剽悍精神,拔剑号令属下,要配合冷翎兰的攻击去玩命。

“神经啊,这样子冲上去,只有壮烈牺牲的份……”

单纯从战况来看,这是必然会发生的结果,不过,因为一个人的存在,虽然还没有引发奇迹,却已令整个情况出现了变量。

华更纱用魔法漂浮在半空,似乎还为冷翎兰也施了魔法,令她像是长了一双无形的翅膀,能够浮游在空中战斗,要不然,末日战龙飞得那么高,冷翎兰还要跳上跳下地追着去砍,这种仗不用打,光看就知道输定了。

冷翎兰所持的霸海,是一柄非同小可的神兵利器,但持霸海所挥出的刀气,伤不了末日战龙分毫,显示纯物理攻击,几乎伤不了末日战龙。这时,华更纱左手一扬,霸海顿时被一道黑色的火光所笼罩,鬼气森森,黑色火焰闪动之中,好像有无数人脸在光焰中浮现,就连冷翎兰再次劈出刀气时,刀气裂空的破风声,听起来都好像是一种很邪恶的笑声,似讥嘲、似诅咒,令人不寒而栗。

这一记鬼火之刀劈出去,效果是显而易见的,萦绕在末日战龙周身的黑气,与黑火一碰,那些会吞噬所有人间物体的黑气,居然反过来被黑火烧去、蒸发,就连末日战龙都像是感受到痛楚一样,嚎叫起来。

“哇!不愧是鬼婆,对付这种诡异的东西,很有一套啊。”

我在底下吓了一跳,看来,华更纱一直记得华尔森林的前战之辱,退到峡谷后,尽管嘴上不说,暗中却在研究对付这些黑气的法门,这一下配合冷翎兰强势反扑,登时建功。

伦斐尔指挥属下配合,精灵们开始聚在一起,唱诵咒文,汇聚魔力,把这股魔力传送到冷翎兰的身上。

高手战斗,不是表面上的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单纯以体内积蓄的能量来说,冷翎兰再怎么强,始终也只是一个人,不可能积蓄比几百、几千名精灵更多的能量在体内,然而,这成百成千的精灵,受限于本身的资质与修为,无法把能量妥善运用,更不能把能量在体内汇集集中,推升至更上一层,催动发出某些强招。

因此,与其几百、几千名精灵战士,作着分散的无效攻击,还不如把他们的力量汇聚放在冷翎兰身上,增强冷翎兰的战力,发出强绝一击,这样还比较有意义,只是……我却忽然觉得这不太妥当。

“等、等等啊……”

我未及阻止,得到了精灵们魔力加持的冷翎兰,周身闪闪发光,萦绕着一层耀眼的白芒,她所穿着的武斗袍缓缓飘动,隐约露出的玉腿、粉臀,在白光的照映下,成了一幕最惊心动魄的诱人景象。

但在她奋力扬刀,一刀要劈斩出去时,霸海上炽烈燃烧的